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43

43.

别的天蝎座记不记仇,他不知道,但这个特别记,王俊凯亲身领教并体会被间断翻黑历史的痛苦简直欲哭无泪。

这叫痛并快乐着。

王源揪着他那点算不上黑历史的黑点,一天一遍,全是不经意地提起,却把他堵得哑口无言。

幸好王俊凯也学会一招,用嘴堵回去。

从他开口让自己暂住他家,王源就有心理准备也许会发生点什么,毕竟情侣不可能只靠精神交流吧?可是他发现这人就算化身接吻狂魔,彼此的感觉将要到达临界点,王俊凯却也没有更多其他越轨行为。

他会找借口离开他身边。

在那之前,12月31日下午,王源下了第一节大课就回宿舍简单收拾必需品、学习资料和几件厚衣服。王俊凯第二节还有课,早在那天便把钥匙交付于他。

“你得小心保管,备用钥匙我忘带了。”

王源似笑非笑,仿佛已识破他的小计谋。

王俊凯瞅着他明丽干净的笑容,忽道:“眼镜怎么不戴了?”

“啊?”他刚走着神没听清,“什么眼镜?”

王俊凯咬着唇意味不明地一笑,不知想到什么,面色瞬间阴沉下来。

“好好的,怎么生气了?”王源直觉敏锐地从包里翻出眼镜戴上,“你喜欢我戴眼镜的样子?”

他摇头又点头。

“是还是不是呢。”

王俊凯当时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总觉得不太对劲?王源心想可能是自己过于敏感。王俊凯的公寓,两房两厅,还有阳台,王源打量片刻,这里看着不太像有人常住,生活气息甚少。客厅地上铺着毛毯,茶几底层整齐摆放着4本杂志,黑皮沙发横在中央,阳台边上放着一个透明玻璃瓶,里面堆着五颜六色的玻璃弹珠,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王源压抑不住笑意,恶趣味地四处张望,仿佛想要寻找陌生人的痕迹。

理所当然是不可能存在的,看到最后连自己都觉得可笑。

当天晚上,他俩去了奥体公园参加跨年倒数活动。人山人海,两人紧紧挤在一起,围着同一条围巾,袖口处探出指尖轻轻扣住。

人群欢呼声中,灿烂耀眼的烟火尖叫着破空,王源扯着嗓子大喊:“新年快乐!”

王俊凯嗤笑着侧头看他,王源似有所觉,四目相对间就像交换了一个浓情蜜意的深吻。王俊凯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王源瞪大了眼睛。他用指腹轻拂过他的眼角,扬起一个轻笑。

“新年快乐。”

“你刚刚说什么?”

“新年快乐。”

“不,上一句。”

“新年快乐。”

“不,上上句!”王源被他耍得快抓狂,“别闹了!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吧。”

王俊凯好整以暇,抱着手直笑不语。

王源瞪圆了眼,放下掰着他肩膀的手,哼了声扭头煞有其事道:“算了,反正我听到了。”

“是嘛……”王俊凯拉长音,“那我刚说什么了?”

“你、王俊凯又表白了。”

王俊凯大笑着单手搂住他,低头蹭他额头,像冬天的小动物互相取暖。

“宝宝。”

王源心中一颤,脸上飘起可疑的红晕。这称呼时隔多日在这个时间点似乎是不经意地道出,更让人手足无措。

“老大不小了,别这么喊我好不?”

“可是就算我们六十岁了,你还是比我小啊。”王俊凯轻笑,“宝宝。”

“我成年了!不要再这么叫我。”王源严重抗议。

“成年了吗?”王俊凯一脸不像装出来的意外,“真的?让我掂量掂量。”

还没想清楚什么叫掂量掂量,怎么掂量掂量,王源被他扯出人群,接着整个人腾空。

“啊!!你做什么?!”

王俊凯把他扛到肩上:“成年了?真的成年了?怎么还和以前一样轻呢?”

“你有!”王源想起刚刚已经到了新的一年,现在是新的一年的第一天,说些不好的话总感觉不太吉利,骂人的话刹住车,他只能反复重播一句:“放我下来!王俊凯我警告你哈,不放我下来后果自负。”

王俊凯扛着他走了几步,路过的人都一脸笑意瞅着他们,他点头笑着说,弟弟不听话,我教训一下。

“叫哥哥。”

“什么?!”

“喊哥哥就放你下来。”

“靠……”王源忍不住爆粗的心。

他不敢乱动,万一摔下去咋办?

“那你就扛着吧。”王源心里恨道有本事你就扛一晚上反正又不只有我一个人丢脸……

王俊凯当然没有扛一晚上,两人闹了一会儿就回家了,开门时王源脸上依然挂着甜笑,眼神亮亮的,王俊凯看了几眼就挪开了视线。

王源觉得时间和气氛都刚好,这时候该接个吻然后滚上床,然而进门后王俊凯边走边脱,一言不发就进了浴室,留他一个站在客厅,他有些茫然,不说总得做点什么,可是……好吧,他承认就是想做点什么。他们都和好快一周了,他的脚其实并无大碍,一开始以为王俊凯是顾及自己的伤处才不动他,结果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王俊凯是什么样的人?别的不说,在性这方面他绝对不会委屈自己。王源坐在沙发上,咬着拇指尖思考到底是哪一环出了问题。

这公寓里有两个洗手间,客厅和主卧里都有,王源下午自己搬进来,犹豫了一小会儿,把东西放在了客厅。反正是暂住,和他睡一张床,衣物什么的……还是先放着,免得王俊凯觉得他太主动。可是现在他完全没那个意思,王源觉得自己这么两天的暗暗期待简直可笑之极。

都在想什么啊你。

王俊凯在自己卧房的洗澡,王源站起来往里看了看,心情忽然就往下掉。收拾了几件衣物想在客厅的浴室洗洗睡了,没走几步王俊凯刚好出来。

腰上只挂了一条浴巾,头发上湿哒哒地往下滴水,习惯洗完澡喝一杯冰水,他往外走了几步才看见房子里多了个人,目光里的诧异那么明显。王源低头挪进去,等他出来发现行李箱不见了,主卧的门开着,王俊凯躺在床上看书。

“我的东西呢?”

“帮你放好了。”

王源转身进了客房,没过一分钟就返回。

“放哪儿了?” 

王俊凯这才放下书,朝他招手:“累了没,赶紧睡吧。”

没受伤的腿跪在床尾,王源脖子上还挂着毛巾,王俊凯瞅见是自己那条忽道:“啊,我忘了给你准备……”

他习惯在卧室洗澡,但也在客厅的洗手间洗过,所以毛巾浴巾什么的都有准备,不过都是他自己用过的。

“没事,我看见那上面挂着就用了。”

毛巾这种极私人的物品,就算是恋人也无法忍受共用吧,更何况是王俊凯这样洁癖的人,他有些懊恼,王源醒悟过来忙道歉:“噢,sorry,你拆一条新的吧……”

咬着唇角,微微低头不知所措的神态太过可爱,王俊凯凝视片刻,坏心眼地由他沉醉在尴尬当中。

“我,我今晚睡这里?”王源又问。

王俊凯不说话,一脸“不然呢”,起身到厨房倒了杯牛奶。王源接过后小口小口地抿着,王俊凯依旧站在身边,不知在看什么。

他脑子里有些乱,联想到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这样不太好,王源心道。

王俊凯抬手摸上他的后腰,歪着头微笑看他。

“你喝奶的样子好色情啊。”

王源差点噎到,咳了几声抬眼瞪他,恼羞成怒的话接触到他温柔的目光却在刹那间遗忘。

王俊凯吻上他的唇,含住他嘴里的软肉相抵磨蹭,王源发出承受不住的声音,背后的手在用力抚摸,他被按到床上,王俊凯吻着他的唇,细嗅。

“一阵奶味。”

沙哑低语令他头皮发麻。

王俊凯俯身,又是一个浓烈的深吻。

然而明明该顺其自然发生的事情却没有按照剧本进行下去,王俊凯压抑着站起来,王源撑起上身拉住他。

“不,不做吗?”

王俊凯一脸惊讶:“你想做?”

“不是……”

“你脚还没好。”

“嗯。”

“等你好了,我一并拿回来。”

“……”

“怎么样?”

“记得轻点。”王源嘟囔了一句。

王俊凯给他擦头发,说:“我明天得出门一趟,晚饭你自己解决。”

“哦,你干嘛去。”

“回家。”

“啊?”

“回爷爷家。”

“好吧,用我去接你吗?”王源笑着抬头,发现他神色似乎不太轻松便道,“怎么了?”

王俊凯笑道:“你乖乖呆在家里就好。”

王源当然没有乖乖照做。王俊凯吃了午饭就走了,他闲着没事拿了包回学校的图书馆看书,额发有些长,低头总是扫到眼睛。

“嗨,王源。”Raymond出现在他对面。

自圣诞夜,他们便没有再联系,王源抬眼有些意外,Raymond递给他一个黑色的发夹,并指指他的头发。

“看你很困扰的样子。”

王源扬起一个微笑:“谢谢。”

伸手去接却被快一步的Raymond动作利落地别在头上,王源愣了愣,收起笑容,颇有些尴尬。

Raymond意识到他身上发生了点什么却只挑眉坐下,王源集中精神看书。

他沉思片刻后说:“你们什么时候放假?”

“一月底吧,怎么了?”

“不是说好一起回家吗?”

“呃,抱歉,这个恐怕不行……”

Raymond表情微动,忽然福至心灵:“难道你跟那位复合了?”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男生托着下巴将目光落在窗框上,外面开始飘下雪。其实他家不在G市,按道理来说他得回巴黎,爸妈一直催他回去,可早前对王源上了心,想着多一点时间相处也挺好,昨晚和表哥通了电话……Raymond思绪飘到很久以前,久到他都记不得自己长什么样,却还记得有个男孩笑容文雅恬静,如今那人长眠地下,也就成了他心里的遗憾。

那是他表哥的恋人,也是他的白月光。

本来到这个国家求学是为了离他出生的地方近一点,可是现在无论如何也无法再近,他只能摸到泥土和冷硬的石头。

他觉得自己甚是可笑,喜欢的人都属于别人。

Raymond是个矛盾的人,看着带有法国人天生的浪漫,然而骨子里却冷到极点,每一次都能理智地做出判断,像是自虐,但他发现自己也没那么喜欢那个男孩或是面前这个男孩,不然怎么轻易就放手了呢。

不过他还是习惯独自一人。

王源伸懒腰时,对面已变成另一个陌生的女孩,冬季天黑得快,一摸肚子才觉饥饿。墙上的钟显示晚上八点多,一个不留神就这么晚了,王源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在外面吃了个炒饭才回到住处。

屋内没有开灯,王源还没摸到开关却见阳台燃着一点火光,有个人影在那儿。

“王俊凯?怎么不开灯。”

灯光大亮,王俊凯指间夹着一根香烟转过身来,王源边把东西放下边脱外套边跟他说话,忙得不可开交。

“你这么早就回来了,还以为要到半夜呢。”

“你去哪里了。”王俊凯声音低沉,蕴含着怒气。

“看书去了。”王源听出来了,抬头看了他一眼。

“电话怎么不接?”

“啊,在图书馆就调了静音。不好意思。你生气了吗?”

“没有。”他抬手吸了一口,嘴里吐出薄雾。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王源站在沙发和茶几之间,仿佛被那锐利的目光钉在原地。

“去年开始抽的。”王俊凯眯了眯眼,神色不太好看,“头上是什么?”

“啊……”王源忙按住额头,瞪大眼一脸讨好,“刘海长了遮眼,借的同学的发夹。”

王俊凯说:“手放下,看看。”

王源把手放下,他走近几步,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王源被看得心里发毛,王俊凯应该是刚从宴会上下来,穿着正装,额发往后梳定型,露出饱满的额头,目光深沉,嘴角紧绷。

“不好看,以后别弄了。”王俊凯冷声道,没几秒视线又回到他头上,多看几眼心情无厘头就好了几分。王源像这样别起头发的模样都显得比现在还要稚气,也更加可爱,王俊凯私心不想让别人看到。还有他笑起来,明亮乌黑的眼睛弯成桥,王俊凯同样只想独自霸占,便让他外出时戴上眼镜。现在他学聪明了,从侧面骗取这种特权,反正王源在这种小事儿上耳根子软,总会听他的。

看他憋着嘴拿下,王俊凯不经意多问一句:“谁借你的?”

黑色的发夹,不像普通女同学会用的。

“就Raymond啊。”

刚刚好转的心情一下跌到谷底,甚至比之前更加糟糕。王俊凯咬牙不语,目光落在某个点上。

“只是碰巧遇到,你别乱想好嘛。”

“我说什么了,你这么心虚解释干嘛?”王俊凯又吸了一口,单手拉扯领带。

王源看着他的动作,眼神微动,似乎被他这举动触动了神经。

而他也是一愣。

两人几乎是同时想起那件甚少提及的往事。

闭口不谈不代表毫不介怀,恰恰相反,无论是哪一方,都对这个话题相当敏感,王俊凯除了最初与他道过歉,就没再提及。

王俊凯转过身,又走到了阳台,王源盯着他背影一阵气闷,嘴唇微张想要说点什么缓和气氛可任他平日口齿伶俐,碰上这种情况却无法应对。

焦灼难耐。

绕过沙发,王源想着至少呆在他身边也比现在这样好。然而王俊凯抬手就把那个玻璃瓶往地上一摔,砰一下碎了,几十颗彩色弹珠嗒嗒嗒滚落到他脚边。

王俊凯面色阴沉:“你说啊,心虚什么?”

他赤脚朝他逼近,王源心里一急蹲下身,直接用手扫碎玻璃渣子。

“你别过来啊!”

王俊凯却没听,站到他面前,低头看着他手指被划破,沁出血。

“别整了,你流血了。”

王源手上一顿,继而抬头,两人视线交错,他用流着血的手揪住王俊凯的领带,把他拉到近在眼前的距离。

“发生什么事了?”

王俊凯嘴唇绷成一条直线。

“跟家人有关?”王源只能想到这一点,他敏锐感觉到王俊凯刚才对自己的怒气不过是迁怒,亦或是借题发挥。

“王源……”

“嗯。”

“恨我吗?”

“为什么这么问?”

王俊凯低头瞅着他的手与领带接触之处,扯着嘴角笑:“我做过那种事,用这个绑过你。”

尽管手指微颤,却还是没有松手,王源像是魔怔一样,固执地拉着他。

“恨过。”

他失神抬头。

王源被他这一脸恍惚的神情刺得心里揪紧。

“你可以像以前那样揍我,往我这里打。”王俊凯强硬地掰着他的手碰了碰自己的嘴角,尝到一点血腥气。

“我并不想为了让你好过一点就这么做。”

“为什么呢……为什么不打我?”

“你觉得自己挨一顿揍,犯下的过错就能一笔勾销么?”

王俊凯摇摇头,呼吸渐重。不是这样,当然不是王源说得那样打一顿就了事,可他现在体内流动着一股煞气,再不发泄出来他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也不知是因为相似情景勾起往事,还是因为刚刚在宴会上他爸说的话让他大受打击,亦或是二者皆有。

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王源就是知道,可王俊凯不回答,他只能瞎猜。没一会儿他又跟自己生闷气,为什么王俊凯不能多信任他一点。

王俊凯把他的食指含到嘴里吮吸,王源吓了一小跳,他的舌尖轻轻舔过他被划伤的指腹,指尖传来酥麻的感觉。

往后退几步就是沙发,王源猝不及防被他扑倒在地,发出惊呼。

“哎!你突然发什么疯?!”

“现在可以做么?”

“啊……你是喝醉了?”这说风就是雨的本事,怕是一辈子都赶不上他了。王源差点被气笑,这都什么事儿啊,他是记忆断片了吗,怎么突然就提到这个?

王俊凯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将脸埋在他腹部,声音闷闷地响。

“我现在就想干你。”

“你……突然说这个……”

王源想把他推开,可是手上被血弄脏了,而且王俊凯这个样子太不正常。

“到底怎么了啊?”

王俊凯直起腰,动作迅猛地凑到他嘴边,下身与他紧紧相贴。热气腾腾,湿淋淋的吻落在他唇上,潜入他的口腔内,差点就要绞杀他的思绪。

在一片混沌与唇舌交缠中,王源隐约记得,王俊凯刚刚说的什么。

“他要跟叶子静离婚。”



没有撩,也不是卡肉=L=他也不是说死性不改,是气自己更多,还有家人方面也给他打击,与其说寻求安慰不如说希望wy能揍自己一顿让他清醒清醒……

评论(435)
热度(3737)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