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36

36.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就像他压根没想过自己竟会选择这个专业一样。王源才与父亲谈过相关话题,当时他对将来的概念依旧是一片模糊,只给了一个大众化标准答案。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摸不透自己成长的轨迹,一路跌跌撞撞走来,所有困惑和疑虑在亲眼目睹生命流逝之后,都变得微不足道。

或许你会说,这个地球上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死亡,但那仅仅是因为未曾亲身经历,无法切身体会那种震撼和绝望。就好比三月份某地发生特大地震,新闻播放的画面满目苍夷,民族情怀与个人情感紧密交融。而如今逝去的生命是与他息息相关的人,呆立在原地时,脑海中走马灯花般掠过那么多那么多认识的人、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他眨着眼不能自拔。

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了。

救护车一路鸣笛,载着遗体离开。

因为发生这种意外,学校停课一天。死者父母来收拾遗物,哭得肝肠寸断。王源被请去办公室问话,出来便收到王俊凯的短信。

倘若没有发生这事儿,他和王俊凯的相处状态也许还要僵持多年。但既然发生了,也就无需做出这种假设。

高考前一周,差不多吧,王俊凯记得那一天是六一儿童节,热门刷到“G市某中学高三生坠楼身亡,疑患抑郁症”的消息,好巧不巧,就是他的母校。

打开微博浏览一遍,王俊凯给王源发去慰问,旁敲侧击问他最近学习生活状态怎么样之类的问题。

王源的回复很直接:[那人是我同桌。]

王俊凯直起了腰,回道:[啊,我不知道……你现在还好么?]

[就在我面前死的,摔在我几米之外。]

[我亲眼看着他断气。]

连续两条信息,王俊凯坐在教室后排愣怔了几秒,下课后就给他拨打过去,接通后却不知该说什么,思来想去只憋出一句:“现在还OK么?”

王源略带暗淡的嗓音:“救护车10分钟后才来到,他趴在地上,血一直流,过了7分钟就……就晚了那么几分钟……”

“别说了,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去吃点东西,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他……我亲眼看着他断气,早读那会儿还是活生生的人,还跟我说了早安,怎么突然就没了……”

王俊凯始终坚持让他休息,让他别多想,可王源像是完全屏蔽外界的声音,固执地,断断续续地拼凑出一个年轻生命陨落的故事。也或许他只是需要一个倾述的渠道。

他嗓音始终是冷淡的,像透着薄荷香,又有金属的质感,凌冽,压抑,几乎是语无伦次。

“高一课间操,我去买牛奶,走在一年级后面,然后……他就摔下来了,就在我两米开外,差点就砸到那个学弟。当时他们回头看一瞬间所有人都在尖叫,我盯着那滩血蔓延,给医院打了电话。就晚了几分钟而已……说不定就救活了……

“他在桌上留了遗书,被打扫卫生的同学撞翻掉在地上,沾了水,笔迹模糊了一半。班主任说他最近几次考试都很不理想,特别是三模,退步了十几名,他跟警察说他可能是考试压力太大了,心理承受能力薄弱,一时想不开才跳了楼。

“他们说他可能有抑郁症,怎么可能有抑郁症……”

王俊凯听他停顿的语气,才说:“那你觉得他有没有?”

“我不知道……他爸妈来收拾东西的时候,问了我一句话……”

“问你什么?”

“他们问我为什么他出去的时候没有拦住他。”

王俊凯有一瞬间感到情绪失控地暴怒,却又很快冷静下来:“你不要乱想,跟老师请个假,回家休息几天。”

高考将至,像他这样成绩进步迅猛,高三下学期排名保持在年级前五的学生,这种时候也用不着临时抱佛脚,更何况遇到这种事,请假回家也情有可原。

他能感觉到王源的情绪一直徘徊在濒临崩溃的状态,却奇迹般地站在临界点边缘,没有往下掉。

王俊凯挂了电话,始终放心不下,订了回G市的机票。

王廷扣了他的卡几个月,终于在寒假的时候还给了他,并撂下警告让他别乱来。王俊凯当时心道,他怎么乱来呢,让他乱来的人都不在身边了。

而现在,他想回到他身边,只是看一眼也好。

当晚八点多,王俊凯下了飞机就给王源拨电话。

他没回家,同寝的人趁乱请假了,小黑过来陪他,王源装作一脸嫌弃地说,用不着,我没事。无奈小黑还是坚持,借口都准备好了。

“我宿舍的人也回去了,我一个人睡会害怕。”

王源精神状况的确不太好,但也没那么糟。洗完澡后接到王俊凯的电话着实惊讶,在经历过堪称惊险的一天后,王源看到这个号码在屏幕上晃,霎时百感交集。

“你在哪里?”王俊凯坐在出租车里。

“在宿舍。”

“没回家么?晚饭吃了没?”

“嗯,吃了。”

“吃了什么?”

王源答不出了,谎话维持不到一秒就被拆穿,他尴尬地挠了挠脸,同时心里不知为何被奇异地安抚。

“唉,傻子啊你。”

王俊凯声音太温柔,包含了那么多的情感,让他指尖发麻。

“没饿,我就给忘了。”王源嗓音低落,随后略带抱怨道,“都怪你,被你这么一提醒我现在饿了。”

“吃点饼干面包垫垫肚子?”王俊凯提议,接着捂住手机,让司机先去美食街。

这边王源翻了翻,自己柜子里没放零食,室友的抽屉里有一盒苏打饼,可是过期了。王源找了半天竟然没翻到吃的东西,小黑洗了澡出来问他在干嘛。

王俊凯一言不发地听他翻东西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跟人说话,不知不觉就走了神,想着这阵子王源对他逐渐软化的态度,心中忽然被触动。为什么会这么喜欢王源呢?他问自己。其实不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呢?一见钟情,不可思议又老套,但往往发生之后令人难以抗拒。简单来说,他从见到王源就想笑逐渐改变为想逗他笑,就这么完成了心理变化的过程。

可是喜欢也并不像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王俊凯有些迷茫,听着王源爽朗的笑声,忽而想起某个从开学就在追他的大二学姐,条件非常好的女孩,人也长得特别美,还是校学生会干部,很有能力,据说是B大下一任校花最有力人选。刚开始那会儿王俊凯完全没注意这号人物,倒是每个有课的早上,都会在平日习惯坐的位置发现一份精品早点,后来她借着职务接近自己,王俊凯才知道那是她准备的。

他说,你别浪费了,我又不会吃。

王俊凯真的从来没吃过,他怕不卫生。

学姐却不在意,风雨不阻地给他送吃的用的。

这让他想起自己过去对王源做过的事,但又不完全相同。

前阵子学办电脑集体中毒,那个学姐请他帮忙修电脑。王俊凯有些犯难不过还是帮他们修好,完了果然女孩儿趁机约他吃饭。

王俊凯想自己是需要正常社交生活的,但他并没有应约。被婉拒的女神也没有生气,照旧围着他打转,却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让他没法开口拒绝。有时候被王源无视多了,加上别的压力,难免生出负面情绪。身边追求者众多,也不乏同样优秀和默契相投的人,男男女女都有,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午夜睡不着的时候,或者走在路上,偶尔会冒出这个念头。

王俊凯才搞明白一件事,那时候发狠,对王源做出那种事,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没有赢的可能。而他也清楚,一旦距离拉远,和王源的关系极有可能渐行渐远。明知道不可能也要尝试,实在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王源改变了他,让他开始做梦,然后一脚把他踢开。

他反复自问,这样有意思么?就像王源说的那样,没意思,何必呢?

王俊凯每次累得不行的时候,总会产生这种不确定的想法,真的没意思么?可一想到王源,他的心脏依然悸动,酥痒。

总觉得生活少了点什么,应该是激情,他就像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还没等他想通,手机又传来他的声音。

“没找到吃的。”王源语气失望。 

“那你现在躺床上,睡着了就不饿了。”王俊凯跟他开玩笑。

“啊,饿着怎么可能睡得着。”

“那我给你唱歌?”

“哦,你唱吧。”王源可有可无地回了一句,躺在床上伸直双腿。

王俊凯故意唱《豆浆油条》,关键词加重咬字,行迹十分恶劣。

“换一个……”

十秒后。

“换一个。”

五秒后。

“算了,你别唱了。”

“怎么了?”王俊凯无赖,明知故问。

“你怎么这么讨厌!”王源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走廊外蹬蹬蹬响,小黑撞开房门,举着一碗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向他邀功:“我找到了这个!”

王源觉得自己得救了。

泡面吃到一半,王源手机又响,翻墙而过的王俊凯拎着食物袋来到高三宿舍楼后面。

“下来。”

“啊?”

“来一下楼后面。”

王源:“……”

嘴里面条因为吃惊掉在桌上,小黑脑袋一点一点打着瞌睡,他本来打算等王源吃完跟他聊聊,可没想到真的睡过去了,而王源急忙戴上眼镜跑下楼。

宿管去了厕所,他偷偷拿了值班室的钥匙开了宿舍楼大门,再把锁虚插上,几步就到了宿舍楼后。

王俊凯坐在花坛上,嘴里嚼着东西,隐没在阴影下的五官似乎变得更成熟。

王源一脸见到鬼的表情:“你怎么在这里?!”

“不然呢?我喊你下来干嘛?”

王源刚想说话就打了个嗝。

王俊凯一愣:“你吃过了?”

王源点点头,王俊凯神色微变,仔细打量他戴眼镜的模样,歪歪头说:“嗯,好吧。快上去睡觉吧。”

王源:“…………”

“你叫我下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王俊凯耸耸肩:“只是来看看你。”

王源:“……”

“你看起来没什么事。”

“早说了没事……不对,你怎么突然跑回来了?”王源站在一米开外,小径路灯照着他的背后,影子投射在王俊凯脚边,他盯着两人相交的地方。

“你说呢?”王俊凯轻声反问。

“你翻墙进来的?”王源问,“万一被抓到怎么办。”

王俊凯点头:“这里又不是国家博物馆。”

王源闷了一会儿,说:“那我上去了。”

王俊凯神情一下子沮丧:“嗯。” 

王源消失在拐角,王俊凯盯着自己的脚尖,随后把手里的食物袋打开,兴致缺缺地拿出一瓶酸奶。

东西买的两人份,这会儿肯定吃不完了。

他低着头掰开筷子,掀了食盒盖子。旁边传来踩踏树叶的咔擦声,王俊凯侧头看了眼,原本懒懒散散的眼神瞬间聚焦,瞳孔皱缩。

王源站在墙边,把脚缩了回来。说不清此时的心情,他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太难受了。为什么王俊凯会出现在这里,答案那么明显,他甚至不需要思考就能解答。

还能因为什么呢。

因为你呗。

王源撇嘴,眉头紧锁。更可恶的是,他明明买了吃的,却又不想让自己知道。没由来一阵气闷直涌心头。

两人视线交汇,王俊凯扯了扯嘴角:“躲那儿干嘛。”

王源别过头,脚步却朝他走去。

“本来想给你个惊喜,买了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王俊凯索性把食物晾给他看,“天妇罗,炸鱿鱼,鳗鱼寿司,牛柳乌冬面……”

他数了一堆菜名,王源看看食物袋,看看他的侧脸。

“王俊凯……”

王俊凯顿了顿:“嗯?你口味变了?”

“你不要这么关心我。”

“……”

“不要对我这么好。”

“……”

“行不行。”

“不行。”

王源撇过头,情绪起伏不定,深呼吸一口气,转过头去准备再跟他讲道理,唇上却一热。他能听到心脏下沉的声响,眼前是王俊凯放大了的脸,不由令他全身颤栗。

你为什么亲我?你怎么可以亲我?王源眼中全是惊惶和不可置信,像是从未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更可怕的是,他听见心跳加速的响动,砰,砰,砰。

王俊凯很快就退开,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表情:“抱歉,我忍不住。”

一语双关。

王源咬咬牙,气得睫毛都在发颤,好歹勉强忍住了揍他的冲动。

他气急败坏道:“靠,我忘了想说什么……”

王俊凯笑了笑:“那你慢慢想,先吃东西。哦,你吃过了。”

王源瞪他一眼:“你再这样我……”

“嗯嗯,仅此一次。”

王源闭了嘴,生闷气。

“我问你,为什么不让我对你好呢?”

“……”

“是因为害怕么?”

“……”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王源一脸被戳穿心事的恼羞成怒。

“我知道得不多,但我们之间肯定存在某些误会。”

“……”

“既然你可以接受别人对你好,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的呢?”

“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你不用这么防着我,不累么?”

王源被他那副气定神闲的表情刺激到,话没经大脑就说了出来:“你不找我我怎么可能会累。”

王俊凯神情恍惚了那么一下,没再说话。

他觉得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但细想一下,比这更过分更狠的话也说过,那又有什么所谓呢?如若真能让他们就此分道扬镳,未尝不是好事。

千万不要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记住了。

王源在心里告诫自己,低头扒拉食盒里的寿司,看着像兔子状,挺可爱的。

“王源。”王俊凯忽然喊他。

“什么?”

“做不成恋人,那做回朋友怎样?”

王源:“……”

王俊凯的话让他发愣,眼眶瞬间就红了,幸好这里够暗够黑,不然他就无所遁形了。他想王俊凯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分了手的情侣怎么做回朋友?曾经那么亲密无间,一句话就能退回礼让疏离的普通朋友关系吗?这么轻易?怎么可以?又不是delete可以一键删除。

“你不要想太多,现在最重要的是高考。我不想逼你,你也不要这么防备,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王源眨眨眼,热泪在眼眶打转。他还是不够狠,王俊凯始终技高一筹,深谙自己七寸之地,一伸手就捏准了位置。

他最受不了王俊凯这么跟自己说话。

好不好。

从来都不是询问的语气,却让他打从心里无法拒绝,就是因为清楚自己抵抗不了,嘴上才更加强硬,不至于失态。

他还没反应,王俊凯习惯性把手放到他脑袋,碰到头发就撤了。

说好做朋友,他得注意点分寸。

评论(401)
热度(3903)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