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37

37.

王俊凯耍得好一手以退为进。

确切来说,他也没在玩。不想逼他是真,同时也想让自己歇歇,绷太紧只会适得其反。那晚,一脸疲惫的王源出现在他眼前,王俊凯忽然就觉得自己特别残忍,可他实在不知该怎么办,只好用这个借口让关心变得名正言顺。王源再难开口拒绝,只能把苦闷打碎了往肚里咽,隔着网络,他也不会知道自己被哪些言语哪些举动扯动神经。

高考那两天,王俊凯比他还紧张,交代了一系列注意事项。难得见他话这么多,王源心里挺受用,嘴上还不饶人,说他你怎么变这么啰嗦。王俊凯也不恼,一句我这是关心你才跟你唠叨,别的人还盼不到呢,成功让王源闭嘴。

谁说不是呢?院草惜字如金的形象早已在众人心中根深蒂固。

经过半个月休养生息,王源的近视度数竟然降了下来,脱了眼镜看东西不至于模糊。他妈妈的一个朋友是眼科医生,说他这是用眼过度导致的假性近视,休息充足就能恢复。

王源倒觉得自己戴眼镜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换了当初买的平光眼镜,出门打工会戴上装装样子。

音像店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老板是个蓄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店里还有一个也是刚高考完的男生,王源比他晚一天到。

这是他第一次打工,趁着两个多月的假期无所事事便出来找点事做,音像店有空调,正合他意。就是来回费了点时间,王源每天都要早起赶第一班地铁,然后在街头的早餐店买油条和豆浆。

街上烈日炎炎,路人熙熙攘攘。

王源在角落里收拾旧电影DVD,分门别类放在对应位置,重复站起蹲下的动作,不用半小时腿就麻了。空调就在旁边,一站起来就被吹一脑袋冷风,王源打了个喷嚏。

店里放着流行歌,王源手指撤开,才看见刚放好的电影类型是同性。

那是高二的寒假和王俊凯看的电影,王源记起来,一时发了呆。

影院里光线不足,他的脸也埋在黑暗里,他们坐在最角落,不知是谁先碰到谁的手,王俊凯后来捏住了玩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揉搓,磨得整个手发热发烫发软,王源感觉那是心脏被他攥在指间。

主角在接吻,王源瞥了几眼总觉得心猿意马,抽了手扶住他的脸吻上去。王俊凯惊讶过后抵住他的唇舌细磨慢捻地含吮,两个男主分开了,他们还在亲。

王俊凯吐着热气说:“这是你第一次吻我。”

那是他唯一一次主动的吻,似乎只有昏暗的角落才敢稍微漏出一点蛛丝马迹。

晃神之际王俊凯噙着笑意的脸就浮了上来,身后传来清亮的声音说:“你看过么?”

“啊?”王源神情慌乱地放下手。

男生长相清秀,跟他差不多高,笑容平易近人。

王源到现在都没记住人家叫啥。

他扬了扬下巴,王源会意便点点头:“看过几部。”

男生沉吟着问:“你怎么看?”

王源一愣:“什么怎么看。”

他又扬下巴,王源下意识就脱口而出:“没怎么看,挺正常的。”

“哦。”顿了顿补一句,“我也觉得挺正常。”

王源微怔,男生的表情纯良又带着不言而喻的坦荡。要不说同类之间会有雷达感应,刘胤冬一见到他就发现了,可惜王源呆了半个月也没察觉丝毫。

王源精致的侧脸,温顺的笑容,和不时无意识展现的可爱的一面,竟让他念念不忘,走着路也会突然想起。

暗示到这份上,他也该懂了,刘胤冬但笑不语。

只见王源表情冷淡地点点头:“觉得不正常的才可怕。”

“……”

“怎么了?”

“没……”

“恐同即深柜,我觉得挺有道理。”他说着笑了笑。

刘胤冬还想继续说什么,门口叮铃地响,他借机离开原地。

王源这才看了看他的背影。

放榜当日,王俊凯打来电话道贺,王源略感诧异。

“你怎么知道我考得不错?”

“我也是那里面出来的,随便打个电话就知道了好么?”王俊凯调笑,“怎样,考得这么好,等我回去请吃饭?”

“也没有很好啊。”王源心情不错,跟他装傻。

“全校第二还不够好?”

王源撇撇嘴:“我还考过第一呢。比不过你啦,失踪那么久还能考第一。”

话音刚落王源傻眼了,自己刚说什么?大脑一个兴奋忘了把关主动提到过去,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

幸好王俊凯似乎并未深究这话里能有何深意,亦或是察觉了不打算戳破。

他开启了另一个话题:“想去哪个学校?”

王源思维停顿数秒后道:“还没想好。”

“嗯,T大B大都挺好的……”

“这个,可能不会离家太远。”王源打断了他的话。

王俊凯沉默一小会儿:“那专业呢?”

“应该……”

“嗯?”

电话挂断,没了后文。

王源心里一阵不自在,索性把手机关了。对于专业他没什么纠结的地方,学校也没什么让他为难的,就是他考太好足以上最好的学校所以才犯难。那不就意味着离王俊凯更近了,他是因为这个才支支吾吾没告诉他。

成绩出来后,父母简直乐坏了,逢人就要说自己儿子多厉害多么光宗耀祖,等叔叔阿姨伯伯婶婶齐声夸赞,他爸又摆出一脸还好啦一般般的谦虚表情。

王源在隔天就填了志愿,他爸一再询问,真的考虑清楚了?

“是,很确定。”王源说完摊开双手,定定地瞅着自己的手掌纹路。

从前弹钢琴的手,以后用来拿手术刀,好像也挺不错的。

若说同桌的自杀对他毫无影响那必定是假的,影响很大倒也不至于,只是刚好赶在这个关键的转折点,让他对自己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他想当医生。

六月末,王俊凯放假归来约他吃饭,王源推了几次,忙着兼职,心里也不愿与他单独外出。

这日,下午三点多,天降雷雨,原本店里顾客零星,这会儿前脚贴后跟进来好几人。王源没注意,音像店还有两个长工,偷会儿懒也没事,他留在这里整理就好。

原本意大利女声背景音环绕的店里一下就热闹起来,王源侧头看了看,从影碟架子缝隙扫到某个熟悉的侧影。

女孩子脆生生的嗓音:“买这个好么?”

“我不懂,你自己看吧。”

“你太没情趣了。我最近在看这个,网上评价很好诶。”

“喜欢就买呗。”

“你付钱哈。”

“嗯。”

那两人说着话往这边缓步走来,王源下意识从架子间的小过道穿了过去,余光瞥到一抹柠檬黄色,他偷偷看了看,女孩穿着无袖连衣裙,笑容青春靓丽,旁边的男生一脸无趣却始终陪同。

那是王俊凯。

王源心里一突,命令自己别看了,专心点工作,可是眼睛总控制不住往那边瞟。

“哥你看过这个么?”她指着王源刚刚整理的那堆影碟,“诶这儿怎么一堆DVD不放好啊。”

“没看过。”王俊凯看也没看一眼就回答了,“你好了没。”

“没好,不是下着雨呢嘛急啥。”

王俊凯做深呼吸,过了一会儿说:“雨停了。”

是啊停了你们赶紧走吧!王源蹲在地上,虚靠着架子,内心在翻腾。带女朋友逛音像店啊……真是奇葩的约会方式。

按讷不住,一时冲动就把微信发了出去,连撤回都来不及。

王源:你女朋友挺可爱啊。

王俊凯收到这条神情微妙地回复:什么东西?女朋友?

叮。

王源却没回了,手忙脚乱调静音。

王俊凯不依不饶:你也在这里?

王源往里爬了几步,绕到另一排架子后面,转角就撞见一双腿,刘胤冬看着他直乐:“你在干嘛?”

王源忙站起来:“没什么。”

王俊凯还在原地张望,回头就看到了王源对着另一个男的笑。他定睛看了几秒,突然不耐烦问Vivian,到底好了没啊?

“你突然怎么了啊?吼我做什么。”

“我赶时间,你快点。”

Vivian哦了声,把手里的东西都塞给他,一副大小姐做派出了门。王俊凯结账拎着一袋影碟和唱片离开了,临走前往里看了眼,王源刚好对上他的目光,两人对视数秒随后默契挪开。

王俊凯开车把黄言礼他妹送回家,又沿路开回来。

这时已经傍晚六点多,王源在拖地,心里焦灼却不知在意什么,频频看手机的动作惹来老板的嗤笑。

“晚上约了女朋友吃饭啊?”

王源尴尬地干笑说没有。

晚饭订了外卖在杂物房里解决掉,又过了几个小时才到下班时间,王源跟他们道别,走出后门没几步就见靠墙站着个人影。

王俊凯在对面咖啡店等了几个小时,见这店熄灯才走过来。

他抬头说:“你终于下班了。”

王源望着他一脸走神:“你怎么在这里……”

王俊凯歪歪头:“嗯,我也想知道……饿吗?陪我去吃夜宵吧。”

“我得赶地铁回家。”

“我有车。”

王源抿抿唇:“那走吧。”

高三和大一分明差得不远,可为什么现在看来像是突然成熟了这么多。王源跟在他后面,突生感慨。这种状况有点尴尬,搜肠刮肚终于开了个话题。

“你都有车了啊。”

“嗯,爸妈送的成年礼物。”王俊凯转着钥匙圈回头笑,“想试试开吗?待会教你。”

王源忙摆手:“不不不,这多危险。”

“怕什么。”王俊凯笑着回了句,倒没坚持,见他落后几步还特意停下等他。

两人去7-11戳咖喱鱼丸波波肠,王源捧着塑料碗被热气糊了镜面,王俊凯把东西放一边,给他拿掉了眼镜。

“你戴这玩意儿干嘛?”王俊凯仔细一看发现没度数就问他。

“装逼。”

王俊凯嗤笑:“好理由。”

王源兀自笑笑。

“上次问你想考哪个大学……你都填好志愿了吧。”

“嗯。”王源往嘴里塞了块鱼豆腐,回答含糊。 

“填哪儿了。”王俊凯装作不经意地问,实质一直注意他神情。

王源微微低着头:“Z大吧。”

Z大是本市重点大学,是他第三志愿。

王俊凯沉默一阵后道:“你的成绩明明可以读首都一流的学校。”

“Z大也挺好的啊。”

王俊凯食不知味,又把塑料碗放到一边,手脱力般垂下。

王源手机震了震,有新微信。

小黑:明天有空见一面么?

王源:白天没时间,怎么了?

小黑:我要走了。

王源:啊,那我请个假。

小黑:不不不,你有事就先忙吧。

王源:请个假而已,你来市中心吗?

小黑:好好好,那我明天两点过来找你。

王源:对了,你要去哪里?

小黑:移民。

王源:……

王源:哪个国家,不是想上央音吗?

小黑:一言难尽……你没看新闻吧……我爸被抓了,我小姨在新西兰让我过去找她,反正我分数肯定够不上央音,就这样呗。

王源:………………怎么回事?

小黑:明天再跟你说吧,我后天就走了。

王源:好。

王源收起手机才发现王俊凯一直盯着自己,“……干嘛?”

王俊凯若无其事地挪开视线,默默戳鱼蛋。好像就算做朋友,他也无法自在应对,总觉得被敷衍了。

结账出门才发现外面下了雨,王俊凯返回询问,便利店的雨伞刚好卖完了。两人在门口默默对视几秒随后各自移开,望着雨势渐大心思各异。

“等雨停,还是跑过去?”王源率先开口。

停车场离这儿还不近,步行需要20分钟,跑过去也必定会淋湿。

王俊凯看看手机,快十一点了,便说:“冲过去吧。”

王源刚想点头,就被抓住了手。他一愣,侧头望着王俊凯背光的侧脸,一阵心悸。

“我数123,一起跑哦。”王俊凯紧了紧手指。

1,2,3——啪嗒。

地上溅起的水花打湿了裤脚,然而王源所有的触感仿佛都集中到了指尖上,碰着王俊凯温暖的手掌的手指。

视野所及的街景在后退,王俊凯拉着王源像是末路狂奔。

深夜,又是雨天,路上没多少人。

王源全身湿透,视线被雨帘刮得模糊不清,过了不久,也可能过了很久,等他回过神,他们已经站在雨淋不到的地方。

粗重喘息在空旷的停车场回响,王俊凯还牵着他的手往里走,王源抹了把脸,终于发觉这个诡异的情况,悄悄抽出自己的手。王俊凯连头也没回,把手插进裤兜里。王源不由盯着他的背影,心情复杂。

他穿着黑衬衫,都湿透了,显出薄薄的肌肉形状,头发还在往下滴水,走一步一个湿脚印。

王源走了神,踩着他的脚印前进。

他比他年长一岁,连身板也是恰到好处地比他大一个号,鞋号自然也是比他大的。

王源回头望了望这一串重叠在一块儿的痕迹,不由自主地弯起嘴角。

王俊凯等走到自己的车旁边才把钥匙拿出来,解锁开门,拿了纸盒抽了几张递给他。王源接过擦脸和头发,不知为何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傻里傻气,就不太敢看他。

两人上了车,此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多,王俊凯发动引擎,王源裤子还是湿的,屁股坐着也不安生,不时挪动。

他还觉得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便侧着头装睡,凝视车窗上王俊凯的侧脸几秒,垂下眼,过了一会儿又看一眼再转开目光,重复几回忽然就想起过去,黄宇森生日会归来,王俊凯开着别人的车载他回家,车上还有第三个人。

那时候他的心境也是尴尬的,只能借着装睡偷看他,然而此时非彼时,以前是有意,如今是情不自禁。

正好撞见女孩对他的告白,王源若有似无地弯了弯嘴角,无论什么时候,王俊凯身边都是花花草草不断,怎么不是呢?他就是这么一个容易让人动情的人。王源无力否认这点,自己的表现太直白露骨了,完全的控制不住沉沦。

明知会摔也毅然往里跳。

不知说他蠢好还是单纯好。

王源心里在自嘲,你看他可以对你好也能对别人温柔。

音像店里那一幕,或是追溯到很久以前,初见的第一面,王俊凯对待女孩子都有如出一辙的体贴礼貌。

车里开着空调,王源悄悄往玻璃窗上哈了口气,抬起右手划了个×。他盯着自己的模样发呆,眨眨眼,好像少了点什么。

啊……

眼镜忘了拿。

王源转过头,刚想说的话堵在喉咙里。

王俊凯嘴唇苍白,满头冷汗,手指紧紧攥住方向盘,表情痛苦。

“王俊凯?!”

“嗯……”

“你怎么了?”王源抬手摸他额头,沾了一手汗。

一手捂着肚子,王俊凯把车停泊在路边:“肚子疼……”

几个字说得有气无力,王源一下手忙脚乱,找手机想打急救。

怎么办……王俊凯看起来好痛。王源心里像被火烤一样,张着嘴不知说些什么,眼眶瞬间就热了。

“你……很痛吗?……没事的,忍一下,救护车马上来了……”王源说着脑海里立刻浮现同桌跳楼的一幕,他等在原地,等了很久救护车才到,运走的变成了尸体,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明明不是那么回事,重物坠地和骨头断裂的声音却放大了一样在脑内回响。

“王俊凯……”王源声音发颤而不自知,“很痛的话……要不你咬我吧。”

王俊凯举着他的手吻了吻,侧眼望过来的目光缱绻经年。

王源受不了了,表情发狠地冲了出去,王俊凯拉都拉不住,片刻后他就回来了,绕到后座拿了伞才把他扶下车。

“我叫了出租车,就在前边。”

王源一手架着人,一手撑伞往前走。

好不容易熬到医院,检查出的确是急性阑尾炎,需要动手术,术前必须家属同意签字,电话是林嫂接的,说会立刻通知叶子静。

王源坐在椅子上,浑身发冷。

消毒药水味儿刺鼻难闻,护士行色匆匆,病患来回穿梭,而他所处的时间变得缓慢,空气静默下来。王源望着王俊凯的房间,突生无望之感。

他抬起刚刚递给王俊凯的手,狠狠咬下一口,似乎想把皮肉一块撕裂。


评论(278)
热度(3678)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