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42

42.

圣诞会相关帖子像病毒一样爆发传播,即便管理员已经在第一时间删帖,可架不住别人发朋友圈,还好灯光暗看不太清人脸……三天后,此事热度才稍微减退,速食时代的娱乐八卦多半活跃率超不过一周,立刻便有新鲜事物取而代之。

而这个时间,两位主人公正处于T大图书馆北门休息区,王源盯着手机发笑,王俊凯右手托着脑袋,左手轻轻敲了敲桌子。

“同学,学习认真点,玩什么手机。”

王源瞅了他一眼,板下脸道:“你再坐远一点我就能认真了。”

像是听到什么顶级情话,王俊凯笑容化了,挪到他身边。噢,他现在整个人都像在天上飞着,心情好到爆炸。

“看什么呢。”

“小黑发来的照片,哈哈哈好蠢,他长得跟那只绵羊一样……”王源回放给他看。

远在新西兰的小黑假期体验生活,和绵羊群打得火热,被踢一脸土,笑容傻里傻气。

“亲爱的王源同学,如有需要,我可以为你代购新西兰奶粉,嘿!”

还附了这么一句话。

王俊凯只看了几眼便又把目光放到他脸上,王源终于察觉有些不对,侧头却被他偷袭成功。

“……你干嘛啊。”顿了顿,王源脸色一凛,“还有,谁允许你坐过来的,回去回去。”

他想起自己还在生气呢就又要赶人。

“还没气完啊。”

“你先搞清楚,是谁跟女生牵牵扯扯不清不楚的?”

王俊凯做举手投降状:“没有牵扯没有不清不楚,我很清白,真的。”

“真你个头!你还让她亲你!”王源想起那一点点唇膏印子,刚刚消下去的气又上来了,“你他妈真是死性不改,到处招蜂引蝶……”

“哈,人家要喜欢我我也没办法啊,总不能在脸上贴一张告示,上书‘不准爱上我’吧?而且我躲了,不过没来得及躲开而已……”

“可你跟她跳舞。”王源一脸“我看你还怎么解释”的神情。

王俊凯蹙眉道:“你不也跟那外国佬跳了。”

“好啊,你现在是要跟我秋后算账是吧?来啊,看谁的账本比较厚。”

“没有。”王俊凯憋了一肚子话。

“你那些红颜知己,用我一个个数出来么?”

王俊凯靠在软垫上一会儿,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你拿别人气我的时候想过我什么感受么?”

“我什么时候拿别人气你?Raymond和我只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

“我可没有特指,你心虚什么。”王俊凯似笑非笑,瞥他一眼。

“我没有心虚!”王源气急败坏,“不想刚和好就跟你吵架,你赶紧走吧。”

“我才刚来你就要我走,我们几天没见面了,你就一点都不……”王俊凯说到后面自动消音,总觉得主动提起想不想这个问题特没种。

“明明昨天才来送我上学……”王源嘟囔一句,注意到路过的人投来好奇的目光,便没再回话,低头闷闷地刷着小黑传来的照片。

于是休息区内再次安静下来。

暗中打量对方的神态,王俊凯原本板起来的脸不自觉柔和下来,是那种不自知的满足的笑意。

现在这种吵架更像恋爱中的小打小闹,就算互不搭理心底也是甘之如饴。

正想入非非,忽闻一声惊呼,王俊凯回过神问怎么了,王源脖子僵住,语气艰难地说,我脖子……扭了一下,好疼啊……

王俊凯憋不住笑,动作轻柔地把人揽过来,纵然如此王源依旧疼得哇哇叫。

“哎,轻点轻点,啊啊啊……疼疼疼……”

“你别喊得跟叫床一样……”王俊凯把他按在自己大腿上,捏着他的脖子给他按摩,力度放得很轻。

“是真的疼!”

“你太用功了,这样怎么行,要注意劳逸结合。”

“哦。”

“你看你这里的肌肉多硬,多久没运动了?元旦爬山去不去?”

“嗯……去哪里?”王源被他摸得很舒服,痛感舒缓过后便有些昏昏欲睡。他的拇指指腹有一点点薄茧,摩挲他颈部的皮肤带来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昵感。

“要不去泰山?”

“元旦人这么多……不想挤。”

“那还是算了。”

王源翻了个身面朝他的裆部:“对了。”

饶是very open如他也不禁有些愣怔。

“你那些照片和视频,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我就拧断你的腿,各种意义上的。”王源眼神微妙地扫过他双腿之间才望向他的眼睛,正色道,“任何一条。”

“…………”

当年分手的症结所在总算初见端倪,王俊凯嘴唇微张,目光霎时找不到落点。王源神色变得不自在,讷讷地从他腿上起来,两人的呼吸有两秒离得极近,差一点就要贴合,可皆在瞬间醒觉处身公共场所。

“你……”

“你……”

他们不约而同道,王俊凯抢先开口:“让我先说。”

可他说完后矛盾地陷入思考状态,王源坐在他身边,室内暖气很足,裤脚拉了起来,露出裹着左脚脚踝的药膏纱布。他盯着那抹白色,思绪飘得有些远。

那一晚,在听到浓烟里王俊凯嘶哑、恐惧的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后,内心真正的索求和欲望再也无力掩藏,从灵魂深处挣脱了自我加诸的锁链,疯狂迅猛地覆灭他的世界。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当自己也喊出他的名字,挣扎欲脱许久的束缚破喉而出,他在恐惧退散的那一秒顿悟,有些感情,一个名字便能证明。

王俊凯和王源,承载的就是这么一段带有血性的爱情。

告白和诺言从未显得如此苍白无力,过去百思不得、苦苦寻找答案的困惑和疑虑皆是庸人自扰。

挣不脱,忘不掉,索性纠缠到底。

消防队员赶到疏散人群,尽管并没有什么卵用,这次事故属于雷声大雨点小的类型,窗帘和沙发垫布等织物起了助燃作用,只是看着可怖,水一洒就灭了大半。

他们站在不远处交换了一个干涩却热烈的吻,其后上了救护车去往医院做了身体检查。有几人吸入浓烟过多导致呼吸道烧伤,情况比较严重,需要及时进行抢救,他俩就属于幸运的大部分人当中,临时处理外伤后就在大厅等候检查结果,结果一晚上就这么耗掉了。

这实在算不上什么浪漫的复合过程,甚至稍显狼狈,然而两人脸上洗干净了,衣物上带着脏黑,坐在一起什么话都不说,心情从所未有的坦荡惬意。保持沉默一是通宵一夜还经历险境心情起伏难平,二是气氛刚好谁也不愿打断。即便均陷入疲惫状态,但他们都不想合眼,余光间或捕捉旁边的身影,一点风吹草动,不经意的对视间情意也呼之欲出。

中间王俊凯接了个电话,是小姨打来的,她听到消息便送达慰问,王源敏锐地察觉,这之后除了王煜,他便没有收到家人的来电,却也并未多问。照理说,既然亲戚都已得知,那双亲必定也知晓了。

结果也是预料之中的没什么大碍,他们走出医院时天已大亮,王源走路不太顺畅,王俊凯便一手扶着他。接近一月的冷天气,不一会儿他的手就冻得通红了,王源看见后就在口袋里翻了翻,仅找到一只手套,左手的。

王源一脸窘迫,他伤的左脚,王俊凯用右手扶着他呢。

这下,他才开了口。

“要不,你换到我右边来……”说着晃了晃手里的羊毛手套。

王俊凯看了几眼默默换到他右边,抽出左手却是姿态亲密地搂住他的肩膀,大爷似的甩了甩手。

王源读懂他意思,动作粗鲁地给他戴上,才走几步没憋住让他把右手伸出来。

“干嘛。”

“给你暖一下。”王源刚握住就觉得自己肯定傻了,妈的他自己的手比王俊凯的还要冰……

王俊凯笑得弯下腰,走路都歪歪扭扭的。

“你有没有搞错?!好好走路行吗怎么是我这个病人扶你……”王源被他弄得直喘气,“王俊凯……”

“诶。”王俊凯老不正经笑完才回归本位,“饿了没?”

“嗯。”

“想吃什么?”

“小笼包烧麦春卷……”

“要不吃粥吧,那边就有一间。”

“你都决定了为什么还要问我?”王源被他带着往那边去,期间还在碎碎念,“有你这样的吗知道我选择困难还特意问我看我吃瘪很好玩是吧……”

坐下后点了一大份砂锅粥和饺子,等候的时候,王俊凯一直在踮脚,王源老烦那阵声音,说,你安静点好伐……

王俊凯托着腮,露骨眼神落在他脸上,没一会儿又开始踮。

“你脚抽筋啊?”

王俊凯不说话,盯着他直笑。

“干嘛一直看我。”王源低头摆弄碗筷勺子,“你别动了行不,地板都在晃了。”

王俊凯停了几分钟又开始,王源败给他,东西摆上来,王俊凯拿了醋瓶给他,王源说我不吃醋。

“你不吃醋?”王俊凯意有所指。

“是啊。”王源秒懂装不懂。

“哎,那昨晚谁打翻醋缸狂舔呢,那味儿,啧,接吻的时候超酸。”

“酸不过某个人。”

王源恨恨地掰筷子,往嘴里塞了个饺子。腮帮子鼓囊囊,嘴唇紧闭着蠕动,像极王俊凯最初对他产生莫名情愫的模样。

“继续。”王俊凯忽道。

“什么?”王源咽下食物,诧异道。

“我说你继续骂,特别好听。”

“……你神经病吧!”王源咬牙切齿地笑骂。 

“我讲真的,你以前跟我在一起话没有现在多。”

王源微怔,明白自己那点纠结的心思似乎随着那场火灾一并被扑灭,坦然面对这人的时候才是他原来的真实本性。

听着王俊凯带着眷恋的感叹,王源微笑道:“你喜欢我话少?”

“我喜欢你,什么样都好。”

这停顿的语气太微妙咯,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这味道下午就飘到成诚那里去了,一进寝室那种“我懂的,兄弟,不用解释了”的揶揄目光就直在他身上打转。

王源翻了个白眼:“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是没见过谈恋爱谈到崴脚的哈哈哈!”

瘪瘪嘴,王源没接话,手速缓慢地回复王俊凯的微信。他男朋友在上课,因为这课的教授是出了名的挂科魔王,手下亡魂无数,王俊凯回住处梳洗梳洗一番就赶去教室了。

成诚自顾自往下说:“诶,好久之前就想问了,你俩,诶嘿,是不是很小就开始搭上了?”

“你语气能别这么猥琐嘛……真是白长了一张美少女的脸……”

“啥啥啥?美少什么?再说一遍?”

“年。”

“啧,算咯,不说就不说。”

王源抽空回头瞅了几眼,忽道:“你吃炸药了?”

“什么啊,我没生气。”

王源笑道:“哦,是吃醋了。”

“……”

成诚无力地回了一句:“不懂你在说什么。”

王源没回话,有些事只能靠自己领悟,旁人多说也是无谓。

接下来几天他俩课表像是约好了,不是他有课就是他有课,反正就凑不到一块儿。王俊凯说你腿受伤了还去上课,请几天假不碍事,王源却坚持自己真没事,睡一觉起来好很多了,除了走不快并没有影响。

自行车是没法骑了,只能尽量早起,结果隔天就看到王俊凯的车停在寝室楼下,王源认命坐到副驾驶席,二话不说,一副领导指点江山的模样给他指路。

刚开车门,王俊凯就喊住他,王源缩回来被他亲了亲嘴。

“再亲一口。”

这话里存了八分调戏之意,王俊凯没想到王源居然在停顿三秒后直接献上一个深且短的吻。

对于能够让王俊凯陷入呆滞状态,王源显然充满了成就感,带着得逞的坏笑遛下车,可惜脚还伤着不敢太用力以至于又被王俊凯逮住。

王源回过头笑道:“我觉得……咱俩这样没完没了亲下去课就不用上了,要不你先放开我?”

王俊凯挑挑眉,一声不吭从他包里掏出那副平光眼镜,从后给他戴上。

“嗯?”王源发出疑问的单音。

“去吧。”

王源站在车外扶了扶镜框,白色捷豹跑车驶远,他边往教室走边纳闷,王俊凯搞什么?

很快他就知道了。

这节课是公共课,和本院的学生一起上,王源随意挑了后排某个座位,没一会儿身边也坐下一个人,他低头阅读没有注意。教授进来,上课铃响,王源才侧头看了看,立马石化了。

王俊凯托腮低笑:“5分32秒才发现我。”

那喉音性感,令他不禁抿唇吞咽口水。

王源带有钩子的眼神在他脸上溜达一圈,低声说:“你没课?这么闲?”

“刚开出你校门就收到通知老师有事改成自习。”

“嗯?你还逃课。” 

“也没说一定要留在教室自习,我换一个教室不行么。”王俊凯轻飘飘地说完,坐近一点。

王源下意识往墙边挪去,王俊凯继续逼近。

“不要挤我了!”他低吼。

“好冷啊,贴近点比较暖和。”

王源瘪瘪嘴没理他的借口。

课上到一半,王俊凯抽了他的资料看,王源在记笔记瞅了眼没阻止,心里倒在好笑,这资料Raymond当年自己翻译着好玩,王源当时见着了就多问了两句,他便把译本给他了,之前就猜到成诚所说尽是为了替王俊凯隐瞒自己。王源今天出门太急随后就把桌上那份拿走了,王俊凯那份应该是被他放在书架上,这下他该郁闷了。

果然如他所料,王俊凯一脸高深莫测地把东西扔回原处,面无表情地盯着讲台。

“这谁给你翻的?挺low的。”

王源绷了绷嘴角忍住笑:“朋友帮忙的。”

王俊凯有苦说不出,从这天开始憋了好久的话,如今,心里的单子又新添一件需要解释的事情。他斟酌良久,酝酿好情绪,结果被王源一句带跑。

“中午吃啥?”

“……”王俊凯被戳了一下泄气了,“烤鸭?”

“你不是上火了吗?吃点清淡的吧,拉面怎样……”

于是两人围绕“中午吃什么”这个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王俊凯望着他熠熠星光的双眸,心道还是过一阵,找到合适时机才说吧。

王源行动不太方便,但也麻烦不到别人,可王俊凯对他总是存着私心的,他希望这人能时刻呆在自己视线范围内,这样他才能安下心来。看着他撑着圆桌收书的笨拙动作,王俊凯几下帮他弄好,顺便把一边的外套和围巾都给他穿好。

“对了,你要不要……”

“嗯?”

“你看你现在脚伤了,总会有点不方便吧,在宿舍的话。”

王源安静地望着他。

“我住的地方离得挺近,而且有车代步,你看这样好不……”

王源自然地打断了他:“嗯,挺好的,走吧。”

“啊,去哪儿?”

“不是让我先住你那儿嘛,回去收拾点东西,还是先吃饭?”

王俊凯意外地挑眉,他话还没说完呢……

有点搞不清王源在想啥。

前天下午他俩在咖啡厅里忙里偷闲,刚好碰上徐学姐,人都跟他打招呼了,王俊凯总不好直接无视,便皮笑肉不笑地道了声嗨。王源立马拉下脸,收了东西就走人,恰好上课时间快到,王俊凯只能等晚上再找他,结果他连电话也不接。

今天看着火气有消下去的苗头,王俊凯总算逮到人。

才生完气面对他又仿佛卸下所有防备,这让他困惑的同时庆幸万分。

实不相瞒,王源那句像是带着调侃的玩笑般的威胁着实让他震惊,以至于失去了辩白解释的时机。

他知道,在那么久之前就发现了,王俊凯略一思索,小心翼翼触及他的心底。

与其同时也多亏王源摊开内心的秘密摆在他面前,王俊凯才能如此轻易碰触。这样坦诚的男孩,是他的王源。越想便越震撼,像一团火光烫着他的心脏,热血沸腾。

车上,王俊凯发动了引擎,忽然又停下动作,王源诧异地望着他,问怎么了。

他掏出手机翻到通讯录,把那位徐小姐的号码删了,同时连微信也删掉。

“你这是……”

“你不喜欢的话,我都可以删掉。”

王源还想装装样子:“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却被他下一句击溃。

“对我来说,她们不及你万分之一重要。”

王俊凯捏住他后颈,将轻柔的吻印在他的额头。

王源讷讷开口:“其实……”

“你说。”

“每个人都有被原谅的机会。”

“……”

“这与爱意无关,也不代表可以划上等号。”

“我知道自己做过很多混事也伤害过你……”

“不,不,你听我说完。我意思是说,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你有,我也有。这么说并不意味着将过去一笔勾销,而是,我们还有很长的未来,可以慢慢解释和经历。”

王源自己说着眼眶泛起酸涩的感觉,饱含情感的目光撞入这双近在咫尺的眼眸,似乎穿越了漫长的岁月,见证时光在他们身上刻下的烙印。

无法得知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才合适,只能下意识地保持僵硬的面无表情,良久,王俊凯才扯了扯嘴角,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以为自己长进不少,其实并非如此,直到此时此刻,那些曾让自己撕心裂肺难以承受的痛楚都成过眼云烟,他才发现自己是被眷顾的那个。

只得他一句话就好。

这熟悉的神态,像极了过去,他常露出的表情,昭显漫不经心或是逗弄,而现在,王源从中读出许多复杂的情绪。

他想该说点别的缓和气氛,王俊凯却把他搂进怀里,带着温热湿意的吻落在他耳边。

“好。”

还未说出口的两个字太沉了,就这么哽在喉咙,王俊凯只能发出一个单音。



评论(408)
热度(4408)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