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35

35.

“拿着。”

声音低哑,附带一声咳嗽。

无人能够拒绝他的魅力,就算那只是一束枯萎的玫瑰,许小姐惊讶的同时下意识就接过了花束。花瓣在夜色中依旧能看出凋零之态,她低头笑了笑。

王俊凯以拳掩嘴,别过头,倒不像是因搭讪而产生任何羞赧的情绪,更似想要躲避所有目击者的视线,躲到一个角落里默默咳嗽。

许小姐刚从晚宴中归来,约会对象是一位五官端正的成功人士,但也仅是这样而已,她是个记者,习惯从人物的小动作剖析对方背后的故事,很可惜他并没有引起她的兴趣,而面前这位略显唐突的大男孩,正处于男人和男生之间的青年,只一个眼角余光就抓住了她的眼球。可她毕竟不是天性开朗的女孩,只捏了捏玫瑰便往里走去。

刹车声戏剧化地在身后响起,她惊惶地转头,以为将会看见什么悲剧性的场面,大男孩站在那部急停的汽车面前,差一点就要撞上了。

她的惊呼在夜色中那么明显,王俊凯依然没有回头,司机探出头的咒骂被他忽视得更加彻底。

王俊凯回来后发了一场烧,咽喉发炎是遗留问题。玫瑰是早上送到家里的,他联系不到王源,从下午一点多开始等,等了接近12个小时,结果看见他与别人有说有笑。

也许是因为身体比平时虚弱,也许是夜晚让人情绪脆弱,旁边停下一辆出租车,有人从里面下来,王俊凯未经思考就把手里的花给了她。

他掩饰地在心里为自己的行为开脱,只是因为花凋谢了,不想就这么送给他。

其实他可以处理得更完美一些,直接扔掉也会比现在这样好。扭头那一刻他就知道王源必定会误解自己,可他还是维持那个动作,因为王源毫不留恋地走掉了。

思绪纷杂,就在那几分钟里,他记起那么多关于王源的事情,拔腿追了上去。王俊凯穿过马路,沿着旧记忆一直跑,喉咙的痒意更加泛滥,边跑边咳,只希望他能够走慢点,让自己可以追上。

王俊凯只来得及看见他进了大厦,并不知道他住在哪一层哪一户。

在楼下徘徊的人影引来保安的盘查,王俊凯解释了一番才稍微博得他的信任。

“请问这幢楼里姓王的住户都有哪些?”

“你想做什么?”

“我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要给一个人,可我不知道他住在哪层。”王俊凯自己也觉得这个借口太蹩脚了,说着不自然地咳了声。

保安狐疑地盯着他看,片刻后从军大衣里掏出手机查看:“我可以为你接通用户电话,但仅此而已。”

“好,谢谢!”这样已经很好了,王俊凯跟在他后面往大厦门口的对讲机靠近。

拨打八层4D第三户姓王住户电话的时候,王俊凯终于听到了王源的声音。

隔了那么久,终于又听到。

保安说:“请问是王先生吗?这里有个人说认识您。”

王俊凯弯起嘴角:“是我。”

王源静默了小会儿:“我不认识他。”

保安刚要挂掉电话,王俊凯忙道:“等等!你听我说完,你一定不想让第三个人听见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王源:“……”

“王源儿,开门。”

保安眉头紧蹙但并未打断他们。

一分钟后,玻璃门咔一声响,解锁了。

王俊凯走出电梯,王源就倚在门口等待。他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穿着棉质睡袍和棉拖鞋。

这是他们自那个夏天后,第一次见面。王俊凯放肆大胆的目光在他脸上、身上逡巡,那火热露骨的逼视透着毫不吝啬的思念。看着像变了,但又好像没变。他长高了但依然比他矮半个头,王俊凯心里有点小得意。等朝思暮想的对象终于又一次面对面,王俊凯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想他。

王源不为所动,盯着地面目光冷彻:“你来做什么。”

“你看到我的短信了么?”

“看到了,然后呢?”

“我说,对不起……”

“不,你不用说,都过去了。”王源叹了口气,忽笑道,“就为了说这个,大半夜劳师动众。”

“你听我说完。那时候是我做错了,王源,对不起。”王俊凯抿抿唇,续道,“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很多,身不由己的事,我没办法回来,所以……”

“哦,说完了么?”

王俊凯顿了顿,靠近一步:“你为什么,从刚才开始一直都不看我?”

王源快速瞅了他一眼:“看你干嘛。”

“我知道这样很难让人信服,但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道歉。”

“我说过,你不必道歉。对不起你也说了,可以回家了。”

屋里只开了门口的灯,王源父母在家,他怕把人吵醒了只想让王俊凯赶快离开。

王源这种拒不服软的态度让王俊凯的心情一度陷入沮丧焦灼,他朝他逼近,却见他极具警备性地往后退了半步。

“怎么,又想来一次?历史重演?”王源不在意地瞥了眼他的领带,“你可别再用领带绑了,那之后我的手腕淤青三天才退。”

脑中最纤细的神经线被他轻易地挑起拉扯,王俊凯咬牙道:“我不是……我为这件事道歉,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弥补过错么?”

“为什么要弥补呢?我后来也爽到了,不就是打了几炮嘛,反正最后我也射了,你也高兴了,那不正好么?王俊凯,你没错,我也没错,是时间的错,我们不该相遇。”他察觉自己音量提高了,便推着他进了逃生楼梯,“听着,我不怪你,你也别想太多,大家好聚好散吧。”

这是最公式化的电影剧本台词,这时候他只能想起这句便挪过来使用,然而这句话到底适不适合也并未考量。

王俊凯被他推到低了一阶的位置,微微仰头的目光看起来无辜而茫然。他刚刚说什么?怎么好聚好散?王俊凯知道自己是他的初恋,他做了那种事,那么伤害他,王源竟然还觉得他们之间可以好聚好散?怎么可能……怎么可以,怎么会呢?王俊凯才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王源有那么几秒心中闪过不忍,可最后也没有改口。就这样吧,他们真的不该纠缠下去,对谁都没好处。人类天性趋利避害,而王源经历那么痛的一次过后,再也不想尝试了。若是继续与他不休不止,很可能会再摔一次。两次掉进同一个坑里,那只能说是愚蠢。

认识时间不长不短,他仍然不太了解王俊凯,却也知道他具有怎样欺骗性的外表,或是伪装。轻易便能让人卸下心房,至少对他来说是的。

当曾经如此笃定的信念受到动摇,王俊凯呼吸疼起来,咳嗽声在楼梯间回响,刚熄灭的声控灯又亮了。

“你走吧。”王源又推了他一把。

失神之下,王俊凯踉跄着差点摔下楼,幸好王源及时又伸手拉住了他。

两人的指尖万般纠结地缠绕紧扣,皆是惊魂未定。粗重的呼吸在回响,王源眨着眼,抵住他黏湿温凉的指腹。

静默之间,这里又恢复了漆黑。

王源松开手,站在原地忽然发现自己愚蠢地忘了带钥匙,身上什么都没有,物业也早下班了,他可以选择按门铃让父母开门,可他什么也不想干,疲惫突然袭来,便顺势坐在阶梯上。

接近零度的夜间气温,手插在口袋里尚能保持暖意,脚踝暴露在空气中却越来越冰凉,那阵寒意从脚往上涌,灌进他的裤脚,一路扩散开,令太阳穴泛起尖锐的痛感。

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呆一会儿,偏偏有人不让他如愿。

王俊凯从中间的位置又走了上来,王源听到脚步声也没抬头,只是低吼着让他离开。

“王俊凯,我们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你快走吧!”

声音里夹着细不可闻的哽咽,王俊凯听得清晰,蹲在他面前,仰着头定定地望着。

“你怎么就穿这么些?不冷么?”

“关你什么事。”王源声线颤抖,语气发狠。

“你说关我什么事,非要我说……”

“王俊凯——”王源及时打断他的话,“何必呢?这样真的很没意思,你走吧。”

“那你呢?”

“我坐会儿就回去。”

脚步声起,王源坐在原地,将脸埋进掌心,数着他离开的脚步,每一步都像踩在他心上。

他不想哭的,只是控制不住了。这么久以来压抑得狠了,如今见他一面所有被困住的情绪像洪水猛兽冲破了牢笼。

黑暗的逃生楼梯间响起压抑的哽咽,他的唇碰着手腕,那一下下急促跳动的脉搏,终究忍不住眼泪往下淌,打湿了手掌。

王俊凯就坐在下一层的第一级,听到他的哭声顿时什么都来不及反应,跨了几步就到他面前,离得近了听得更加真切,心里火烧火燎般焦灼难耐。

“别哭,都是我的错,你别哭……”他在黑暗里红了眼,手忙脚乱地安慰,“宝宝……听话,不要哭了。”

“你不是走了吗……”王源喘息着说,“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我舍不得你……王源,我让你这么痛苦么?”王俊凯伸手想摸他的脸,快要碰到的时候又收了回来,转而握住他的脚踝。

王源无力挣扎,王俊凯轻易得逞,脱了他的鞋,把他的双脚放到自己肚子那里暖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是忽然心疼了,王源坐在黑暗里哭,让他从未有过地失措。这也不是卑微或是别的任何什么,他只是需要某些动作来抚慰这个男孩,若是只能给予一丝温暖也好。

时至今日,对于王源的那些本能反应,已经深深植入他的大脑皮层。就像过去,王源对他笑,他就要揉他头发,王源扭头瘪嘴,王俊凯就把人搂到怀里。

“不要哭了。”王俊凯不得要领,只能笨拙地重复同一句,急得慌了,把他的手拉了出来放在胸口,“你哭的眼泪都流到这里来了,好闷。”

他没有故意欺负,而他哭得那么惨真让他不知该怎么办。王源不是没在他面前哭过,但唯独这一次,王俊凯软着嗓子哄了很久。

王源的脚尖抵着他腹部硬硬的肌肉,感觉那儿说话间起伏不定,他立马回过神来不自在地抽出自己的脚。

他觉得自己做的心理准备工作前功尽废了,就这么哭了一下所有东西都被打回原形。

出息,真没出息。你哭个屁啊你?明明之前都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破功了呢?就那么一会儿而已,就忍不住了……王源在心里暗自唾骂。

过了一会儿,王俊凯打好腹稿才开口。

“做不成恋人,也不必断了联系吧。我答应,如果不是必要,一定不会打扰到你。”他声音压得很低。

“……”

“王源,不要这样对我。”

这话刚落,王俊凯终于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劲,这样的王源对他来说极其陌生,他发现自己好像不认识这个王源了。他何时这般狠心残忍,将一切都抹杀掉,包括他对自己绽放的柔软、温顺、妥协、爱慕和眷恋,一丝不留,全部推翻。

他错了,他以为王源对自己的推拒只是因为还没消气,以为他对自己依然保留遗憾和期待,以为他等着自己回来正式跟他道歉,以为他还有机会弥补。

一直到刚刚,王源在他面前那么痛苦,即便看不见也能感觉得到。他不想承认自己真的害怕王源要跟他一刀两断。

如今王俊凯第一次尝试崩溃的滋味,他难以自控地颤抖,牙关细微打颤,凑上去寻获他的耳朵。

“好不好?”

沉默良久的王源终于有了反应,话里带着浓浓的鼻音:“就算这样我也不会……”

“没关系。”王俊凯打断他接下的话。

冷静下来后,他理智地分析现状。

一方面,王源在他面前隐忍痛哭让他心疼死了,另一方面也证实,王源并非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毫不在意。 

保持联系只是权宜之计,王俊凯对他还是势在必得。

王源明知这是圈套依然往下跳,把他从黑名单删除后,过不久便会收到他的短信问候,他没有存储这号码,但每次新提示都会一阵心惊,只扫一眼便不再搭理。王俊凯发来的消息他从来不回。

四月的第一天,上天仿佛跟他开玩笑。王俊凯傍晚回到住处发现仓鼠安静地躺着,一动不动。

小仓鼠死了,肢体僵硬地躺在他的手心,凉掉了,毛发还是软的。

王俊凯呆立良久,被不知什么触动,眼眶发红地蹲了下来。

他想要悉心照料的,结果就这么死了。

那一晚王源的哭腔近在耳边,一声声全打在他心上,王俊凯给他打了个电话,响了很久才接,却不是王源。

“王源在洗澡呢,我是他室友,你找他啥事儿啊?”

王俊凯说,没事,就挂了。

王源出来后,室友跟他讲了,他没当回事,穿戴好衣服上晚自习去了。

晚上放学他收到王俊凯的短信,原本也打算看两眼就关了,但短信内容让他发了会儿愣。

[你回我一下好不好?就算只是标点符号也好,让我知道你能看到。]

[看到了。]

[我现在有点难受,想听听你的声音。]

[你在跟我开玩笑么?]

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下了?王俊凯这一夜的到来只不过把王源内心的痂撕开,让他正视了那荒唐的过去,汩汩流着血的过去。这也间接改变了他的未来,如若他没有来找他,或者他们就要到很久之后才能重逢。而现实是,这之后发生的种种,让王源强迫自己面对,自我催眠即便今后有可能再纠缠,他也有信心平和应对、不动如山。

王源找到了新乐趣,他不再无视王俊凯,而是尝试心平气和地用语言刺他。可是王俊凯这人吧,一贯骄傲强势,像愚人节那天晚上情绪好不容易破开的一点小口,平日里都闭得死紧,短信你来我往也无法从语气神态窥探一二其真实状况。

王俊凯得到回应了,心里暗爽着呢,开始顺着杆子往上爬,跟他讲一些黄色笑话,度倒是把握得挺好,没有越过朋友的界线。

王源拿他没辙,只能尽量无视那仿佛穿透屏幕饱含暗示意味的文字。

有一次忍无可忍,王源说你再发这种短信我就把你拉黑了,王俊凯何其无辜,问,这怎么了。男生之间开这种玩笑其实再正常不过,但他们可不是什么友谊纯洁的老友。王源说我不喜欢,王俊凯才收敛了一点。

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回到他们刚认识那会儿,但他们都知道这些只是假象,平和的假象。

评论(436)
热度(3619)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