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20

20.

话是这么说,但是那种念头上脑的时候,身体往往不受控制。 

不老歌完整版

有一次外出逛街,像普通情侣一般看电影,还要装作两人在约会,各自从街头和街尾走到影院门口。王俊凯竟会随时随地就想吻他,王源却在意路人的眼光,两人便走到无人街角悄悄地牵手接吻。

没想到晚上吃饭的时候遇到了熟人,黄宇森和苏翰卓还有一个特别高的男生朝酒吧走去,路过云吞摊见到王俊凯在那儿吃面,表情像见鬼一样。

王俊凯没吃过这种路边摊,很明显是王源拉着他来的,这会儿倒吃得起劲。黄宇森看见他们的时候,前一秒还大大咧咧的笑容顿时僵在嘴边,苏翰卓若有所思地来回扫视,倒是黄宇森他表哥毫不见外地走过去打断人家二人世界。

“嗨,好巧。”他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笑眯眯地瞅着他们。

王源被他弄得一愣,抬头去看王俊凯,这人谁啊。

王俊凯跟他说了几句才给他们介绍,黄言礼饱含深意地打量王源,等身后黄宇森和苏翰卓走近才站起身。

“待会来么?”他问王俊凯要不要去酒吧。

王俊凯放假那么久都没跟朋友聚过,好几次发来的邀请都被他拒绝了,一来是只想跟王源呆一起,二来是跟王源呆久了越发觉得这种聚会无聊得很。

这下当面也不好拒绝,他跟两个死党初中就认识,跟黄言礼却是更早就见过了。虽然黄言礼表面玩世不恭,把感情当游戏,但是王俊凯一直觉得他跟自己性格里有某些部分特别相似,于是跟两个同龄人相比,王俊凯跟黄言礼还比较投契,不过他大学出国读书,两个都不是那种会主动联系的人,连这点也很像,关系倒变得疏远了些。说到这层,还因为王俊凯的大哥跟黄言礼是多年同学,黄言礼经常到他家做客,王俊凯才会认识他。

王源还没去过这种地方,惴惴地问:“我们还没成年,能进去吗?”

黄言礼站一旁笑:“没事儿,那地方是我朋友开的,正经场所,还有汽水提供。”

见他被勾起兴趣,王俊凯便应了。等他们吃饱散着步过去,几人有男有女已经坐在沙发上玩开了。王俊凯和王源落座。

黄言礼叼着根烟,招呼他们加入牌局,说话间烟灰落在地上。王源不会玩,在一边看,王俊凯始终兴致缺缺。他想回家把王源抱怀里揉,也好过在这儿玩无聊的游戏。这帮人边玩边大声喧闹,吵得要死,时间越久他就越烦躁,王俊凯几乎要坐不住。

在场有几个女孩,注意王源很久,一脸乖顺地坐在王俊凯身边,捧着杯果汁一声不吭地发呆,简直惹人揉毛。出来玩的都不是什么害羞矜持的淑女了,一个大波浪卷头发的女生坐到他身边问他话,王源回答高一的时候,她吃了一惊,然后捧脸状感叹,啊啊啊好小啊,太可爱了,好像小动物,抬手就想摸他的头发,却被王俊凯一把拍开。

“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想干嘛。”他冷声说,眼神不善地扫了她一眼。

王源笑着对大姐姐点点头,然后暗暗推了推他的肩膀:“人家开个玩笑,你较真什么。”

“玩笑?都想动手摸你了,那还能叫玩笑?”王俊凯黑着脸摔了牌,刚刚憋着的恶气终于吐了出来。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不爽了,因为在场很多人都在偷看王源。

黄宇森听到他恶声恶气发牢骚便笑道:“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你这么紧张干嘛。”

王俊凯瞪了他一眼,无视他的话。

黄言礼打圆场招呼众人继续玩乐。

过了一会儿王俊凯起身去了洗手间,王源自个儿走到侧门阳台透风,呆里面被染了一身烟味,他低头嗅了嗅,像只小动物。黄言礼两指夹着烟出来就看到他左右嗅着自己的味道,顿时笑出声。

王源回头,黄言礼挡住了吧内的光线。

“嗨,呆不惯么?”

“没有。”王源笑笑。

“你高一?跟王俊凯怎么认识的?”

“呃,在图书馆认识的。”王源搬出之前敷衍小黑的说辞。

黄言礼吞云吐雾:“啊,王俊凯还会去图书馆啊。神奇。”

见他盯着自己,黄言礼扬扬手:“会抽烟么?”

王源忙摇摇头,他又笑:“要不要试试?”

王源迟疑地略微歪歪头:“不……吸烟有害健康。”

“吸一口又不会上瘾。”黄言礼把手中抽了一半的香烟凑他嘴边,“尝尝,这款万宝路烟味没有薄荷味重。”

黄言礼长相立体,轮廓锋利有型,这样笑着常令人无法招架。王源还是摇头,半空出现一只手把他手中的烟夺了过去,黄宇森从后走出来,默不作声地盯着他表哥。

“你干嘛,把烟还我。”

“你自己抽就够了还要祸害别人吗?”黄宇森反唇相讥。

黄言礼眼看着他把东西扔了,那点火光在黑暗中沿着抛物线最后消失不见,他气呼呼离开了阳台。

黄宇森正过头:“他没为难你吧。”

王源挑眉:“没有,谢谢。”顿了顿,补了句“学长”,刚好被回来找人的王俊凯听到。他面无表情地站了几秒才进去,王源一见他就咧嘴露出个甜甜的笑。

黄宇森自觉进了吧内,还合上了门把阳台留给他们。

王俊凯站在王源身边,沉默半晌后问他,要不要先回家。

“那你呢?”

“他们可能要玩到深夜。”

“你要留下来玩吗?”

王俊凯皱眉:“不,我想现在就走了。”

王源晓得他是碍于朋友面子才留到现在,便偷偷捏着他的手心说:“那我也留下陪你吧,反正回去也是睡觉。”

王俊凯掏手机看时间:“你还不困?”平时这个时间就该哈欠连天了。

“被烟味熏醒了。”王源瘪嘴。

王俊凯笑着揉他脑袋。

他心里对王源方才那声“学长”感觉怪别扭的,却又觉得自己表现出来显得很没气度,脸上反而笑得滴水不漏。

王源察觉他有些心不在焉,眼睛瞪得亮亮的,一转不转地盯着他看。王俊凯捏住他的脸颊,泄愤般扯了扯,没怎么使劲,不过看起来挺疼。

 

苏翰卓发现黄宇森落座后频频朝阳台方向看,顺着视线过去恰好看到投到围栏上的影子亲密地合二为一。

他想了想,终究还是抬手拦住他灌酒的手,黄宇森不解地朝他瞥来一眼,苏翰卓扯嘴角:“你要真有种就去把人抢过来,借酒消愁算……”

酒吧里应景地换了首歌:

你算什么男人

算什么男人

眼睁睁看她走却不闻不问

是有多天真/就别再硬撑

期待你挽回你却拱手让人

黄宇森:“……”

半晌,他说:“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跟你认识多久了,撅个屁股都知道你想拉屎还是撒尿。你瞒得过自己可骗不过我。”他一巴掌拍他肩膀上。

黄宇森没回话。

“阿黄,人这一辈子很难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你要是放弃了可能就错过一生了,将来后悔的时候可别找我哭。”苏翰卓仿佛化身恋爱专家,大谈感情经,“小学弟长得招人爱,你会喜欢上也不奇怪。”

“放你妈狗屁,老子是直的。”他这话声音不自觉拔高了引来在座大部分人的视线。

黄言礼笑着点了根烟:“老弟,你要弯了啊。”

黄宇森:“……”

气氛很快便重新热络起来,苏翰卓继续劝他:“你有种就追,没种就忘了这事儿当没发生过,摆出现在这副死样子给谁看?王源又不会疼你。”

黄宇森飞给他一个眼刀。

“还说不喜欢,我一提他名字你眼睛都亮了。”

黄宇森快速眨眼:“闭嘴吧你烦死了。”

“你要不要这么孬啊?”

“我没种,行了吧。”黄宇森把啤酒罐捏得啪啪响,咬牙,“我再有种也不会跟兄弟抢人。”

“得,有你这话就行了。以后可别傻乎乎往上凑了。”

黄宇森又开了瓶啤酒闷头灌,舌尖尝到那么多苦涩。

他不是傻乎乎往上凑,他只是控制不住,本能就想靠近,就跟当初找茬一样,连自己心意都没搞清楚,错把好感当讨厌,如今弄清楚内心想法,却无法再有任何行动。反正这次不同寻常的喜欢也一定很快就被时间消磨掉,就跟他过去谈那么多次恋爱全是分手收场一样,只不过是青葱年少里一场无关痛痒的暗恋。

没关系,很快就能忘掉的。

这世上从来有人欢喜有人愁。

小黑暑假开始就报了小提琴培训班,忙成狗还不忘跟王源汇报,今天跟雯雯去吃西餐啦,今天放学又跟雯雯去看了场电影啦,今天陪雯雯去买送给她闺蜜的礼物啦,巴拉巴拉。王源每回都敷衍地回个嗯,哦,这样,小黑便接着跟他老生常谈,我到底要怎么让她发现我的魅力呢?王源笑着回了句,你脱了衣服给她看看。

一旁的王俊凯注意到他这动静便凑到他跟前,王源习惯了,也不在意自己隐私问题,大大方方地晾给他看。

小黑:“对了,之前你答应开学入音乐社,别忘了啊。”

源大魔王:“……你竟然还记得。”

小黑:“我就知道你忘了,所以特意提醒你。”

源大魔王:“哦,你作业写完没?”

小黑:“我靠,给忘了!完蛋,回去借我抄一下!”

源大魔王:“哦,真不好意思,我也忘了做。”

小黑:“……日了狗了,你耍我啊。”

源大魔王:“抠鼻”

小黑:“讲真的,你那么会弹,干嘛要放弃。”

王源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回:“弹钢琴又不能弹一辈子,何必呢。现在还是学业比较重要。”

小黑:“可我明明看出来你很喜欢弹钢琴。”

王源一时语塞。

王俊凯看到这里,夺过手机:“喜欢也是有期限的,我现在不喜欢弹了。”

王源:“……”

王俊凯弯起一个邀功的微笑:“之前就听说过你会弹钢琴,有机会弹一首给我听吧。”

王源失笑:“我都多久没碰了,手都生了。”

“没关系,我不介意。”

王源走神一会儿,接着王俊凯又问:“其实,你之前是不是想过以后当个钢琴家呢?”

王源被戳中心事,无言地用拇指划动手机屏幕。

“所以你才问我,以后想读哪个大学,想当什么。”王俊凯笃定道,“一时间失去前进的目标,很迷茫吧。”

王源眼睛有些湿了:“没有。”

“死撑什么。”

“……”

“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不想再弹了,那一定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对吧。我也不想你一次次回忆令自己痛苦的事,可是,钢琴带来的不全是这些不开心的记忆吧。你肯定有过全神贯注沉醉其中的时刻,我说得没错吧。”

王俊凯轻轻拉过他的手,一根根摩挲过五指,瘦削的,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指甲有些长了,他便从床头柜里拿出指甲钳,帮他剪掉凸出来的部分。

温热的掌心托着他微凉的手背,像一块柔软的海绵。

有些事只需某个契机便能带来转折,王俊凯这番话看似平常但却实在,让他埋在心底的那点苦闷随着眼泪掉落,继而飘散在空气中。

他不过是走进了死胡同,钻了牛角尖撞了墙还以为是英勇过人。

暑假过去一大半的某日,王源又留宿王俊凯家,半夜他从梦中惊醒,想起自己连日来对父母撒谎说跟同学去露营,有些愧疚,躺着好一会儿也没睡着便下楼倒水喝。

灌下一杯冰水,王源觉得舒爽了许多,转身却吓了一跳,客厅里站着个人影。

他抚着胸口以为是起夜的林嫂,轻轻喊了声,却没有回应,那黑影朝厨房迈步,几秒后相貌暴露在灯光下。

中年男人高大肃穆,面无表情地盯着这个陌生男孩。

“你是俊凯的同学?”前些日子听林嫂报备,他就联想到这层关系了。

“呃,算是吧。叔叔你好,我叫王源。”

男人不苟言笑地点点头:“你好,俊凯平时给你添麻烦了吧,多谢关照了。”

王源心道这一板一眼的台词真是令人无法接话,便保持着微笑:“没没没,都是他照顾我呢,嘿嘿。”

“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他颔首道。

王源朝他鞠了个躬终于得以解放,上楼时慌慌张张撞到了下来寻人的王俊凯,狼狈地扭作一团。

“上个楼梯都冒冒失失的,一刻不看住都不行。”王俊凯眯着睡眼挠挠头发,把他搂在怀里往楼上扯。

“我刚在厨房遇到你爸爸了。”王源说。

王俊凯不着痕迹地皱眉:“啊,他回来了啊。”

“你不下去打个招呼吗?”

“没必要。”

回房后,王源很快睡着,结果没多久就被王俊凯喊醒:“睡着了?”

通常问这个问题就代表有话要说,王源困得要死,打了个哈欠,被他揽过去抱在怀里。王俊凯怀抱结实又温暖,在空调房里抱着特别舒服。王源自觉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准备再会一会周公。

王俊凯声音沉缓:“睡吧,我说,你别听。”

王源被他这奇怪的要求弄得一怔:“啊,你怎么啦?”

“没什么,你睡觉。”

王源憋着嘴,双手抱着他的背,把腿放到他身上,整个人像只树熊一样扒着王俊凯。

“你记得自己问过我以后想做什么么?”

“嗯。”

“我不愿想,是因为他逼着我哥走他老路,现在又想逼我按照他铺设的道路走。你应该猜到了,我哥之前是画画的,被他弄得走投无路最后乖乖坐上前往军校的车。

“所以像你这样,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能够将其构建在未来之上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知道么?”

王源掀开眼睑,黑亮圆滚的眼睛闪着光。

王俊凯低头,与他对视。

两人在黑暗里交换了一个轻吻,呼吸却滚烫,彼此脚趾在不知不觉中纠缠到一起,亲密无间。

评论(252)
热度(3313)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