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40-41

40.

转季节那一阵,王俊凯喝汤烫到了嘴,加上体内燥热,隔天口里长了个泡,平时说话没事,可是喝水就涨涨热热地发疼。

这跟他表面看上去安然无恙,内里已然鲜血淋漓并无二致。

可能夸张了点,但的确是他的状态。

说是盲目自信也好,还是确有其事也好,王俊凯那天跟王源说的那番话,仿佛也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撑着走下去。

如果连他都认输放弃,那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然而告白连番遭拒,纵然心脏承受能力再强也不免沮丧失望。

从前想要人呆在身边就好,如今却是连身心一同虏获。

可是现在呢,他和王源似乎毫无转弯余地。

感情到底是什么,王俊凯之前以为只要用自己的方式对待,就算不做解释对方也能明白,而经过这么一段苦苦纠缠后他才有一点顿悟。

喜欢可以是喜悦,可以是分享,爱却包罗万象,是纯洁的亲吻,缠绵的拥抱,还是欲望疯狂云朝雨暮,也可以是独占,嫉妒,甚至怨恨。

王源截断了他两句告白,王俊凯觉得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再说第三遍了,他得留着死前才告诉他。

不放弃,不代表他一定得卑微到尘埃里。

他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跟王源一样,就算低头也不可能跪在地上求得对方原谅。王俊凯尝过百般苦涩,试过道歉求和,从不知体贴为何物到如今关心藏在暗处,转变之大连自己也吃惊。

他想自己这么纠缠下去,就算这一年王源冷心推拒,难保明年就心软了,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四年五年六年,甚至十年二十年,王俊凯有的是决心跟他耗到底。

王俊凯回到B市躲起来一段时间独自疗伤,过后依旧是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

讲台上教授口若悬河,他托着下巴删掉编辑好的话,打上另一句顾左右而言他。

[吕景宜交女朋友了,你知道伐。]

[知道啊,可是这跟你和王源的事儿有关吗?]

王俊凯哼笑,没再回。

有些人比他还惨,到现在还在做戏。

圣诞那天下了雪,整个城市被银白覆盖,街上灯饰一闪一闪,店铺门前摆放着小型圣诞树,不知哪里传来Lonely Christmas的前奏,路人顶着红色圣诞帽回头张望。王俊凯独自一人赶往聚会地点,脚步匆匆,不时灵活侧身躲避行人。

原本是不想外出的,这么冷的天,街上人也多,情侣一对对的看着闹心,但成诚跟他说T大跟他们在同个会所开圣诞会,王俊凯略一思索就答应了出席。

雪花降落在他肩头,王俊凯抬头望了望黑到发紫的夜空,发着呆不小心撞到了人,道歉时不经意一瞥顿时呆立在原地。

这条街道两边都是琳琅满目的商店,靠近右边的一家便利店前,一个身穿棕色大衣的外国男孩撑起伞,旁边一人蹲下身绑鞋带。Raymond太高了,撑起来的雨伞对王源来说几乎毫无用处,飘雪落在他头上,Raymond弯下腰给他挡住风雪。王源绑到一半,阴影骤然笼罩下来,便抬头对他微笑致谢。

“不会绑?用我帮忙么?”Raymond弯腰说话,声音都压在喉咙。

王源摇摇头:“是天太冷,冻得手僵了。”

他有些后悔穿着这双靴子出门,鞋带有点硬,不习惯系得太紧,现在走着路就松掉了。王源自我抱怨着,忽然察觉一道目光直直望过来,抬眼一看,王俊凯双手插在外套兜里,正朝他这边看过来。

他背着光,王源看不清他的表情,心里却兀自一沉。

这么一发愣,往事毫无预警浮上心头。

刚认识那会儿,黄宇森经常找他的茬,最记得是那一次,篮球场上,王俊凯原本隔岸观火看戏,忽然就走到他跟前蹲下。他以为自己忘得干净,结果还记住他拍了拍自己的小腿才站起来。

少了个给他绑鞋带的人,他便学着自己系得漂亮些。可是呢,自己原本也会绑的,王俊凯却当他不会,每次一见面都要检查,往往自顾自就要松开再弄好,王源也没觉得他跟自己系的有哪里不一样。还有一次,他们坐在小庭院的长椅上,王源靠着他的肩膀午睡,王俊凯忽然悄无声息捏着他的膝盖弯放在自己大腿上,继而开始检查。

睡意朦胧间隐约记得他说过一句,没了我你走路肯定得摔跤,这可咋整。

可是他没有再摔过了啊。

王源此时心道。

两人目光在空中交错,Raymond意识到什么,顺着视线望过去,那里没有人站着了,再回头,王源手指僵硬地打了个漂亮的结。

你看我没有你也能绑得这么漂亮。

可是他转身就走了,根本不知道,或者知道也假装没看到。王源站起来的时候被脑海里一幕幕旧事冲击得几乎没站稳,Raymond扶了他一把,笑着调侃,蹲这么一会儿就晕了。

路上耽搁了一小会儿,到场时大伙儿都差不多齐了。会所位置选得恰好,每逢这种洋节,附近高校的学生都会来开个轰趴什么的,这不今晚就有四个学校的人来这里聚会了。

王俊凯一路心情郁闷,终于找到位置,暗恋他的学姐忙朝他招手让他过去,吕景宜坐在沙发角落,旁边的女孩子有点面熟。王俊凯凝神打量他们,主要是吕景宜新女友看着太眼熟。

在哪儿见过呢?搜索着记忆库却毫无所获,王俊凯看看学姐又看看吕景宜,最后脚步一拐走到那边,在吕景宜右边强行挤进去。

吕大爷心情不好,瞪了他几眼:“那么多个空位你偏要往这儿挤。”

王俊凯耸耸肩:“这里舒服。”

其实他是懒得应付不自觉惹来的桃花,坐这里还有这对情侣给他挡挡。

吕景宜女伴儿跟他打招呼:“嗨,学长好久不见。”

“啊?你认识我?”王俊凯诧异地歪头望着她。

这边灯光不太亮,女孩的五官只能看个大概,王俊凯越看越觉得应该是以前见过的人。

“我是陆嘉雯。”

王俊凯挑挑眉,转而看着吕景宜:“你……”

两人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吕景宜空窗了一年多,却因为赌气就答应了陆嘉雯告白。而他现在非常生气,成诚竟然也来这种聚会,如果有自己陪伴还好,问题是两帮人马分别在会所两端,影子都看不清。

聚会进行到一半,人群分圈扎堆,王俊凯干脆坐到场中的大吧台,点了酒一口一口地啄。脑海中循环播放路上那一幕和过去给他系鞋带的画面,像是自虐一般,不断提醒自己,他身边换了个人,换了人,不是你。

而他终于觉得自己有骨气了一回,这次率先转身离开的人是他。

优雅跳跃的背景音乐逐渐奏响,男男女女男女互相搭配牵手入内跳起不太标准的华尔兹舞蹈。

旁边有人落座,王俊凯侧眼看了看,是追他追得很紧的徐小姐。他忘了人家名字叫什么,只记得姓啥。

徐小姐不愧是下届校花最具竞争力人选,只简简单单着了一件白色暗纹连衣裙,画了个淡妆,长发披散在白皙莹润的肩膀,盈盈一笑便活像勾魂夺魄。

OK,更正,是对大部分雄性来说,这里面可不包括对女人不感兴趣的类别,比如她千方百计想要勾引的王俊凯。

女神颇有越挫越勇的精神,王俊凯爱答不理的态度更激起她的征服欲,也许一开始是真的喜欢,现在更像是跟自己较劲。

“要去跳一支么?”徐小姐见他目光流连在舞池,提出邀请。

她已做好被拒的准备,没想到王俊凯竟回头瞅了自己一眼,继而朝那边走去。

场内正经跳舞的不多,但也不是不存在,王源就一定不属于其中。他没跳过华尔兹,直到Raymond邀请他之前,王源都没接触过这项高雅的活动。

“可是……两个男的?”王源迟疑道。

“你看那边,又不是没同性一起跳。”

“可我觉得你邀请一位漂亮的小姐会比较好,你看这会所内有多少人在暗中打量你。”

然而Raymond只是微笑着盯住他,种族天赋的优势展露无遗,祖母绿大眼睛,睫毛看起来就很重,眉毛浓密,鼻梁高挺,嘴唇薄削有型,唇色是传说中的樱花色,微微上翘地看着某一点的时候,这世上没有哪个人忍心拒绝他。

王源被他盯得不好意思,耸耸肩跟他进了舞池。

两个男人一起跳并不鲜见,这场内多得是。可他俩皆是外表极其出众的人,没几分钟就吸引了一堆人在旁围观。

王俊凯缓步踱至他们附近,徐小姐趁着乐曲一换,自以为识趣地搂住他的脖颈,与他距离靠得极近。

 

“你知道自己看起来像什么吗?”Raymond双手牵着王源的手问。

他不解:“嗯?”

“可怜的小白兔。”

“……”

“开玩笑,哈哈哈,是某些时候像兔子,眼红红的时候。”

王源心道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眼红过。

“你自己不知道而已,上个月我们的生日,在餐厅庆祝到一半,你看了一眼手机,那个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

“啊……是我父母给我发来的,有些想念他们了。”

“唔,哦,原来如此。”Raymond若有所思,抬起双手让他转了个圈,“你——”

跳脱欢快的音乐悄然转变成性感低回的爵士乐。

 

“王俊凯,我觉得你肯定知道的。”徐小姐笑容勾人。

王俊凯面无表情地说:“知道什么。”

“知道你自己有多迷人。”

王俊凯不置可否地挑眉。

“明明可以刷脸走天下,偏偏能力这么优秀,而且你有花心风流的资本,但只有你的眼睛看起来风流。你真是个矛盾综合体,让人着迷。”

“哦。”

“唔,你肯定也猜到我接下来想说什么了。”徐小姐垫脚贴近,吐气如兰。

王俊凯偏头一躲,闪开那双沾着脂粉气的红唇。

唇膏在他嘴角留下一点红色。

“我喜——”

 

“你怎么知道?”王源静默一会儿才问。

“OK,你经常就会神游。嗯,我是说我们虽然相处时间不久,但每一次我都能发现你偶尔会走神。”

“你这么注意我啊。”王源打趣。

“嗯哼,那必须啊。”

王源挪开视线,可架不住Raymond直接一下跪在地上,周围一片哗然。

“你在干嘛?!起来啊……”

“我是想说,虽然相处时间不久,但我希望更加深入了解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么?”Raymond抿唇笑着,变魔术似的抽出一支玫瑰花。

搞什么……弄得跟求婚似的。王源皱起眉头,不知为何下意识就往那边瞥了一眼,正好瞅见女孩献吻的画面。

他暗暗提气,想让人先站起来,这种情况太尴尬了。周围的人都在起哄,大喊“在一起”和“答应他”,王源不希望处理得太难堪。

他正要回答——

 

王俊凯不管不顾地扒开人群,神色是鲜有的压抑——

 

徐小姐一脸惊疑不定,下意识跟了上去——

 

后方骤然传来吕景宜的暴喝:“我操你妈!”

“——敢碰他一下我他妈剁了你喂狗!!”

 

 

41.

尖叫声随着殴打而起,吕景宜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揍趴在地。成诚回过神来想把人拉起来,却听他说。

“哪只手碰的,说。”吕景宜把沉重的椅子甩到瑟瑟发抖的男人身上,面沉如水。

成诚愣在几米外,忽觉刚刚被地上那男的揩油了。

而他那可怜的新女友早已听闻吕少爷脾气暴躁阴晴不定,但也只当传闻并未当真,现在真正摆在眼前,她才觉可怕。

吕景宜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仿佛全身毛都炸起来了。

她在惊怕的同时深感困惑,吕景宜口中的“她”是谁?

那几人围聚在此处,王俊凯和王源的视线在空中相撞,接着不约而同移开。王俊凯上前架住正在施暴的吕景宜,附在他耳边低声劝说,继而给成诚递眼色让他过来帮忙使这头野兽冷静下来。

Raymond偷偷嚼了一颗口香糖,计划着圣诞会接近零点时用热吻融化他的小甜心。

王源凝神打量那几人的互动,忽然瞅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陆嘉雯?她怎么在这里。女孩察觉他的目光,对视时明显表露惊讶。

“嗨……好久不见。”她挪过来。

王源点点头:“你也来聚会?哪个学校?”顿了顿,想起来点什么,续道,“哦,央音是吧。”

“呃……我是跟景宜过来的。”

王源撇撇嘴:“哦,玩得开心。”

早前听成诚说吕景宜交了女朋友,他和这位吕少爷不熟,就没多问,原来是她。

这话敷衍意味浓厚,陆嘉雯意识到他似乎生气了,便讷讷地没再开口。

几人之间的氛围迅速变得微妙,待吕景宜安静下来后,王俊凯转身就见王源站在原地,又一个四目相对。

会所经理原本万分头疼,等见到成诚和吕景宜后瞬间吓得腿软,忙低声吩咐下属通知保安把地上人事不省的男人拖出去。

吕景宜还未出声,成诚就发难了:“我想请问一下,你们这里谁都能进来的么?”

还有十分钟到达零点。

经理抿唇沉默,同时在心里画十字祈祷。也难怪他这么害怕,这位程公子可是程局长的独子,还有旁边那位的老爸更是不能惹的大人物。

这边气氛僵持着,王俊凯缓步走到王源面前,贴得极近,王源眨着眼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结果就这么从他身边绕过。

心底不知为何浮起被羞辱的难堪。

王源嗤笑着咬住唇角。

Raymond看时机差不多了,用食指点点他的肩膀。王源沉下口气,转过头的瞬间眼前黑影笼罩,接着唇上一热,浓厚的龙舌兰酒味扑鼻而来,嘴唇因为惊讶来不及合拢漏出酒液。徒然睁大的瞳孔里倒映着王俊凯深沉的目光,一旁的Raymond被这突发状况吓呆了。

徐小姐转身就看到面前正在拥吻的两个男孩。

王俊凯刚刚越过他是到前方的吧台拿酒,Raymond拍了王源的肩膀后就被他用力推开。

零点,墙边的大钟敲响。

眼前所见出乎大部分人意料,也有立即与身边的人交头接耳讨论的,还有人掏出手机拍下这一幕。

此时王俊凯一手紧紧箍住王源的后腰,一手扶着他的脸,深入浅出地用舌头给他灌酒。

王源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弄得发愣,继而这深吻麻痹了他的反抗机制。

强势钻入的舌头舔弄他的下唇,卷住他的舌尖拉到自己嘴里含吮,深吻和冰酒令他大脑缺氧,王源眯着眼瞥到王俊凯的嘴角,忽然惊醒,使了点力动作文雅地推开他。

王俊凯之前就已是半醉状态,这出于直觉的举动换做完全清醒之时怕是不会这么做,更何况他才被王源拒绝,被他的冷言冷语戳到心肺深处。

可是,他刚刚看到什么,那个外国佬跪在地上跟王源告白?在那之前他还弯了腰给他撑伞。

王俊凯直直盯着他,悄无声息地抽走了王源手中的玫瑰,随意往地上一扔。

再放任下去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更加糟糕的情况,王俊凯扯了扯嘴角,却见王源绷着嘴角在旁边的桌子上抽了张纸巾递给他。

“你嘴角的口红,擦擦吧。”

王俊凯一愣,被他推得踉跄。

他以为王源会对自己的吻发怒或是反应更加激烈地指责自己不该在这种场所胡来。

为什么这么平淡?

视线随着他移动,不料对上Raymond似笑非笑的神情。

王俊凯打了个激灵,跨了一步拉住王源的手。

“不是,我没让她吻我。这是不小心揩到的。”说完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王俊凯屡次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苦不堪言。早在开始,王源就在误会他。

“这跟我有关吗?”王源冷淡地回了一句,“放手。”

王俊凯摇摇头:“不是,你听我解释,不是那样的,我跟她什么都没发生,什么关系也不是……”

王源一言不发地抽回手,绕过吧台往会所洗手间走去。

可能是喝多了,他现在有点想吐。

人在喝醉的时候,情绪难免脆弱,加上一个吻带来的足以覆灭全部理智的冲击力,勉强撑住不摔倒已经很了不起。

王源一眨不眨地盯着大理石洗手台,看着那些纹路默默弯起一个自嘲的微笑。

竖起全身的刺,到头来是把自己也戳伤了。

抬手捂住双眼,王源兀自发笑。

搞什么,原来你什么都没忘,你什么都记得,包括他接吻时呼吸的节奏和脉搏跳动的频率。

他打开水龙头,用冰冷的自来水搓脸,企图让理智回笼。

Raymond跟进来,走到他身边说:“你还好么?”

王源低叹:“没事。”

“我可以问他是谁么。”

“……”

“OK,我知道了。”

王源警惕地抬眼,望着镜子里的男生:“你知道什么。”

“他不就是你喜欢的人。”

王源在刹那动容,手指攥紧了,声音压到最低:“谁说……”

“你这副表情,骗得了谁吗?”

“……”

“如果刚刚没有横生枝节,你会怎么回应?”

王源一愣:“啊?”

Raymond耸肩笑了笑,已经得到了答案。他兀自点着头,自说自话:“王源,你知道么?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你跟我会很合拍,结果还真是,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喜欢的东西很类似,兴趣爱好或者别的什么都很契合。你看你会弹钢琴,我会sax,我们都爱看《傲慢与偏见》……你懂我意思么?就像你看到那个人,眼里会放光一样,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王源眼神愣怔。

Raymond弯起一个优雅的笑容:“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在害怕什么,但人的一生中,很难遇到自己喜欢并且喜欢自己的人——我看得出他也喜欢你。如果还爱着,为什么不勇敢一点呢?”

“可是……”王源眼睫上那颗水珠擦着唇边掉落,他眨了眨眼,忽笑道,“你为什么要帮着情敌劝我回头?”

“唔,因为我觉得如果你心里还有别人但是跟我在一起的话……先假设这个可能性成立,我认为这对我来说很不公平。”

“你真的,跟我很像。”

“就像照镜子一样,我有点自恋。”

王源笑容嚣张:“通常剧本里像你这种类型的角色都应该劝我,想要忘记旧爱就应该开始一段新的热恋。”

“嗯,是的呢。不过我一向不喜欢按剧本走。”Raymond说着忽然凑到他脸侧沉声道,“如果你跟他再度分手,我肯定会把你抢过来。”

“你就这么笃定——”王源淡定一笑,“我会跟他复合?”

“王源是什么人?他没这么胆小。”

Raymond直起腰,拍拍他的肩膀:“人生需要冒险和选择。”

人有时候必须做出选择,但如果摆在你面前根本就没有别的路,你可能需要一头撞上南墙的勇气。

OK,是你以为的没有别的路可走。

这条路上,脚下正有一个坑,停滞不前,还是越过去,或者毅然往下跳。

这是一个问题。

如果坑的迳口过大呢?

王源呼吸沉缓。

尝试过那么多的方法,曾经心死过,试图让对方灰心放弃。以为时间将会治愈心底的痛楚,结果无论是独自一人还是与别人相处都会无意想起和他的点点滴滴,更遑论,就像刚刚,王俊凯朝他走来,他的内心也无法平静无波。

曾经死心,可是做不到。

他一直给自己鼓劲,别这么作践自己。

也许这不是坑。

心底浮起了不知名的希望。

王源低头笑,他一定是喝大了,不然怎么会有如此荒谬的想法。

可是万一呢?

身体和大脑告诉他,自己分秒必争地遗忘王俊凯,反而每时每刻都在加深记忆。

越想忘越难忘。

闭上眼的瞬间,脑海浮现初见那一幕:高一下学期的某一天,王源转过身靠在窗台上,周围的景色皆是模糊不清,惟有朝他瞥过来的桃花眼,一如往昔。

王源绝望地捂住了脸。

 

吕景宜带着成诚离开了,陆嘉雯不敢自讨没趣,心情抑郁地也走了。

王俊凯原想寻找王源,好好解释一通,可没走几步就被同学缠住。他知道自己醉得有点离谱,但还算正常范围。他只是很少会有这么醉的时候。

这么一坐就到了后半夜,圣诞会是通宵举办的,从晚间八点到隔天早上六点。

王俊凯应付着众人的八卦之心,脑子乱哄哄,各种吵杂的声音,说话声,会所播放的背景音乐,和碰杯时相撞的清脆声响,汇聚在一起,放大了投射到大脑皮层,令他太阳穴有些疼。

他不说话,别人问一句就笑一下,接过酒仰头就灌。

凌晨三点多,王俊凯借故走出门。站在街上被冷风一吹,胃里一阵翻腾,他看看手机,想也没想就给王源拨了个电话,对方没接。

料想他还在生着气,王俊凯动作迟缓地打了一句话发过去。

[你在哪里]

连标点符号都没添上,王俊凯靠着灯柱发了会儿呆,然后抬步走远,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仿佛道路尽头有自己等待的人。

雪后的街道有些打滑,王俊凯双手插在衣兜里,走了还没十分钟,王俊凯眉心一跳,回头目光朦胧地张望,忽然心脏下沉。

那边,他出来的那片区域,发生火灾了。

王俊凯吓得一下子清醒,拔腿往回跑,路上太滑,好几次差点就摔倒。他边跑边给王源打电话,内心焦灼,快接,快接啊,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接电话?间接吓出冷汗,不用几分钟就赶回会所,房顶冒出浓烟,门口不断涌出慌乱的人群。

这一片兵荒马乱伴随尖叫和哀嚎而来,王俊凯不假思索逆着逃生的人流窜了进去。他捏着衣领捂住口鼻,在一片浓烟里大喊王源的名字。

“王源!王源!你在吗?!听到应我一声!”

开口几下就吸入了烟雾,嗓子呛着了,依然不管不顾地撕扯着喉咙放声高喊,惊惶中撞到逃走的工作人员。

“先生,快走啊!里面很危险!”

王俊凯挥开他的手,往里走去。

大片桌椅被撞倒了,烈火吐着舌头从员工休息室往外蔓延,王俊凯捏着手机焦急扫视,忽闻一道细声回应。

“王俊凯。”

王源脚步蹒跚地走来,还未有所反应便被他紧紧抱住。

那一瞬间全世界都安静下来,只剩下这个人的怀抱和温度。

应急消防系统启动,天花板洒水浇了他们一身。

“吓死我了……”

王源声音嘶哑:“我以为你没走就回来找你……”

王俊凯心里一紧:“你脚怎么了?”

他说着搂住他的腰架着人往外走。

“刚刚被人推倒了……被一个大胖子踩了一脚,嘶……”王源说着话不小心踢到了酒瓶子,扯到脚踝的伤处。

“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短信也不回!”

“忘带了!”

王俊凯又气又心疼,幸好没事,幸好找回来了。

走到外面,两人眼里全是红血丝,不知是情绪过激还是被烟熏的。

王源咳了几声。

王俊凯声音沙哑得不像话:“听我解释,我真的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也只想只有你一个。我从来没这么对待过一个人,也没人这么对我……你知道么?”

头发凌乱不堪,王源嘴唇微张,呼吸还没缓过来。他喉咙发疼,太阳穴也在疼,全身都似散架发软,几乎想要不管不顾地瘫倒在地。

可是,仅仅是听他喊着自己的名字,刚刚那阵后怕飘散,力量重新注入他的手臂。

“你拒绝了我两次,在我们分手之后。”王俊凯接近语无伦次地喋喋不休,“我原本打算这辈子都不再说我爱你了,留着死前再告诉你,可是现在……”

话音被截断在双唇间,王源揽住他的脖颈,堵住了他的嘴唇。

“你声音太难听了,我不知道怎么令你闭嘴。”王源坦然一笑。

王俊凯神情恍惚地张开唇,发梢还滴着水,一脸狼狈,对视中看见他眼里的自己神态傻得可以,他便反客为主,不知哪里来的力量箍住他的腰背,在路灯的映衬下发狠地吻下去。

夜风卷起两人的衣角,地上的影子融合在一块儿。



友情提示一下时间线:39开头已经是十二月中旬,开头wjk在上课,后面关于wy生日的情节内容都是回忆,所以成诚告诉他wy身边有人的时候他是那种面无表情的反应,因为早就知道啦还吃了一瘪。

没那么快完结,接下来还有《虐鳖记》、《智勇斗双亲》and《白色巨塔与政界传奇》(X,just kidding:)

评论(891)
热度(4775)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