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30-31

30.

走出那片阴影,再走到阳光之下,花了有没有一分钟之久,他并不知道。王源只是保持一个节奏一路往前,直到被人撞了肩膀他才回过神,惊觉自己的手插在口袋里,握着王俊凯送他的手链。

啊,忘了还给他了。

还有他送的那些钱,分手最好还是互不相欠。

王源自嘲地一笑,早知如此,当初何必接受那些好意。可他又怎会想到和王俊凯的结局竟是这样有始无终。

全国物理竞赛成绩出来,王俊凯众望所归,拿到了最好的成绩,宣传栏的光荣榜贴着他的个人简介和获奖记录,校园广播站念着他的光荣事迹。

王源坐在位置上听着他的名字不断从别人口中念出,忽然生出恍惚感,仿佛他们原本就是陌生人,这大半年发生的事情只是他做的一场梦。

他用盒子把钱连同手链,还有他送的某些小玩意儿全装到一起,托人趁他不在时把东西放到他的抽屉里。

王源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但过了一个多星期,他才觉出奇怪。要说这学校大也不算大,怎么连续这么多天连个影儿都没见着……王源咬着拇指陷入更加复杂的情绪。他去哪里了?听闻已很久没上课,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么?……不,别想了,你们分手了,这不是你该担心的事情。他在担忧和自我劝解中反复拉扯。

紧接着,王俊凯获得B大保送资格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校园。

……怪不得没来上课了,真厉害啊。

客观来说这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主观情绪却难掩酸涩。

这是好是坏也与他无关了。

某一日早上,课间操期间,王源站在走廊的那个角落,站在一个王俊凯曾经驻足过的地方凝望底下蹦蹦跳跳的学弟学妹,忽然笑了笑,原来过去的自己在他眼里是这样的。又一日中午,下起了大雨,王源去倒垃圾时不小心踩到一个玻璃瓶滑了一跤,伞也掉了,一手按在草地上沾了泥土和草屑,很快又被雨水冲刷干净,连同几丝鲜血也在雨中消散。他刚想站起却被地上某样东西抓住了视线……

这是……

王源怔怔地剥开灌木丛,捡起地上沾着泥土的手链,在他手里被雨水打得晃荡。

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抬头,雨帘中目光模糊,一眼望过去是四楼的高三教室。不知为何有些难受,心里闷闷的,兜兜转转又回到他手里,要怎么形容他此时的心情?

他刻意绕开以往与王俊凯有过交集的地方,无奈力不从心。这个地方布满他们的足迹,走到哪里都有他的影子。饭堂、实验楼、图书馆、宿舍楼后,好像转身就能看到他在身后。

王源走到哪里都能想起他,这种记忆是无意识的,更加令他苦恼。就算坐在教室里也能记起他曾说过的话——这样好像你就坐在我身上上课诶。

回忆这些过去的点点滴滴又扰乱了他的判断,其实……王俊凯也有一点喜欢他的,是么?并不全是作弄,不然一个人费尽心思只为把感情当游戏玩乐,那未免太可恶了。王源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可他又何曾真正了解这个人。

本以为分手就能一了百了,本以为王俊凯给予他的冲击已逐渐消淡,本以为……没那么喜欢。

王源压根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他竟然还在为王俊凯开脱,试图站在他的角度来审视这段也许只能称得上不知所谓的恋情,然而每一次都以败诉告终。自尊不允许他自作多情一头热,可是分手后他的所思所想并不如原本设定的那般洒脱坦然。王源胡乱地抓了抓胸口,那里堵了口气,时常困扰着他。

他把这一切归结为残余的荷尔蒙作乱。

“诶,你做过没?”王源问。

童子鸡小黑一脸茫然:“做啥?”

“爱。”

“做啥?”

“爱啊。”

“啥?”

“……”

小黑吸了口气:“做爱?!……唔。”

王源忙捂住他嘴巴,咬牙道:“你小点儿声。”

小黑掰下他的手眨眨眼:“天啊兄弟,你,你开荤了啊?”

王源戳了戳盘子,闷声道:“是我朋友。”

“哦。然后呢?你问这个干吗?”

“他刚和对象分手了,可是还忘不了对方。是因为第一次么?”

“其实这也正常啊,初恋总是难忘的嘛。要不你找个新对象转移一下注意力试试?电影里都这么演的。”

“这行么……”王源心不在焉道,“可我觉得再也找不到像他这样的人了……”

“……”小黑捂嘴笑。

“……靠,不是我,是我朋友。他觉得再也找不到……”王源重复到一半自动消音,好像出口之后真的会变成那样。

交往期间,他们的身体紧密交缠毫无缝隙,王俊凯曾给予和索取的情欲深深刻入他的身体里,留下的痕迹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得清晰,就如同那些如影随形的记忆。当理智乐极忘形,爱欲绞死般苦苦纠缠,喜欢和荷尔蒙,还能区分得当么?他有些迷茫,但如此思虑已失去意义,他们已经分手了。

相信时间是治愈一切苦痛的良药。

会好的,都会变好的,明天起来太阳照常升起,依然天气晴朗。

唯一的遗憾是,被他上那么多次,没揍回来,太可惜了。

王源撇嘴,满心后悔。

他这一遗憾终于在一个多月后的高考第二天,得以补全,只不过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王俊凯这段时间过得并不很好。

那天晚上他就跟老师请了假回家。王廷得知儿子填志愿的事便立刻启程回国,登机前给弟媳打了个电话,让助手把王俊凯的资料传了过去,一下飞机就收到回复,隔天便能得到B大校方的答复。他有100种令王俊凯就范的方法,军人的天性让他宁愿选择最有效的一种。王廷一直都是极具行动力和效率的人,当天晚上就带着助手回到家中,把事务推到一个星期后。

该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么?王俊凯一回家就给当地几所重本大学投了资料,结果电话打着打着不通了。忘了交话费?王俊凯纳闷着下楼用客厅的座机拨打,没讲几句,电话线就被拔了。

“林嫂你干嘛?”王俊凯捏着电话一脸惊讶。

中年妇女满面愁容:“先生说,要断绝少爷你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王俊凯微怔,反倒释然了。也对,这的确是他爸会做的事情。

立于宽敞明亮的客厅中,被温暖和融的灯光所笼罩,王俊凯定定地望向通往二楼的阶梯转角的那幅油画。他神情平静,仿佛已为接下来可能爆发的冲突做好心理准备。

王俊凯打开手机相册,第一张是王源在图书馆复习的偷拍照。男孩的侧脸勾勒出精致柔软的风情,这是最初无意凝望他的模样。那时的王俊凯并没有想那么多,单纯觉得这一幕美如画便将其定格。后来越发不可收拾,他总能神不知鬼不觉偷拍王源。有一次把人做到极致,那脸那神态全心全意全是他一个人的。王俊凯前所未有地亢奋,心脏鼓囊囊,被什么东西热烈澎湃地填充,耳膜也为之震颤。

指腹按着屏幕,王俊凯没想给他打电话,但脑子里一直回想他的声音和惯有表情。他心里的算盘打得万事如意,等过了他老爸这关,等他独自跨过这道坎,等一切尘埃落定,再回去找王源,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王俊凯想得很美,现实却过于残酷。

王廷半夜才到家,他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等待。他爸脱掉了西装外套,面无表情地走到沙发背后。

“这么晚还不睡。”

“我想留在这里上大学。”

“给我个理由,能说服我的。”王廷绕过沙发,缓慢踱步到一边沙发上,一脸谈判的表情。

“没什么理由,我就想留在这里。”

“好,就这么定了。”

王俊凯咬牙:“爸,我不是小孩了,我可以自己决定后路。”

王廷沉吟道:“你还有几个月就成年了,当然已经不是小孩。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杀人了。”

“我每次说点什么你都要拿你过去说事儿,现在到底是你读大学还是我读大学?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走你的老路。老哥不说而已,他心里也这么想。”

“嗯,你有这种想法也挺好的。可惜你什么都没有,如果我不给你钱上大学,甚至把你所有经济来源都断了,你能干什么?”

“我可以养活我自己。”

“顺便包括你那个小情人?”

王俊凯神色一凛:“什么……” 

“我相信你敢把人带回家就做好了被我发现的准备,不愧是我儿子,胆子挺大。”王廷赞赏地勾唇一笑,“怎么?你可以不顾我和叶子静,难道你连那小孩儿都可以不顾?”

“我只是……”

“玩玩可以,玩到这种程度就不值了。放肆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王俊凯忽然闭上了嘴巴。他不知道如果自己承认王源的存在,顺便就这么在他老爸面前说自己是认真的,他爸会对王源做出什么事。

“除了他,我也想不出什么原因能让你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可别告诉我你迟来的叛逆期终于到了。”王廷语带轻蔑道,“再说,你怎么知道那孩子愿意跟着你呢。”

王俊凯低着头发怔,左手用力攥住手机外壳,指甲都发白了,捏得指腹发麻地疼痛也不自觉。

就像一头被逼到走投无路的野兽。

他在这里准备孤注一掷,可他连王源的心意都没搞清楚。

“现在,告诉我,你还想留在这里么?”

片刻后王俊凯维持原来的答案。

王廷毫不意外地挑挑眉,朗笑道:“还真是遗传了我的基因,哈哈哈哈。”

他说着站了起来走到儿子跟前,他们这一家子人都是高个儿挺拔的身材,王俊凯尚在发育期,没有他哥和他爸高,但其实也没差多少了,过个一年半载估计还能反超。

“那么,你想用什么方法来让我改变主意呢?绝食?自杀?你肯定不会选择后者这种懦夫所为,那就是绝食吧,你想体会一把灾区人民的真实感受么?”

王俊凯也站了起来,两父子对峙的场面,似乎把氧气也抽光了。客厅里还站着林嫂和助手,却把自己当成了隐形人。

“还是你想挑战一下我的底线?”

王俊凯忽笑道:“爸,你欧洲的生意还好么?”

“嗯?”

“要是可以的话,我也不想用到这招来对付自己老子。”王俊凯翻了翻手机,说,“公司的客户资料和新系列产品设计图,相信你那些对手会很乐意接收。定时邮件设在三天后,爸你好好想想?”

王廷眯眯眼,助手立马会意掀开电脑,而王俊凯却说:“没用的,他查不到。”

“你就不怕我对那孩子下手?”

“你过去是军人,可不是军匪。”

他说得没错,王廷再狠也不可能对平民百姓出手。自家事当然得关起门来解决,而王俊凯和王煜两兄弟从小就是被他揍大的,王廷年轻时军队里呆习惯了,老了依旧不见半分孱弱,动起手来拳拳到肉,就算留了力也会把人打得半残。他还好点,他哥就惨了,小时候又皮,经常被揍得躺床上起不来,下回还是不长记性。

谈判的结果似乎已倒向他这边,然而王廷只是沉吟着点点头,猝不及防猛踢他的膝盖。剧痛之下腿一软,王俊凯跪了下去。王廷依旧不停手,揪住他的额发把他整个人扯了起来,膝盖朝他腹部猛顶,这连串动作流畅而利索,不过两秒,王俊凯就疼得五官扭曲。

可他嘴上依然发狠:“爸,听说过虎父无犬子吧。”

咬着牙,字字句句仿佛都噙着血。

“我是老虎的儿子。”

他刚说完就想起他爸跟他说的那句,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废物。王俊凯愣了几秒,当场就跟他呛声。我是废物那是你什么?生废物的大废物吗!他们三父子似乎都以互相羞辱为乐。可到底还是给他留下了点阴影的,别人的童年都是父慈子孝,他却只有棒棍和辱骂。他老子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别人最不济都是一棍子夹一颗糖,他连糖衣都没有。

所以说,王俊凯能长成现在这样真的是老天赏饭吃,心理和生理素质都比同龄人要高,性格里那点小缺陷也只对王源一个人骄纵跋扈,倒不知是谁的幸谁的不幸。

可想而知,今日是免不了一顿揍,王俊凯被打得失了先机,反抗也并不能令他停手。王廷不打他的脸,专门挑衣服遮住的地方胖揍,还是叶子静被这动静吵醒了下楼才阻止了王廷的暴力行为。隔天王俊凯躺到傍晚才饿醒,他爸站在窗边讲电话,声音压得有点低,林嫂端着粥进门。王俊凯浑身都在疼,听他跟手机那端的人似乎发生了些言语上的争执。

王廷挂了电话,瞥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便出了门。

王俊凯坐起来吃东西,床边的林嫂一脸踌躇不定,他知道这是要来唱红脸了。

“小凯,听林嫂一句,不要跟先生拗了。”

王俊凯盯着自己的脚趾没说话。

“先生都是为你好……他那破脾气一旦决定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你跟他斗没好处的……”

没说到两句,王俊凯就赶人:“行了你别说了,出去吧。”

林嫂皱着眉开门,王廷就在门口跟她说了几句话,又朝里面看了几眼,王俊凯隐约听见几个字,让林嫂少往这里送吃的。

夜深,王俊凯翻了个身,没摸到手机,有些心神不宁便下楼寻找,终于在沙发底下找到了摔得屏幕碎裂的手机。照片看起来也像四分五裂,他们合照不是很多,仅有的几张,还是趁王源睡着了,王俊凯凑在他旁边偷拍的,唯一正式那张,王俊凯一手绕过他的脖子按着他的侧脸,将吻落在那微微翘起的嘴角上。如今屏幕破裂,照片也看得不真切,男孩被定格的表情,王俊凯却记得清晰,懊恼的,无奈的,不得不顺从。

身上的伤很疼,走一步都疼。王俊凯缓步上楼,想起王源被自己牵着手数不清几次走过这段路,也能笑弯了嘴角,可这样扯动了腹部的伤口,笑意变成龇牙咧嘴吸气。

真的,有点疼。

王俊凯撑着墙一步步往上走,背影难得有些落寞。他只是忽然记起王源跟自己分手时说过的话,便立刻打开了微信,随手点开一条记录。

“王俊凯。”

就一秒的语音,王俊凯听得又笑了,这回不敢太用力,只浅浅弯起了嘴角。

“王俊凯。”

“王俊凯。”

“王俊凯。”

“你在干嘛?”

王俊凯嘴唇蠕动:“在听你说话。”

 

31.

这几天他都躺在床上养伤,无聊的时候就把以往的记录全都刷一遍。小仓鼠不会再有新的提示,王俊凯打开过往收到的王源的心情,一条条看下来竟好似重新经历那些难以宣之于口的小秘密。有时候一条微信语音能反复听上半天,第三天他就把手机关了机,让思绪放空。

王廷好几天没出现,王俊凯猜想他是处理公司业务去了,结果一周后,他带回来一沓照片,将王俊凯的意志敲出丝丝裂缝。

“看,你在这里自找罪受,他跟别人处得很好呢。”

王俊凯低头扫了几眼,照片上的王源多半带着笑,身边是同学或朋友,还有最底下那张。王俊凯伸手拨开层层叠叠遮掩的偷拍照,露出那张,被一个人半抱在怀里的王源。照片是从后面拍的,只能看见王源侧着头,似乎正与对方说话,眼里沾着柔和的光。

王俊凯手指一下攥紧了,那人,他怎么认不出!黄宇森,他防了这么久的朋友,他怎么会看不出他喜欢王源。王俊凯满脑子塞满暴怒和破坏欲,他们在做什么,为什么会抱在一起,王源你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

怎么可以……露出这种表情,明明是我专属的,怎么可以给了别人。王俊凯眼里瞬间蓄了泪水,他好像从头到尾都忽略了一个问题。

“你才不见几天,他就找到新欢了。”

王俊凯忽然笑了笑:“不,我们已经分手了。”

不过是他没有承认而已。

他明明知道,这是他爸的计谋,也许这照片只是刚好定格的某一瞬间,也许是王源走路不小心差点摔了而黄宇森刚好在旁边便扶了他一把,没错王源走路一直蹦蹦哒哒的。王俊凯想到这里心脏揪成一团地发酸泛疼,这明明是他的位置,是他一个人的位置,为什么转眼间就换了人。

“分手了?那不就对了,你以后会遇到越来越多的人,还怕没人喜欢?这世上那么多漂亮优秀的人,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

是么,是这样么?王俊凯盯着王源的神情,那个被刻意忽略的问题终于浮上水面。

“你看你做的这些事,有意义么?这位小朋友似乎根本没把你当回事,连你没有出现在学校也毫无反应。要真想找你,肯定早就找过来了。”

王俊凯扯了扯嘴角,王源好像,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他。

他一言不发回了房间,又翻出手机里那些照片,从头到尾浏览一遍,每一张都看得认真仔细。

是这样么……他在这里拼死拼活,想要把握住的未来,王源从未想过踏足,是么?

所以你对谁都是一样的?换了谁你也可以笑得羞涩或甜蜜,就算不是我也可以是吗?

从前被激情冲昏头脑不得而知,如今终于察觉,王源那些躲闪和顺从里面蕴含的成分,有多少是因为喜欢呢?王俊凯突然变得不自信了。

他把自己锁在房里,林嫂每天给他送餐,一直到高考第一天早上,他穿好了衬衫西裤,胸前打着领带,面无表情地走出房门,去参加考试顺便收拾东西。

白衬衫束在修身西裤内,窄领带是深蓝条纹的,衬得他整个人透出精英范儿的禁欲气息。王俊凯走下车时,别校刚到达的学生都被他吸引住视线。

这日天空灰蒙蒙,像是山雨欲来。他爸看差不多了给他的手机重新开通,王俊凯考完第一场出来,黄宇森就在他隔壁的隔壁教室,两人一起往餐厅走去。王俊凯侧头望向一边,忽听他问了一句。

“你这阵子去哪里了?”

王俊凯转过头来:“在家。”

“……哦,听说,你跟王源……”

“嗯?”

黄宇森被他盯得开不了口,王俊凯目光有点可怕,他不知道自己做了啥还是他原本就在生气,习惯性挠了挠鬓角,结果被王俊凯一把抓住了胳膊。

王俊凯眼睛一转不转地瞪着他手腕上的东西,目光从震惊再到不可置信,最终勉强压住所有情绪。

“这什么,看着挺漂亮。”

黄宇森一脸诧异地晃了晃那条手链:“兄弟,你啥时候这么关心我了……”

王俊凯却没有听到他下半句,脚步不顿地走远了。兄弟?兄弟还抢他的人?那是他送给王源的手链,为什么会到了黄宇森手上?

“……哎,干嘛不等我啊!”黄宇森没走几步听到后面有人喊自己,转头一看发现是小女友,她追了上来,笑容可爱地掏出了饭盒,男生还沉浸在王俊凯变得更加生气的前几分钟里,“你做的啊?”

“怎么可能,买的。”女孩猛一下挽住他的手臂,佩戴情侣链的右手与他握在一起感觉特别满足,她把饭盒塞到他另一手上,“我们去那边吃吧。”

黄宇森看不着他人影儿了,便跟女朋友走到小庭院里吃午饭。

而王俊凯呢,看似盲目地驱赶自己往前直走,却是他已没有别的选择。放在他面前的路就这么简单,就这么一条,就算他强行站在原地,也会有别的东西推着他向前进。

从未试过如此孤立无援,没有一个人是站在他这边的,只有他自己,连和王源的这段感情,都只有他在努力。

隔天,王源收到他的短信。

[来我寝室一趟,有东西给你。]

还有什么东西?王源不知这是借口还是确有其事,有些犹豫要不要去见他。尽管已预感到这两天他来考试的话必定会找他,王源看到短信内容的瞬间,心脏还是漏跳了一拍。他知道这是无可避免的,王俊凯这几个字就让他心口发热泛酸。

能是什么东西呢?难道分手还有礼物吗?哈。王源干笑着踏上高三的宿舍楼,此时最后一科考试已结束,大部分考生都搬走了。王源走到最顶层,推开王俊凯的寝室。

傍晚时分,房里拉着窗帘,有种长久不见天日的阴凉气息飘在空中。

王俊凯站在房中,不知在做什么。一时疑惑,王源按了电源开关。王俊凯这才缓缓侧过头来,那英俊的眉目在灯光照耀下,睫毛剪影看上去精致却阴郁。王源微微发愣,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右手握拳缠着一根领带,左手扯住那一端缓慢活动腕关节,那沉沉望过来的目光让他心里发虚。

“你……”

王俊凯抬步朝他走来,手上扯着领带,眼中不见笑意。

“我不找你,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找我了?这么轻易就把我忘了?”

“我们不是分手了?”王源失笑。

王俊凯轻声道:“是么。”

王源往后退了半步,因为王俊凯不断向他逼近,两人距离太近了,超过了普通同学的界线。他的注意力留了一半在那条缠缠绕绕的领带上。

“你觉得自己——”王俊凯扯了扯嘴角,拉开一个优雅的微笑,抬手把门合上,“还能跟谁好?”

“啊?”王源视线跟随他的手移动,“你喊我来到底想做什么?”

“给你一点东西。”王俊凯笑意恍惚,“王源,你现在是不是跟谁在一起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没别的事我先走了。”王源直觉不妙,转身开门,却被砰一下顶在门板上,背部立即竖起寒毛。

“除了我你还想跟谁好?”王俊凯嘴唇贴着他的耳垂,声音渐低。

王源睁大了眼睛。

“我要让你记住,你所有痛感都是我给的,也只能是我给的。”

王俊凯顶住他的膝盖弯,用领带绑住王源的手腕,却遭到强烈反抗。王源着力推了他一把,慌乱之下却拧不开门,王俊凯拉住他的胳膊,王源顺势使劲挥开,被那几句话激起的怒气汇聚在紧握的拳头上,猛一下抡了上去。

这一下力度不轻,击中了他的嘴角,王俊凯吸了口冷气,伸舌舔了舔破开的伤口,尝到一口血腥味。那眼神转过来的轨迹带着冷酷和残忍,王源粗喘着往后移动,目光挪开的瞬间,王俊凯扑了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纠缠着倒到床上,终归王俊凯力气和身材占了上风,用蛮力制住他的双手,领带利索地打了几个圈将他的手禁锢在头顶。

“王俊凯!你想干嘛?!放开我!”王源双脚也被他压制,整个人呈现任人宰割的姿态。

王俊凯骑在他身上,直起腰杆,目光居高临下。他抬手一颗颗解开了纽扣,无声地弯起一个笑。

“你不是说,我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满足征服欲么?”王俊凯单手掐住他的喉咙,弯腰凑在他嘴边吐着热气,“我现在就给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征服欲。”

男孩脸上浮起惊惧和不可置信,这让他的施虐欲越演越烈的同时也让他内心骤然紧缩,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们明明刚不久才抱在一起亲吻说笑,那样甜蜜温馨的画面难道是他做的梦吗?

——不,别这样看着我,不要这样看着我,为什么要害怕呢?

王俊凯闭眼吻住他的嘴唇,以为这样就能逃避现实,接触不了他的目光便能假装心安理得,假装他们交好如初。

王源牙关打震,狠心咬下口,王俊凯却依然不管不顾地搅着他的唇舌,混合血的味道发狠地吮吸舔咬。

“你看看你。”王俊凯把人翻过身,脱下他的裤子,伸手探到前面摸他,“你看你自己现在这副样子,还能跟别人在一起么?”

王源被他压在床上动弹不得,眼里迅速蓄起眼泪,被他的话刺得心口一抽一抽地疼。庆幸他把自己翻了过来,这样就看不见了。

“被我摸两下就硬了。”王俊凯抵住他耳边轻声说。

“呜……”压抑的声音有种濒临崩溃的感觉,王源眨了眨眼,泪水滚落,“放开我……王俊凯,放开我,别这样做好么?”

“不是喜欢我摸你么?”

“不,不喜欢了,你快放了我!”

“你喜欢的。”

“不,我真不喜欢!”王源话里带着恨意,说完便咬住了手腕,那里曾经戴过王俊凯送他的手链,如今被深蓝条纹领带禁锢着,他忽然就想咬出几个伤口,最好留下伤痕。


王源如愿被他弄晕了,就躺在他床上。

校外的司机等候已久,给他打了好多个电话。

王俊凯把领带解了下来,想了想便在他双腿的器官上恶趣味地打了个蝴蝶结。他整理好衣服,拿上手机和行李箱,最后看了几眼王源才离去。

怎么会呢?王俊凯打了几炮压抑的恶气终于呼了出来。他舔着嘴角的伤口恶狠狠地想,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不过是这么几年,等他独自走完这条路,等万事妥当,等他们再见面,王源依旧逃不掉。

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他在他身上留下了阴影,王源想忘也忘不掉了。

没错,他注定只能是他的。

王俊凯说得没错,他的确成了王源青春期里一道明灭的阴影。

后来王源无意回忆与他共度的每一个第一次,怎么也无法算清到底有几个。也有过悔意和恨意,也有过痛感和快感,王俊凯几乎以蛮横跋扈的姿态强占控制他所有的情绪。然而这个年纪的王源没想那么多,身体的反应总是比大脑更快,就算有过一点点苗头,很快就被那一点柔情攻势化解。感应到对方的喜欢,他全身心投入,从未计较输赢的问题。等他到了会比较的年龄,他又不在乎了。

喜欢这件事,从简单变复杂,又从复杂变回简单。

王源花了很久才弄懂。他又发现自己不必弄懂,连同那些纠结的思绪,也不过是他在爱与喜欢之间的挣扎拉扯,这场博弈早已注定了结局。

他厌恶自己像个贪得无厌的小孩,想要霸占王俊凯,却又在强迫自己把他往前推。王源认为他不必为自己停留,他们还有大好的未来足以挥霍。

而如今终于认清,他的羞恼与胆怯,他的躲闪和顺从,不过是因为害怕对方并未用情,潜藏的担忧最终成真的那一刹那,像天崩地裂,幸而他做好万全准备,不足以摔个粉身碎骨。

王俊凯走了,但又似乎没有走干净。他被B大GH管理学院录取的消息张贴在宣传栏,高高挂在登顶的位置。

王源只看了一眼便拔腿逃掉。

王俊凯成了一根扎进他爱情里的刺,一触即疼。


-TBC-

31强制完整版,我就日啦,为了不弄删减特意写得很清水结果还是有敏感词

上就是在这里完结啦,感觉有点为难强迫症患者了……不过上下部其实没有明显的分割线,因为后文依旧是接着这里往下写的,选择在这里作为上半部完结是因为这是一个转折点,估计大部分人都能猜到。

看到29的评论反响,心情有点复杂,但总归是庆幸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能让人有所反馈,不过希望你们不要说他渣攻,不要因为一点性格上的缺陷就渣攻渣攻地刷好吗?

是这样,有几个人说到点子上了,文中的wjk并不是完美的人,他优秀骄傲强势的同时,可以说因为家庭环境和成长经历导致性格上有点缺陷,一开始是征服欲占了喜欢的上风,所以在生日隔天便回答了朋友玩笑般的发问,他平时是低调的人,好不容易遇到wy,初恋嘛,他甚至想宣告全世界wy是他的,当然他本意并没有任何羞辱或戏弄wy的意思。录视频纯粹是因为喜欢,喜欢到心坎里,恨不得把那一刻的时间暂停。可能这种表达方式是极端了点,对某些人来说无法接受,但是不要一开始就把自己代入wy带着误解的角度看wjk好么?也不要用标准完美男友来要求他,这文写的主题是成长,既然是主角的成长和恋爱史,那基调肯定是痛并爽着啦。

而且文中wy性格上也有缺点,防备心重,从一开始就对这段恋爱没有多大信心,有点得过且过的意思,不然他怎么从没表白过呢?他也没给过wjk安全感得嗖。不过我觉得男孩子之间的恋爱,有些感情不必宣之于口啦。话说回来,所以他遇到一点事连问都没问直接判wjk死刑,连解释都懒得,自我脑补成虐心大剧,当然这是因为前面说到的wjk作为所致的啦。分手那天他也说,不是wjk要什么他都给,一语双关啦。还有……两个人都不成熟,你们也别把他们想得太理所当然了。所以说两方都有责任,还年轻,不懂爱,也不懂如何相处,磨合期都还在干干干,so……大学期间才是正式的磨合期。给他们时间成长为更好的人,等他们能够互相包容对方的缺点再好好相爱。

我想塑造的是饱满的人物性格,不是标准的完美的人,今后也会尽力的。不管怎样,在这里暂时停住肯定会被某些人寄刀片的了,但是希望你们催老孟去吧哈哈哈哈。还有私信说看不到之前那些章节的完整版或是让我放网盘的人,我都几乎不会回,原因之前就说过了,等完结会放txt,现在先忍忍吧,或者换个手机试试。


评论(496)
热度(3974)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