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08

08.

周一,两人一同去学校。地铁站候车时,王俊凯还想给他拎东西,动作很自然地握住了他的手想夺过来,结果王源躲开了。王俊凯嘴角僵了僵。

“我自己拿就好,又不沉,学长还有自己的东西呢。”王源的笑容人畜无害。

王俊凯面无表情地唔了声,没再说话,上了车还站在他身后替他挡人群。工作日的大早上,地铁里的乘客全是抓紧时间打瞌睡的,背单词,聊天的,刷微博的。王俊凯撑着眼皮四处张望保持精神,瞥到不远处一个人的侧影。那是一个女生,有点眼熟。王俊凯目光没有焦距,直直盯着。

王源从玻璃窗里隐约看到他愣神的表情,偷偷跟着瞟了一眼。是昨天榕树下的女生,王源认识她,那就是陆嘉雯。但王源不太想跟她过多牵扯,如果不是小黑一直撺掇他加入音乐社,王源应该不会再听到这个名字。

他眉间升起不悦,也不知这生气里面,有几成是因为往事,还是因为王俊凯这么盯着她看。

什么意思呢,眼都看直了。

接着王源又一愣,他觉得王俊凯交过很多女朋友,经验丰富,看到漂亮女孩,这种反应很正常。但是王源不喜欢他这样。不知道因为对方是陆嘉雯,他讨厌周围的一切跟她扯上关系,还是因为王俊凯这样,把注意力都放在别人身上,让他一阵气闷。

明明前天还在自己身后蹭几下就硬,结果一见到美女眼睛都看直了。果然男的都是这样吗,视觉动物和感官动物。他好像忘了自己也是男的。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在别扭什么,心里咕噜咕噜冒酸气泡还不自知。

等到了站,王源招呼也没打,冲进校门几下就跑没影儿了。王俊凯下地之后被风一吹忽然打了个激灵,那女的不就是音乐社副社长陆嘉雯么,才这么一想王源就不见了,顿时气结。

还真是小仓鼠,跑得倒快。

课间,黄宇森又来骚扰他。

“哎,下个月我生日,去哪里玩儿好呢?”

王俊凯在草稿本上写写画画,没搭理他。

黄宇森锲而不舍:“要不吃饭唱K通宵?”

王俊凯仍然没理他,盯着本子笑容恍惚。

“你有听我说话吗?”黄宇森敲敲桌子不满道。

“没。”

“……”黄宇森要被这破态度气死,转念一想又说,“到时候喊上小晴跟你家那个小学弟一起玩儿嘛。”

王俊凯挑挑眉,显然对“你家那个”表示挺满意。

“好吧,我跟他说说,去不去就不关我事了。”

“哎哟,我们王俊凯学长魅力无穷,还怕搞不定一个小小学弟嘛。”

“你最近说话越来越娘了,好恶心,离我远点。”

“操,你说谁!”

苏翰卓突然回头:“哎我说,你把她搞上手没?”

王俊凯说没,苏翰卓一愣:“我问阿黄呢。”

“哦。”王俊凯若无其事地继续画着小仓鼠。

黄宇森听到那称呼顿时跳起来怒指:“阿黄阿黄你以为叫你家那只狗呢!再叫一遍我把你从三楼扔下去!”

“哈哈哈哈,好的阿黄,没问题阿黄。”

黄宇森吵不过他,转头看王俊凯,瞧他那草稿本上画了用圆珠笔红笔黑笔涂成一坨一坨,凑近一看。

“这什么东西……”

“看着像老鼠。”苏翰卓也凑过来。

王俊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说:“这是仓鼠。”

“……”

“……”

“干嘛,不像么?”王俊凯继续给小仓鼠换上各种服装,小西装,燕尾服,小丑装,英伦休闲服。

而黄宇森口中的王俊凯家那位正在接受风雨的洗礼。王源忘了把英语作业带回家,早上第一节老师检查,刚好抽到他,他被罚抄三遍课本后面的单词表。手都抽筋了,小黑还在一边抱怨他这个月都没跟他们一起玩过,明里暗里带点“指责”他忽略朋友。

王源初中也有个玩的比较熟的朋友,后来他发生意外,朋友恰好转学走了,王源痊愈后在微信找他聊天,有很多事情想说却找不到可以倾述的人,王源那阵子情绪很糟糕,但是朋友始终爱理不理,久而久之两人断了联系。上了高中王源就不想再跟别人走那么近,他讨厌那种从熟悉变得陌生的感觉。他想人跟人的联系是否那么脆弱呢,距离产生的鸿沟与隔阂,好像怎么努力也无法拔除,没有了网络通讯,好像就没办法再与之产生联系了,然而他又想其实他们可能是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熟悉,也许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他没那么在乎自己,是错觉让他以为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些难受。王源把很多事藏在心里,不想触碰,任由时间将其掩埋。

直到王俊凯出现,明明只是学长,却以强行的姿态进入他的生活,王源也说不出为什么,拒绝不了他。把原因归结为都是脸的关系,王源想着笑了笑,好像有些过于肤浅了。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他不想纠结太多。而王俊凯的出现也导致了王源跟同班同学的联系更加疏远,这会儿小黑的抱怨让他发现自己似乎与王俊凯走得太近了。

王源放下笔甩甩手,从包里拿出一颗糖扔给他,透明彩色包装纸,有点反光,很小一颗,入口酸甜。小黑愣了愣,兴高采烈地剥开放嘴里问他中午要不要一起去吃饭什么的。王源想了想说,行吧。

给王俊凯发个微信好了,反正休息一天也没事。他心安理得地给王俊凯说中午不一起吃饭,等了几分钟也没见回复,不禁有些担忧。

结果中午王源出门又看到王俊凯出现在走廊那头,他跟几个同学说了声便跑到他跟前。王俊凯面无表情地被他拽着走到楼梯口。

“我……”王源顿了顿,瞅着他心情似乎不太好,却还是硬着头皮往下说,“中午跟同学一起吃饭,给你发过微信的。”

王俊凯定定地看着他好几秒,忽然弯起嘴角:“别死撑着吃太多,不然胃又不舒服。”

“啊,好。”王源眨眨眼。

“那我先走了。”王俊凯转身下了楼。

王源站在原地等后面的同学,吃饭的时候还有点心不在焉。王俊凯表面和颜悦色,但其实心情不怎么样,他能感觉到。

他们这桌上都是平时玩得开的同学,只有王源是小黑拉来的,五六个人边吃边喝边聊天,话题无非关于篮球赛况、游戏和女生。刚聊到班里的美女,李悦晴就走了过来。王源低着头听到桌上没了声儿才抬眼一看。

李悦晴笑得特别可爱:“王源,有些事想跟你说,吃完能跟我走一趟吗?”

王源还没回答,这几个男生就开始低声起哄:“好的!没问题!”

李悦晴抿唇笑:“行吗?”

王源挠挠脸:“哦,好。”

她转身走了之后,王源就被围攻了,说他什么时候跟物理课代表好上的,小黑自作主张添油加醋讲了一段补习之恋,王源没好气地摇摇头,说只是朋友,别人起哄得更厉害,说他害羞什么,喜欢就勇敢上,人家女生都表现这么明显了。

李悦晴站在餐厅门口等了一会儿,王源被那几个男生推搡着走到她身边。两人在一片戏谑目光中走远。刚吃完饭,他们慢走着散步,逐渐到了平时王源和王俊凯复习看书的草坪,李悦晴没说话,王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继续走着来到了实验楼后面的校园小径,李悦晴忽然笑了笑,王源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知道我为什么喊你出来么?”

“不知道。”

“其实……可能你看出来了,我从上个学期就喜欢你了。”李悦晴有些害羞地说完低了头。

王源一愣,不知该回复自己真没看出来,还是拒绝。

她又说:“你跟别的男生很不一样,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让人感觉很安心。你长得很好看,但是不止外表,你很有涵养,对待异性也不像一般男生那样粗鲁无礼。”

王源默然,他是这样的么?

“可能你不记得了,上个学期,班上有几个男生捉弄一个平时不怎么说话的女孩子,把她包里掉出来的卫生棉拿着玩,边玩边笑她,她很害怕,想让他们住手别说了,急得眼睛都红了还没能成功说出来。周围同学都在看热闹,没人帮她,接着有一个人阻止了那几个男生。”

“……”王源听得一怔,隐约有点印象。

“你忘了?那个就是我,是你帮了我。”

他……还真忘了。王源仔细回忆了一下,李悦晴刚入学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出众,突然不知哪一天开始,她把刘海剪了,换了隐形眼镜,摇身一变成了童颜美女。至于她刚说的那件事,王源也不太记得。

“听了我的告白,你不打算有点表示么?”

话音刚落,后面传来一阵手机铃声,两人同时回头,实验楼侧门刚好合上。

王源盯着那里觉得有点奇怪,皱眉道:“可是……你不是跟黄宇森学长在一起了?”

“没有啊。”李悦晴面露惊讶,随即笑道,“你吃醋?我跟他没关系的。”

“没……”王源小声说,“唔,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些事。”

“那我们可以从普通朋友做起啊,你会发现我的优点喜欢上我的。”她笑容亮丽。

王源犹疑着干笑:“啊,你很自信嘛。”

王俊凯靠在不锈钢门板上,睁眼望着暗黑的楼道,嘴里苦涩,他想冲出去打断他们,但是在铃声响起时,第一反应却是躲了起来。在害怕什么?王俊凯暗暗咬着牙,想要出去假装偶遇,又有来电。

黄宇森问他是不是跟王源在一起,王俊凯一听就怄气,说不是,黄宇森说李悦晴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王俊凯埋怨地说你干嘛不把自己女人看好?黄宇森可无辜。两人互通了消息挂断电话。

一个下午,王源跟王俊凯都没有联系。到了晚自习,王源拍了道物理大题发微信问他,王俊凯也没回。他闷闷不乐地翻了会儿书,回寝室的路上远远看见王俊凯跟朋友进了高二宿舍楼,那脸上分明挂着笑容。王源咽了咽口水,默默上了楼,小黑洗完澡发现他躺在床上发呆便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

“诶对了,李悦晴是不是跟你表白了?”小黑挤眉弄眼道。

王源翻了个身面对墙:“不是。”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不想太多人知道这事儿,到时候传得全世界都知道了,王源不想跟女生传这种模棱两可的绯闻。临睡时李悦晴给他发了晚安,王源装没看到。

第二天中午,王源在教室等了十多分钟没等到王俊凯,以为他被拖堂便上了三楼,结果一班教室门都锁了。他茫然地站在走廊里,望着空荡荡的教室莫名失落。

搞什么,为什么都不跟自己说一声。王源给他找了个理由,却还是禁不住心里滋生微妙的情绪。也许是他忘了。

王源下楼却见到李悦晴从办公室走出来,打了个招呼一起往餐厅走。她给老师整理资料到现在,王源叹道你是不是工作量挺大的,李悦晴说还好。两人有说有笑吃了一顿还算愉快的午饭。

这一天,他没有见到王俊凯。

隔天,王源又没等到他。有些沮丧,为什么连续两天一声不吭就撇下自己。王源掏出手机想给他打个电话,跟同学吃完饭回教室路上,忽然听到他的名字,王源一回神问,他什么?小黑说昨天看到王俊凯跟萧婉颜昨天从外面回来,估计出去吃饭约会了。王源脚步一顿,随即哦了声。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王源没有再等他。心情始终不太好,他想王俊凯这人怎么这样呢,约定好了中午给他补习一个交代都没有让他白等那么久。不来就不来吧,有什么了不起。谈了恋爱立马就把他抛下,忘得一干二净,王源有些自暴自弃,却又忍不住给他发了条微信。

“学长谈恋爱了么?”

直到晚自习才收到回复:“怎么了。”

“没啊,你好几天没给我补习了,还真有点不习惯。”王源发出去就后悔了,最后那句话怎么这么奇怪。

于是又补了一句:“我就好奇问问,打扰到你不好意思。”

“这几天有点感冒,就自己去吃饭了,不想传染给你。”

王源心道什么破借口,明明都被人看到跟女生从外面回来了。

“感冒了?吃药了吗?”

“没有,懒得吃。小感冒很快就好了。”

“那你现在好了没。”

“快好了。”

“明天还给我讲题吗?”

过了几分钟王俊凯才回:“好。”

王源捏着手机不知道什么感受,心里酸酸涩涩的。干嘛啊这是,为什么不承认?转念一想也许只是误会,可能是碰巧遇到了才一起回来。

第二天中午王俊凯懒洋洋地来到5班后门,王源冲出来就撞到了他,王俊凯那时正低头想着什么,两人的脸隔得有点近,从后面看就像在接吻一样。

几天没见,王源感到一阵生疏感,两人闷着吃完了饭来到草坪。王源低头看书,王俊凯把可乐罐捏的咯吱响,惹来他不满的一瞥。

“你好吵啊。”

王俊凯瞅了他一眼,笑道:“你嘴角沾着一颗饭。”

“啊。”王源赶紧抬手去摸,没摸到。

“笨啊你,是这里。”王俊凯说着碰了碰他左边嘴角。

王源说:“学长。”

“干嘛。”

“谈恋爱好玩么?”

王俊凯好奇:“为什么这么问?”

“就……”

“昨天你也问我,是以为我谈恋爱了么。”

“唔,我只是好奇问问。”王源低下头,心慌意乱。

王俊凯说:“你是想谈恋爱了么。”

他声音很轻,很低。

王源抬眼一愣道:“没有。”

“有人跟你表白了?”王俊凯试探他。

“啊……”

“还真有啊。”

“算是吧……”王源支支吾吾答道。

“那你喜欢人家么?”

“喜欢啊。”作为同学他觉得李悦晴人挺不错的,长得也还行。但是王源没弄清楚他问的喜欢是哪种喜欢,他以为这就是王俊凯指的喜欢。

王俊凯忽然撇过头去,手指攥紧了可乐罐。

“你现在不能谈恋爱。”过了几秒他说。

“啊,为什么?”王源只是单纯好奇原因。

“恋爱会冲昏头脑,你还在学习阶段,很容易影响心情成绩下降,你还想不想进实验班了?”

“这个我知道啊。”王源可有可无地点点头,“我也没想谈恋爱啦,学长你放心。”

王俊凯闻言笑了笑:“是么?那你还说喜欢人家?”

“她人挺好的,我为什么要讨厌?”

王俊凯一听就愣了愣,忽然悟道:“王源你个笨蛋!”

“干嘛突然骂我啊?”王源瞪大眼忿忿不平。

“你怎么这么傻,不喜欢就是讨厌了吗?我问的是你喜不喜欢,不是你讨不讨厌。”

“我知道啊。”王源一脸理所当然。

“行行行,那我换一种说法。你看到她的时候会心跳加速或者紧张脸红,手脚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么?”王俊凯用从影视文学作品里得来的经验问他。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在听到王源说喜欢别人后,王俊凯就一阵心烦气躁,很想把周围的东西都摔烂。这种急欲发泄的破坏欲让他心慌,却还是强作镇定,压抑体内的戾气让他有种自虐的快感。

“没有。”王源想也没想,侧头对上他的视线,突然心下一沉。

“所以说你根本不喜欢人家。”

“哦。”

“哦什么哦,你拒绝她没?”

“拒绝了,但是她说从朋友做起。”

“不喜欢就不要给她希望了。”

“但是我们同一个班,很难没有接触。不过我会尽量避免跟她独处了。”王源翻着书,速度很快,弄得哗啦哗啦响,过了半晌又说,“可是你自己不也谈了。”

王俊凯放松一笑:“我跟你能一样吗?”

“双标。”王源老大不爽地瞪他一眼。

“而且我也没跟别人交往。”

王俊凯说完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把可乐罐往角落的垃圾桶里一扔站起来,阴影笼罩着地上的男孩。王源抬头,一脸无辜。

“回去吧。”

王源收拾了东西,忽然从包里掏出一颗糖给他。王俊凯接过,放在手心里,阳光晒着彩色糖纸,反射耀眼的光泽。

糖在阳光下融化了表层,王俊凯放入口中,用虎牙磕掉了软化的一层,藏在舌头底下慢慢融化,舌尖却尝到酸酸甜甜的味道。

王源咧嘴笑:“好吃吗?”

“好吃。”那些不为人知的心思被他埋在心底,眼前只剩下这过于明亮的笑容,像嘴里的糖果,津甜可口。

评论(119)
热度(4075)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