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07

07.

这个小插曲被他强行抛到脑后,王源回到家。老爸常年在外做生意,一家三口好不容易团聚,家里却始终萦绕着疏离且小心翼翼的氛围。席间老妈问他学习如何,王源嚼着生菜咔擦咔擦响,随口应了句还行。老爸盯着他的右手看了一会儿,随即问他将来想考哪个大学,王源偏头,视线却没有落在父亲身上,随便吧,在哪儿读都一样。母亲责怪地看了他一眼,王源收敛了表情,闷头往嘴里扒饭。饭后回房洗完澡,王源看了会儿书就躺床上了,随手划开锁屏,瞬间被王俊凯噎住。

“你屁股挺翘。”

王源:“…………”

这是他半小时前发的微信文字消息,王源翻翻白眼,决定当没看到。

他的卧室很大,跟大部分男生的布置风格不太一样,更像是属于成年人的,没有一般年轻人喜欢的追求的海报或模型,显得简洁且有条不紊。米黄色小碎花帘子挂了起来,窗口旁边竖放着一个高高的书架,上面的书籍却并不多,看起来似乎被人从中抽走了一半藏书,书架旁边是电脑桌和书桌,上面摆着一个小书架,里面夹着参考书和习题册,还有一个反过来放的相框。

房内的物品就剩下床和衣柜,原本还有一架钢琴,初三之后被搬走了,他的房间便经常显得单调冷清,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但王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布置,并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妥。

王俊凯又发来一条新微信,这回是语音。

他操着一口低沉嗓音说:“不会生气了吧。”

王源随口回:“没有,刚在洗澡。”

“这么巧,我也刚洗完。”

王源总觉得这个话题在两个男生之间出现非常诡异,只能硬着头皮转移:“学长在做什么?”

“你猜。”

“我怎么会知道啊。”王源话锋一转,开了个玩笑,“难道是在看小黄片?”

“哈哈,你好聪明。”

“……”这倒让他为难了起来,该接什么话才好呢?地铁上那一遭浮上脑海,王源皱着眉身体滑进被窝里。舔了舔下唇,他才再度试图以玩笑揭过去:“这是在学校憋疯了么?”

“哈啊。”王俊凯低笑,喉音低沉性  感。

“小孩子别乱想。”

王源一怔,忽然听见一阵怪异的吮吸的声响。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王源仔细一听就浑身一抖,惊坐而起。

王俊凯边吮冰棍边跟王源聊天:“明天要去打球么?”

“你,你真在看那个?”

“啊?”

“怎么有接吻的声音?”

“……”

王俊凯静了几秒,忽然大笑:“笨蛋我在吃冰棍哈哈哈。”

王源挠挠脸,好尴尬。他怎么就想到那方面去了……肯定是因为被王俊凯这几天奇怪的行为影响了。放在别的男生,或者别人跟他说这些,王源倒不会这么在意,反倒还能呛回去,然而王俊凯的态度迷惑了他,跟他开似是而非的玩笑就变了味。

他意识到王俊凯对自己有些特别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深深陷了进去,完全没有任何违和感。这明明是不合常理的,但是为什么自己接受得如此顺其自然,仿佛一切都注定好了。王俊凯对待他的方式安全就不是一个普通学长对学弟该有的态度,也不像表面上称兄道弟表现出来的那般合乎情理,他们之间总夹着一股子亲昵劲儿,不属于家人或朋友的亲密。

他享受王俊凯对他的特别,又暗暗担忧这样的平衡被打破,他总有一股预感,一旦他们的关系发生变化,天平必将朝着更加危险,更加摇摇欲坠的方向倾斜。

此时的王源并未明白,感情没办法论斤称,更没法变成天平衡量,不能说你付出得比较多,就能多加砝码。

第二天两人约好去社区的篮球场打球,出门前王源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要当做昨天什么都没发生,幸好对方也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又让他扭捏起来,怎么他看着那事儿很正常呢。他一想就觉得也是,王俊凯这么受欢迎,早尝试过那档子事,肯定是容易冲动了点的。王源心不在焉地跟他说着话,一边庆幸王俊凯并没有任何疏远的反应,一边又纠结他是不是经验太丰富,早就见怪不怪。王源不想多跟他谈这个,显得自己很大惊小怪似的,就也没再提。

王俊凯长手长脚,穿了一套蓝色球衣,夹着一颗篮球,一手还搭在王源肩上,圈着他快步走。不过十几分钟路程,两人打闹着到了目的地。

早上的人不多,风中还夹着丝丝凉意。两个大男孩开始1on1,王源柔顺的头发在跑动弹跳间飘扬,抬手时宽大衣袖露出了大片白皙的皮肤,令王俊凯不时分神。你来我往间已是出了一头汗,在晨光中闪着微光,散发充满青春气息的荷尔蒙。

王源一个背后运球想用假动作过人,上篮时被王俊凯直直盖了帽。

“啊,你怎么这么凶。”王源假意抱怨。

听在王俊凯耳里却变了调,尝出一点撒娇的味道。他笑了笑,用手背揩了揩王源饱满干净的额头,沾了一手薄汗。王俊凯罩着球时,盯着他脸上的细白绒毛闪着光,喉咙忽然有些干痒。

王源忽然揪着衣摆擦汗,露出白嫩腹部和细腰。

王俊凯瞟了几眼,随后趁着他带球贴上去,瞅着他被汗沾湿的额发,因剧烈运动泛起红霞的脸颊,像是弥漫着迷雾的双眼,一瞬间心脏下沉,愣神间被王源过了甩开距离。他停在原地望着不远处蹦跳着上篮的背影,挽起一边裤腿的小腿白皙结实,跳起时绷紧了肌肉,显出均匀美好的肌肉形状。

到他运球,不经意多看了几眼,被王源贴上来,王俊凯下意识就想躲开。

眼神好亮。

王俊凯徒然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动作迅猛有力犹如一头年轻健壮的猎豹,然而王源贴得很紧。王俊凯背部弓起脊、椎骨凸出贴着汗湿的球衣,眼底绽开一点光,直直盯着身边的王源。

篮球被拍得砰砰直响,如同此时剧烈跳动的心脏与脉搏。

两人粗重的呼吸交错,头发有好几秒缠绕着打在一起,瞬间便分离,王俊凯带球停住,朝王源挑衅一笑,两手捏着球抬臂弹跳,手腕轻轻一甩——三分球进框。

王源喘气,咧着嘴无声地笑,那表情在说,你怎么犯规突然就来了个三分球呢。他都没反应过来。

王俊凯缩缩鼻子,笑得有恃无恐。

中场休息,王源嚷着走到场边的座位,看也不看拿起地上的水瓶猛一下灌了一大口,喝完才发现这是王俊凯的水,抬眼就看见王俊凯勾起嘴角望着自己,王源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只得假装啥都不知道,仰头抿了一小口,随即略带惊讶地把水给他。

“渴了吧,喝水吗?”他弯起一个甜津津的微笑,嘴上还沾着王俊凯自己调配的苏打水。第二口才尝出这是什么,舌尖尝到一点咸味。

王俊凯接过水坐了下来,双腿叉得很开,薄薄的运动裤显出胯间那一坨,王源不好意思地挪开了视线,跟着坐在了旁边。

“还打么?”他问。

“饿了没?”

“有点。”王源揉肚子。

“那不打了,去吃东西。”王俊凯站起来拎着包往场外走,随意一瞥看见不远处的榕树下站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儿,他定睛一看,感觉那人有点眼熟,手上还扶着一辆黄色自行车。

王源跟在后面,也看到了,默不作声地皱起眉头,往另一个方向走去。王俊凯回过神追了上去。

“突然走这么快干嘛,你认识那人?”

“见过,不认识。”

王俊凯仔细回想,不记得她叫啥,但他心中暗暗察觉哪里不对。那女生站的位置,一眼就能看见篮球场的状况。王俊凯不认识她,那很大可能,她在看王源。王源这个表现也很可疑,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转身就走?

难道,是那个……他初中暗恋的女生?

王俊凯心下一凛,脸色也黑了,捏着挎包的手紧了紧。

他侧眼瞅着王源的侧脸,心道真是个小麻烦精。

就近去了M记,王源点了个双层汉堡、一对鸡翅、一个玉米和一碗粥,王俊凯暗笑说看你这么瘦咋这么能吃。王源理所当然地说,我在长身体当然要多吃点。王俊凯捏他脸,你就吹吧,吃垃圾食品还想长高。

两人挑了个周围人少的桌子坐下开吃,王俊凯看着他把汉堡里头的蔬菜都挑了出来,不由调侃他还说长高呢连菜都不吃。王源才挑了几根,闻言手顿了顿,王俊凯横过手来捏着他的手把汉堡推到他嘴边。

“别挑了,快吃。”

王源无言地塞了一嘴,鼓着腮帮子咀嚼,嘴唇嘟成个小圈儿。王俊凯看着又笑了起来,长腿踢一下,扫到王源的腿。

“学长真是,每次坐我对面都踢我。”王源艰难地咽下一口埋怨。

“没办法嘛……”

“腿长了不起。”

“哈哈。”

王俊凯说:“那我以后坐你旁边。”

王源想也没想点了点头:“这正好,不会踢到我。”

他还是太天真,王俊凯刚坐到软垫椅上又踢到他的脚,王源好笑地瞅着他说,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故意的。

“哈哈,真不是。”

下午去看了场电影,最新上映的大片,王源看得直打瞌睡,不知不觉枕在王俊凯肩上,让他异常满足。

王俊凯心里突突跳,影院里漆黑一片,他一侧头就能亲吻王源的额头。王源身上飘着一阵香味,明明早上跟自己一起打了篮球,身上还是很好闻的味道,弄得王俊凯心猿意马。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个看起来无害且漂亮的学弟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和理智。王俊凯悄悄碰了碰他的手背,指腹贴着他微凉的皮肤来回打着圈,一种青涩又隐秘的感觉从指尖开始蔓延,窜进搏动的脉络里,害他头脑发热。

他直觉自己的身上发生了某种不可逆转的变化,甚至不止身体,连同内心和大脑都在异变,为了身边这个男孩。王俊凯在黑暗中放下了面无表情的伪装,连同平日里表面的那些沉着自在也一并丢弃。

心跳好像疯了一样。

晚上回到家,王俊凯面沉如水。他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那个自己,然而洗澡时,他低着头,任花洒从头顶浇下,打在他小麦色的结实肌肉上。王俊凯探手握住长势可观的勃发部位,脑中蓦然窜出王源肤白红唇一脸甜美的模样,不用几秒便硬了起来。他深深喘了几口气,水流钻进他的口腔里,一股自来水味道。

王俊凯闭上眼,脑海里浮现早上和王源打球的情景。那白得晃眼的皮肤,大而明亮的眼睛,鲜嫩嫣红的嘴唇,因激烈运动而微微张开喘息。

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控制,连同他逐渐坠落的灵魂。他用手缓缓按摩肿起硬挺的器官,抿着唇喉间发出性感的闷哼,想着王源的模样,想着王源的侧脸,他的脖子,他的侧腰,他的小腿,他对着自己恬静的微笑。

潮湿,黏腻,青涩的诱惑。

突如其来的强烈情感猛然朝他扑来。


评论(131)
热度(3644)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