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26

26.

王俊凯半夜被手机震醒,那几分烦躁被微信来源名字抵消些许。

王源喉咙痒得睡不着,洗完澡后还有点头疼,这会儿实在熬不住才给王俊凯发了消息,其实也不抱希望他还醒着,毕竟都快12点了。说来也奇怪,王源是最不喜欢麻烦别人的,像这样半夜打扰到人的事情,换做以前他宁愿熬一晚上。然而发了个句号过去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可能他早就睡了,若是没睡或被吵醒了,好像也没什么可以做的。

唉,怎么就不在一个年级呢?王源忽然生出那么一点惆怅,若是跟王俊凯同龄,那么他们相处的时间就大大增加了。连高考都在一起,该多好。想到这里,他算了算日子,还要半年多他就要毕业啦,不知道他现在想好要考哪个大学没有?他都不知道自己比王俊凯还紧张。

他这么优秀,肯定要考最好的大学,接受最高学府的教育,前途一片光明。

王源想着想着发呆了,手机震了一下才回过神。

“怎么了?”王俊凯语气有些无奈。

王源怕吵醒室友,只能给他发文字消息,才编辑了半句话,王俊凯下一条就来了。

“睡不着么?”

王源逐字删掉打好的内容,刚打好一个“嗯”,来电震得手指发麻,吓得他差点摔了手机。

他跑到阳台,被风一吹,喉咙又开始发痒。

“睡不着找我也没办法啊。”那边王俊凯卷着被子翻了个身,睡眼惺忪地说。

“哦……那你打过来干嘛。”

“让你晚上留在我这的,看现在,睡不着了吧。”

“这样不太好啊,我室友知道会怎么想啊。”

“你傻啊,谁会乱想两个男的?”

“可是就算我留你那儿,还是会咳得睡不着。”外面站了一会儿就有些凉,王源搓搓手臂望着远处的城市夜景。世界仿佛陷入了永久的寂静,只剩下耳边的呼吸,湿热的气息经由网络电缆黏上他的耳朵。

王俊凯刚睡醒的声音有点低哑,语气懒懒的。

“谁说的,把你做到晕你看你睡不睡得着。”

王源只觉耳朵烧了起来,又羞又臊,幸好隔着电话对方看不见。

可是见不着不代表不知道,王俊凯这么神通,早就料到他会被自己逗得害羞了,甚至就在脑补小学弟脸红耳赤的画面。

“才不信。”王源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还是嘟囔出口的。

“不信?不信什么?”王俊凯轻笑,语气都放轻了,“试试看我行不行?”

“我也很行的啊,你怎么不让我来?”王源咬牙反击,不习惯说这种话,出口后心里反倒更加舒坦了。

“嗯?来什么?你还想上我?”王俊凯在那边舔了舔虎牙。

“怎么,不行啊?我也是男的,干嘛不能上你。”王源撇嘴,这话憋在心里好久了,他觉得在做完的第二天发现王俊凯好像要发通告宣示全世界自己被他上了,有点没面子。屈于人下让他感觉自尊受挫,然而王俊凯似乎乐于对外宣扬。

王俊凯哼笑:“你还想着这事儿呢。劝你别想了,这辈子都不可能。”

“操,凭什么。”

“哈哈,凭你半夜睡不着就找我啊。”王俊凯笑声爽朗。

似乎这样的一个不眠夜,与恋人聊着擦边话题,总能让青春期少年热血沸腾,胸口酸胀。

王俊凯嘴上越来越没边了,经常就引导王源往那方面联想,而且不止语言,连日常某些动作也变得带有某种特定的,只有彼此才懂的,亲昵的暗示。

隔天早晨,王源低着头走出宿舍楼,没几步就被按住了脑袋,他一愣,接着就听到王俊凯的低笑。

“走路不看路。”

王源挥开他的手,扒拉几下头发:“怎么在这里呢。”

王俊凯跟上他的步伐,双手插在兜里笑得有些吊儿郎当:“接你上学。”

王源被噎了一下。

昨晚聊着聊着,王源打了个喷嚏,王俊凯就问他是不是跑到阳台了,让他赶紧回室内。王源躲在被窝里跟他讲电话,没几分钟就要探出头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王俊凯在那边也不知笑什么,后来他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通往食堂餐厅的路径,全是白衬衫西裤或百褶裙的青春靓丽的少男少女。这个城市的秋天不明显,夏天的尾巴迟迟未消,落叶却开始飘零。

王源抿抿唇,有点渴,便加快了脚步。王俊凯跟着他的步伐,落下小半步,忽然抬手搭上他的肩膀,却被发呆的王源反应激烈地抖开了。两人顿了几秒,王源挠挠脸,啥也没说,抬肩让他搭上来。

他刚刚在神游,却还在注意着王俊凯的动作,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反应就是躲闪。可能他真的太在乎别人的目光,但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两个男生走在路上勾肩搭背实在太稀松平常,王源是跟他打过全垒打才会心中有鬼,害怕别人把他们往那上面想。

说实话,王源真不是因为抗拒王俊凯的接近。相反,他喜欢得紧。

王俊凯勾着他的肩膀,手指还不老实地在他脖子上摸来摸去。他用指腹按住那点凸起的小痣摩挲,完全出于无意识的动作。

等他察觉到的时候,王俊凯怔了怔,接着抬手摸摸自己那颗痣,发现也没那么好摸。

还是王源的痣摸着舒服。

但是主人却不太听话,动来动去地躲。

王俊凯箍住他的脖子语带威胁:“再扭一下试试?”

王源噤声,敢怒不敢言地剜了他一眼。

日子就这么流逝,就在王俊凯不断施压、步步紧逼、占地为王和王源屡次退让妥协的调和中悄然走到了冬天。

王源手腕上多了个小玩意,同学看见了还会好奇问这手链看着挺……语气耐人寻味。王源摸鼻梁,笑容无奈又甜蜜,于是同学领悟了,哦,女朋友送的吧。王源歪歪头说,差不多。

那是王俊凯送他的生日礼物,王源起初瞧着这手链挺普通的,棕色和深蓝交织,细看还挺别致,后来被同桌提点,才知道这么贵。

当天吃午饭的时候,王源就跟他说,男生戴手链好奇怪,我可以先收起来吗?

王俊凯慢条斯理地咽下饭才开口:“先?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戴上?”

王源瘪瘪嘴。

“你就戴着吧,我特意选这个冷色,适合男生佩戴。”王俊凯垂眸,“你别总觉得我把你当女朋友养着好不好。”

“我没这么想……”王源心道,好像是自己跟别人透露那么点蛛丝马迹的时候,都说是女朋友。

“又不是只有女的才能戴首饰,我就觉得这手链很适合你啊。”王俊凯说着笑了笑,突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拇指揉着他的脉搏,“手白,戴什么都漂亮。”

他挑这个礼物花了不少心思,起初待定物品有帽子、围巾、衬衫、绝版球鞋、钢笔、袖扣等等,甚至连内裤都进入过名单里待了几秒。

有几次王俊凯找不到人,打电话也没人接,虽然说都在一个学校里,但他还是会担心王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好歹他高一的时候,王俊凯暗中找上小黑,方便随时掌握王源的行踪,然而升了高二,王源就没跟哪个人走得比较近。王俊凯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丧气,像这种满世界找不到人的情况,他真的束手无策。

王俊凯需要时刻掌握他的去向,如果能有一样东西能够捆住王源就好了,最后他买了这条手链。

他似乎能察觉到自己的心路历程,从一开始“喜欢你的心情想要告诉全世界”到现在“想把你藏起来只有我一个人能够触碰”的转变。亦不尽然,王俊凯从一开始就想霸占王源,连他身边的朋友,他都暗暗嫉妒,只不过现在更加严重了。如果他们在同个年级……王俊凯思考了三秒,觉得不切实际便没再想下去。

想要独占的心情在元旦晚会那天达到临界值,王源的节目作为压轴表演引得全场瞩目。等在礼堂后台的时候,王俊凯一下一下跺着脚,颇有些焦躁。王源被一堆人围着,有男有女,揉他头发的推搡的给他整衣领的,皆有之。

他像只被阳光晒得暖融融的软毛小动物,摸一把毛发手指完全陷进去。

王俊凯目光落在王源身上,思绪却飘得有些远。

“走吧。”王源笑容明亮。

王俊凯回过神,忽然扯了扯嘴角,抬手圈住他的脖颈。

这天晚上王源快吓死了,王俊凯像发疯一样,把他按在寝室的床上做了一晚。

周一上早读,王俊凯慢吞吞走进教室,苏翰卓出奇地盯着他的嘴角问怎么回事。王俊凯下意识顶顶口腔内壁,左边嘴角有些刺痛,那是王源被他做多了临到高潮受不了咬出来的。王俊凯笑而不语,表情餍足又野性。有心人一眼就看出这代表什么意思,更遑论早就尝过那啥滋味的黄宇森,一看就知道咋回事了。

王俊凯坐在座位上,掏出手机划了几下,那上面全是王源的照片。五官皱缩成一团承受不住撞击的痛苦表情,眼睛湿润被他做到懵了的失神表情……他用指腹摩挲,露出一个恶劣的微笑。

就这样,还想上他,该说天真呢,还是嘴硬呢。

自开荤那夜过后,王源周末都会留宿,王俊凯每天都能看到人在眼前晃却吃不了,足足憋了五天的分量,等到周五晚上一次性爆发。王源一开始拒绝了,那个星期,王俊凯黑脸了三天。后来王源不知怎么想通了,周五就乖乖留在他寝室里,当然肯定被折腾得很厉害。

一个早上王俊凯全在回味王源的滋味,怪好的。

到了周三,学校组织大扫除,高二整个年级一下午都在打扫操场,而王源被王俊凯喊了回来,原本还好奇他能有什么事,王源一进教室就被搂住了。王俊凯把他压在门板上吻,凶狠的姿态犹如元旦晚会结束的那天晚上。

整整一夜,翻来覆去。

王源一回想,耳朵就红了。表现得太明显,王俊凯啃完他的脖子抬头就触及一片嫣红,像开到极致的桃花。

关于王源是如何想通的,其实过程真的不必细究,不过是他发觉自己也是渴望着王俊凯的触碰的,并且是极度渴望。那三天怎么说呢,王俊凯也没有冷落他,就是在他面前回了条微信,不知给哪个女的回的。王源就问他,谁啊。王俊凯故作神秘地抹了抹下唇说,没什么。

王源差点就想开口,你别当着我面勾搭别人行不行。

他是知道王俊凯有多受欢迎,他们确定关系那个月第一次放假约会,出去吃饭看电影,走了一路,不完全统计共有22个年轻女孩朝他男朋友抛媚眼,这其中还没算那9个男人。有一次他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王俊凯被三个女生围住,打扮看着像大学生。王源站在原地等了三分钟,王俊凯抱着手一脸似有若无的微笑,片刻后才侧头瞥了眼,王源直直盯着他笑。

他发现自己无法忍受王俊凯跟别人有过度亲密的接触,当然这种程度的交谈,还算可以忍受,但是背着自己不知跟谁勾三搭四,王源就无法忍了。

王俊凯的确没做什么过分的,他只不过是安静地站在那里,就足够招蜂引蝶。

不过话说回来,引来某些莺莺燕燕和给予回应有着本质区别。

王源当场就踢了他一脚,冷着脸收起餐盘走人。

让你当着我面给女生回微信。他在心里骂了几句就被追上了,王俊凯依旧强势地圈住他的脖颈,把他搂在怀里,王源挣了几下让他放手。

王俊凯笑着说:“生什么气呢。”

王源白了他一眼,那一脸低头逗猫的笑容真讨厌。

他发现自己变得很奇怪,动不动就要生气,明明是小事一桩。王俊凯也是越发惯着他这小脾气了,短短不到两个月,王源脾气见长。

除了在床上,王俊凯似乎要把平时忍耐的情绪全部宣泄到他身上。

王源一被他搂住就知道他想干嘛,可这里是教室,王俊凯在想什么?!

他一脸惊讶:“你想做什么?这里随时有人进来。”

王源还在为前几天被王俊凯按在床上死命操的事情发怒,尽管怒气值没有隔天那么高,现在被他一碰就冒起全身鸡皮疙瘩,好像那晚的记忆历历在目。

那种感觉太可怕了,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任人宰割。

他又想起前段日子在运动场的更衣室内,被王俊凯困在储物箱里蹂躏,妈的,他都不愿承认那是自己!还是男的吗……他主要还是觉得有些丢脸,被王俊凯一碰除了嘴和那里硬全身上下都发软,太没出息了。

王源也不是拒绝跟他做,就是觉得王俊凯太任性了,每次都弄得像世界末日来临一样狠。主要是还觉得这太有损男性尊严了,不甘心,不甘心每次都被他这么压,你说正常地来多好啊,犯得着跟几百年没做一样吗?

而且……王源抿嘴角,怒道:“你别在我脖子上种草莓行么?!”

王俊凯舔舔自己弄出的吻痕,细白皮肤上透出红血丝,颜色艳丽。

“好几次我同学都看见了,问我这什么,尴尬得要死。”王源推他下巴,拉长音,“你别舔了!”

“现在又没人。”王俊凯嘀咕。

“万一待会有人回来拿东西呢?”

“试试会不会这么巧?”王俊凯不正经地轻笑。

“试你个头!”

40分钟后,楼下传来乱哄哄的喧闹声。王源整理好衣物,再看王俊凯,表情慵懒地坐在不知是哪个同学的桌子上,那有恃无恐的模样,真是让人又爱又恨。他听到声音,赶紧给他扣上裤子,却被王俊凯一把攥住手。

“有人来了,快放手!”

王俊凯利索地拉上裤子拉链,扯了扯衬衫衣领。

近日气温有所下降,很多人都换上了长款衬衫,王俊凯跟反季节似的还穿着短袖,王源还因为别的原因不敢穿短袖了,还是眼前这人害的。

王源拿了面小镜子照脖子,嘟囔了几句:“搞什么,让你别亲脖子,留印子多难看啊。”

“哪里难看啦,别人问起你就说蚊子印嘛。”王俊凯刚发泄一通,神态十足放松。

“不长你身上说的够轻松咯。我再说一遍,不要在我脖子留印了,别人问起我多难堪。”

王源见他似乎没把自己的话听进耳里,新仇旧恨全部涌上来:“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王俊凯一听才来了兴致:“哦?生气能怎么样?”

“你……”

王俊凯扒下衣领:“来,咬回来吧。”

“谁要咬你!”王源使劲推了他一把,听到走廊那头传来脚步声,总觉得有种奸情将要识破的感觉,“你快从后门走吧,被人看见像什么话……”

“怕什么,我刚用纸巾擦干净了。”

“……垃圾呢?”

“啊?”

“万一被人看见怎么办?”

“不是吧,谁会翻垃圾桶啊。”王俊凯见他真有那冲动去翻垃圾忙笑着拉住他,“宝宝,放轻松好吗?没人会在意的。”

王源瞥他一眼,一声不吭地从后门离开,王俊凯叹了口气追上去,好像真把人惹毛了。

气冲冲走了几分钟,王俊凯一直跟在身后,王源烦躁得要死,停住脚步转身怒瞪。

“你每次都这样,不顾我感受。”

王俊凯抿唇。

“你怎么整天想着那些事呢?”

王俊凯表情纠结地抿唇。

“你是真的喜欢我这个人还是只是贪方便不会怀孕呢。”王源怒气上头口不择言。

王俊凯猛一皱眉:“什么?”

王源丧气地耸肩:“没什么。”

“你刚说啥,再说一遍。”王俊凯挑眉,缓步走到他跟前。

王源前一秒还生着气,被他这么一靠近下意识往后退。忽然想起自己在生气忙站稳了直视他的眼睛,这时候可不能退啊,能不能立威在此一举了。

王俊凯一脸莫测地贴近,只不过高了半个头,视线竟带着居高临下的气势。

“你说这种话,是不是觉得我不会生气。”

“……”

“我管你怒上心头也好,还是真这么想也好……操,你他妈敢这么想看我不操死你。”

王源咬住下唇,王俊凯这气急败坏爆粗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

“切……”

王俊凯眉头一跳:“啊?你刚说了什么,大声点再说一遍。”

“好话不说第二遍!”王源快气死了,明明是他先讲道理的,结果怎么变成王俊凯教训自己了?!

王俊凯被他下意识吐舌头气笑了:“你真以为我听不到。”

王源噤声,整个人瘪了的气球一样缩了回去。

“你看我有没有种操死你。”王俊凯轻笑。

……靠,为什么他要跟这人在这里讨论这么傻逼的话题,居然还认真回复的自己简直傻逼到极致。

王源撇撇嘴:“你每次都这么说,哪次真把我操死了,我隔天不都活蹦乱跳的。”

说完脚底抹油立马跑了,蹦得比兔子还快。

王俊凯点头对着他背影似笑非笑:“你等着。”


不老歌 一点小肉渣在中间,跟老黄在好友圈的对话得来的灵感

评论(223)
热度(3387)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