一个娇气写手

这都是意外16

16.


他的手在拍摄死角控制住了分寸。没由来地一阵不甘心涌上,王源心道反正不会有人知道,除了面前这人,但那又如何,他也不能拿自己怎样。


王源轻轻一笑:“你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吗?”


王俊凯瞳孔骤缩,对方明明在说台词,可为什么像是在对他说呢?短暂失神后他条件反射攥紧手指,惹来身上的男孩痛呼。在王源贴近之时,视界仿佛镀上一层薄膜,王俊凯什么都看不清了,唯有眼前人。


他默念一句,还在拍戏,专心点。


但是,转眼间,他就忍不住想要亲上去。


幸好对方抢在他之前,将吻落下。


男孩摇晃着腰身,绵密地含住或舔咬他的嘴唇。


“你要把我抓去哪里?”


“带你去我...

这都是意外15

15.

世上真是无巧不成书,在他俩刚好上甚至如胶似漆时没法在戏里演恋人,而当他们之间产生隔阂又要开始当一对爱侣。

就在这天过后不到半个月,范其岸发来通知,剧本修改接近尾声,可以开拍了!

王源有气无力地回了个,哦知道了。

分开当晚,他发了好几条消息过去但都石沉大海,王俊凯这段时间都没有回音,让他觉得对方要拒演这部电影了。

于是他再次鼓足勇气,问一句:你还演吗?

幸而王俊凯这回没有无视:演。

仅仅一个字,将这阵子的阴霾吹散一半,王源试着又问:冷静完了吗?

没有回应。

说实话王源从小到大也算被宠着过来,第一次被晾这么久,更何况对象还是一直对自己温柔体贴、可说是百依百顺的王俊凯,某个...

这都是意外14

14.

等他从翻来覆去中醒来,外面早已翻了天。

同样翻了天的还有王源的手机,王俊凯是率先看见消息的人,只是不小心扫到。王俊凯把目光投向露出光洁背部的王源,眼神不自觉变得温柔,便凑上去亲吻他的侧脸,恰巧将人吻醒。

王源累得手都抬不起来,嗓音哑哑地问几点。

“比起这个问题,你妈妈似乎正在赶来……”

王源闻言愣了稍许,皱着眉摸手机,开屏,查看消息,接着捂住额头长叹一声:“我想睡觉——”

“她应该在路上了。”

王源瞥见他穿衣的动作,“你要走?”

“我在这里不合适吧,让你妈妈看到会多想。”

王俊凯正穿一件衬衫,然而没成功,被身后的人扑了过来,背部半露地回头。显然他的小男友不想在这个早晨...

这都是意外11-13

11

11章完整版戳WP


这时候范其岸发来王俊凯入围金川奖的消息,王源登时振奋起来打字回复。

王源:[消息源可靠?]

小范:[你觉得我可靠吗?]

王源:[不好说。]

小范:[……]

小范:[可恶]

小范:[你俩不会真搞起来了吧]

王源脸不红心不跳回道:[怎么可能,我们很纯情的。]

小范:[那可不行,你们还是搞搞吧,别到时候开拍搞不下手]

真搞起来那还得了,先不说这是别人家,他哥还在外面,给他个熊心豹子胆都不敢。王源当然也没把他这话当真,自从他们接下这片子,范其岸就多了个爱好,三不五时调侃,开口闭口就一搞字。

抱着他的王俊凯问他跟谁聊那么起劲。

王源反问:“哪有。”...

这都是意外9-10

9.

王俊凯扶着王源侧腰的手伸到背部,往下压,同时顺势倒在床上,和骑在身上的男孩紧紧贴在一起接吻。只要王源稍有一点起身的趋向,王俊凯就会更用力揉他的后背和腰窝。王俊凯拉开一点距离轻声说之前就想告诉你了,你腰真细。兴许是这语气配上刚接了吻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王源听着,像被人往耳里吹了口气,浑身发颤,手臂一下脱力。

王源只想缠上去,用嘴唇、用全身感受这个人。这种奇妙的感觉令他回想起一件事。

大约是三年前,那时王源读高一,带他们的表演老师是个年轻英俊的德国男人,操着一口流利的国语讲述自己学习表演技巧的经验,用身体感受你的搭档。那节课他请了几个人上台示范,王源不幸也是其中一员——至少那时候对他...

这都是意外8

晚了2分钟

8.

不等这边回应,王俊凯乘胜追击:“那我这几天可以给你打电话么?”

“我不一定接得到。”

王源声音莫名绵软。

话是这么说,王俊凯每次拨打过去王源都会刚好有空。王俊凯早就摸透王源的性子,每当他对自己放狠话或是不饶人十有八九是害羞了。

他等不及了,想立刻飞回去,回到王源身边,还好过不久俩人就可以一块儿拍戏。

然天不遂人愿,宣传期结束那天,范其岸分享了一个消息,电影拍摄需要延后,具体日期待通知。一问什么原因,小范同学特别心痛地解释,在MIT读天文学的哥哥看过剧本之后打回来一句,完全不行。所以现在剧本里的科学理论得打翻重写,牵一发而动全身,以理论依据而发展的剧情都得仔细琢磨...

这都是意外7

7.

正是大好时机,微信提示音不合时宜地狂响。

王源往下倒的时候,手机掉在地上,消息点亮了这一处黑暗,也冲散了旖旎。

小范:[王源,有件事,商量一下,好伐]

小范:[事实上我思考了一周多,还是想做这件事,如果现在不干我将来大概会后悔。]

小范:[我手头有个本子,写好一年多了,但没时间筹备,而且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人。]

小范:[刚刚看到热搜那位,我突然来了灵感。]

小范:[详情我们见面再说?]

热搜那位起身,摸摸鼻梁,继而以拳抵住嘴,干咳一声。

王源坐在地上埋头回信息:[什么啊?他就在我旁边,有什么事你说。]

半小时后,三人坐在包厢里。王俊凯原本对于二人世界被打断非常不满,

这都是意外6

第五章被限流了,没看的先补   5   ←戳阿拉伯数字5直达

6.

C中侧门出去就到钩澜露天剧场,王源在那儿等他。钩澜剧场白天一般没什么节目,夜晚活动居多,C中与剧场属于兄弟事业合作多年,几乎每年校庆或年级汇演都会在此举行,王俊凯第一次舞台剧公开演出就在这里。在他到来之前,王源早就镇定下来,请假也是因为担心妈妈的状态,可是等他到家妈妈却不在,珍姨说她出门去了,不知去哪里,电话也没带,于是他又回来了。司机把车停在侧门,王源打消回去上课的念头。

王俊凯让同学帮忙请假,步履匆忙,闪身从侧门出来。剧场和学校围墙之间隔着一个篮球场,走过去...

这都是意外5

5.

演艺部高三A班正在上表演课,老师请某个同学上台示范如何演绎丧失家园。王源托着腮想起昨晚王俊凯也是这么个姿势望着自己,过了几秒便换成另一只手。而那位男同学在毫无准备之下进行即兴表演,完了他说刚才模拟的情景是地震之后,老师让他坐回去并提出一个问题:表演的实质应该是什么?

班里鸦雀无声,那个男同学擦擦眼泪,问:“老师,是不是我刚刚的情绪哪里不对?”

“你觉得丧失家园会哀恸,对吗?”

“是。”

“那你表达出来的情绪确实是哀恸,这点毫无疑问。”

“那我的问题在哪里?”

“恰恰是因为你表演的是情绪,所以成了最大的问题……”

王源听着逐渐走神,不一会儿同桌提醒他老师提问。

老师温和笑...

这都是意外4

4.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秘密。王俊凯料到流言蜚语出现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没想到会传那么快。

没过两天,下了最后一节台词课,王俊凯刚走到楼梯口就被拦住。

一名剃着板寸的高三生声音闷闷地“请”他去一趟,有人点名要见他。

高三男厕,几名声乐部学生倚靠洗手台,见人进来默契地停下闲聊,中间那个染着深蓝头发的男生目光冷冷地盯住王俊凯。他把指间的烟掐灭在大理石台面未干的水中。

“王俊凯?很能耐嘛。”

“有什么事。”

“听说你最近和王源走得挺近啊。”

王俊凯没应声,默默思考着待会打起来自己能否顺利应对。对面三个人,外面还有个守门的。一打四,全身而退太难了。不过毕业生正逢关键时刻,下学期就要面临升学...

这都是意外3

3.

这日演艺部高二A班到高三借书,因为A班教学进度比较超前,每一届高二临近期末一个月左右就要开始学习高三的课程,但此时教材还没到,所以要跟高三的借。后来这传统不知怎么演变成了奇奇怪怪的表白大会,熙熙攘攘的高三A班后门口,相貌俊朗的男生拦住一大波浪卷学姐,周围自成一圈全在看戏。王源坐在位置上没动,托着腮看。这事儿第一节课后老师就有交代过,但出乎王源意料,王俊凯没有出现。

表白的男孩也算鹤立鸡群了,王源还是觉得王俊凯更帅。

“学姐,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没关系,交往之后我什么都告诉你。”

“……”

“好吗?”

男孩语气温和地问着,歪歪脑袋。

一...

这都是意外1-2

2019年第一坑嘻嘻


校园AU


正文:


1.

C中一大早不太安宁,学生扎堆在小花园,议论声不绝,直到训导主任赶来,人群作鸟兽散。中年男老师气势汹汹,叫住俩男同学,让他们把贴满宣传栏的校花照片撕掉。

与其同时,演艺部高二A班最后排某个男生收到一条匿名短信。

[挺配啊。]

里面附了张一高个儿搂着杨雅宁的照片,侧面偷拍的,有点糊,但可以认出那是他女朋友,不过旁边的不是他。王俊凯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回复一句[我也觉得]。他低头的时间长得蹊跷,惹来同桌好奇打量。王俊凯默不作声收回手机,比起女友和别人约会这件事,他更好奇发短信的人是谁。

这...

爱无反顾番外第二篇和第三篇

第一篇居然已经是16年11月的事了,时隔太久就不放在第一篇里面了,重新开个lo,注意:

每一章独立成篇

每一章独立成篇

每一章独立成篇

剧情不连贯,共两章,约1w4字

P.S.本来昨天就该写的了,但是前天晚上夹到手指,整个人就跟废了一样,现在打完整个手臂麻麻的,我可能真要废了……有错字评论提醒一下


02

这日手术前一小时,王俊凯来电如期而至。王源披着白大褂,躲在逃生楼梯间透风,不时皱眉。

“这样真的好么?”

“怎么了,哪里不好?”

“如果她知道我连礼物都没亲自选,会宰了我吧。”

妈妈生日就在后天,王源原本打算今晚去买个养生仪送她。这玩意儿医院里就有,专门给病患做复建,...

耻辱29

29.

非节假日草莓园自助农场内人不是很多,车位充足,王俊凯拎着出诊包慢悠悠走出停车棚,一看这大太阳瞬间蔫了一半,心中计划把东西给王源就回车上待着,这么想着难免发笑,原本下午约了病人会诊,但话到嘴边变了味。

走在太阳底下,王俊凯心中不由发慌。

王源半路想起东西没拿,回头看这人愣着不动,过去便打了个响指。

“嘿,发什么呆?”

王俊凯把包给他,王源又说:“你帮我摘点草莓啊,周末我做班戟给你吃。”

“你还会做甜点?”

“不会。”

“……”

“可以学啊。”

行吧。

王俊凯忍不住笑,然而扭头望望这太阳,转身却去了园里的摊档,挑了最贵那种,掏腰包买下十斤,接着坐在树荫下的长椅玩手机。...

耻辱28

28.

人心同天气亦一样难测。台风季提前降临,期间义诊团队经历山泥倾泻事故所幸无人死亡,失踪二人于凌晨时分得救,情况最为危急的郭云也因急救措施得当捡回一条命,手术过程中其男友钟智坤面露愣神与惊诧,在提出金钱答谢的要求被拒时仍难以置信,但他很快恢复如常。中学时代施加的暴力曾被当成黑历史,高中遇到郭云一定程度让他忘掉伤痛,后来他大三时父亲再婚,那点后悔在餐桌上消失殆尽,陌生女性挂着一脸幸福笑容鸠占鹊巢,钟智坤难免回忆起母亲的去世,埋在心底的怨恨一点一滴积攒,最后他耍了点手段改变王源实习的去向。相恋多年的女友不知其故,钟智坤刻意隐瞒,不想让这个善良可爱的女孩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曾经做过什么。

她一定...

耻辱27

27.

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难捱的20多个小时,王俊凯几乎动用了所有人脉才得到确切消息,赶往医院时满脑子均是李星留送他到车站自己所说的那番话。

旧恋就像一张已经刮开的彩票,上面印着的甚至是“感谢参与”,是该遗忘和丢弃的东西。

谈过几段关系皆无疾而终的李星留愣住,没能及时回话,心中叹道王俊凯这也变得太多了。

不说别人,王俊凯自己也知道这些变化,并采取了放任姿态,就像一棵野蛮而缓慢复生的植物长出了歪曲的不整齐的枝叶,从整体来看仍是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

读研时带他的导师曾委婉暗示过,你认为犯罪心理学的前景如何。这位优等生沉默一会儿告诉她一个大学时发生的故事,那会儿他和一个师兄关系还可以,大三...

耻辱26

26.

一整个五月,王俊凯处于忙碌状态,虽没到完全抽不开身的程度,但他在踏出那一步之后停住了。因为心底那点不确定和动摇,借由工作逃避。而王源似乎默认了他的做法,既没有追问,也并未主动靠近。

剖开自我的对话随着隐秘的亲吻埋在那个夜晚,被繁忙的日子分离瓦解。

距离义诊活动前两天,王源抽了个下午,去了趟郊区探望父亲。

登上前往山区的大巴时王源记起父亲的话,如果遇到合适的人就相处看看吧。王渡已经变成那个样子,不可能拖累别人,而他这辈子都不会结婚,爸爸怕是要失望。当时他心里想的是这得怎么处啊,但回答的却是再说吧。王源走到最后一排落座,最后上来的是当地志愿者团队,不巧那里面某个女孩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耻辱24

24.

直到尾音落下才勉强移开视线,这一路萦绕心中的那股怒火终是倾泻到初中好友身上,王源不敢相信当年那个姜明淇竟变得这般面目可憎,仿佛一根外表如初实则内里缓慢腐烂的木头,到底本性如此还是经历所致,突如其来的无力感令他丧失探究欲,更让人生气的是他对王俊凯的污蔑。

“……”

“性别就不对……”王源说到一半打住,只因触及年轻女人浑身颤抖仍拼命维持得体的情态。

此前她未发一语,丈夫疑神疑鬼的言论成为最后一根稻草。她拿起杯子似乎想泼过去,但最后没这么做,喝下一口才说话。

“不要跟我说意外或者应酬不得已。你全部开房记录我都有。”

“我会装傻可我不是真傻。”

“姜明淇,我们离婚。”

对这个结...

耻辱23

23.


次日艳阳高照,晒得王源困意浓浓,思维慢半拍地庆幸早上没几个病人,快中午时收到微信消息,瞬间清醒大半。

王俊凯发了张后背自拍照,那上面是的几道抓痕提醒他昨晚发生了什么。

王俊凯:超凶。

王源:……

王俊凯:爽完才感觉疼。

王源:说得好像我不疼一样。

王俊凯:你疼吗?

王源:那你疼不疼呢不疼我就还好。

王俊凯:哦,你这是变相夸我能力强。

王源:???

王俊凯:力的相互作用告诉我,你疼。

王源:……

王源:烧退了吗?

王俊凯:我在谁身上流这么多汗你说退没退。

这天真没法聊了。

周末王俊凯回了趟家,王妈妈过了几天得知儿子生病顿觉心疼不已,差点就想给他灌一整锅鸡汤...

耻辱22

22.

王俊凯进食动作不徐不疾,这个画面仿佛电影故事的片段,观众却无意欣赏。王源心有顾虑,只想趁早离场。住所这种私人领域,朋友、亲人或伴侣可以随意进入,而他们关系太尴尬,连他自己都不知如何定义,措辞组织完毕,正要提出,对面的男人忽然开口打断他的思路。

“我不知道你还信佛。”

王源微怔,道:“我不信佛。”

王俊凯疑惑地嗯了声,声音发哑问:“那你还听佛教音乐?”

“是我妈妈。”

听罢,王俊凯讷讷闭了嘴,立即意识到这不是个令人愉快的话题,转移视线般往嘴里送了口粥,可目光不由自主投向对面。从前他便有如此认识,王源垂眸的姿态存在着某种安定的力量,每当露出这种神情,就好像外界没有任何物质能够穿...

耻辱21

21.

一个人脱掉衣服和衣冠楚楚可以相差这么大吗?王源靠着床屏玩跳一跳,分神瞬间没按对,小东西掉下去,游戏结束,200多分。王俊凯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扭头看他满脸郁闷,起了逗弄心思。

“你看看排行榜,我2000多分。”

“……”哦,厉害了。

“还早,不再睡会儿?”

“不是很困,睡不着。”

“下次我会更努力一点。”

“闭嘴啊你。”

王俊凯叫了餐,坐在床边擦头发,水珠乱溅。王源揩掉脸上的水,没好气地抹到王俊凯肩上。男人顶着一脑袋乱发回头,难得笑出虎牙。

王源愣了愣,别开眼。很久没见过他这么笑了,自重逢以来,王俊凯多数时候笑不露齿,床上更多是蔫坏蔫坏的笑。王源差点忘记他有可爱的虎牙...

耻辱20

20.

“你刚想说什么,继续啊。”

王俊凯在后面问,态度倒不似寻根究底。王源没听出来,打定主意不予理会,可是很快被追上。王俊凯按住他的肩膀,神态难得严肃,喊他的名字。王源微愣,站住听他说。

此时他们立在路灯下,泛黄的橙色暖光照得彼此表情看不真切。

“其实你不用避讳,都过去了。”

王源嗯了声,表示同意。

王俊凯说:“以前确实是我太幼稚,很多时候没顾及你的感受。刚刚余玲玲那番话让我想起曾经的自己有多愚蠢,感情强求不来,就算再怎么努力最终还是白费,可能都要摔一跤才能学会。

“所以,王源,我放下了。你不必介怀,不用对我愧疚,也不要有任何负担。

“翻篇吧。”

王源内心茫然,思绪出走那几...

耻辱19

19.

醒来时天还没亮,旁边没人,浴室传来水声,刚好像做了两次,门后胡闹到床上两个人又一次烧起来,完事后王俊凯抱他去清洗,王源忘记自己什么时候睡着,过程倒是记得的,包括王俊凯故意欺负他那段。王源拖着灌铅的腿挪到门边,站着观察一会儿,得出结论。

……什么蔷薇花,睁眼说瞎话。

雕刻在门板的那一团花,自右下往上生长,从中间开始呈绽放之态,不像王俊凯口中的蔷薇,但是那会儿没有思考余裕。王源不信邪,拿了手机查蔷薇花的图,对比门上花纹的形态,半天过去反倒不确定到底是不是。

后边响起突兀笑声,王源打了个激灵,扭头果然穿着浴袍的王俊凯近在咫尺。

“你以为我耍你?”

“没有,好奇而已。”

王源用手...

耻辱18

18.

王源没意识到自己有点醉,小口小口温顺地喝光了。

他们坐不太久,出来时脚步都有些虚浮,尤其王源走几步就要停一下稳住,幸而他没忘记腿上的衣服,本来王俊凯想自己拿,但他没撒手。王俊凯跟在后面,还算清明,双手插在兜里慢走散酒气。两人沿着路灯往前,拐过一个街头,24小时营业的电玩城出现在眼前,王源露出一个傻笑,蹬蹬上了楼。王俊凯一看忙跟上,此时人不算太多,很快就找到王源。

负责枪械射击游戏区域的工作人员正在介绍,王俊凯走到王源身后听了一会儿,二话不说付钱。王源神情懵懂地抬着枪,知道要打屏幕里的假鸟,无奈手软乏力,枪后坐力还不小,于是几枪过去,指哪哪不中。王俊凯看不过眼,从后伸手帮他稳住,姿...

耻辱17

17.

这个结论让他很难接受,也很难受,甚至开始后悔当初与王俊凯搅和到一起。自王渡出事,王源不止一次有过这种想法,人的大脑构造是很奇特的,可能原本好好的人不知哪一天就坏掉了,某个零件卡住、失灵,脑部也就无法正常运转,情感却不一样,纵然经历万般磨难还能存于心底,面对白眼和流言,遭受莫须有的污水,他都不曾对家人产生过憎恨的极端情绪,可也恰因如此,让他领悟感情不是生活的必需品,柴米油盐才是。

现实不是电影和小说,如若光是活着就要用尽全力,那调剂品会变得昂贵且奢侈。对王源来说,恋爱也是。没遇到王俊凯之前,他很早就清楚这一点,和王俊凯谈恋爱让这个认知更加明确清晰,可他到底还是道行不够,因为那点蠢蠢欲...

耻辱16

16.

可能是被睡天桥底的威胁唬住,这些天王源即便早下班回家没再听到鬼哭狼嚎,某日他突然发觉王渡肚子的肉都快堆到两个游泳圈了,寻思着整天宅家里不是办法,得帮他控制一下体重才行。以往空闲时喜欢听歌看书,但最近被王俊凯那首歌洗脑,王源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太邪门了,于是让王渡换了运动服,到楼下绕着这片住宅区跑步。刚开始他哥不肯配合,王源只能放轻声音慢慢给他解释,如果长久不运动会怎样怎样,讲到口水快干了,王渡终于点头。王源露出欣慰的表情没一会儿,笑容就垮下了。

王渡跑出十几米了,王源无语地跟过去,而且是用走的,居然还能追上。这简直比龟爬还慢。结果就变成他哥在慢跑,他走走停停跟着监督。不时看手机,偶...

耻辱14-15

14.

五年前曾异想天开,如果和王源同龄该有多好,等终于走到这个年纪王俊凯回过头来,旧事只要不刻意回想就不会跳出来扰乱视听。任17岁的王俊凯机关算尽也猜不透那一场风花雪月何以惨淡收场,但22岁的王俊凯逐渐明白,自己当初那一句饱含不甘、甚至埋怨的“我明白了”,实则负气居多。当时的他还是太幼稚了。可如果换做现在的这个自己,结局会改变么?王俊凯不知道,也不想追究。他应该如同王源所言,走向一条康庄大道,而不是为了一次失败的初恋耿耿于怀。

纵然那之后,再也没碰见像王源那样让他心动的人。

因为长相帅气,成绩优异,爱慕者倒是不曾缺过,可王俊凯一是忙于学业,二是无心恋爱,五年来一直保持单身,女生们倒是暗...

耻辱12-13

12.

那点犹豫经历昨天的事尽数消散,王俊凯如时赴约,怎料姜明淇比他还早,一路上设想对方会说什么、自己要问什么,等真正坐下,对方让他先点餐,满腹的话被堵回去。

“不用,长话短说吧。”

“我刚开完会,饿得要死,你不点待会就看着我吃了啊。”

王俊凯皱眉道:“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能快点么,我赶时间。”

“小朋友,你对我敌意很明显啊。”

“……”

“首先我想问,你和王源什么关系?”

这话该他来问才对吧。王俊凯没有反问回去,只盯着他打量,实则那天看的这人模样已经忘干净了,现在一看又觉得是个挺普通的男人,看起来比王源年纪大,且疲乏的眉眼间充斥着生活气息,这让他更显老。如果他们曾经是情侣,那...

耻辱10-11

10.

自那日和张同学起过争执,王俊凯沉默更多,甚至连群都退了。李星留不明经过,好言相劝得不到回应,心中虽不满但并未表露太多,下定决心不再管他的事情,反正高中毕业见面也很难。

若说前阵子王俊凯的改变偏向外在,那这些时日则是内在产生了变化。

那之后某日晨读,打着瞌睡的李星留冷不丁听到王俊凯主动搭话,一个激灵困意全吓飞。

“啊?你说什么,什么情敌……”

王俊凯说:“不是情敌。”

“你刚刚让我判断那是不是情敌,这会儿又自己给断定了。我看八成就是。”

“……”

“说说经过啊,不说我怎么给建议?”

“之前我在他那儿看到一封请帖,起初没当回事,但他好像不太想赴宴,态度怎么说……怪怪的。然...

耻辱9

9.

教学楼通往体育馆和操场的道路旁,栽着两排银杏,白昼见长的日子里逐渐开出花,风一打过,刮落满地枝叶、花瓣。其时心境黯淡,只匆匆一瞥,那树上结的果,历经时节转变,如今视线往上又一番绿茵融融。

王源站在窗前,回顾初来乍到,顿觉艰涩渐消。人的感受区别于正经历的一切,记忆脱离线性时间,能够轻易被定义、被简单辨别开端和结局、平缓或冲突,过去的某个片段性质是悲是喜,都能轻而易举确凿。

王俊凯想要的秘密究竟指的是什么?那天王源自顾自理解,最后仅说,等等我吧,到时候如果你还想听,我会全部告诉你。后来才逐渐明白,并非如此。他在他这里从来都是循规蹈矩,偶尔越线也会立即清醒退却。

男孩想要的告白,是情难...

1 / 5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