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39

39.

收到成诚发来连续轰炸的照片,他依旧面无表情,只要稍加注意,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自打开学晚会上琴音一鸣惊人,王源如今俨然已经成为T大名人。知道是一回事,如何看待又是另一回事。

王俊凯坐在大教室后排,这节课的老师据说是上届民间选举最受欢迎的教授,学历高颜值高身高,为人风趣幽默,学识渊博,别系旁听的学生挤满了教室后方空地。他捏着手机晃啊晃,若有所思地盯着对话框。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个了,你还不抓紧点?然而这还不是重点,这些莺莺燕燕都是小case,他都没有care啦,但是呢……]

对方发过来一张照片,是个特别帅的外国男生。

王俊凯依旧面无表情:哦。

[哦,你哦什么哦!!你知道他是谁么?!]

王俊凯撇撇嘴。

[Raymond,法籍留学生,法学院大三高材生,和他同年同月同日生,跳级神童,身高186,传说家世显赫,简直是男神啊……最近和你家小可爱打得火热。]

王俊凯兴致缺缺地托着腮,单手快速打字,编辑好的信息却没有发出去。一个星期前,王俊凯就知道王源身边出现这号人物了,就是他生日那天。

王俊凯买了戒指,然后约他出来见面。

王源只回了两个字,没空。

刚拐过街角就看见他和一个高高瘦瘦的外国男孩走出校门,两人有说有笑的,王俊凯下意识就跟了上去,他开着车,不敢开快,速度像龟爬一样。

旁边还放着戒指锦盒,王俊凯亲手摸过底下那层绒布,比想象中柔软丝滑。

他们走进餐厅,他就等在外面,一直到夜幕降临,忍不住给他打电话,被掐了,他便在微信上发难。

[你在做什么?]

王源隔了一段时间才回,在吃饭。

[跟谁]

[朋友。]

[男朋友?]

为什么不回了。

王俊凯维持着同一个姿势良久,表情亦纹丝不动。

他的手臂僵了,手指也僵硬地握着方向盘,王俊凯叹了口气,驱车离开。

[生日快乐。]

他们曾经那么亲密,如今连祝福也只能到这里。

送给他的东西,王俊凯都记得,比如去年王源生日匿名送出的直升机模型,比如情人节那束未能送到的玫瑰,比如今天也送不出去的戒指,比如那条手链。

王俊凯想起那份昭示独占和禁锢的心情,依照王源的性格肯定会还给他,那天跟自己分手王源就想还回来但是被他推回去。现在这么一想,可能在消失的那个月里,王源会把东西放到他座位上。

可是他并没有发现,导致冲动上头一错再错。

王俊凯心不在焉地拿起手机打开高中的班群,问了一句有没有见过一条蓝黑色的手链,还附了图。

有个人回复说这不是大黄那条吗你问来做啥?

传说中的大黄出现:那谁还你了。

王俊凯心道果真:可我没见着。

好久未有新动向的班群突然热闹起来,潜水党都冒出来了,难得见到王俊凯和黄宇森说话,而且还同时出现,他们都在八卦打趣。

屏幕滚动的对话不断刷新,忽然刷过一条。

诶,原来那盒子是你的啊?那天打扫卫生太匆忙,赶着回家就直接扔了……

王俊凯看见这条消息手一抖差点撞上路边的灯柱,当晚买了机票回G市,辗转回到高中母校。

他也不知道自己图个什么,都快两年了,要是扔了的话肯定早被运到垃圾场焚毁了。

图什么呢?

一个念想罢了。

其实还有一样东西,王源都不要。

王俊凯翻过墙,站在黑漆漆的校园里茫然四顾。今天周六,不用上晚自习,半夜十二点多,宿舍楼也熄灯了。

似乎想要在这里找回失去的东西,可是他也知道于事无补。

王源不在这里了。

他也不在了。

王俊凯深觉必须做点什么来分散注意力,不然心里难受得厉害,难保又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去喝酒?自个儿借酒消愁,万一醉了被人打劫才是得不偿失,还是算了吧。回B市,找到王源……

然后呢?

再被他拒绝一次么?

王俊凯坐了下来,在树下用手机给他发微信,一条条像是怨念到极点。

[你品味变差了,他没我帅。]

[看着不像混血的,哪国的?身材没我好,也没我高。]

[你们怎么认识的?他也像我那样给你补习功课给你送东西吃?你们发展到哪个程度了?你让他摸头了还是牵手了,别告诉我已经上全垒了。你们认识不久,你不像这么随便的人。]

[王源,我知道你还醒着,不要装看不见。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么?]

王源终于有反应,结果避重就轻:[哦,你在哪里。]

王俊凯握拳抵住眉心,直接给他打电话。

“这么晚了,干嘛?”

“我昨天约你,你说没空,结果是跟别人约会。”

“我跟他先约好的,总得有个先来后到。”

“好,好。王源你厉害,我玩不过你行了吗……”王俊凯尾音哽在喉咙,先来后到,这不明摆着把他放在陌生人的位置。

“谁在玩?”

“不是你难道是我吗!”

“我没在玩。”王源冷声道。

“认真的?你认真跟他交往?”

王源沉默下来,忽道:“王俊凯,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

“……”

“见一个爱一个么。”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下一句在嘴边急刹车。

王俊凯气昏头,没细想这话。

“我送你的手链……”

那边的王源舔舔唇:“我还你了。”

王俊凯猛一仰头,眼眶发红:“我知道了。”

终于察觉对方表现不对劲,王源咬咬唇角,问:“你在哪里?”

说完他又觉得自己优柔寡断,要断就断干净点,又不是壁虎尾巴。少年时期的爱情总以为得过且过,用一句年少轻狂便可概括,等长大了就能遗忘或怀念,而如今终于走到成年这个阶段,王源发现那都是骗人的。不知是神经线过多地转移到与他的感情里,就算切断了,也还在疼,在跳动,在不依不饶隔空拉扯他的心脏。

王俊凯自我脑补给他加了太多戏,王源只觉好笑,但也不想解释,不想也不需要。他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你们的关系比朋友还要远。

最糟糕的是,越提醒越清醒。

就像几天前,他收拾旧衣物,打算把不穿的衣服捐给慈善机构,结果在行李箱内层翻出了那条深蓝条纹的领带和手链。王源蹲在地上兀自发笑。

原来他没扔啊。

他以为自己扔了。

记忆出现断层,他忘了自己怎么就放到这里的。生日前发现这件事,让他心情不太好。

说起来认识Raymond的过程挺搞笑的,之前加的一个学术交流群,里面学什么的人都有,Raymond不怎么说话,但每次出现都言简意赅地回答了艰涩深奥的问题,没过多久就有人认出他就是法学院的学长,雷蒙人如其名,其大名如雷贯耳。王源就在里面提过几个问题,都是关于医学著作翻译的,他也给回答了,心道果然是行走的百科全书啊。

没想到的是,这人认识他比他注意到他的存在还要早,雷蒙后来才跟他说的,开学晚会就知道王源这个名字。王源调侃,你怎么中文这么好。雷蒙说他表哥是中法混血,就在中国长大。王源哦了声,那你呢?

雷蒙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身材高瘦,长相英俊迷人,谈吐得体,还带有这个年纪特有的热情开朗,不过有个不知缺点还是优点的特点,就是太能言善辩,与他讨论问题往往会自讨苦吃,他可以用多种方式把人说得无地自容。

他们真正见面是在文具店里,王源那天去买荧光笔,店里就剩一根荧光绿,他当时穿着紧身裤,非常紧,蹲下来不方便,只能弯腰,动作慢了点,没想到旁边会插过来一只手把最后那支给拿走了,当场表情呆滞地侧过头去。

英俊帅气的外国男孩朝他微笑,是带着得逞的坏笑。

笑什么哦,给你就给你呗。王源不屑,转身走到另一排架子,谁知他跟在自己后面,不言不语地微笑,眼睛散发着好奇宝宝的光芒。

王源瞥了几眼,一转身就对上他的目光,差一点就与他贴上。

“Excuse me?”

“我会中文。王源,我知道你。”

王源满头雾水:???

平常人打招呼会说我知道你的吗……

“我是Raymond.”

他才恍然大悟,法学院的大牛啊。

隔天又在图书馆见到,刚出门口就撞上了人,王源没站稳,被后面跟着出来的雷蒙扶住肩膀,他正在讲电话,声音低沉。

王源没注意,就听到他喊对面的人“任”。

这么一来二去,网络加成之下,两人迅速熟悉。

这是成诚口中所谓的打得火热,王源撑着下巴无语地望着窗外的月亮。成诚翻了个身,抱着被子说梦话,分神一听,竟在抱怨烤鸡腿肉不够多让吕景宜给他再烤一个。王源听着笑了笑,拿着手机的手腕举得酸了,他换到左边,王俊凯长久沉默,而他快要失去耐心。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

“我在一中。”

“什么?”王源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什么。”

“你说你在哪里?你去那儿干嘛……”

“不知道。”

王源觉得他就像个要糖吃要不到的小孩,语气里全是委屈,心里不忍,连嗓音都软了一点。

“大半夜不睡觉,你飞回去做什么呢。”

“没在做什么,你快睡觉吧,很晚了。”

王源心里抓狂,现在到底是谁不让我睡啊!

“那你倒是挂电话。”

“你可以先挂。”

“哦。”王源干脆利落地挂断,觉得自己就跟神经病一样,竟然跟他闲扯这么久。

被子一盖,耳根清净。

王源却睡得不踏实,一看手机,好几条新微信。

[你别跟他在一起好不好。]

[明明还喜欢我为什么要跟别人在一起。]

[算了,当我没说。]

他近乎自暴自弃地结束了这段自言自语。

王源盯着屏幕发呆,再也没了睡意。

[你说真的?]

王俊凯秒回,什么真的。

[真当你没说?]

[……]

[我是想再也不和你联系的,可是这很不实际。我不可能立刻失忆,当什么都没发生当没认识过你。但是我更想走出来,好好生活,你也是,别再纠结了好么?]王源麻木地看着自己发出的这条消息,又补了一句,手指颤抖连续好几个字打错了,他把气撒到不知哪里去,真是有病,明明可以语音干嘛要打字,费时又费神,陪他一起打字的自己简直傻透了。

可他最后还是编辑成功。

[如果遇到合适的人,我也想认真交往,尝试恋爱的滋味。]

[希望你也是。]

发完就把手机扔一边去,不想看到他回复,王源背过身,眼睛在黑暗里泛着水光,亮得惊人。

这么自说自话,似乎真的可以说服自己。

可是他连对别的人动心都无能为力。

Raymond甚至是别的追求者,王源真的认真考虑过如果交往会是什么情景,构想得很美好,可他毫无憧憬之意。

更直白地说,他对他们没有欲望。

没有拥抱亲吻或上床的冲动。

就算是像Raymond这样优秀出众的男生,王源顶多只能带着欣赏的目光,别的再多一点都没有了。

什么原因导致的,他再清楚不过。

他觉得自己好苦逼,是不是就要这样孤独终老了。

或许等他到了惧怕寂寞的年纪,他就能和别人在一起了。

妈的,随便挑个顺眼的能过日子就行,他不求其他。

王源在这头自怨自艾,身后的手机在震动打断他给自己加的苦情戏。

又是王俊凯。

你别总是阴魂不散一样好不好!

王源忿恨地按了接通,恶声恶气:“干嘛!”

“你不是想认真谈恋爱么,刚好我也是,要不我们试试。”王俊凯声音很压抑。

王源失语。

“不是希望我也可以认真和某个人交往么,可我只想跟你谈恋爱。”

“我认真的,这一次不会再让你伤心。”

在眼里打转的眼泪掉了下来,王源胡乱擦了一把,瓮声瓮气道:“不……”

“你忘了,我还有很多选择,而你也是。”

“我没有,你也没有。”

“不要胡扯了,追我的人很多,如果我现在招招手,他们能排到你校门口好么?”

“可你只喜欢我。”王俊凯沉声道,“就算绕地球一圈,你也没选择。”

通话在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断了,王源盯着没电自动关机的电话不知道该说啥好,断得刚好。



极度犯困下打出来的产物orz有虫捉虫

评论(519)
热度(3741)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