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27-28

27.

排名公布,王源第一时间打听王俊凯的成绩。听说这次王俊凯又没拿第一,他们班主任要喊家长来了,奈何王俊凯爸爸事务繁忙,连接电话都是秘书代接,而他妈妈更不用指望了,不知道流连在哪个宴会呢。王源也不太了解他家情况,暑假呆过不短时间,平时节假日也会留宿,也只知道家境不凡,有钱有钱,很有钱。

自从上次在办公室听到自己班主任跟王俊凯的对话就留了个心眼,弄得每次高三小测大考完小黑都要问高三的学长,他人脉广,认识的人比较多,王源就拜托他帮忙打听。小伙伴当时眼神可古怪,他不跟王俊凯关系很好很熟么,怎么问个成绩而已还要这么曲折。

王源当然不会说他顾及王俊凯的自尊心,不好直接询问。

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上了高三成绩反而倒退了。

今年的冬天冷得不明显,一月的尾巴才夹上了凉气。他们学校的制服款式不像国内中学大部分校服,总体来说有点日韩风,秋款是衬衫加背心红色格子毛衣,冬款换成长袖毛衣和厚外套,不过很多人都只穿自己的外套搭配。

王俊凯穿啥都能显出欧美范儿,王源也是挺佩服的,看他安静地站在树下或是走廊外,总觉得赏心悦目。一套简简单单的制服也能穿这么帅,一定是上辈子拯救过全人类吧。王源托着腮无聊地想。

这话输入了那个APP里,没几秒楼上的王俊凯就收到了,还因为忘了调振动被老师盯了好几眼。他一看这话就发笑,惹来旁边的黄宇森扫了一眼,以为他跟王源在聊天,忍不住探着脖子偷看。

“这啥玩意?”

“没什么。”王俊凯收敛笑意,按了屏保。

黄宇森坐直,过了一会儿问:“对了……”

“嗯?”

“算了,没什么。”

王俊凯困惑地皱了皱眉,黄宇森鲜少如此欲言又止。

“有什么你就说吧。”

年过半百的特级教师捧着试卷在班上走了一圈,现在是自由讨论时间,教室里响起嗡嗡声。

王俊凯波澜不惊地盯着语文试卷上那个数字,接近满分。黄宇森瞅瞅他的卷子,再瞅瞅他。

“发挥不好啊。”

王俊凯笑了笑。

“你这阵子在忙什么,陈老师一直在找你,问你为什么不去课后培训。”黄宇森边说边用红笔划掉自己错误的地方,照着他的答案修正。

王俊凯手指转笔,还在思考黄宇森那句“发挥不好”。本性是好强不服输的,但他的好胜心似乎不怎么在意这种成绩排名。学业对他来说并非难事,他只是在考试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明明发现写错了也懒得修改。每多考一次,意味着他选择的日子将近。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要前途还是他。

但是前途又是什么呢?王俊凯野心没那么大,他有信心就算不去最好的学校,将来也能够过得比大部分人好。那到底还在犹豫什么呢?幼年时期父亲施加的余威仍历历在目,王俊凯闭着眼皱了皱眉,眼皮被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晒出不规则暗红图案,星罗棋布,仿佛整个人坠入了深渊,突然希望第一眼便能够看见王源。

很多人都夸过他很厉害,如今王俊凯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厉害。所有东西都是老爸给的,除了王源。此时的王俊凯认为王源是他的,后来发现也不过是痴人说梦。

“都高三了还要准备竞赛,学校那群吸血鬼真拿你当摇钱树啊。”黄宇森叹了一句,外人看王俊凯形象多光鲜,老师同学都夸他,甚至他爸妈都拿他举例“你看看你整天跟人王俊凯一起耍怎么就不见你学一下人家那点好的”。就拿最近几次小测大考来说,自从上学期末王俊凯退步几名之后,那些个老师紧张得不行,频频找他聊天企图了解内情,不过是担心最能替学校拿奖的尖子生堕落罢了。然而身为好友,黄宇森也并不知道,直觉是跟王源有关,但看王俊凯这样的反应好像也不太对。想起王源这个名字,他好像没什么念想的了,最近又换了个女朋友,对方有星星眼,笑起来很甜,似乎填补了某种空缺。

王俊凯闻言回过神又笑了笑,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对,互惠互赢的关系还能寄予多少期望呢?他不是那么天真的人。

像这种话题很少会在他们之间出现,交损友就要有损友的样子,平时都聊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比如新电子产品、电影、游戏。有时候也有例外,苏翰卓高二开始学炒股,有一回王俊凯路过随便看了几眼给他点了一股,结果赚了不少,偶尔他俩也会撇开黄宇森聊聊股市涨跌,黄宇森的脑袋无法思考那么深,自个儿在一边玩游戏。

话又说回来,似乎也无法避免谈及关于未来的种种,第一学期末考试将近,过完这个寒假,他们就要直面高考了。不过这另两人去向早已定好,就剩下王俊凯。他们开过玩笑要不就随便跟一个出国留学算了,反正也不是负担不起。王俊凯笑着念了句,神经。

竞赛培训班的陈老师找上门来,王俊凯不好当面拒绝,只能跟他去了实验室。

这节课拖堂5分钟,王源收拾好书本才看到王俊凯的微信,行至楼梯口遇上刚好下楼的黄宇森。对视间的意外毫不含糊,黄宇森抬步走到他跟前,say嗨。

“学长好,去吃饭啊?”

黄宇森点点头:“等他?”

这话语气稀松平常,王源却觉出戏谑的味道。王源神色略带尴尬,仿佛曾被他目睹自己和王俊凯躲在暗处接吻拥抱。

得到肯定答复,黄宇森并未多做停留,兀自点点头,连目光也不曾放到他身上,然而就在擦肩时扫到了王源的手机屏幕,那上面停留着与王俊凯的微信对话框。黄宇森愣了愣,下意识就抬眼,视线低垂的男孩满脸不自知的快乐,看得他不觉皱眉。

“你……”

王源面露不解。

黄宇森疯狂的挣扎不过几秒,这之后的话脱口而出:“你喜欢王俊凯么?”

这个问题,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问他。

王源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更何况对方是王俊凯的朋友,他便毫无障碍地承认了。

“很喜欢很喜欢?”

“有区别么?”

“肯定有啊,只是玩玩一样的喜欢还是打算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呢?”

“啊……我怎么知道。”王源被他问得有些迷茫,肯定不是玩玩,但是一辈子谈何容易,他真的无法保证。

黄宇森挠挠头:“哎,我是想说,男的在床上说的话都当不得真。”

王源挑眉。

“我喜欢你。”

“……”

“这种话,听听就好了。男的为了上床,什么甜言蜜语都说得出口。”黄宇森笑了笑,“我没别的意思,希望你别被激情冲昏头脑,不要太投入比较好。”

王源挑眉一笑,抱着手说:“你别忘了我也是男的。”

黄宇森一愣:“我当然,知道啊。”

王源耸耸肩:“谢谢你的建议,不过我应该不需要。”

“哦。”黄宇森觉得自己好心做坏事,似乎说错话惹得王源不高兴了,狼狈地冲下了楼。踩到一块落叶,咔擦作响,大男孩竟才发现自己无意中告了白,满脸惆然若失。有些话未曾出口还能当做没发生,如今,那些隐秘的不曾承认的感情从这道裂开的小缝隙间呼啦啦全数倾倒而出。

王源站在楼梯口发了会儿呆,若说黄宇森那番话对他毫无影响是假的,但也算不上影响很大。

冷风夹着阴寒气息从前往后,灌进他的衣袖、下摆和领口,走神的后果是不自觉往前挪了一步,王源瞬间惊慌,几乎就要踩空,被人从后扶住了肩膀。

王俊凯笑声沉沉:“抓住一只小呆瓜。”

王源急喘了口气才回过神,缓缓侧过头,心跳惴惴的。

“干嘛这么看我?”王俊凯原本捏着他的肩,手顺势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

他总是习惯这样的拥抱,人前依然毫不掩饰地贴近。

王源觉得王俊凯就像一团火,燃烧热烈,如今火势蔓延到他体内,灼灼吐着火舌舔舐他的心尖。

新年之前的某一天,两人出去约会了一天,原是打算在外过夜,但王俊凯嫌弃外面的床不干净,滚得不够尽兴,最后把人带回了家。

王源尝过第一回不清理隔天闹肚子的教训,每次做完自己都会去洗一洗,没有条件的话,他都会哼叫着求饶,让王俊凯别射在里面。王俊凯一开始不够体贴,又不爱戴套,每每都弄得王源尴尬万分,那种液体从股间流出的异物感倒是几次之后就能无视了。然而清理还是必须的,不然第二天罪都是身体受,因此不管被折腾得多累,王源都会勉力打起精神。

王俊凯原先并不清楚原因,只当他洁癖发作,但每次都会跟在后面进去与他共浴。王源飞来的那几个眼刀,总夹杂羞赧和愠怒。自己做清理还是有点尴尬,尤其始作俑者就在旁边。

 

28.

王俊凯把人搬来搬去,终于弄干净了才放回床上。此时已凌晨一点多,王俊凯随意套了件浴袍下楼觅食,客厅的仿古台灯散发橙黄暖光,王廷如刀刻般锋利的五官埋在阴影里,指间腾起烟雾缭绕,还有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一侧,两人正在细声交谈。

王俊凯只扫了一眼,一刻不停留地进了厨房鼓捣。

他习惯了如此几个月偶尔一次父亲在深夜归来,然后停留不到一个星期便又飞去其他国家处理生意。

他喝了口水,把晚餐剩下的饭菜加热,就着辣酱扒了几口,身后传来脚步声。

“都这么大的人了,也该有点分寸了。”王廷高大的身躯伫立在门口,眼神锐利地盯着自己的小儿子,“我15岁的时候都会拿枪了,看你现在成什么样。”

他老爸很少对他的事发表言论,当知道自己开始捣鼓些小程序玩儿的时候,他也只是掀了掀眼皮,在他看来这是不务正业的行为,但也并未制止。

王俊凯默默咽下食物后道:“我怎么了?”

“你老师给我打了几个电话,要我数数么?”

“小题大做。”王俊凯耸耸肩无所谓道,他忽然觉得自己愚蠢得可以,跟王源谈恋爱谈到得意忘形闹出这些动静,惹来他老爸的注意,可惜他天生反骨,越让他做某件事他就越想对着干,本性里的不安分因子随着时间的推进而越发喧嚣。

王廷在厨房的灯光下瞅见儿子的脖子和肩膀上似乎有一些抓痕,立刻皱了眉,朝二楼瞥了眼。

“你要玩也可以,给我处理得干净点。”

王俊凯哼笑:“先处理好自己的烂摊子再说吧。”

这事儿是林嫂说漏嘴的,他老爸的数不清第几任情人闹到家里来了,不知来路的小明星企图逼宫上位,恰好他妈没有外出,撞了个正着。叶子静也是大家族出身,关键时刻还是很有正宫风范的,三俩句话就把自称怀了王廷种的女明星打发回去了。

王俊凯想到这事儿就笑:“你不会还想给我生个弟弟吧。”

王廷扭了扭手腕:“现在在谈你的事。”

“哦。”

屋外传来汽车引擎熄灭的声响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叶子静一身华服夹着寒风推门而进,发型凌乱不复优美齐整,似乎经过一番纠缠。

难得有三人聚首的时刻,叶子静睁着迷蒙的双眼扯了扯嘴角:“哎,回来了。怎么还不睡?”

前一句跟王廷说的,后一句显然问的王俊凯。

王廷扫了她几眼,叶子静露出嘲讽的笑意,拖长了音说:“早知道今天就不去了,这酒会请的都是些什么三流野模,一点家教都没有。”

他的五官主要遗传了他妈妈的基因,他大哥比较像他老爸。如今叶子静这尖酸刻薄的神情,则与他更加相似。王俊凯不适地皱皱眉,东西也不想吃了,打开冰箱拿了瓶牛奶加热。

也不是第一次见识这对夫妻之间夹枪带棒的对轰,王俊凯每次都会自觉退到一边,把战场让给他们。他爸当军人久了,处事饶是如此雷厉风行,对待女人也不例外,但好歹叶子静是正宫,这些年还不曾撕破脸皮。而叶子静也知道,离开这个王家自己便再无挥霍和炫耀的资本,于是对内嘲讽归嘲讽,对外仍旧保持大家名媛的气度,更何况王廷好久不回一次,她想嘲还得考验天时地利人和。

王廷闻言笑了笑,抬手吸了口烟。

“你这品味也越来越差了啊。”叶子静埋汰丈夫,“那胸那鼻子整得也太假了。”

王廷哼笑:“不跟你一个医院出来的么。”

叶子静吃了一瘪,安静几秒,她是去抽过脂没错。缓步走近才发现单人沙发上坐着王廷的助手,叶子静顿时表情有些微妙。

王俊凯弄好牛奶,一言不发准备上楼,倒是叶子静把他喊住。

“你吕叔叔说好久没见你了,过几天约一起吃个饭。”

王俊凯脚步一顿:“没空。”

“你还能忙什么呢,都放假了。我才答应了人家,小颜到时候也会来,你可别给我溜了啊。”

就知道是萧婉颜,王俊凯才不想去呢。这吕韦匡是他爸旧同事,姑且算得上旧同事,人现在在京城可是一把好手,萧婉颜是他表外甥,仗着这层关系接近他。他妈看他一直没有交女朋友的意向,就想撮合他跟萧婉颜。过去没有对象,王俊凯尚还能敷衍应付,高兴了就回应一下,如今他有了王源,怎还会赴这种实为相亲的饭局。

“叶女士,我不喜欢她这种类型的。”

“那你喜欢哪种类型,我帮你瞅瞅。”

王俊凯回过头:“短发肤白貌美,笑起来特别甜。”

叶子静:“……”她心道这可奇了怪了,以前开玩笑般询问小儿子这种话题,得到的皆是沉默不屑的神情,或是直接点一个白眼,怎么现在就这么认真回答了,看他这笑容,十有八九这对象是有标准具体模板了吧。

王廷干咳一声:“他还小,由着他再玩几年不迟。”

“可他连玩都不玩,哪个男孩子像他这样的,整个儿跟没青春期似的。”叶子静语带抱怨,“俊凯啊,你别不好意思,看中了就上,做好防护措施万事大吉。”

王廷脸色沉了沉:“你少说两句。”

王俊凯转身上楼,翻了个罕见的白眼。

整个春节期间,王源都在东奔西跑探亲,而王俊凯家里依旧冷清,大哥王煜回来了一趟,呆了没半个月又走了。好歹一家四口终于吃上一顿年夜饭,王煜长相随他老爸,不笑的时候正义凛然过了头,倒成了凶。他一回来就跟王俊凯比身高,说,弟啊,长高了啊。

王俊凯笑了笑:“要比你高了。”

“呵,好大的口气。”

王廷当年在部队的事闹得挺大,跟王老爷子翻了脸才撤离京城到这里落户,王煜这个名字还是王老爷子给取的。王振也是个传奇人物,年轻的时候是威风八面、战功赫赫的将军,曾参与平定多个边境城市叛乱事件,手上沾血的人年迈之时多半念佛斋戒以清洗罪孽,就在那阵子,曾孙子出生了。他给曾长孙取名一“煜”字,意为光耀日夜,明亮超群。王俊凯在这个城市出生长大,未见过这个传说中曾血洗整个城市的铁血将军,13年前,老爷子去世了,王俊凯才第一次见到他,仅是遗照亦能从中窥见其戎马半生积淀下来的锐气昂扬和杀伐果断。

王振有三个儿子,王俊凯的爷爷是长子,当他和大哥踏入王家大宅,王麟浑浊的目光接触到两孙子时难得清澈了一小会儿。他们这一家子人,一眼看过去不用怀疑是一个血统出来的,天生带着军人铁骨铮铮的气质,又有着反传统的叛逆本性。叶子静自从嫁入王家,叶家就开始倒霉。王廷这些年也不曾带家人回去拜年,年初二一家四口吃个饭就当完事了。

王俊凯吃过饭后坐在房里无聊地打游戏,王源这几天都在拜年探亲,白天只偶尔回几次微信。此时夜已深,他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有些索然无味。王俊凯什么游戏都有玩一下,遇不上对手就什么都玩不久,这是一个高手的寂寞。

他一手握着鼠标,偶尔在键盘上敲几下,左手搁在手机上,食指有节奏地敲击着屏幕,嗒,嗒,嗒。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烟花破空的尖锐声响,王源跟旁边的人打了招呼才走到安静的位置。

王俊凯说:“还没回家么?”

“嗯……爸妈在打麻将。”

“晚饭吃的什么?”

王源数了一堆菜名末了问:“你呢?”

“跟你差不多。”王俊凯听着他明快的语调不禁弯起了嘴角,“你那边在放烟花啊?”

“是啊,你在做什么?”

“你说呢?”王俊凯笑声沉沉。

料想王源耳朵红了,他变本加厉:“宝宝想我了吗?”

“才没有。”王源嘟囔,“明明是你先给我打电话。”

王俊凯笑了笑:“是遇到什么事了么?你好像特别开心。”

“没什么啊,大姨给我封了个大红包哈哈哈。”

王俊凯简直被他打败,怎么能这么可爱?他问多少钱,王源说1108块,王俊凯说行,你等着。王源不解,行什么啊?

“原来给钱你就开心啊,早说嘛。”

王源笑骂:“哪有!”

过了几天还真收到王俊凯给的大红包,王源手里捏着那一万多块都快吓死了,问他哪来这么多钱。王俊凯说就这么点,算什么,说得自己很土豪似的。

“放心拿着,给你的红包我能坑蒙拐骗来的吗?”王俊凯搅着杯子里的奶咖笑道。

王源觉得这样不太好,虽然王俊凯是他男朋友,但是涉及到金钱这种问题还是挺敏感的。他寻思着要不买个礼物送回去,说来王俊凯送了他很多东西,自己倒没给过什么,但是送什么好呢?他仔细回想了一下王俊凯房间里的摆设,好像有汽车模型和手办周边。

王俊凯却一下断了他的路:“你可别给我买什么东西,我什么都不缺。”

好吧,王源心道,既然这样,那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尽可能地对他好了。但是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谈恋爱,而且还是跟同性,实在有些犯难。男孩子不需要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呵护,两个男生之间也不需要形影不离的陪伴。而细数下来,他们更多独处的时候是在各做各的,兴起了就接个吻上个床,通常都会以滚了个爽作为结尾。

这日王源陪妈妈外出购物,不曾想回程时天空下起阴雨,过完年后寒潮不退,气温刺骨般寒冷,王源一手给妈妈撑伞,一手拎着购物袋,到了停车位,不经意瞥见大超市对面的五星级酒店里走出来两个年轻的身影。男的给女的撑着伞。这情景似曾相识,王源愣在副驾驶车门边,眼睁睁看着王俊凯绅士地给旁边的女孩子挡了大半的冷风。

忽然想起刚知道王俊凯这号人物的时候,那时候还是夏天,也是下着雨的天气,潮湿闷热,而如今阴寒刺骨,彼时与此时的心思又是另一番滋味。

他说有事得晚点回家就跑了,连回应的时间都没留给妈妈。

王源跟在他们后面,被细雨打湿了眉眼发梢。

大冬天穿着洋装短裙黑丝袜,也不怕冷啊。王源心里嘲讽道。等他们走到一辆车旁边,他也跟着停住,站在后面眨了眨眼,眼睫浸了水,视线有些模糊。

王俊凯似乎低头说了句什么,女生却扯住他的衣袖把他拉上了车。王源躲在墙角屋檐下,差点就想冲出去,这才看清那女的有点面熟,好像是萧婉颜?

这什么情况?王源盯着汽车开走,站在原地茫然发呆。

他觉得自己有些傻逼,钱也忘了带,这下该怎么回家?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王源迟疑了几秒才接,王俊凯问他在哪里,吃饭了没。王源心不在焉地聊着,还望着那个方向,忽然蹦出一句,你现在在家么?

“嗯?怎么了?想我了么?”王俊凯调笑。

“嗯,是啊,现在去找你,可以么?”

“不行啊,家里有客人。晚点吧,我给你电话。”

王源被失望笼罩:“你骗我。”

“啊?”王俊凯没听清。

“没事,我挂了。”

王俊凯被挂了电话,忽然回想刚刚有汽车鸣笛声,一时间万分懊恼,再拨过去无人接听,再拨就成了关机。

吃醋是好事,生气不理人那对王俊凯来说却是万万不可以的。

王源在那里蹲了一会儿,蹲到腿麻了才起来拦了辆出租车回家,到了家门口刚想给妈妈打个电话送车费下来,没成想王俊凯就守在小区门口。一路回来已经冷静了不少,这下看到王俊凯倒没那么大火气了。

王源想起刚认识王俊凯的时候,那家伙就是个行走的荷尔蒙爆炸机,往哪儿站都是招蜂引蝶的活体生物。他还交过很多女朋友,比自己有经验。

一想到这个就气闷。

王源摇下车窗把他喊过来付钱。

王俊凯自觉掏钱包,王源一言不发下车走人,他追上前去把人拉住,问你咋回事,好好的生什么气。

细看才发现他头发和衣服都湿了,难免不满被关心占了上风:“你去哪里了?淋雨做什么?不会找个地方先避雨还是觉得这样很帅啊?怎么就不会照顾自己呢?”

王源心里未曾熄灭的火苗被他几句话引爆,出口就是尖利的语气:“你管这么多干嘛?”

“我是你男朋友我不能管?”

“我又不是女的用不着!”王源朝他吼了一句。

王俊凯冷着脸说:“我当然知道你是男的,你妈都没我清楚呢。这事儿跟你是男是女有关吗?你是我的人,就该归我管。”

“神经病!”王源骂了一句挥开他的手。

王俊凯一把拉了回来,王源奋力挣扎,两人纠缠数下,伞掉在地上,王俊凯顾不得那么多,把人压制在怀里拖着走。

“靠!放开我!”

“……”

“王俊凯你他妈放开我!”

“……”

“你有病啊!我就不可以生气吗?!”

“你生气可以,但不准离开我身边。”王俊凯终于施舍着回了一句,挟制着他进了附近一家酒店。

王源一看不好了,这人又想来这招用上床解决矛盾。

“你先放开我,我不跑了,咱俩好好谈谈。”

“晚了。”王俊凯冷声道。

王源一听这还有没有天理?!这人简直没法讲道理,憋屈死他了。明明是他先跟女生从酒店出来,还骗他说在家。刚开完房就给他打电话,精力也是够旺盛啊。

开了房,王源一进门就走到窗边,王俊凯疾步过去把人拉回来,心魂未定。

王俊凯拉着他的手不说话,王源望着窗外阴雨连绵的天空沉默不语。

尴尬伴随寂静蔓延。

过了一会儿,王俊凯把他推进浴室:“你淋雨了,先洗个澡免得感冒。”

王源走了几步说:“你跟我一起洗。”

王俊凯愣了愣说,行啊。

所幸衣服脱了并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王源心情好了点,坐在溢满温水的浴缸里,下巴搁在膝盖上,眉眼低垂的模样活脱脱软绵绵的小动物。

王俊凯脱光了转头一看他这副受委屈的小表情,心软了下来。

他坐在对面,浴缸的水溢了出来,热气迷蒙,王源抬眼瞟了瞟,扫到对面结实性感的肌肉,不敢再看便又低下眼。

王俊凯拉过他的手,歪头看他表情,轻声说:“刚刚跟我妈和一个叔叔吃饭,他们让我送她回家。”

王源抽了抽手,没抽出。

“你是看见了么?刚刚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问我?”

“可是你骗我了。”

“我不就是懒得跟你解释,怕你乱想才骗你。”

“你骗了就是骗了,你跟萧婉颜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从我认识你开始你们就在纠缠不清。”

“什么纠缠不清啊?还能有什么关系,普通同学关系。”

“普通同学关系她会到你家吃饭,还是你妈让去的。当我三岁小孩很好骗啊。”

王俊凯气结:“你要我怎么说才相信,我跟她连一点暧昧都没有。”

“人家可惦记着你好久了呢,一直找我问你的消息。”

“是,她是喜欢我,可我又不喜欢她。”

王源抿抿唇,拒绝与他对视。

王俊凯凑过去,捏住他下巴,歪头就吻了上去,王源反抗得越剧烈,他啃得越凶。两人在浴缸里纠缠,王源被按着沉下水面,脑袋磕到浴缸壁,疼得龇牙咧嘴,被王俊凯的舌头趁虚而入,搅乱了呼吸。王俊凯双腿压制他的大腿,一手攥住他的手腕,一刻不停地吮着他的唇舌。水中难以喘息,王源被吻得大脑缺氧,太阳穴泛起钝痛,在一下深呼吸之后鼻子呛水了,王源猛地拍打他的后背才被放开。

王源撑着墙咳得难受,胸口闷闷地疼痛,憋气憋得眼睛都发红了,没几秒泪水蓄满眼眶摇摇欲坠,莫名其妙就涌上来的委屈的情绪密不透风地笼罩着他。

王俊凯用力喘息,胸膛剧烈起伏,水珠沿着皮肤纹理滚落。

这回再吻上去男孩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被推到墙上也是顺从神态,闭着眼,坠着水珠的睫毛细不可闻地发颤,王俊凯放轻了动作,轻柔的吻落在他唇边。

“我说真的,我只对你做过。”

王源还是闭着眼,眼角却泛着红。王俊凯大拇指轻轻抚弄他的唇角,轻声重复。

“真的,你相信我。我只对你一个人这么过。”

半晌,他才回一句:“我都不知道该信你哪一句。”

王源慢慢睁开眼,全是红血丝:“你从认识我开始就在撒谎吗?”

“没有,真没有。”王俊凯有些无措,王源这神情太倔强了,好像自己说什么都无法让人相信,说什么都无法挽回。

他亲着吻着王源的下唇说:“真的,你信我吧。”

然而他此时仍然有信心王源会原谅他,反正原本就是误会,解释好了问题就不成不问题了。

王源被他抱上床,被他吻着身体,全身颤栗。

说到最后又滚到一起,王源悲哀地想,心有余悸,身体的愉悦却难以忽略。

他盯着上面动作发狠的王俊凯,忽然想起那句,男人在床上会说任何好听的甜言蜜语。他被撞得神智溃散,无法回忆到底在哪里听过。


27完整版

我的片刻早几天前就挂了啊,这是不老歌的,打不开是网络问题,阅读量一直在往上涨呢- -

“王振”有原型,有兴趣的可以百度王震。

1w字慢慢吃,鉴于老孟让我慢慢发哈哈哈,上半部结局我就晚点再发了。

评论(268)
热度(3620)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