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46

46.

元旦三天足不出户,荒唐度日过去了。这几天吃喝拉撒都在屋里解决,两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男孩,也没怎么自己做过饭,食之大计只能依靠万能的外卖。

这样不是办法,总不能两人以后一起生活也吃外面的吧。

“我们这样不好。”

“啊?”

被这句飞来一笔砸中脑门,王俊凯还没从动作大片酷炫到没朋友的特效里回过神。什么样不好?思想活络的王先生立马联系到自家宝宝也许是因这数日堪称疯狂无度的做爱频率感到不妥当,于是他搂紧了手臂,正想用些“邪门歪道”把人哄好。

王源眨着大眼感叹:“我想吃一顿正常的饭啊。”

王俊凯:“……”

这剧本不太对。

“我们可以学学做饭。你觉得呢?”

“为什么?”王俊凯显然没跟上他的思路。

“难道你打算以后每顿都喊外卖吗?”王源反问。

两人就谁做饭这个问题谈论半天,谁做?谁都不会。可以学啊,那谁学做?又是一番争论。

听着王源列举外卖的几大害处顺带一说会做饭的男人有多加分,王俊凯刚想说宝宝我们可以请家政阿姨,大腿却一沉,面前一层阴影笼罩下来。原本他翘着腿,一手搭在沙发背上的坐姿,现在自觉调整了更加舒适的姿势方便搞突袭的王源不必磕着后面疼。王源屁股使用过度,这几天都在喊疼,然而等他一摸上来,立即就软了腰。王俊凯每每都觉得他这样特别可爱诱人,似乎自己开发了恋人身上秘密的特殊的开关。

抬起一手扶住他的腰,王俊凯故意冷着脸:“宝宝,你挡着我看电影了。”

王源却没把话听进耳里,反而搂住他脖颈软下嗓音说:“你去学吧好不好。”

长进不少啊,学会抓我软肋了。王俊凯心里笑了笑,表面依旧一脸严肃。

他这一年除了身体发育更加成熟,心智亦是逐步走向将要凌驾于王俊凯之上的境界。知道他最受不了什么就给他看喜欢的自己的样子。王源摸到一些门路了,看出王俊凯拒绝不了自己撒娇就表现软化一点,磨到他答应为止。

“你给我个理由。”

“因为……我功课挺忙的。”

“我也很忙啊。”王俊凯失笑。

不过话是这么说,王源的确要比他辛苦很多,医学生的课程无法蒙混过关,而且他们这个专业要求毕业成绩平均80分以上。这也不是说王俊凯随意应付,而是他把大部分时间都拿来投资和赚钱巩固后路,学业对他来说倒成了其次,他认为差不多即可,学分绩点达标就行,不需要把太多时间花在这上面。

他只是想逗逗王源。

“可是睡我的人是你诶。”王源瘪瘪嘴嘀咕。

王俊凯神色意外:“哦?哈哈哈。”

睡这个字眼太暧昧了,让他心情更好。手不自觉就往下滑,摸着他只穿了内裤的屁股轻缓地揉捏,这动作里含着的情色意味不浓,更像是长辈对幼儿的抚摸,但又不同于此,王俊凯分寸拿捏得准,歪头盯着他看,目光含情,嘴角噙笑。

王源这身上的衬衫就是他的,两人身高差得不是太多,王俊凯比他健壮一些,这么穿着倒也不会显得太大。王源体型偏瘦,肩胛骨撑起了漂亮的曲线,如今张开腿坐在他大腿上,衣服下摆隐隐约约露出了内裤的颜色和包裹的起伏的形状,从这延伸出来的修长的腿,白皙,瘦削,膝盖曲着跪坐。王俊凯视线下移,手也跟着摸来摸去,掌心的温热几乎具象化成一根火热的红痕。

“笑什么。”

“没什么。”

“那就这么定了,我想吃你做的饭。”王源弯起一个可爱的笑,凑过去亲亲他的嘴才起来。

王俊凯心猿意马地交叠起双腿,过了一会儿听到房里一阵响动便问他在做什么,王源说收拾行李,他才疑惑地跟了进去。

“收拾去哪儿啊?”

“快进入期末备考阶段了啊。”王源蹲在地上回道。

“跟这个有关系?”

“我复习得闭关一个月。”

“在我这儿也能复习啊。”

“不能的。”

“能的。”

“不能不能。”

“为什么不能?”王俊凯赤脚踩上他的背囊阻止他往里放东西。

王源:“……”

他仰着头解释:“我会静不下心来。抬脚。”

王俊凯低头看了一会儿,挫败地坐在了床尾,盯着他很快把衣物和资料放进背包里。起初还觉得他特别潇洒,就拿了那么点东西,现在才知道原因,王俊凯磨磨牙,决定稍作让步。

“那你复习的时候我不能去找你了?”

“你不用复习啊?”

“找你一起复习不行?”

“多浪费时间啊。”

“就那么一会儿。”

“可是你在身边我会看不进去。”

“我保证绝对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打扰你。”王俊凯耸拉着肩,懒洋洋地用脚尖点着地。

“你敢保证,我可不能。”王源似笑非笑,抬眼望去,神色是少有的勾人。

王俊凯就……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亲密的事都做过了,却还是被他一个带色的眼神看得心里突突跳,连带身下那玩意儿也开始有些情动。

王源自然也瞅见了,刷一下拉上拉链,站起,笑着跨开腿跪坐在他大腿上,低头附上一个缠绵的深吻。王俊凯当然不会拒绝,立刻就扣住他的后脑勺回吻。于是他后背的那几条抓痕旧上添新。

他们都有意地没有再提王俊凯父母的事情。

医学生的期末备考堪比地狱人间走一趟,王源忙得焦头烂额,和成诚一起,几乎是整天整天泡在图书馆里。

两人只有临睡前的十多分钟联系时间,王俊凯担心他一投入就忘记吃饭,每天饭点都要叮嘱他按时用餐。

王源刚回到寝室那天,成诚还神色诡异地盯着他打量半天,看得他后背寒毛都竖了起来,末了才问你身上怎么没有草莓?王源面无表情地越过了他,又听他说王俊凯是不是这么没用啊,这么几天都没搞上哦?王源心道他可有用了,临走还抓着自己滚了个床单,美曰其名先收个利息,寒假一并还回来。

从没见过一个男生这么八婆,王源真是服了他,还好他也不是那种神经太大条的人,复习期间终于安静下来。不过一旦到了吃饭时间,他又开始八卦,而且是不需要王源回答的那种自言自语。

他开始怀疑同寝的成诚有点话唠体质,不对,不是有点,是很有点。

有几回吕景宜来看他,顺带接他吃饭。成诚也邀请他一起。王源总觉得自己会变成电灯泡就拒绝了,两人也没坚持,等剩下自己一人时便开始想王俊凯。

心道还真厉害,让他别来还就一次都没出现过。王源咬着勺子,单手快速打字给他发了条消息问他在干嘛。

其实王源可高估他了,王俊凯是没出现过,但只是他的视线范围内而已,在他没注意的地方,王俊凯来过好几次,在他到之后才到,在他走之前离开。像是回到最初认识的时候,Q大图书馆经常满座,王俊凯就靠在书架上,透过缝隙不时扫几眼。

有一次成诚见着他了,一脸八卦地凑过来问他干嘛不过去。王俊凯让他别告诉王源,成诚探手要封口费。

你说这人就是典型的顺杆爬,王俊凯嗤笑,跟他说吕景宜又恢复单身了。成诚一脸莫名其妙,这关我啥事?

“哦,是不关你事。我只是随口一说。”

“你别岔开话题啊,要不这样,不用封口费也行,你就告诉我,你跟王源。”长相漂亮的男生做了个猥琐动作,“那个了没啊?”

王俊凯露出嫌弃的表情:“关你什么事?”

“我关心我宝贝儿不行啊!”成诚可理直气壮。

“谁是你宝贝儿?”王俊凯反问,几乎瞪圆了眼。

这俩对话音量越来越高,被图书馆管理员警告,几番动静惹来王源好奇的探视,成诚才被王俊凯赶了回去。

成诚这人,外表乖巧漂亮,实质古灵精怪过了头,跟王源相处倒没直呼什么宝贝儿,就专门挑王俊凯跟前开他俩玩笑。他对于熟悉的人总有些肆无忌惮的口没遮拦,朋友早就见怪不怪了。

王俊凯收到短信直接给他回电话,调戏调戏和嫌弃嫌弃,已经熟识的戏码再上演也不腻。周围几个认识他的男女见着院草这番神态,纷纷猜测其谈恋爱的可能性。直到挂断,他还在笑。

那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啧啧。

挨过天昏地暗的备考阶段和紧张的考试周,王源考完最后一科终于放松下来,接下来就要准备回家。王俊凯考得比他快,前几天已经买好了两人的机票,就在三天后。

隔天,和吕景宜、成诚,四人一起聚个餐,去接另外三人时,吕景宜没有开惯用的那辆敞篷跑车,而是开着一辆黑色商务车。副驾驶席上坐着一个小男孩。

吕景宜冷着脸说:“喊人。”

小男孩奶声奶气:“喊什么啊?”

“叫叔叔。”

“叔叔。”

吕景宜深呼吸一口气:“后面有几个叔叔啊,怎么就只喊叔叔呢?”

“是你让我喊叔叔的。”小男孩非常委屈。

车辆发动,吕景宜也不介绍一下,不过在场的就王源一头雾水,王俊凯便悄声附在他耳边说,这应该是他儿子。王源一脸震惊,下意识就朝左边望去。成诚动作优雅地交叠双腿,单手撑在膝盖,托着腮逗吕景宜儿子。

吕景宜很少会把他带出来,今天实在是不得已,他爸非让他把儿子带上,吕景宜没辙就把他带上了,其实他不太想让成诚跟他接触太多。甚至连他自己也有些抗拒这个儿子的存在,可是终归血浓于水,儿子挺粘他。是那种不动声色的粘……小男孩眼睛咕噜噜地转,不像寻常家的小孩那么淘气,就算从小被长辈宠着长大,他依然不太亲近人。

成诚长相很有欺骗性,没一会儿就套出小孩名字叫吕晓,今年三岁,回答问题一板一眼的。下车时,成诚就绕到那边去把小孩抱在怀里。吕景宜见状不知为何心里不太舒服。王源和王俊凯跟在后面进了电梯,成诚一路都在跟这小孩说话,等落座了才问吕景宜以前干嘛不带出来。

吕景宜瞥他一眼没说话。

小孩乖乖地坐在成诚腿上,视线直直盯着桌面发呆。

“没想到你长得凶神恶煞的,儿子这么可爱啊。”成诚低头轻戳小孩肉肉的脸颊。

吕晓眨眨眼,长得过分的睫毛像两把大蒲扇。

“我凶神恶煞?”吕景宜一副大爷坐姿,翘着腿,菜单也不看,张口就报了十多道菜名。服务员专业素养过硬,也早知这位爷的口味,不慌不忙地写好单子安静地出门。

“难道不是?你看你儿子被你吓得话都不敢说了。”成诚说着歪头一笑,“是吧,你爹地是不是对你很凶?”

吕晓往旁边看了一眼,默默摇了摇头。

成诚一怔,忽然就对上旁边沉静的目光。吕景宜极少露出这种眼神,成诚被看得心里一突便转移了话题。

这边三人像是一家三口,那边的情侣一直在悄悄咬耳朵。

“我真想不到吕景宜这么年轻,儿子都会打酱油了。”王源叹道。

王俊凯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声:“你东西都收拾好了?”

王源点点头:“诶,他儿子好萌啊,脸上肉肉的,看起来就很好摸。”

王俊凯跟着点头:“别漏了什么东西啊。寒假打算干嘛去?要旅游不,我们还没一起出过远门。”

王源瘪瘪嘴:“我估计不行,往年我爸妈都会上山祈福,我得保驾护航。诶我说,我想让成诚给我抱一下,他眼睛好大好黑,跟娃娃一样,好可爱啊。”

王俊凯脸黑了一下:“一周时间都抽不出来么?”

王源终于回过神:“啊?”

王俊凯皱皱眉:“没什么。”

“哦,嗯,你想去哪里玩呢?”

王俊凯心道去哪里都是其次,只是想与你制造更多的共同回忆。

见他不语,王源便道:“上回你说想爬山,要不趁着这个寒假去?”

“到时候再说吧。”王俊凯笑了笑。

一顿饭,几人都吃得有些不尽兴,只有小小的吕晓高高兴兴地塞满了一肚子。

没想到回去的航班,Raymond就在他们旁边,打了个招呼王源就没当回事。Raymond却在微信上与他聊天,王源想着总不好不理人家,不过他倒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只是问候几句便打住了。

Raymond是他表哥来接,一个特别高特别帅的混血男人,扎在人堆里望过去第一眼看见的肯定就是他。

王源隔没多远见着了还夸赞他们一家子基因真牛逼,王俊凯似笑非笑地说,你家基因比他们牛。如此拐弯抹角的赞美,王源还挺受用,分开前趁着大门口没人看见给他了一个吻。

寒假跨过一半,王源从山顶下来自个儿回家,立刻跟王俊凯诉苦。

“你知道我爸妈多过分么?他们就这么丢下我二人世界去了。”

王俊凯沉默几秒后道:“你这是,让我去你家的意思?”

王源不知道他还能解读成这番意思,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哥,你中学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王俊凯向来行动迅速,等他到家时,就见他跟个门神一样杵在门口。王源倒不至于跟他计较这个,暗自好笑地开了门,没想一进门就被他扑上来吻住脖颈。

“诶诶,我身上都是灰尘啊。”

他的嘴唇带着凉意扑在他的皮肤上,激起好一阵电击一般的激灵,王源被他推着进门,听他低声笑着说,我还没来过你家。

王俊凯停下亲吻,跟他拉开了点距离,手还搭在他腰上,侧眼就开始打量房子的布置。小康家庭,挺温馨的。比自己那个富丽堂皇的家要让人舒适,王俊凯心想。

王源收拾一番,洗完澡出来,王俊凯坐在客厅,翻着一本相册。

“你小时候长得真可爱。”王俊凯弯了弯嘴角,眼睛黏在那上面拿不下来。

王源撇嘴:“看你上回那反应我还以为你讨厌小孩子呢。”

“要看谁啊。”王俊凯轻飘飘地回了一句,忽然发出一阵笑声,“哈哈哈,宝宝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王源暗暗翻白眼,没搭理他的戏言。于是看照片过程中,王俊凯口里只会重复一句,怎么这么可爱呢。

“你要真这么喜欢,我们以后生一个啊。”王源忍无可忍,说。

“啊?”王俊凯一愣,“你能生?”

王源:“……”

王俊凯立马扔了相册,把真正的宝宝从地上拉起来抱在怀里。

“宝宝生宝宝吗。”

王源翻了个惊天大白眼:“醒醒,我没那功能。”

王俊凯大声笑:“是你说的。”

“我是说,代孕,代孕!OK?!”

王俊凯闻言挑眉,表情瞬间意兴阑珊:“这个啊,算了吧。”

“你不是喜欢小孩吗?”其实王源自己也挺喜欢的,上回看到吕景宜的儿子,感觉软软的,特别可爱。

“我有说我喜欢吗?”

“你刚刚一直在我耳边重复,好可爱啊好可爱。这还不叫喜欢?”

“我那是喜欢你小时候的样子,不喜欢小孩。”

“哦这样哦。”

两人沉默片刻,王源又说:“那……我们以后也不要小孩子吗?代孕也不是不可以……”

王俊凯却很坚定:“不行,就是不行。”

前几天领教过王源见到小孩两眼放光的样子,王俊凯怎么可能放任他把注意力放在除自己以外的人身上。

“那领养呢?”王源还不死心。

王俊凯蹙眉深思,稍微软化了些:“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


评论(381)
热度(3624)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