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44

44.

他的吻像坠落的雨点,也像火山爆发的熔岩,缠绵热烈地卷过他的皮肤,烙下了鲜艳的痕迹。

叶子静是他的妈妈。

这是说,他的父母要离婚。

从密集的唇舌轰炸中拉回一点神智,王源抬手摸了摸他的鬓发。

王俊凯的嘴唇停在粉色的乳尖上。

衣服被扯得凌乱大开,王源从刚刚开始就温顺地毫无挣扎行为,来了这么一下,奇异地稍微平复他的情绪。

王俊凯缓缓抬眼,两人目光错落交缠。他从王源眼中看到失态的自己。

“我为什么会这么愤怒?”

这情景实在让人认真不起来,他的嘴唇还留在自己胸口,只要一说话,温热的呼吸便会碰到皮肤。王源的手流连在他的侧脸,间或轻柔地扫过他的唇角。

王俊凯低笑着含住他的指尖,字音含糊地说:“抱歉,没吓到你吧。”

王源用手描摹他的唇线。

他摇头:“因为你爱他们。”

“不是。”王俊凯冷静否定。

“你爱他们。”

王俊凯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落下一道阴影。片刻后他从他身上起来,把手递过去。王源坐在地上,仰头望着他,这么居高临下的王俊凯,男人的气度锋芒毕露,甘愿让人臣服膜拜。他被自己的联想逗笑,借他的手站了起来。王源坐到沙发上,王俊凯拿来药箱让他自己处理伤口。

说完就拿扫把去了,收拾自己耍脾气制造出来的残骸,碎玻璃被王源拢成一堆,他很快就清扫干净。剩下那几十颗弹珠,王俊凯蹲在地上,耐心地一颗接一颗捡起来,扔进一个小盒子里。

王源静坐着,目光定定地锁着他的手,默默在心里记住手臂抬起落下一共捡了49颗。

药箱没动过,王俊凯神情平静,走到他跟前,说:“怎么不动呢。”

“等你帮我弄。”王源说。

“拿你没办法。”王俊凯一脸得意地笑,坐在他身边给他手指的伤口消毒,涂上药水,贴了创口贴。

王源并非真懒病犯了,也不是恃宠而骄,更何况王俊凯也还没宠到那种程度。他只是知道这人需要让自己忙起来,免得胡思乱想。

“你还记得不,刚认识那会儿你给我装了个app……”王源斟酌用词说了一半,接触到他瞥来的目光,微妙地停顿后语速飞快接道,“没错分手前我就知道了那是你自己做的吧,可以接收到我写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你在玩我。”

王俊凯没有回应,他知道王源意不在此。

“嗯……当然,我现在并不这么认为了。”王源低头掰着指甲,“……那时候我们都很不成熟,其实也挺正常。”

他话音越发低落直至音量渐低,说到最后都忘记自己想说什么了,王源懊恼地抓抓头发,抬眼,神情局促地望着王俊凯。看他面无表情地低头沉思的侧脸,心中微动,王源将他散落的额发往旁边梳去。

“啊,我是说,是你告诉我,有烦恼不要憋在心里的,如果你需要倾诉的话,我可以当那只不会说话的小仓鼠……”

王俊凯凑到他面前,弯起的嘴角带着捉弄的笑意,贴得极近倒映彼此凝视的双眸,一层叠一层,直达眼底深处。

王源徒然瞪大了眼,“……APP。”

这一脸被自己突然贴近吓到的小表情实在太可爱,让王俊凯爱不释手的同时还想看到更多的只属于自己的另一面的王源。

“可是……那个软件我还没删呢。”王俊凯忍着笑说。

王源立即板起脸,把人推开:“哦,那你自个儿躲起来说悄悄话吧。”

王俊凯由得他生了会儿闷气才把人搂到怀里低声说:“有必要说明一件事,那个app没有一丝一毫戏弄的意思,当初,我完全不懂怎么追男孩子,……哦不是,不是不是,是完全不懂怎么追人……”

王源听到那句“追男孩子”脸更加黑了,那你这意思就是追女生你很懂咯?

“你能关注一下重点么?”王俊凯闷笑。

“所以,重点是什么?”

“……”

王源一脸无辜:“嗯?”

“我刚才和你解释做那个软件只是为了更加了解你,OK,我现在知道这样是不对,但是方法错误不代表初衷就是肮脏的,对吧。我说这个并不是自我辩解,只是不希望你误会。还有,当初……”王俊凯相当懊恼地皱了皱眉,“其实,我就交过一个女朋友,而且不到几天就分了,连嘴都没亲过。”

听到前半句还在暗喜,后半句王源挑眉:“你还后悔没亲到啊。”

“……你可以不要随便给我加戏吗?”

王源立刻笑嘻嘻地推搡他:“好啦开玩笑嘛。你继续。”

“继续什么?”

“没了?”

“你还想我说什么?”

“比如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之类的?”

“这个,我喜欢你当然喜欢上你啊。”

“…………”王源给他一个近距离的眼刀。

王俊凯持续闷笑:“告诉你也可以,不过我们得交换一下。”

“交换?”

“对啊,我说一个,你也要说一个,不然只有我说这不公平,对吧。”

王源思考数秒,觉得这桩买卖可以做一单。

“那我先说。第一次见面就注意到你了。”

“这也算?我早就看出来了好吗!”王源不屑,“哦,其实我也是。”

“图书馆里我看见你拿那本书就故意走到你后面去。”

“嗯,还是你踩我后跟我才站不稳的呢。”

王俊凯低笑着亲亲他的脸:“你知道啊。”

“不要当我傻好不好。”

“好好好,还有,黄宇森故意找你麻烦,我……不排除有故意放任的成分,反正就想看你低头,因为刚认识的时候你眼里全都是骄傲。”王俊凯歪歪头,仿佛陷入了回忆,露出恍惚的笑意,“诶,特别招人疼。”

王源咬咬下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你招蜂引蝶的……作风也很随性。给我补习还故意碰我,靠那么近跟我说话……”

“那现在呢?”

“现在……好歹成熟一点了。”

“我做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我想沟你[1]?”

“我那不是没开窍嘛!而且,谁会被同性稍微碰一下就胡思乱想的……”

“你不就乱想了么?”

“靠,还不是你,说话就说话,故意误导我……我好好一直男被你拐弯了。”

“你?就你还直?我模你两下就脸红。”王俊凯轻笑。

“那、那是因为老子喜欢你!换别个男的摸试试看我把不把他揍趴下?”

“哦,你那么早就喜欢我了,藏这么深让我追得好苦啊。”

“苦吗,我看你明明很享受。”

“哈哈,也是。”

王源被他大方承认弄得有点不好意思,总觉得他说了非常不得了的情话。

“后来呢?我是说,分手后你消失了一个月,是身不由己?”

王俊凯沉默下来。

他的确是不太想让王源得知那些事,在他看来那是脏污和低劣的代名词。

缠着创口贴的手指抚上他的颈动脉,并未着力却像被扼住命门之处,王俊凯平静回视,王源的微笑倒映在他的瞳孔里。

如果他想,王源可以保持这副模样一辈子。可是,他心里的王源就真的是他全部的样子么?在他刚刚行为如此出格,出言不逊发泄私愤之时,总以为王源该会甩手而去,留他一个呆在黑暗里。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

可是王源没有。他没走,甚至不曾发怒。

他只是……用手撩起他散落的额发,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平复他极欲暴动的情绪。

显然不是,他以为的王源,并不完全就是他。

所以,其实告诉他也无妨是么?

“你不想说,就等到你想说再说吧。”王源见他久久未语便说,有点失望也是难免的,不过这点小情绪其实无伤大雅。

王俊凯耸肩,轻松一笑:“也没什么,就是我老子把我锁起来了。说出来有点丢脸所以一直没告诉你,刚刚犹豫也是因为这个,嗯哼。”

王廷打得他半天起不来的事情,王俊凯还是选择了隐瞒,这么畸形扭曲的家庭总觉得会吓到他。

“我爸,他年轻时候当兵的,后台硬,进去军衔就不低,一路升到少将。环境造成的吧,脾气也很硬,人特别霸道固执,说一不二,最恨别人违抗他的意愿。”开了头后面就好说了,跟倒豆子似的哗啦啦全告诉他了。

王源稍加推想便明白:“那你是违抗了……”

王俊凯点头:“对。他特别生气,把我锁起来了,高考那天才放我去考试。”

听到“高考”这俩字,王源眉心一跳:“你那天很反常。”

他用了一个很委婉的词。

王俊凯自嘲一笑:“那个月我状态非常不好,我爸拍了你的日常照片给我看,我心里就扭曲了。”

王源安静地望着他。

王俊凯挪开目光,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你那阵子看起来过得很开心,就算没我在身边,你也能很好。”

“难道你还盼着我不好啊?”王源开玩笑,尝试调节气氛。

“当然不是。”王俊凯苦笑,勾起了某些阴郁的记忆。

王源咬咬牙,起身回了卧室,从行李箱夹层里拿出两样东西回到客厅。王俊凯看着他连串动作先是不解,继而看到他手上的物件便发了愣。

“兜兜转转,又回到我手里。”王源晃了晃那条依旧崭新的手链,细看还能窥见编织的缝隙之处沾着些许泥土。

王俊凯却抬手拿过另一样东西,触手面料柔软,这是他留给王源的伤害和疼痛。

王源似乎也有介怀,片刻后才说:“我原本想把它剪碎,可是一想,为什么不留着提醒自己别再犯傻呢?鬼使神差就留下来了。”

王俊凯盯着领带出神,王源又说:“其实过去这么久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他话音刚落就被紧紧箍住了后背,领带悄然落地,无人问津。王俊凯沉缓的呼吸在他耳边回响,王源一委屈,声音就染上了几分撒娇味道。

“你太过分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

“让我想忘也忘不了。”

“我知道。”

“我那时候真是恨死你了。”

“我……”

“你知道你知道,就算我恨你你也没关系吗?”王源一通抢白。

“只要不忘记我就好。”

“你!”王源被气笑,“有点追求行不行?对我好一点我不就死心塌地了!非得这么迂回告诉我你爱我爱得要死离开我就活不了哦?!”

内心翻云覆海,千言万语在嘴边徘徊打转,关于过去的种种,他希望自己能够获得祈祷和赎罪的机会。

有些话无需道出,放在心里更妥帖。

王俊凯低笑着避重就轻:“我平时对你还不够好么?”

“要再好一点。”

“唔。”王俊凯沉吟。

“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快说好!”王源锤他肩膀。

“好好好。”王俊凯失笑。

“好吧,原谅你。”

王俊凯一阵失语过后感叹:“宝宝,你怎么这么可爱。”

“……”王源挣扎着想离开他怀抱。

“我硬了。”

“所以你放开我吧。”

“不要。”王俊凯对他动手动脚,“你的脚好了吧。”

“靠,你昨天才说等我好了再说的,还疼着呢!”

“还疼吗?我看你健步如飞走得比老太太还快啊。”

“呸呸呸,你别动我了……”王源被他压在沙发上,不得要领地呼喊,“不要做,现在不是时候啊……”

“这么久没做你都不想我吗?”

“这一码归一码啊。”

“乖,我会温柔一点。”

“王俊凯我信你才傻呢!”

王俊凯不说了,埋头苦干,嘴唇和手在他身上点火。

王源被他弄得火起,底下很快起了反应,眼神迷蒙地望着天花板的灯光,敏感处被他的唇舌舔过,全身都泛起颤栗。

他的手,带着滚烫的力度,轻易勾起他体内的邪火,以及关于欲望的一切记忆。

第一次是他的,成人所有的第一次,都是王俊凯给予的。

王源嘴唇微张,仿佛被打破了什么禁忌。

“你……等等,你这是憋了多久……”

“跟你分开就没发泄过。”王俊凯嘴唇抵着他肚脐说,热气都喷到他腹部的皮肤上,看着他被自己舔过的地方变成可爱的粉红色,让他性致高昂。

“自己也没撸过?”王源撑起上身惊讶地说,却见他勾唇一笑,神态勾引地剥下自己的外裤。王源一个激灵抬手按住他的额头,“等等……我们好像还没说到正题呢。”

“嗯?正题是什么?”

“你父母,怎么回事?”王源极力将自己从迷乱的漩涡中抽离出来。

王俊凯脸上的表情龟裂了。

王源:“……”他好像感觉到抵着大腿的东西软了一点。

视线逐渐对上,王俊凯面无表情地直起腰,双腿分别跪在王源髋骨两侧。他这一年里又长高了,原本开阔的视野和通火灯明被他高大的身躯遮挡,王源仰着头,表情无辜。

尽管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破坏王俊凯的兴致。

过了好一会儿,王源手都撑累了,王俊凯才从他身上下来,随手从外套兜里拿出烟盒,敲出一根,点燃,叼在嘴角不言不语。

离得近,王源对这烟味有些不适,低咳几声站起。敛目低眉的侧脸看上去带了点不易察觉的我见犹怜——见鬼,王源怎么可能脆弱,可王俊凯就是病态地喜欢他这副样子,表面看上去温顺可人,骨子里透着冷冽。真的像小仓鼠,是一种防备心很重的生物。但若露出肚皮,那又该多么惹人疼爱。

王俊凯含了口烟,猝不及防凑到他唇边坏笑着吐出,看他五官被烟雾打得朦胧,皱缩成一团。

王源当即咳得没空骂他,抬脚踹他小腿,没怎么用力,王俊凯倒装柔弱了,笑着跌在沙发上。

“宝,去哪儿呢?”

“洗澡。”王源没好气回了句。

这么一打岔,王俊凯还是没告诉他关于父母的事情,不过能说出原委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换做以前,他肯定只字不提,自个儿闷在心里。其实王俊凯比他还能憋,王源算是发现了。

王俊凯抽了几口就觉得没一开始抽的时候,那种直冲大脑的快感。他侧坐在沙发上,屈起一腿搁着,没几分钟就把烟摁灭。

王源似乎对烟味过敏,以后还是少抽好了。

他这么想着开了空调净化空气。

“伤口别沾水!”

没回应。也许是没听到,王俊凯走到浴室门口重复一遍。

还是没回答。

王俊凯直觉不对,拧了拧门把,开了。

浴室里热气腾腾,王源背对着他倚靠在墙上,双手在……

王俊凯:“……”

王源似有所觉,愣愣地回头,大眼睛瞪圆了,活像偷偷做坏事被家长发现的小少年。整个身体都被热水蒸得微红,连眼睛都是湿的。

王俊凯舔舔下唇,缓步走近,边走边扯掉领带,扬起一脸得意的恶劣笑容。

“我真是,太不称职了。”

又一条领带掉地,尾端被染上的零星血迹浸在地板冒出的水汽里,缓缓化开,消融。

 

[1]“沟你”有两种解读,同音“勾你”,含勾引、引诱的意思,粤语中意同“泡你”。

这两天依然在外跑腿,累瘫,明天还要:(倒

评论(591)
热度(3930)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