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19

19.

王源走出会所,天已昏黑。

王俊凯跟在后面出来,他听到动静回头看了眼,目光焦点落在鹅卵石上。余光瞅见王俊凯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徘徊,禁不住弯起一个静谧的微笑,王源对上他含笑的桃花眼。王俊凯走到他身边,姿态亲密地碰了碰他的嘴唇。

“送你回去。”

王源憋着笑抵住他的肩膀:“又不是女的,送什么送。”

仅仅是一个蜻蜓点水、甚至算不上吻的吻,就让那些才发生的旖旎画面窜入脑海,轻易打乱勉强镇定的思绪,王源霎时有些腿软。

刚刚王俊凯和他,躲在游泳池的洗浴间里互相抚慰,王俊凯把他翻了身从后抱住,捏着他下面粗暴地揉搓,再让他夹紧双腿把自己嵌进去磨蹭,直到射出来。期间,王源回过头,间断与他交换短而深的舌吻。

花洒喷出热水,闷热的空气令他们近乎窒息,只能从彼此的唇舌缝隙里索取氧气。

王俊凯扶着他的脸,意犹未尽地亲他。

王源侧头躲开,嗔怪地瞥他一眼。虽说已天黑,但好歹还在外头,怎么就这么胆大,也不怕被熟人看见。

其实拒绝王俊凯提出的送自己回家的建议,王源是想要随便在街上买点吃的权当晚餐,不必回家捣鼓锅碗瓢盆。

王俊凯用大拇指摩挲他的耳垂:“你怎么这么没情趣,看不出我是想多跟你独处?”

“我以为冷静一下对我们来说会比较好。”王源笑了笑,转身。

王俊凯与他并肩缓步行至小区门口,又说,我送你到里面。

到了楼下,王源索性抢先问他,要不要上去喝杯水。

王俊凯却摆手:“不,算了。我怕自己舍不得下来。”

一听这话,王源笑:“真不上去?我家里没人。”

他这话没什么特别的含义,只是单纯叙述。王俊凯却自作主张添加了许多意思,比如饱含暗示的勾引之类。

“改天吧。”他说,弯起嘴角凑过去又是一个浅吻。

王源眼睫颤抖,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远。没几分钟,他等在电梯前,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看竟是去而复返的王俊凯。

“我后悔了。”

“啊?”

王俊凯圈住他的肩膀:“既然你家没人,去我家吃饭吧。”

王源被他扯着离开原地,想了想,有些纠结地问,你家里有人吧。

王俊凯一愣,顿悟:“你以为我想干嘛。”

王源挑眉,似乎打开了新世界大门后,连某些思想觉悟都充分做足了。他觉得自己好像误会了王俊凯的意思,顿时脸热。

于是他们又沿路走回去,王俊凯摸着他的耳后的软肉,语调飘忽:“你知道怎么做么?”

“什么怎么做?”

王俊凯郁闷地瞅了他一眼,王源啊地叫了一声,说:“呃……不知道……不对,这会不会太快了……你爸妈都不在么……”

听着他一溜语无伦次的话,王俊凯笑意抵达眼底。

“我爸不在,我妈不管我。”

王源把“那你大哥呢”这话吞了回去,他察觉这不会是个适合的话题。

刚到王俊凯家门口,王源就默默张大嘴一脸吃惊。他以前从来不知道王俊凯家这么富贵,突然就站在这个花园小区深处的别墅区里,对着这座占地一眼看不见尽头的豪宅,他有些吃不消。进入小区,王俊凯带着他坐到通行车,一路开了十多分钟才到达半山腰,这个带前院、喷水池、后花园和城市夜景的半山别墅,进去主宅倒没有太过夸张,王源暗暗打量客厅的规格和布置,第二眼就看见了客厅后面通往二楼的阶梯墙壁上挂着一幅画。

那是一幅油画,上面有一男一女一少年一小孩,看着就知道是这个房子的主人和妻儿。王源盯着这画出了神,年轻的两个男孩一大一小,面貌轮廓相似,只是小男孩表情比较严肃,少年脸上挂着微笑,两人都穿着一丝不苟的小西装,齐整端庄。

王源用手肘往后撞了撞,指着那画上的男孩问:“那是你吧。”

话音刚落,客厅里忽然响起一阵悠扬的交响乐,身穿墨绿色亮片长裙的女人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踏着节奏自娱自乐地跳舞。

她扭着腰转了个圈才看到在门口的两个男孩,挑起精致的柳叶眉对王俊凯说:“我八点半有个舞会,你跟林嫂一起吃饭吧。这位是?”

最后的问题显然是问王源的来历,男孩不禁挺了挺腰背。

王妈妈保养得很好,长相艳丽,五官美得富有攻击性,脸上画着淡妆,嘴唇却涂得艳红,倒一点也不突兀。

“朋友。”王俊凯简单回答。

“不给我介绍一下吗?”王妈妈像是知道了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缓步走到他们跟前,笑着打量王源,“长得可真招人啊。”

王源不知为何不太喜欢她的声音,听起来太黏腻,却不好表现出来,只得僵着嘴角以示礼貌。

“阿姨好。”

“小朋友叫什么?跟俊凯怎么认识的?以前都没见过你呢。”

“他叫王源。”王俊凯跨了一步挡在他面前,维护姿态十足,“我先带他上去,林嫂饭做好了喊我一声就行。”

王源被拉着上楼,走几步就晃神。王妈妈那几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像是毒蛇吐信。明明那么优雅的打扮,看着就跟旧时代的上流社会女性一般高贵端庄,可那神态中流露出来浪荡和轻佻,说话语调拉得很长,听起来每句话都掺杂了谎言。

王俊凯的房间里也挂着一幅画,是年轻夫妇的画像,王源起初以为是他自己画的,但看着又不像,于是就自动联系到他哥哥身上。仔细一看,油画右下角描着一个花体签名。

王源刚想走近一步,就被王俊凯按住了肩膀。

王俊凯虚虚地圈住他的脖子,往后坐在床尾,带着王源也坐了下来。他莫名有些紧张,王俊凯的手还搭在他肩上。

“等会就能吃饭了。”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顺便回了几条消息。

“对了,那个app谁做的?”王源瞥见他桌面上有小仓鼠跑转轮的图标,突然就想起来好久之前就想说却每次都忘记的事情。

王俊凯心里一突,神情平静地侧过头望他,谁知王源下一句却并非他以为的那样。

王源说:“我觉得那个app有几个不好的地方。”

“哪儿?”

“没得删除啊,我想删几条记录都不行咯。还有啊,怎么没有反馈的渠道呢?我想投诉呢。”

王俊凯憋了憋笑,说:“投诉什么?”

王源提气话,瞥见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话没说出来生生憋了回去,继而生硬地转移话题:“那是你哥哥画的么?”

“嗯。”

“你爸爸是军人啊。”

画上的中年男人穿着绿色军服,肩章还画了一颗金星和橄榄枝,眼睑低垂,嘴角紧绷,神态高傲冷漠。王源转头看看旁边的王俊凯,觉得他们还真是父子俩,没表情的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嗯。”

“少将诶。”

“早退了。”

“看着好威风。”

王俊凯哼笑:“有什么威风的。”

王源盯着看了几眼,忽然转头:“你以后也会当军人吗?”

“不会。”

“为什么啊?”王源语气里蕴含巨大的失落。

“为什么要当?”

“因为你穿军服肯定很帅啊。”

“我穿什么不帅?”

王源被他理所应当的反问噎住,笑道:“你能别这么自恋吗。”

王俊凯凑到他耳边调情:“不穿的时候最帅。”

王源心尖一颤,顿时哭笑不得,眼角却浮上春色:“害不害臊。”

“你不觉得么?不才见过,怎么就忘了?”王俊凯邪笑着嗅他脖颈间轻淡的奶香味,单手解扣,压低了声音说,“要不我给你温习一下我到底什么时候最帅。”

王源嬉笑着偏头躲开,王俊凯脑袋埋在他颈窝,轻笑时呼吸都喷到皮肤上。

“我说认真的,你以后想当什么啊。”这气氛太暧昧,王源费尽力气才把神智拉回来。

王俊凯被推开也不恼:“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

“那你呢?”

“现在是我问你啊。”

“我回答了,出于礼貌你也该告诉我答案。”

王源无奈地笑:“你这么敷衍还想让我回答吗?”

“我没敷衍。”王俊凯耸耸肩,“将来太遥远了,把握好现在不才是最重要的么?想那么多,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还不如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路。”

这番话并不长,他沉稳的嗓音仿佛展开了一条去往未来的路径。

这种观念其实很难得,很少同龄人能像他一样,不张狂,不喧闹,不做梦。那一刻,王源察觉自己似乎摸到了王俊凯特别真实的内在一角,理性得近乎残酷。王俊凯的出身,从这不算太大的卧室里便能窥见端倪。起初认识这人,王源还觉得他有些高调,但其实并不是那样,王俊凯生来就处于这种位置,他值得最好的东西,理应也该表现出高人一等的姿态,然而他大部分时候都保持着低调,也许是天性使然,也许是经历所致,王源现在倒觉得这两种矛盾的特性融合在王俊凯身上异常和谐。

王源不知道,王俊凯不是不做梦,他只是懒得做梦。

后来王源发现,他做的每一个梦,都与自己有关。

王源嘴一张话便冲动出口:“那我呢?”

“嗯?”

“没什么。”

王俊凯若有所思地瞥了他一眼:“你是问,我的将来里面,你的部分么。”

王源总觉得这话题不太合适,他们连告白都不曾,就那么自然地接吻拥抱,甚至做一些狎昵的事。

是恋人么?这时他才忽然想到。

说是吧,他们没谈过关于感情的问题;说不是,他却能感觉到王俊凯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透着亲密。不属于亲朋好友的亲密,总是令人多想。

在他思考之际,王俊凯用手指勾住了他的小拇指。

他没有说话,仅仅是用尾指圈住了他的尾指。

王源嘴唇蠕动,被这动作弄得发愣,心脏像被温水浸泡过又暴露在空气中,细微地颤抖。王俊凯这是什么意思?一直以来,王源都没怎么看透这个人,就在刚刚,他触摸到了王俊凯的内在,而现在,王俊凯不言不语地拉住了他的手指。

“我觉得自己不会说话,所以还是少说为妙。”王俊凯笑了笑,“这种问题那么敏感,我还是不回答了。”

王源心里一跳:“什么意思。”

“你看,说着少说一点,我又说错话了。”王俊凯拉着他的手指晃了晃,抬眼时眉梢夹着歉意,“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

王源略一思考:“特别理智,但是……”

“嗯,但是什么。”

“但是……特别喜欢调戏我。”

王俊凯闻言大笑:“是哦,还能看出我调戏你,真不容易。我以为自己做的都是无用功。”

王源暗暗翻了个白眼:“我又不迟钝。”

“所以说,你懂么?我刚才就说过,幻想未来其实没什么意义。”

这几句前言不搭后语的,王源串联了一下,忽然顿悟:“啊,哦。”

“你发现没,我有点嘴拙。”王俊凯笑得眯了眼。

“哪有,你哄人特别厉害。”

“哦,那是我所有花言巧语的天赋触发都点在你身上了。”

王源绷不住笑意:“胡说八道。你看,还说自己不会说话,明明那么会说……”

“甜言蜜语”四个字被他咽了回去。

王俊凯心知肚明,发出轻笑:“嗯?”

尾音挑了起来,勾人得很。

 

吃过晚饭,上楼时王俊凯突然提起刚才谈论的话题,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当军人么?

想当别的?王源蹦跳着上了一个台阶。

不是,家里有一个就够了。王俊凯说,而且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啊?

对你,行了吧。

王源心道又来了又来了,转过了头。王俊凯追上来搂住他的腰控制他上楼的速度,刚吃饱别动的太激烈比较好。王源一惊,回头看看楼梯口没人才放下心来,让他以后别搞这种突袭。

“你会怕我们的关系被人发现么?”

“我们什么关系啊?”王源明知故问。

王俊凯嗤笑,把他按在墙上,二话不说吻了上去。

这种时候说多无益,行动最实际。

唇舌间都是对方的呼吸和唾液,王俊凯扶着他的脖颈,深深地探进他的口腔里,差点就碰到了咽喉。王源发出不舒服的闷哼,他才退开。

“今晚别回去了。”王俊凯声音有些黯哑。

王源被吻得呼吸不畅,胸口起伏,意识回笼得有些慢:“啊……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

“会……不会,太快了?”他措辞犹豫。

王俊凯埋在他颈窝轻笑,肩膀抖动:“你知道我想做啥么,就说太快。”

“……”王源望天。

“傻子。”

“你才傻。”

王俊凯又亲了亲他的下唇:“你还没准备好,那就慢慢来。”

王源眨眨眼:“怎么……慢慢来。”

王俊凯没回答,笑着把他推进房间里。

评论(202)
热度(3901)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