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03

03.

他一直觉得黄宇森挺聒噪,总是俩词重复往外蹦,比如那个什么,学弟好学弟好。

自作聪明自作多情。

王俊凯嘴里含着水果硬糖,舌头灵活地顶过来顶过去,腮帮子一鼓一鼓。他指尖快速转着笔,听到那话时才施舍了一眼。

黄宇森不知发什么神经,竟然破天荒在他面前提起高一学弟的事情。要知道他们初中就认识了,好几年的时间,王俊凯还没见他对哪个陌生雄性表现出过度的好奇心。

“我靠我靠,刚路过操场看到那个小学弟在打球。”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发表什么感言,就听他补了一句。

“然后哐当一下超大声撞篮球架柱子上了。”

对于这两句没有主语的话,王俊凯一看他生龙活虎的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小学弟撞到了。

“哪个小学弟?”尽管脑中第一个想到的是王源,但听到这个不算好的消息,还是希望不是他受伤。王俊凯倒宁愿是身边这傻货撞到脑袋了,说不定负负得正救救他的智商。

“哈哈哈就那天那个内,课间操完了我们去堵高一小学妹见到的那个内。哦你可能不知道是哪个,不过那小脸长得比小晴晴还漂亮齁。诶哈哈哈竟然他妈的撞到头了,我靠真的超大声内,我都被吓一跳了哈哈哈哈。”黄宇森是用幸灾乐祸的语气说的。

王俊凯飞过去一个眼刀:“笑个锤子。”

“妈的小晴晴喜欢那小白脸内,他受伤我当然开心啊哈哈哈哈。”

“拜托你停停,你用台湾腔真的好恶心。”王俊凯胳膊的鸡皮疙瘩都被他娘得冒出来了。

“婷婷谁啊?”

黄宇森一脸天真地问,接着看到王俊凯转笔频率以肉眼速度减慢。

——啪。笔掉了。

“你生什么气啊?”

“啊?”王俊凯诧异道,“我哪有生气。”

没生气干嘛一脸凶神恶煞的。黄宇森嘟囔一句。

王俊凯恢复面无表情站起来就往外走,黄宇森伸手只来得及诶了声“去哪啊要上课了”没说出来人影儿都没了。

他有生气?他生什么气?王俊凯意识到自己蹙眉后立马强行敛起神情,疾步往医务室快走。

高一年级下学期第一次月考结束,王源被体委和小黑拉着打球去了。他一开始是拒绝的,但耐不住小黑一直在他耳边念,加上王源觉得自己发挥不错,于是便跟去凑个热闹。打篮球他还行,因为手掌大骨节长,两只手罩着篮球跟蜘蛛网黏在上面似的。

有时候得意忘形很容易酿成悲剧。

王源那时候就是这种情况。他打得兴起,个人得分接近20,对面就派了两个人直接盯他,其中一个是高大壮实的汉子,朝他逼近时活像如来佛祖一招泰山压顶。对方被他逼得急,直接两个人围着他守得密不透风,壮汉子往左挪去压上前,胸膛顶着他的手肘,王源眼前一黑,右手神经质地抽搐,接着他两腿交叉踉跄着倒退把自己绊倒了。

王源躺在床上醒来,一旁围了几个人,包括体委、小黑和那个壮汉。后脑勺一阵被钝物敲击预留的疼痛,王源当时痛得眼泪都冒了出来,被人抱着送到了医务室。途中他好几次闭上了眼,像是晕过去了。

“我没事,你们回去打球吧。”

小黑举着食指问,这是几?

王源懒得鸟他。

“你说啊,这是几啊!”

“哎呀你们回去吧,我真没事了。”

“你刚刚都晕过去了!”

壮汉这时抬起了因愧疚而始终低垂的脑袋:“对不起啊,王源同学,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是我自己的问题。”王源说完这句笑了笑,“我左右小脑不太平衡,走路都会脚打架。”

他觉得自己说了个很好笑的笑话,当即笑得乐不可支,却扯动了伤口,疼得龇牙抽气。

“你你你别说了,快躺着好好休息。”

“我去喊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吧,他刚刚出去了。”刘振宁一脸严肃地说完转身出去。

没一会儿男医生走了进来,给他检查,看了瞳孔反应后建议他还是要到医院看看,毕竟撞到脑袋问题可大可小。

“我真没事啊。”

“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医药费我来付。”一直很愧疚的壮汉魏同学忙说。

“对啊,轻微脑震荡还是小事,万一有个淤血造成失忆你可咋办。”小黑点头赞同。

刘振宁也让他去医院拍个片,王源被他们说的头都大了,伤口肿了起来只能侧身睡,可麻烦。

“知道了,你们出去吧,我想睡个觉。”

“要不我扶你回寝室睡?”小黑说。

“不用了,我躺一会儿就去吃饭。”

众人见他毅然闭上眼睛便离开了唯二的单独病房。

几分钟后,王源又睁开眼,望着白炽灯默默叹了口气。他翻了个身面对窗外。自那日暴雨侵袭这个城市过后,学校里的排水设施纵然再好也抵挡不住连绵大雨袭击,楼层间的小庭院积成或大或小的小水洼,王源对此情有独钟,喜欢啪嗒啪嗒踩踏水坑默念化学物理公式或英语单词,月考的第三天才停了雨。外面一片蛙叫蝉鸣,前几日残余的雨水从叶尖坠下,下午四点多的时间,太阳终于冒出了头,晒得人昏昏欲睡,可他毫无睡意,放空脑袋望着晴空万里。

他希望自己什么都不要想,可还是无可避免地思考,自己付出那么大的努力,如果还不能如愿那该怎么办?不过只是一次月考而已,他还有三次机会。

王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全然不知身后何时站了个人。

王俊凯悄然走进,站在床边凝神打量他后脑勺上面那抹刺眼的白色。真的受伤了啊,赶在路上的急切和焦躁在亲眼所见后全部化为无法缓解的胸闷,他想挪开眼,整个人却如同被施了定身咒。

从他们初次认识开始,王俊凯又去了几次图书馆,也不知是否有意为之,他总能找到借口前往三楼图书室。每一次看到那个即使静坐,背部也挺得笔直的身影,王俊凯都难以自控地弯起唇角。

那种满足愉悦的神情,仿佛猎人抓到了调皮的小兽。

似乎在说,捉到你了。

有些时候只会倚靠在书架上,从书籍缝隙间偷偷地看,因为他知道王源在认真复习,而自己上前必定会打扰到他。看得无聊了,他会随手拿下一本书翻看,结果发现看书比看王源要无聊,又会抬头看他离开没。如果王源离开了,王俊凯便收起书,站立一会儿后发现这样的自己奇奇怪怪的,接着才离开。

更多时候他身体比大脑更快决定,径直走到他附近坐下来,刻意目不斜视,就等着王源发现自己的存在。他很专注,有那么一两次艰难地察觉到这位学长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对面或旁边,剩下的全是王俊凯在等待中丢失搭话的机会。以前认为自己口才好,不说出口成章,但与人争辩总是他占上风,如今王俊凯打着辅导作业的旗号接近莫名吸引自己的学弟,撇开这个借口,他发现自己还是嘴拙,搜肠刮肚只能想起损友的黄色笑话。

就像现在,王俊凯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别人眼中的他是天之骄子,谦虚有礼,稳重自持,其实很多时候他不习惯关心别人,沉默只是并没有把心思放在对方身上,眼睛使他看起来总那么全神贯注,深情款款,很少有人发现这一点。

王俊凯思索着往后退了几步,直至门口的位置,医生见他举动奇怪递给他一个眼神,王俊凯扬扬手,顺势掩住嘴用力咳嗽,推门而进,边走边咳。

王源转过身,王俊凯一脸惊讶。

“哎,你怎么在这儿?”

王源黑漆漆的瞳孔盯着他。

“受伤了么?咳。”

“学长感冒了么?”王源见他用拳头抵住嘴便问。

“嗯,你没事了吧。”

“没事。”

王俊凯拉了张椅子反坐,长腿大咧咧地从椅背两边叉开,膝盖差几公分就要碰到王源懒洋洋伸展的手指。

他打量着王源的神色,似乎并无大碍,只是整个人没什么精神,睁着眼睛直直盯着某个点发呆。

突然又不知该说什么。

“怎么弄的?”

“打球不小心撞到头了。”王源说着把目光转向他,“看医生了么?”

“他不在,我想躺会儿,没想到你在。”王俊凯面不改色地说着谎。

“隔壁还有一间房。”

“感冒而已没啥大事。”

王源忽然扯了扯嘴角:“浪漫是浪漫,但还是身体重要吧。”

“啊?”王俊凯一瞬间以为他看穿自己的小计谋。

“哄女朋友还有其他不用生病的方式。”

“什么?”王俊凯皱着眉。

“雨中漫步。”王源食指和中指做了个走路的动作。

“……”

王俊凯记忆里完全没有什么雨中漫步,他只记得这些天有意无意遇见王源的事情。

当你开始注意一个人的时候,会发现全世界都是他的影子。其实并非如此,而是你习惯把寻找他的身影,所以你满心满眼都是他。

此时的王俊凯还未察觉自己的异样,只是理所当然地用着笨拙的方式靠近。

“我没女朋友。”

王源瞅他一眼:“哦。”

哦是什么反应。王俊凯有些烦闷。

 

最近他有些憋闷,月考成绩排名出来没进前百名就算了,还处处被一个人找茬,连最迟钝的小黑都发现了。

“那个黄宇森这是干嘛啊?针对也太明显了吧。”

王源耸耸肩,揉揉手腕继续往上走。黄宇森那一行人从三楼下来,遇到王源和小黑,楼道说窄不窄,偏偏那个一头黄毛的少年挑衅地瞪着他,让他让道。王俊凯在最后面,自然也看到了,只是默默看着王源。

气焰嚣张的学长蹦跶着下了楼,王源贴着墙站,王俊凯脚步不顿,朝他点点头便消失在楼梯间。

从他受伤后又过了一个星期,图书馆去得没那么勤了,也就没什么机会遇到王俊凯,而不知为何,那个初识便异常热络的学长忽然变得疏离,见面也只是打个招呼,没有像以前那样凑上来跟他搭话。王源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但是内心却有些不习惯。

究竟为什么会不习惯?

他也说不清楚。

后脑勺那处痊愈了,物理老师拉着他谈过一次,让他有什么问题都要问出来,自己不在的话可以问课代表,就是那天在楼梯被黄宇森搭讪,王源扶了一把的女孩子。他觉得问女孩子问题很别扭,但物理老师总有不在的时候,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一来二去,跟李悦晴熟悉了起来,有几回吃饭还是同一桌。

这被黄宇森撞见,非常生气,也非常幼稚地玩针对,见到面就找找茬。而经常和他一起行动的王俊凯当然也看见了,他盯着王源大笑的表情好几眼,忽然觉得咖喱鸡饭索然无味。

干嘛跟我兄弟抢人?

连你也喜欢胸大的?

王俊凯没搞清楚这两个问题的逻辑关系,却并不妨碍他生闷气。于是黄宇森找茬的时候,他冷眼旁观。


评论(72)
热度(3878)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