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29

29.

完事后,王俊凯帮他清洗完毕才自己去洗澡。王源恹恹的趴在床上,自娱自乐自嘲地传了条app,结果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也震了一下。

王源好奇地探头一看,顿时愣住。

[唉,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嘛。]

……

……

……

这怎么回事?王源拿过王俊凯的手机登时傻眼了。为什么他发的东西,王俊凯能收到?这么说,自己之前那些想法和心思,王俊凯都看到了?为什么要这么做?耍人很好玩吗?偷窥别人的隐秘心思很有趣吗?

王源手指颤抖,胡乱划拉之下不小心打开了某个视频,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令他徒然睁大了眼。王源盯着画面里轻浮浪荡的男孩目瞪口呆,这是他吗?怎么可以这么的……王源眨眨眼,把视频掐掉,冷静地将手机放回原位,颤栗的刺痒感从指尖迅速蔓延开来。

为什么?王俊凯录下来做什么?

意外的真相来得太急促,还未等大脑缓冲完毕便一个接一个朝他砸来。

尖锐细微的耳鸣从脑海深处传来,那几个疑问像是自动播放的弹幕投映在大脑皮层,而他根本无法思考。他被王俊凯和自己震惊了。这真是他吗?这真是王俊凯么?

心理和生理同时涌上强烈的不适感,王源狠狠一下咬住食指,无意识的动作令他用力过猛,牙印深深嵌入指肚,疼得眼泪瞬间浸湿了眼角。王俊凯如此肆无忌惮不是没理由的,王源此时才惊觉压在心里的不满和埋怨快要超过临界值,可这一切忍耐都是建立在他们两情相悦的前提下的。

而现在,一个残忍的事实就这么浮了上来,王俊凯在骗他。

王俊凯在骗他!

从头到尾都只是欺骗,在他以为他们真正确认关系之后,在他以为他们真的交往之后,王俊凯还能拍下这种视频,把他搓圆捏扁肆意玩弄。他拍下来做什么?!王源忽然想起王俊凯生日隔天,他发的那条朋友圈。

——几次?

——忘了,3还是4次吧。

他怎么……

王源将脸埋在酒店枕头里,咬着牙忍受胸口传来的窒息般的闷痛,即便睁眼也是一片黑暗。

怎么可以……王源发出濒死动物的哽咽,不,别想了,王源你别想了,太可怕了。王俊凯怎么可以……内心浮起恐怖的联想。王俊凯拍下来是为了跟他的那些朋友分享吗?

是这样吗……所以黄宇森才会给他那样的忠告?一想到王俊凯跟朋友聚在一起讨论他们上床的细节,王源就觉得反胃。他仿佛能够听到那些尖利的嘲笑声,你看他,怎么摆弄都不会生气,身体很柔软,表情多到位,哈哈哈。

这他妈算什么?!

王源想起他们第一次上床,自己并不是完全醉态,王俊凯那一句句的我喜欢你,听起来那么真实,言犹在耳。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如今回忆这句话,仿佛只剩讽刺。

——男人在床上,什么甜言蜜语都能说出口。

是你太笨,把调情的话都当真了。王源咧嘴一笑,舌尖尝到涩涩的咸味。

什么真的,什么相信你,骗子。

原本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sex而稍微压下的怀疑的种子在此时彻底扎根。

 

开学后,王俊凯为了物理竞赛准备,压根没发现王源在躲自己。等他察觉已经连续好几天没见过面,找人却找不着了。

王源这天放学去了音乐社,有几个新人在练习,王源兴致缺缺地弹了几首,摸口袋才发现手机没带。

等到王俊凯找来的时候却看见一个学弟趴在他身上,他缓了缓呼吸,踱步过去。学弟直起腰转头就看到面无表情的王俊凯,吓得话都堵在喉咙。

王源修长有力的手指弹得闲适自在,自有一股恣意洒脱劲儿。

王俊凯站在他身后听了一会儿才平复了心情。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忘带了。”王源头也不回地说。

王俊凯以为他觉得自己被冷落了,不由坐在他旁边,探头在他脸上亲了口,王源竟意外地毫无反应。

“你心情不好?”王俊凯盯着他看,不放过他脸部表情的任何一个细节。

王源摇头,手指在琴键上滑动:“你是不是快要比赛了。”

他侧过头扬起一个明丽的微笑,说不上为什么,王俊凯总觉得那里面藏着复杂的情绪。

“嗯,下个星期就去了。”

“有信心么?”

“还行。”王俊凯随口答了一句,瞥见他光裸的手腕愣了愣。

“如果拿金牌的话想要什么奖励么?”

“怎么,我要什么你都给么?”

“唔,看你想要什么了。但我不是什么都能给呢。”王源意有所指地笑了笑。

“啊,让我想想。”

若有所思的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圈,不觉又滑到他的手腕,王俊凯说:“我送你的手链呢?去哪儿了?”

王源收回手,摸了摸凸起的手腕骨:“昨天晚上,宿舍的洗衣机坏了,我怕弄脏就先脱下,忘了戴上。”

王俊凯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

“你还没说想要什么呢。”

“暂时没想到。”

王俊凯用大拇指按住他的眼袋:“没睡好啊?黑眼圈都出来了。”

“那我现在看着很丑吗?”王源说着给他一个wink。

“不丑,你怎样都好看。”王俊凯想亲他,可是后面有社团团员在说话。

“对了,这个MLH app如果删了的话,以前的记录还会在么?”

王俊凯一怔:“怎么?”

“手机东西太多了,想删掉一些没用的。”

“你要删的话,记录在不在有关系么?”王俊凯沉声道。

“也是,那我删了。”

王俊凯盯着地板沉默几秒,差点就脱口而出“你是不是知道了”,最后关头还是把话吞了下去。

全国物理竞赛归来后没几天就轮到一模,王俊凯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参加各大考试,忙昏头的同时还不忘给王源发微信,这头王源倒是忙着校园文化节的事情,与他联系甚少。高三一模后有一个高考志愿模拟表,王俊凯填的学校让老师大为震惊,当堂就把他喊到办公室详谈。

当天晚上小黑就扔给他一个帖子的截图,上面写着什么“王俊凯,一个大写的男人”。王源一脸莫名其妙,细看才发现是照片拍的场景明显是办公室,王俊凯侧站着,他的班主任神情略激动地指着他说话。配图文字有解释,王俊凯填的志愿让老师很生气,把他单独拎到办公室训了,但是王俊凯呢,全程一声不吭,等老师声情并茂说了一堆道理后,只说了两句话。

“老师说完该渴了,喝口水润润喉。”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决定。”

王源握着手机发了半天的呆。

三天后高三开家长会,王廷没回国无法出席,是叶子静来的,她排场极大地开了辆劳斯莱斯加长版停在校门口,王俊凯觉得有点丢脸躲到实验室楼后面的空地去了。高中三年的家长会,王俊凯的父母就来了这么一次,班主任赶紧喊住她,跟她说了王俊凯的情况。叶子静挂着虚伪的微笑听完后说,没关系,他还闹不出什么风浪。

班主任一愣:“不,我是说你们没有关心过他为什么要选本地的大学吗?”

“有这个必要么?反正他最后还是得上我们定好的学校。”

老师哑口无言。

“他有这个能力和实力,我很放心。这几年多谢学校和老师关照了。”叶子静难得只化了淡妆,笑容依旧像含着毒药。

在她看来今日如约出席已是纡尊降贵,但她全程仍然保持着平日惯有的神态,矜持有礼,端庄又艳丽。离去前她没有说再见或是有缘再会这种客套话,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很难有机会再见一面了。

这个学校就这么大,有点什么消息不用半天就传遍了。

王源自从看了那个截图后就寝食难安。原本以为他俩可以相安无事好聚好散,但王俊凯这么做算什么呢?他可没自作多情到以为他是为自己而留在这里。但是万一呢?

想着想着,心理活动经由神情泄露些许,王源露出嘲讽的笑意。对面的王俊凯托着腮问他笑什么呢,王源嘴里含着东西,听他这话笑得更加厉害。

“我那天看到一个新闻。”

“什么?”

“一个男人在床上不小心把银行卡密码爆出来了,哈哈哈,好蠢。”王源假笑着摇摇头唏嘘,“果然是下半身动物。”

王俊凯听他话里有话,暗暗蹙眉:“如果你要我也可以告诉你。”

“啊?”

“银行卡密码。”

王源嘴角一僵:“我要你密码干嘛。”

“你不是在暗示我么?”王俊凯调笑。

“你不要总给别人加戏好不好?”

王俊凯纵容地点点头。

“你志愿表填的本地大学?”

“是模拟表。”

王源抬眼:“你在开玩笑么?明明可以上最好的大学为什么要凑合。”

“你怎么知道对我来说就是凑合了?”

两人对视片刻,王源忽笑道:“王俊凯,你不用这样。”

“我怎样了?”

“大家都是玩玩而已,你还认真了啊。”

王俊凯愣怔三秒,收起戏谑的表情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王源在看到他略带茫然的神情后不知为何有些不忍,这要是装的,也未免太敬业了。

他愣了愣神,苏翰卓和黄宇森刚进餐厅,特意走到这桌旁边猛拍王俊凯的肩膀。

“你妈还是那么屌。”

“我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露出那么傻的表情。”

这俩人一唱一和,不仅打断了王俊凯和王源的谈话,还把附近人群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王俊凯气定神闲,细看之下脸色却不太好。王源刚刚说什么?大家都是玩玩而已?开什么玩笑。这句话令他很不好,有那么几秒他想把餐盘全摔地上,然而怒气被强行压抑在理智之下,那些暴虐的念头在脑内越演越烈,自虐般的快感像一把钝刀凌迟他的神经线。

——玩玩而已。

王俊凯猛一下捶桌,众人被吓了一跳。

王源抬起意外的眼神:“怎么了,饭菜不合胃口吗?”

王俊凯对两位好友说:“你们先离开,我有事跟他讲。”

黄宇森敏锐地察觉到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然而他只是给予王源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跟着朋友离开了。

“要说什么?”

“上次说好的,我拿金牌,你给我奖励。”

王源诧异地看着他,本以为他会为自己那句话大发雷霆,结果就这么轻描淡写带过了?这不太像王俊凯的作风啊。细细打量他隐忍怒气的神色,王源心尖上像吊着一个摆锤,来回扯着他的软肉。

算了吧,算了算了。就这么着吧,再拖下去对谁都不好。玩玩而已,就该保持这个程度的处事原则,对待这样本应是逢场作戏的感情,不必太过认真。话虽如此,王源还是不想闹得太难看。他知道王俊凯这个人,对自己想要的东西势在必得,而若他认为还没玩够,可能还得费一番功夫才能分手。

王源冷静而残忍地分析着现状,似乎把那天那个不敢哭出声的自己给忘了。

“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嗯,谈什么?”王俊凯扯扯嘴角,“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什么听没听到……我只是觉得,你明明可以有更好的未来,不必为了一时的冲动留在这里。”

“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一时的冲动?”王俊凯暗暗提气。

“难道不是?”

“你觉得我对你是一时冲动?!”王俊凯压低声音吼道,眼睛一转,顿时又蹙起眉头,“到底谁不认真?我送你的东西你都忘戴第几遍了!”

男孩视线低垂,片刻后放下手,伸进口袋里掏出那根手链,推到王俊凯面前。

“还是等你冷静点再说吧。”

“我现在很冷静。”王俊凯咬牙道,把手链推了回去,“什么意思,你要跟我分手?”

“分开一下冷静冷静也好,想想以后要怎么走,难道我们可以玩一辈子吗?”王源说着捏住链子的银扣摩挲。

“……”

“你打算跟我玩一辈子?”

王俊凯心里一突:“如果我说是呢?”

不,不是这样的,他不是想玩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言不由衷,他只是觉得心脏被刺得有点疼。

王源沉默半晌,说:“可我不想跟你玩了。”

他说完就站了起来,王俊凯见状拉住他的手。鉴于餐厅人多口杂,王俊凯把人拉到外面僻静的地方。

“我不知道你是听说了什么东西,忽然就说这种话。可我从来就没想过跟你‘玩玩而已’。”

王源抱着手,沉默不语,目光始终徘徊在他周边。

“事到如今,追究这个已经毫无意义了。不用几个月你就要离开这个学校,而我还得在这里呆一年多。你觉得有了距离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吗?王俊凯,你好好想想吧,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迷恋上征服我的感觉了?说实话,把我压在身下是不是特有成就感?”王源微微昂首,姿态有几分高傲。

王俊凯沉下脸,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王源这个样子太陌生了,他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狠心绝情的模样,似乎自那天起,王源说要把app删掉,所有的一切都在失去控制。他没往深处想,只能揣测他是否发现了什么,但是他实在想不透,就算知道app是他做的,消息会传到他这里来,顶多发一顿脾气就完了,王源现在这样的表现,不像是因为这么简单的事情。

“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

“我没有,我没玩。你要我怎么证明。”

“不需要证明,事实摆在眼前。”

“什么事实,你为什么一直在自说自话,不肯相信我?”王俊凯朝他逼近,“还是你只是在找借口跟我分手?”

王源被迫退到墙根,这个角落笼罩着阴影,远处传来广播站午休播放的流行歌曲,隐约可辨是歌神的新单。头顶的墙壁爬满了爬山虎,没有耀眼阳光降临的一隅,两人沉默着对视。

良久,王俊凯说:“为什么不反驳我?原来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礼物。”

“因为……就是这样。”

“能告诉我原因吗?非得分手才能解决么?”

王源思考片刻后反问:“我问你,如果要一句话形容你将来的生活,你会用什么呢?”

王俊凯哑了半晌,才道:“那你呢?”

“如果是我的话,那应该是,我的过去,现在,和临终之前。”

“所以呢?”

“所以,你从来没想过未来将是何光景,未曾设想过是否存在一种可能,关于我的某一种可能。”

“你这么说,可你不也是……”

“对!没错,就是这样。我们都无法保证最后能走到哪里,所以,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王源眨了眨眼,仿佛想把眼中繁冗的情绪摒除掉。四目相对的这一眼,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无意的一瞥,沉沉坠入两人心底。

王俊凯无意识地张开了嘴唇,呼吸难以为继。他沉缓深重地无声喘息,忽然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根本就是一个笑话。王源是认真的,他是认真要跟他分手。王俊凯从未体会过的无力感从指尖蔓延至四肢百骸。他想起初次见面,王源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忆及他被自己弄得面红耳赤的模样,他为自己绽放的令人神魂颠倒的神态,害羞的、骄傲的、愤怒的和情难自禁的。王俊凯以为能够掌控的并不在他手中,以为慢慢走便能到头的路却只是一条死道,以为王源怀着相同的心情结果他抽身得这么决绝。

他望着男孩倔强骄傲的背影,爱和恨剧烈纠缠。

为什么可以这么干脆,说放就放,连一点机会都不留他。

——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你所有东西都是我给你的,废物。

王俊凯眼前恍惚了几秒,手指陷入痉挛状态。王源离去的身影仿佛印证了这句话,就连他以为的唯一的东西也不是他的。

……

不,不是这样的。他记得王源望向自己的眼神有多柔和,无论自己如何骄纵任性,即便是拿背对着他,王源的姿态始终是温顺柔软的。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他在回应我啊。

他喜欢我的,他是喜欢我的,他是我的。

这么一个执念,支撑着他从众多复杂的情绪中强行抽离出来,下意识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失去和得到。”

王源脚步一顿,王俊凯续道:“我失去的总有一天会拿回来。”

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是在回答自己的问题,他已走到阳光之下,回身凝视落在阴影里的高大男孩,面容冷峻难掩阴郁,那模样是怎样熟悉的直逼人心。王源转头,咬牙往前走,身后传来轻飘飘的一句。

“你始终是我的,你逃不了。”

这似乎只是薄弱苍白的咀咒,却在这之后的好几年里缠缚着他的人生。

评论(585)
热度(3985)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