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09

09.

王源去小超市买了零食回来,听到四班前面的大阳台传来女生脆生生的笑声。他倚在窗前啃烤肠,那几个女孩子小声说大声笑。王源原本没注意,直到王俊凯的名字蹦进他耳朵。刚才他都是无意识,此时才认真听。

“……王俊凯真的好帅啊啊啊!”

“算了吧,再帅也不是你的。”

有个女孩闻言笑了笑,王源探头看了眼,是萧婉颜还有两个打扮靓丽的女孩子。她们上身套着修身水手服,深蓝色百褶裙改得很短,露出了修长白皙的大腿,脚上踩着棕色长袜,看起来时尚又可爱。

“诶昨天,颜颜跟王俊凯约会得怎么样?”

“还行吧,我就看了眼那个音乐盒,他说喜欢就给我买。”萧婉颜笑意很淡,眼神却很嚣张。

同学撞了撞她:“那你干嘛不要。”

“我让他别浪费钱。”

“哎哟,还没在一起就惦记着给他省钱啦。”

王源撇过头,望着走廊尽头的方向发了会儿呆。指甲长了点,他用大拇指来回刮着中指的指甲缝,不小心插进倒刺和肉中间,疼得他一下回过神。以往因为弹钢琴的关系,王源极其注重指甲修剪,等到升高中之后,他便没那么勤,经常长到凸出来才剪。

那边几个女生还在笑。王源撇撇嘴扔掉竹签,嚼着烤肠进了教室找指甲钳,翻了一会儿没找到,李悦晴经过他的座位随口问了句接着从包里掏出钥匙。王源刚想接过,李悦晴非常自然地捏住他的手指,用指甲钳帮他剪掉了沾着血丝的倒刺。

小黑拍了张照趁机起哄:“哇哦!好幸福诶!我也想有人给我剪指甲内!”

王源愣了愣:“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他语气平淡又礼貌,李悦晴听出他婉拒的意思也没气馁,反而微笑着回到自己的座位。小黑挪到他身边搭着他的肩膀,给他看自己偷拍的照片。

图上两只漂亮的手,王源的手比较大气,充满力量。他盯着看了几秒,无所谓地笑了笑。

“你拍这个做什么。”

“你们感情很好嘛。”

“只是同学。”

“少来,只是同学会帮你剪指甲哦,我才不信。”

王源叹了口气:“把照片删了吧。”

小黑收起手机,跟着他一起坐下:“说实话,你会看不出她喜欢你?”

“那又怎样,我又不喜欢她。”

小黑啧啧两声:“你傻啊,谁说一定要喜欢才能谈恋爱。像我这样的,一般女生很难发现我的内在,想在这个如花般的季节谈一场温馨浪漫又动人的初恋,还是很难找到对象的。但是你这种类型就不一样,受欢迎也是一种资本,你为什么要浪费呢?”

王源没说话。

他又说:“难道你现在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没有。”他语气冷漠。

小黑没发现他的表情实在算不上好,甚至看起来还有点糟糕,笑嘻嘻地接着问他:“话说你以前有喜欢过谁么?”

王源皱眉,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问他这个问题?小黑是,王俊凯也是。在他还没明白喜欢是什么的年纪,好像所有人都已经尝试过恋爱的滋味,在他还对此懵懂不知的时候,他们都把他抛在原地,然后问他一句,你喜欢过谁么?他甚至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王源内心憋着一股闷气,很想大声吼出来,那你们就真的知道什么是喜欢了么?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气从何而来,指尖上的疼痛好像还在隐隐作祟,那根倒刺明明被拔除了,却更似随着血液流进他的筋脉里。

在生什么气呢?为什么要生气?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么?所有问题都指向一个无法回避的关键。他跟谁玩,想跟谁玩,又关你什么事?所以为什么要生气?明明知道也了解,甚至带着包容的态度看待这个问题,凭什么还要纠结?他们都说了,这种小游戏无伤大雅,这个年龄里谁真的明白感情是怎么回事,不过就是凭着一腔热血想牵手拥抱,对象是谁根本无所谓。

甚至,连他也可以。

不过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他不想,不喜欢,宁愿不要。某个时间段里,王源打从心底厌恶那些言之凿凿宣称爱情的话语。那时他躺在病床上,父母于病房外咨询医生,那副貌合神离又惺惺作态的神情,让他心头梗着一口恶气。忽然就想起小时候,一家三口外出旅行,父亲对他的教导,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用树枝沾着井口边的水在地上写写画画,一字一字告诉他,你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你要诚实,勇敢,坚持。”

“你要代替爸爸成为钢琴家。”

“你要拿越来越多的奖,让世界都知道你的名字。”

王源思绪一团麻乱,纠结复杂。

他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盯着指尖一动不动。指甲边缘还残留着血迹,透明粉色的嫩肉看起来饱满又可爱。

王源曾经沿着父亲安排的轨迹成长,才走了一个开头,却发现被期许的梦想不过是一个谎言编织的笑话。

那之后他在家里就愈发沉默,母亲性格温和,连大声斥责都不曾,为他的消极应对强颜欢笑,王源一看到她就难过,索性选择这所封闭式高中,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后来他才慢慢挣脱那些缠绕心头的苦厄,然而沉重始终压在那处,逐渐成了一道碰不到摸不着的疤痕。

王俊凯的出现让他一度忘怀,忘记了那些令自己困惑的不解和烦扰。他发现自己对这个人存有一定的崇拜心理,为自己能够与他熟识而感到异常兴奋,这不是在同学看来,他跟一个风云人物交上朋友倍有面子的问题,而是他打从心里喜欢跟他相处。王俊凯幽默风趣,谈吐得体,尽管有时候会说出让自己尴尬羞赧的话,但他的确一个很耀眼的存在,让自己的视线不自觉就跟随他移动。

大概没有一个人能拒绝他的靠近,没有人能够忽略他的魅力。

以为他们关系足够好到无话不谈,其实只是自己的错觉。王俊凯从一开始就占据了主导权,兴起就靠近,不高兴了就疏远,已经好几次了,莫名其妙就不理人,结果转头就发现他是跟别人在一起。王俊凯交友广泛,看得出来人缘很好,平时走在路上基本遇到三个人都有俩人跟他打招呼。王源难免胡思乱想,其实他对王俊凯来说也只是兴之所至的小玩伴,一个随时都可以说再见的普通朋友。可是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呢?

王源趴在桌上,眼神嘲讽。

也许他只是习惯性对别人好。

下午最后一节课,他和小黑留下值日,花了几分钟扫完地拎着垃圾桶到校外倒掉。跟门卫打招呼的时候,王源一个晃神,返回时让小黑先回去,自己进了门卫室。学校规定外出都需要登记姓名等信息,王源翻到昨天的记录表,看到王俊凯和萧婉颜的名字并排在一起,离校时间分毫不差,忽然就感到非常无力。

王源赶回教室,小黑匆匆忙忙地跟他说有点事得先走了,已经把拖把弄湿黑板也擦了,话没说完就被王源打断,直接让他走,剩下的自己能搞定。

几分钟后,王源握着拖把缓缓从教室这头走到那头。他背对走廊的方向倒退,因此也没发现王俊凯何时站在了后门。这位身材高挑的学长倚靠在门板上,双手稍稍卡在口袋边,歪着头紧盯王源纤瘦精致的脊背线条。

空荡荡的教室,后排几张椅子凌乱地摆放,黑板上的水渍半干,显出深色的不规则图案,讲台上有几颗残余的粉笔头。窗户边上的窗帘悬挂着,夕阳的暖光从树叶缝隙间散落,斑斑驳驳地打在地板上。

王源边拖着地边退到后门的位置,王俊凯弯起一个得意的微笑,往前跨了一步站在他身后,男孩就在下一秒撞到他身上,令他发出愉悦的大笑。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王俊凯扶着他的肩膀,笑意不减。

王源愣了愣,脑中的影像忽然变成真实可触的真人出现在眼前,让他还产生了错位感。

“没,没什么。”

这几乎是从后拥抱着他的姿势,王俊凯抿唇探头打量他的神色,语气也不自觉放得更轻:“怎么了?不开心吗?”

王源低头,无所谓道:“没有啊。”

“说吧,发生什么啦?”王俊凯都没发现自己声音多温柔。

王源别扭地抖肩:“放开吧,你手好烫。”

他原本因为值日,把袖子挽到手肘的位置,这会儿松散了往下掉。王俊凯捏着他肩膀的手放倒是放了,却并未离去,而是顺着他右手,动作爽利地散开再翻卷整理好。王源几乎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王俊凯就贴着他的背部,把自己整个人抱在怀里,给他弄好了袖子还不够,手臂贴着手臂,姿态亲密地握住他的手,带着他从后门往前门推进。

王源瞳孔微微扩散,不敢置信王俊凯正贴着自己,结实的身躯散发微热的温度,湿热的呼吸扑到脖颈,钻入衣服里,让他指尖发麻,头皮也为之颤栗。他有些害怕,紧张,难以自控地想要挣扎,却无法动弹。

最边上的桌椅和墙壁的距离太近,王俊凯抱着他小心翼翼挪动,用力按着手中的拖把柄往前碾压。

初夏的风吹起了鹅黄色的窗帘,霞光暖融融地照射进来。远处操场传来喧闹的声响,楼上发出砰砰声,走廊响起大笑声,是这个小时空里余下的声音。

“你要这么拖,刚刚看你这么久,没吃饭么?一点力气都没有怎么拖得干净?”王俊凯柔声在他耳边细语打破沉寂。

此刻,他仿佛身处温柔无边的世界,连神态也不自觉放得轻松自然,丢弃伪装的轻浮笑意和强装镇定,王俊凯帅气的眉目沐浴在橙黄色的暖光中,似乎撒了一层金粉,嘴角不由自主地弯起一个微小的弧度,手指攥住的力度很紧很紧,然而他感到自己心跳的动静有些大,便悄悄弓起背部,拉开一点距离以免被怀里的男孩发现。

王源咽咽口水反驳道:“我是没吃饭啊。”

“哈哈,好好。那我帮你一下,快点结束好让你早点吃饭。”王俊凯发出低沉的笑声。

王源抿着唇角没说话。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死了。

凭什么他稍微对一点示好,自己就要这样情绪起伏?王源不解,下午发生的事情又让他陷入沮丧。

王俊凯察觉他的沉默,想了想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感觉你情绪不太高。”

“没事啊。”王源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语气有多自暴自弃,细细品味还能觉出些许撒娇味道。

王俊凯笑了笑:“考试没考好?上课打瞌睡被老师点名?还是有问题不会?”

他连说好几个,王源无奈,只怕自己不回答王俊凯怕是不罢休便随口答道:“小测没考好。”

“诶,你这样心态不对。”

然后王俊凯就给他说了一大堆道理,什么一次小测你就这样以后碰上更大的考试你还得自我调整好心态,巴拉巴拉。

王源:“哦。”

王俊凯忽然放开了手,王源奇怪地站直腰回头看他。

“贴一起有些热,手都出汗了。”王俊凯摸摸后脑勺,其实他是感觉到自己快要有反应才放开了他。

王源可有可无地点点头,心里却有些别扭的遗憾,像是期待落空。

两人洗过手一起往餐厅走去,一路无语。王源是因为单纯不想说话,王俊凯却是拼命想让自己转移注意力。

到了晚自习放学,王源认真地学习了两个小时已经忘了自己为何失落,或者说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为何不开心。走到寝室楼下,就见王俊凯站在他面前,周围路过的高一学弟都用着好奇的目光打量这位气度不凡的学长。

两人往宿舍楼旁边的花坛走去,王源问他什么事,王俊凯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长方形,花花绿绿的包装。

“张嘴。”

“这什么啊。”

“好东西啊,你先张嘴。”

“你先告诉我这什么啊。”

“吃的,张嘴啊你。”王俊凯有些急了。

“什么东西啊到底。”王源皱着眉不依不饶地问。

“糖啦,你张嘴,给你惊喜。”

王源半信半疑地仰头张开嘴巴,王俊凯这会儿就有点后悔了,他看着那形状优美的索吻唇轻启,就在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下意识动作就低了头往他嘴边凑,还好立刻回过神用手代替了嘴,摸了摸他的下巴。

触手一片细腻肤质,王俊凯暗暗啧道,皮肤真好,不知道身上其他部位的是不是也这么滑。

王俊凯撕开一个小口子,抓着他的下巴,把糖尽数倒到他嘴里。

入嘴是糖粉合着一粒粒细小的糖,王源合上唇,一点点水果甜味扩散开。

他眨着眼看看王俊凯在昏暗中依然亮眼的目光,默不作声地挪开视线。然而不过几秒,塞了一嘴的糖果像一只只躁动的兔子,在他口腔里蹦蹦跳跳,那感觉新奇又古怪。王源微微鼓腮,瞪向笑意盎然的学长。

“哈哈,好吃吗?”

王源张嘴想说话,嘴里还在噼里啪啦地响,弹到口腔内壁也不是疼,就是麻麻的,有些痒。王俊凯笑着歪头看他口里的跳跳糖,被他急得跺脚的可爱模样逗乐了。

王源皱着眉咬碎比较大的那颗,啪一下轻轻响。

“学长你捉弄我做什么。”

“请你吃糖怎么就捉弄你了?”

王源很小声地嘟囔一句,王俊凯没听清,只听到后面那句“那我先上去了”,顿时一愣,下意识就抓住他的胳膊。

“干嘛呀,这就生气了?”

“没有啊,快要关门了。”

王俊凯好笑道:“你当我傻啊,还想用这个借口来敷衍我?”这才几点,还有半个小时才关门。

“我还有衣服没洗呢。”

“你当洗衣机死的啊?”王俊凯继续拆台。

王源气结:“我穷不行,用不起洗衣机!”

“好好,你有什么要洗可以拿给我,我一起放到洗衣机里搅一搅。”

王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被他这么打岔,话题瞬间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

“内裤和袜子你自己洗吧,实在不行我可以帮你手洗。”

王源瞪大眼,像看到大怪兽一样。

王俊凯说到内裤已经憋不住笑了,这下更是咧着嘴露出了虎牙:“哈哈哈,好了不逗你了,我只给我媳妇洗袜子。”

王源表情微妙:“学长真是二十四孝好男友,连这种私密衣物也帮女朋友洗过啊。”

“当然没有。”王俊凯浮夸地皱皱眉,“没帮人洗过。”

“哦。”说得那么熟练还以为你做过。

王俊凯忽然意识到:“你干嘛一直纠结我有没有女朋友?”

“我哪有纠结?”

“可你提过好几遍了。”

“那是,是因为像你这样的人肯定不缺乏追求者,有女朋友很正常吧。”王源差点舌头打结。

“唔,好像有点道理。可是我缺不缺跟你有关吗?你这么关心我感情问题啊。”

王源深呼吸一口气:“谁关心你,我是嫌你烦。”

“哦,嫌我烦。”王俊凯撇撇嘴,随手就把垃圾扔进花坛。

王源视线顺着他的动作挪动,回头就见王俊凯走出去几步远,心里一急忙抓住他手腕。王俊凯脚步一顿,侧头望着他拉着自己的手。

“干嘛。”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不是嫌我烦么,那我走咯。”

“不是……”王源眉头揪成一团,“真不是。”

王俊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王源真是怕了他一个不高兴又玩那招几天不理人,拉着他好几秒不知该如何解释,接着又想到自己刚刚才让他放开手,现在成功激怒人家又巴巴地想和好,太不像他的作风了。

王俊凯一愣,手腕上还留着王源皮肤细腻温润的触感。

“很晚了,学长回去吧。”

王俊凯似笑非笑,抬手摸他脑袋:“刚和你开玩笑的,晚安。”

王源抬眼,触及他深邃的桃花眼,那种慌乱的感觉又在心尖上打颤。


评论(158)
热度(4109)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