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47-48

47.

对于孩子这个问题,王源的确是有点三分钟热度。自个儿还没长透就想着养小孩,自己都觉得不靠谱,王源主要还是看出王俊凯为这个吃味儿,故意逗他的成分居多,往后便没有重提,最多走在街上看到可爱宝宝会多看两眼。

学做饭这事儿,王俊凯口头上没有答应,倒是直接上了心。这天王源刚从山上下来,他就迫不及待地要露一手,还神秘兮兮把王源赶出厨房。约莫20分钟后,王源终于吃到了成品。

……那是一碗西红柿鸡蛋面。

王源心情是复杂的,连带眼神也有了点不一样的神采。

“干嘛,吃啊。”王俊凯一脸不自在。

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善良了,一点也不愿打击王俊凯的积极性,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结果吃上第一口,王源脸部都扭曲了。

“怎么了?很难吃?”

王源立刻笑道:“不是,太好吃了。”

王俊凯这个大少爷从来没下过厨,回到家就让林嫂教自己做饭,从最基本的面食做起,但他聪明归聪明,有时候着急了就会忘记某些步骤。比如,尝尝这个调料是糖还是盐啊什么的。

很显然,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尽管心里被这碗味道独特的面弄得叫苦不迭,王源面上依旧笑得十分开怀,似乎真的很好吃。但王俊凯既然心中起疑了,那就没那么轻易被他骗过。

“难吃就难吃。为什么要骗我呢?”王俊凯夺过筷子尝了口顿时无奈道。

王源抢回来:“我觉得好吃。”

那一副小无赖“我说了算”的神情让他忍俊不禁。王俊凯也就由得他了。做饭这事儿他就更加上心,回到家练了许久,惹来林嫂频频侧目。

寒假走过三分之二,王俊凯早早订好回校机票,想着把王源捎上,早点回去多做点坏事。结果吕景宜电话先至,一来就问他什么时候回去,王俊凯回说过几天吧,吕景宜让他赶紧的,有大搞头。

后来王俊凯回想这事儿心里总会涌起一阵热血。当时他一下机就被接到目的地,吕景宜搭着他的肩膀,语气冷淡地说,来吧兄弟,和我一起打造国内最大的娱乐王国。

他的意思是打造一所顶级私人会所,面向社会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群。

目之所及原是一间四星级酒店,不在他们学校那个区。王俊凯沉思片刻,问他哪来这么多钱。这项目保守估计得过亿不止。别以为娱乐王国就这么好整,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加上临近闹市区,大大小小的费用加起来,王俊凯心里一算就估出个大概了。虽说他们起点比同龄人要高,但做生意这回事总是有赚有赔,两个人也不是那种等着钱急用的,一开始的确玩票性质比较多。

这位爷也不像会存钱的主儿。王俊凯自己更不用说了,虽不至于大手大脚,但也不会亏待自己,而且他还想着直接买个大一点的房,跟王源一起住。

钱是个问题啊!

他能想到的,吕景宜当然也想得到。只见他嘴角挂着张扬的笑意,一脸不需要解释的表情,王俊凯稍一思考猜到他想做啥了。

两人互相挑挑眉,不用多交代,皆已从对方神色落实心中所想。

吕景宜掏出一张暗金色的卡,说:“看,持有无限信用卡的人才能进入我们的会所。”

这是国内招商银行面向富豪推出的无限额度信用卡。王俊凯了然一笑,显然也是知道这种卡的存在,不过他还没想到去搞一张。吕景宜倒好,这就搞到了一张,不过以他的背景,想弄一张也不是难事。

吕景宜乃是本土太子爷,交际圈也广,过了几天就叫上四五个信得过的旧识,和王俊凯一起去吃了顿饭,又一番合计,建会所的事情八字尚在第一撇开头。

等王俊凯暂时缓过来已经快要开学了,他原本打算将王源直接拐回住处,可意外横生弄得失去先机,王俊凯心里还挺郁闷的,不过表面依旧淡定。刚开学,就算是医学生也不至于忙到那里去吧。王俊凯想当然,跟王源见面的时候就提了一下让他搬到自己家来住。

他可没忘王源读的临床医学,预科阶段结束是要到本院去学习的,这意味着他们接下来的日子注定聚少离多。

还有四个学期,不朝夕相处一下都对不起组织了是不?

王俊凯简直恨不得把人栓裤腰带上,可惜某人不肯配合。

王源把杯子放桌上,啪地一响,声儿不大,只引得隔壁桌客人往这儿瞅了眼。帅哥总是惹人注目的,更何况一下来俩。

“这……恐怕不好吧。”他斟酌着用词道。

王俊凯恍惚回到了高中那会儿,让他来自己寝室两人一起住,他也是这样的反应。现在倒不至于像以前那样专横,连表情也丝毫未变。

“怎么。”言下之意,他需要一个理由。尽管在心里,王俊凯已经想到好几个王源可能会担忧的问题,作为不愿意同居的解释。

王源瘪嘴,捏着吸管搅拌热柠檬,声音渐低:“你不觉得……一旦我俩住一起就会没日没夜地做么……”

王俊凯一愣:“哈?”

王源眼神很真诚。他的确是担心这个问题。

“这……”不否认同住是为了让两人的亲密更上一层楼,但王俊凯也不是分分秒秒都想着那回事的人啊……好吧,顶多是9秒。王源这回答更接近于打了个直球,王俊凯盯着他撅起的嘴唇不禁心猿意马。这,装什么可爱?不装已经够可爱了。要不是这儿人多,王俊凯肯定抓过来亲一嘴再说。

“要不这样吧,周末我再去你那儿,好不好?”

不知是否受他影响,王源现在征求他意见都会习惯用他的说话方式,而这个提议显然与高中时期也是十分相似的。

两人都不是忘性大的人,对视的几秒就读出彼此都记得。

记得,也不代表就是全部。王俊凯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说服的,费尽心思才把人追回,好歹如今是重新开始了,怎么可能还按照过往的套路发展呢?这不是走老路、重蹈覆辙吗?

王俊凯皱眉:“你当我那里是临时宾馆啊?”

“那好吧,你能保证一个星期控制在三到四次吗?”

“操,你要我命吧。”王俊凯低声笑骂。

王源轻笑:“那我们没复合的时候你怎么解决的?”

这问题难倒王俊凯了。

怎么解决的?

他能说就这么忍着吗?可是这么一说,万一王源让他干脆多忍几天,一个月才做一次那咋搞?

不不不,这可是关乎切身利益的问题,怎么可以直说。

沉默的这几秒里,王源叹了口气:“该不会,找了别人吧。”

“怎么可能。”

“那不然呢?”

“用手啊。”

王源挑眉:“其实用手多了会不卫生……”

“也不是很频繁。”王俊凯咬牙。

“哦。”

王俊凯又强调:“我真的没有找别人啊。”

“我又没说不信你,慌什么。”

这不表情明摆着嘛!王俊凯憋屈死了。

“逗你玩呢。”王源含住吸管,喝了口热柠檬。

南北方的三月有着本质区别啊,家那边快要进入回南天了,回校却仍是冷得要死的天气。王源刚一出机场就被冻得鼻子都红了。那会儿王俊凯碰巧还在处理事情,便派了个司机来接他。

那司机是王俊凯小姨家的,专业素养挺高,话也不多说,把他送回了学校,回头才跟上头汇报。王俊凯的小姨在教育局工作,也是人才,当年帮王俊凯调专业花了不少力。听说王俊凯特地派人去接同学,倒还好奇上了,虽然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不过她也不是嘴碎的人,默默听完就打算静观其变。

王俊凯可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渗透计划得慢慢落实。

关于同居这事儿,王俊凯做出了让步,那就是允许他周末再来,不过来了要几次就由不得他决定了。

王源一听脸都白了几分:“不是吧,你要几次啊?”

上回在自己家胡搞,差点把用过的套落在客厅,收拾的时候王源心跳忽上忽下的,都快吓死了。万一被爸妈发现这可咋办?这还不是关键,而是,那天之后的三天后,他膝盖上的瘀伤才消退。幸好是冬天,不然这……好吧,别人也不会看着你腿上的伤就想到你前几天干过激情的一炮两炮三炮。王源就是觉得这么玩不是办法诶,不能说仗着年轻的资本玩命一样搞吧……再说,又一个万一,不小心腻了呢?

王源实在是想得有点多。

王俊凯就随性多了:“看心情咯。”

“……”

三月七日,天气晴朗。按照以往的优良传统,T大男生又来B大“示威”。没办法嘛,B大美女多。T大男新生在老一辈的带领下一往无前地举着横幅朝B大校门口逼近。不过B大男生也不是吃素的啦!自己都瓜分不到的资源怎么可能让给别校,尤其、特别是隔壁学校的理工男呢!那可都是歪瓜裂枣啊,怎能眼看我校女同胞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呢!

于是两方热热闹闹地掐上了,就差要扯屌的阵仗。

王源被成诚拉来凑热闹,起初以为这货就只是单纯看看,结果几分钟他就问一句,那个怎样,那边那个呢?

敢情真是来择偶的啊?王源心下惊诧,倒没多说什么,朝他所指的方向扫了几眼,敷衍地给予几句评价。

作为一个健康的成年男性,王源当然也具备对异性的鉴赏能力。不过很可惜,过早被王俊凯拐到这条道上,那么看待这些优秀的女孩,除了欣赏也激不起他别的更多的情绪,心动什么的就更不可能了。

“诶诶,那个好漂亮啊!”

“哪个?”

成诚指给他看。

他们站得比较靠后,看得也不太清楚,正往前走,却被前方的人墙逼得停了脚步。前面发生什么事儿呢?也就是B大师兄们闻风赶来,带头的叫嚣,想泡我校美女,先过我们这关再说。

好好的女生节,俨然有变异的趋向。

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后排两位闲散人士。

“还好吧。”王源说着瞥了眼旁边的男孩,要说漂亮,你自己可比你嘴里说的“那个好漂亮”的女生要好看啊……

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成诚大概是没有的。他对别人说他漂亮倒没有那么反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

他跟吕景宜因为某件很小很小的事吵了起来,对方诬陷他长这样肯定找不到女朋友,成诚当即怒了,信不信我立刻就找个给你看看?!嘴里还嘟囔我长得不差啊怎么会找不到呢。

吕景宜没回话,权当他小打小闹,没想到他真打算找女朋友。现场隔着十多米的距离都能扫到他,观察了好一会儿终于发现成诚意图,吕景宜眼角都抽搐了。

王俊凯路过被这堆人堵住正憋着气,正巧他们班班长在附近,挤到两个帅哥旁边问他们要不要一起玩。王俊凯没说话。倒是吕景宜瞅了他一眼,笑容邪气。人高马大的吕景宜朝170的班长招招手,即使低头,表情也还是带有居高临下的桀骜。

“班长,他们要泡咱们的妹子,我们泡回去不就行了。”

说起来也好笑,都第二个学期了,班长跟这位吕少说话不过十句,这下看他坏笑心里就开始打突,更何况是这么近距离的耳语。

忽然,王俊凯表情微妙地看了看班长逐渐变红的耳朵,等不及了,直接说:“喂,走不走啊?”

“你也得走得出去啊。”吕景宜不耐烦道。

王俊凯看见王源在对面,打了个电话过去,奈何这帮人闹哄哄的,听也听不清对面在讲啥。他有点急,忘了场合,直接吼了出来。

“他妈的能安静点吗?!”

前头还有大二大三的师兄呢,后面也有女生扎堆看热闹,被这平地一声雷震住了。有人认出他是管理学院的王俊凯,小圈子就开始躁动了。

对面的王源被他没头没脑地吼了一句,还没来得及发作,王俊凯又说,不是说你。

“哦,你在对面啊?”

“嗯,我见着你了。”

“啊是哦,我陪成诚来的。这家伙想看热闹。”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王俊凯没理他上面两句,直接给他下了命令。

“你出得来嘛?”王源望着这人山人海有些怀疑,这都来了多少人啊,有这么饥渴吗?

真是谈恋爱的不知道单身狗的苦。

王俊凯挂了电话,强行扒开人群,没走几步,吕景宜就拉住他说,诶,你悠着点,让我来。

这一迟疑,吕景宜就越过了他,开了条道,站到B大人堆的最前排,开口就把对面震慑了。

“想泡咱们学校的妹子啊?”

这开头和刚才那位仁兄几乎一样啊,都不带点新意的?T大众人心道,可是接下来的话就让他们说不出话了。

“那我们就泡你们吧!!”吕景宜忽然拔高声音,“上啊兄弟!”

班长带领他们班男生一哄而上,其他人见状也赶紧赶紧跟上了,这还管什么,吓退对面再说吧!

卧槽!对面众人皆是一脸WTF,下意识就朝后退去,有个被拉来充数的人忙丢了横幅的一角,接着,兵败如山倒啊简直。妈呀这他妈是装出来的吧?!好猥琐的表情啊真的假的?!

吕景宜嘿嘿笑:“好了。”

王俊凯面无表情地抱着手,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几步。

幸好王源和成诚站得比较后面,见形势不对立马往一边撤,才不至于被人流冲散了。

成诚幸灾乐祸地笑,拉着王源立刻往对面移动,和吕景宜撞了个正着。

“靠,你他妈走路不看路啊?”这典型的恶人先告状。

吕景宜一见到他就恢复成惯常的霸王模样,被撞了却纹丝不动,只是冷冷地盯着他看。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成诚装腔作势吼了一句,绕过他,准备去问那几个美女的电话。

被他拉着的王源抽了抽手,成诚这才看见王俊凯就站旁边直直瞪着自己抓住王源手腕的手。

他尴尬地松开了手指。

王俊凯一把将王源搂到一边,成诚一看这三人站到一边瞬间露出个委屈的表情。这是干啥啊干啥,好像自己被孤立了一样。

吕景宜最受不了他这个神情,眼神好歹软化了点,可惜还没等他做出让步,成诚就跟风一样越过了他。

他心想等自己找到女朋友总不至于像以前那样被吕景宜间断嘲笑,也不用看他跟妹子眉来眼去,更不用被王源和王俊凯秀恩爱闪瞎狗眼。女朋友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啊!

吕景宜站在原地眼角直抽搐。

“嗨,美女,我看我们很有缘哦,交个朋友吧?”

身后传来女孩们脆生生的笑声。

成诚乘胜追击:“怎样,我是读医的,以后你们或者亲朋好友生病了可以来找我啊,打八折哦!”

这下不止吕景宜抽搐了,王俊凯和王源听着都在拼命憋笑,王俊凯还好,王源笑得肩膀一抖一抖。

妈啊有人这么搭讪的吗?咀咒人家生病是嘛,谁会搭理你啊。还他妈打八折,别逗了!

吕景宜的抽搐纯粹是气得,这会儿听到他这么逗逼的搭讪,连嘴角也一起抽搐了,心道真是丢人现眼。

几个美女面面相觑,忽然神情一凛。原本她们等在这里也只是为了一睹管理学院两大帅哥的风采,没想到还被对面一个漂亮小学弟搭话,不过最大的惊喜还是吕景宜主动朝这边走来啊。

“不好意思,这家伙读书读傻了,我这就带他走。”吕景宜笑容特别绅士。

当中最胆大,长相也最出众的女生微笑道:“吕少,这是你弟弟啊?”

“哦?不是啊,我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弟弟。”

企图挣脱他怀抱的成诚侧头瞪:“你他妈再说我蠢?”

吕景宜低头一笑,语气是少见的柔和:“你就是蠢,蠢还不让人说了?”

几个美女:“……”

只见成诚也是温柔一笑,却是猛然用后脑勺撞他的下巴。吕景宜吃痛下松开了手,一两秒的反应时间,成诚就跑开几米远了。

这么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术,成诚少说用过好几遍了,吕景宜没想到他这回又来,下巴被撞得疼,真正生了气也就不去追了。

王俊凯搭着王源的手看了半天戏,成诚低头冲出校门,王源依稀看见他眼角有泪水,刚想上前安慰,就见他拐过拐角立马蹲下。

“妈的,疼死老子了!”他捂着后脑勺低声嗷叫。

这对欢喜冤家,身为局外人的王俊凯和王源都看清楚了,就两位正主还懵懵的,平时好歹吕景宜也不多计较成诚的胡缠蛮搅,有时候被惹急了反击也特别凶,不过这种情况通常是他自己嘴贱,说话惹到成诚。比如像现在这样。

当晚,吕景宜余气未消,继续发消息气他。

[你看你,蠢就算了,还长那样,哪个女的会喜欢你?]

[死心吧,没女人会看上你的。]

[不过呢,你还有一个长处的,好好读书吧。]

成诚回拨,咬牙切齿地吼:“吕景宜你有病啊!!!”

不等对方回神吼完就挂断了,王源一出浴室就听到这气吞山河的一句,顿时乐了。

“还没吵完啊?”

“他有病。”

“怎么了?”

“一直说我肯定找不到女朋友。”

王源挑眉:“然后呢?”

手机又振动,成诚直接挂了,片刻后收到吕景宜的消息。

[还生气啊?你撞我那么疼我都没说什么了……]

成诚又打过去:“我就不疼么?!”

这回没有立刻挂断,吕景宜说:“你讲点道理行吗?”

“我就不讲了,你别跟我说话啊。”

“……”

“不说了?那我挂了。”

“等等,诶我说,不就说了你几句,用得着这么生气吗?”

“靠,你说的那是几句那么简单么?你是在贬低我的魅力好么!”

“那要怎样才消气呢?”

“给我找个女朋友啊。”成诚不经大脑就说了出来,说完才觉得不太对劲。

吕景宜说:“想要女朋友?”

成诚:“……”

“你等等啊,我给你挑几个。”

成诚:“…………”

什么叫挑几个,你以为菜市场买土豆啊。

这人真是太欺负人了,成诚气不过把手机关机了。

 

 

48.

成诚转头一看,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床的王源正对着手机笑得不自知的甜蜜。

“诶。”

“嗯?”王源头也不抬。

“你跟朋友会吵架吗?”

“啊?”

“就……”成诚这个理科生词穷了。

“像你们那样吵架?”

“嗯,对对,就是像我们这样吵,会么?”

“哦,也会啊。不过有比你们厉害的。”王源自动代入了自己和王俊凯,顿了顿,又问,“你们会冷战么?”

“会。”

“多久?”

“最久那一次,接近一天啊!”

王源无语凝噎,这也能叫冷战?不过这是别人家的事情,他和王俊凯十分默契地保持一致意见,能不插手就不插手。万一人家不是那方面的想法,被他们误导一下走上弯路呢?怎么说,这条路还是不太好走的。

这么一想,倒是担心起别人的家人接受问题,再一联想,王源就想到自身了。不知王俊凯怎么想的呢?他父母似乎知道自己的存在了,不过应该没当回事,也就不存在接不接受这个问题了。

可是,爸妈呢?王源心里惴惴的。开始设想将来出柜,父母会有什么反应。一想又觉得好残酷,大脑一下跳到了比较安逸的更后面父母已经接受并正视他们的感情,他带王俊凯回家过年的大好前景。

“借你手机我玩会儿。”

王源知道他咋回事,默默递给他。片刻后成诚怪叫,惹得其余两位室友纷纷侧目。

“我靠,这是王俊凯啊?”

王源一愣,想起自己手机桌面被王俊凯换成他在自己家的自拍照。

准确来说,是在他家浴室。

当时是早晨,两人做了会儿“早操”才起床。王源软着腿走进浴室就看见王俊凯正要刮胡子。他就穿着内裤,从镜子里看着王源缓步走到身后。

“我帮你剃吧。”王源笑眯眯道。

“你行不行啊?”

“你怎么可以质疑一个男人行不行?”

王源佯作生气夺过剃须膏,却并未立刻动作,反而似笑非笑地用手指摩挲他的下巴,胡渣略带粗糙的手感奇异地让他爱不释手,像是上了瘾,一遍遍地抚来摸去。王俊凯起初笑了笑,到后来见王源的目光越发沉迷,却怎么也笑不出了,心脏被他的手指拽着一并往深处下坠。

“我觉得太神奇了。”王源轻声说,“你变成男人了诶。”

王俊凯闻言无语数秒:“难道我以前不是?”

“以前不算啊,毛头小子一个,怎么算男人了?现在才是呢。”他说着笑了笑,指腹仍不愿离去,流连在他棱角英气的脸庞。

“哦。”王俊凯哼笑,不知为何有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王源拉过他的手,从肩膀往下,一路到髋骨才停住。王俊凯眉心一跳,喉结急促翻滚。

“怎样?是不是很神奇?”

“……”

参与对方的成长过程,这对他们来说都是绝无仅有的经历。王源是独子就不用说了,王俊凯有个大哥却是说亲不亲说疏也不疏。肉眼无法见证的成长痕迹却是每日触手可及。

“啊,以后我会不会看着你头上出现白头发,眼角冒出鱼尾纹?等你牙掉光了还要给你拍个照片留念。”王源自言自语笑道。

话音刚落,肩膀一沉,王源被他虚抱在怀里,还来不及反应,裤兜里的手机就被顺走了。王俊凯手速极快按下连拍,王源一脸懵懵的表情被定格。

“你干嘛。”

“留念啊。”王俊凯把刚拍的照片传到自己的手机。

王源想了几秒:“靠,犯规!”

王俊凯扬扬下巴:“宝宝,还刮不刮了。”

终于想起正事来了,王源挤了剃须膏,啪一下笨拙地抹在他下巴上。

“嘶,温柔点。”

“这都疼?”

“还好还好。”

“那你叫什么。”

王俊凯视线低垂,颇有种不真实感:“宝宝,你是不是没刮过胡子。”

“你看我像需要刮的吗?”

“那你这些东西哪来的?”

“我妈事儿多给我买的。”

他们都不是毛发茂密的人群,王俊凯就属于正常范畴,不过因为强迫症,看到青色痕迹浑身犯痒,不刮不舒服。一般来说……其实不刮也不是非常明显,他就是自己看着不爽而已。

“其实……”

“嗯?”

“你这样更man诶。”王源说。

电动剃须刀嗡嗡嗡铲过去划过来,王俊凯眼珠子直直锁定王源的嘴唇,刚想说话,就被王源按住。王俊凯一脸郁闷却被白色泡沫挡住一半。

完事之后,王源服务非常到家地给他涂须后水。

“轻点啊,我脸可金贵了。”王俊凯事前先交代。

王源呵呵笑:“是嘛,多贵啊?”

忽然又啊了声叫道:“哎,这里好像破了一点。”

王俊凯凑到镜子前看:“哦,正常,小伤口没事。”

“要涂药水吗?”

“不打紧。”

“直接抹这个没关系么?”

“没关系。”

“真的?”

“……”王俊凯被他问烦了,直接用嘴堵了过去。

进来就套了条牛仔裤,还不系纽扣,露出了黑色内裤,莹白的胸膛上还有自己留下的痕迹,王俊凯看着老半天,火气直上涌。

王源承受着他的亲吻,睁开眼看见镜子中两人姿态亲密无间地纠缠。

浴室橙色暖光撒落,男人结实的背肌上布着几条抓痕,王源弯起嘴角,用手覆盖在那之上,沿着红痕,轻柔地来回挠。

“王源,”王俊凯噙着他的耳侧小声说,“王源,宝宝。”

一想起他的语气,语调,字与字的微小停顿,齿间起承转合流淌的浓烈的情意,王源的胸膛就像承载了千山万水。

后来王俊凯神经一抽,直接用他的手机自拍了一张,特别突出自己刚被对象照顾过的下巴。

在对象家浴室用对象手机自拍似乎让这位心情非常愉悦。

 

成诚还真问错人了,王源这代入的跟他和吕景宜的关系差天共地啊,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没错。

心不在焉地刷了会儿微博,手机振动,成诚一看就差捂眼,忙物归原主。那架势跟扔烫手山芋似的。

王俊凯在对待王源这件事上一直不知道什么叫含蓄内敛,更何况是小两口聊天就越发无所顾忌了。

“宝宝”什么的……成诚总觉得无意窥见别人的闺房秘事了羞羞哒……哦怪不得。他脑筋转过来了,敢情王源是以为自己说他和王俊凯。

“诶王源,你跟王俊凯……还没在一起之前,都是怎么相处的?”

王源一愣:“哈?什么怎么相处,就内样呗。”

“内样是怎样?”

“就,普通朋友啊……”

“你干嘛说着说着心虚了。”成诚眯起眼,倏然跳到他床上,把他按住,“从实招来!”

“什么呀!”王源笑着,意思意思地挣扎两下,接着干脆不动了。

“呃,你跟王俊凯不像我们这样吧?经常吵架的话,怎么也不会看……”

“对眼”俩字被他咽下去,他发觉自己的思维无意间被王源引到了一个可怕的领域。

要说他迟钝也不算,成诚与吕景宜从小一起长大,对方什么样子他没见过,要心动的话早就心动了。可是他看着对方的亲儿子就觉得别扭,尽管他没有表现出来,但他的确是不自在的。那点小纠结被他掩藏在深处,差点连自己也忽略了。直到那天在街上,成诚随口夸赞一句,那个美女比你前女友漂亮啊。两人才就着这个话题发散,然后不欢而散。吕景宜嘴贱不是一次两次了,照理来说自己早该习惯,可是为什么这回就较真了呢?

成诚连忙刹住车,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拐入了恐怖的联想中。

不管怎么说,吕景宜是他兄弟,恐怕这辈子都找不到比他更铁的了。成诚可悲地发现,啊,要跟这家伙做一辈子朋友真是太糟糕了。不幸中的万幸是,他们皆为同性,都会成家立业,到时候关系应该会疏远一点了吧。

见他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王源也没打扰他,躺在床上跟王俊凯一来一回地调情。但旁边还坐着个大活人呢,王源就有点拘谨。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成诚忽然找回自己的魂。

王源显然被吓了一跳,满脸受惊:“啊?”

“你咋了?我刚问你和王俊凯……”

“哦哦,这个啊。”王源抚着胸口心虚道总有种做坏事被发现的感觉。

“也不会完全一样吧,不过大概来说,关系亲密的话应该都万变不离其宗。”

“是么?我跟他关系亲密么?有么有么?”

王源斜眼:“你自己觉得呢?”

成诚想了想,倒不避讳,一脸大无畏:“是还挺好的。那家伙长太凶残了没几个人会想跟他做朋友,也就我忍得了他。”

他说的长相太凶残其实是指表情,吕景宜不爱笑,加上长得棱角太分明,带着天生的军人硬朗气质,所以看起来很凶。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必多想,这是成诚的行事准则,可他这回跟自己较上劲儿了,一连几天都在纠结,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而王源和王俊凯呢?可以用《圣经》中一句话来形容:“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无非就是闲着就凑一块儿看书,回到王俊凯那个小窝里腻歪腻歪,做些情侣会做的事情,吃饭约会打炮炮,好不惬意。

有一回,王俊凯在床上跟他开玩笑。

“固定每周五来我这小旅馆,王先生不付点食宿费么?”

王源咬着牙想笑笑不出,被他弄得喘不过气,似痛苦似愉悦,承受不住地哼叫。

完事之后,王源趴着挪到床边,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裤子掏出钱包甩给他一张毛爷爷。

“喏,接着。”

“哈?这算啥,嫖资吗?”王俊凯老不正经,用手把人捞回来一个劲地亲。

王源呵呵笑,捏住他的大腿肉,想装狠却没力气。

“靠,怎么这么硬。”他说的是王俊凯的肌肉。

“你可以捏软一点的地方。”王俊凯调笑。

“你身上哪里软?”

王俊凯一口含住他的唇,哑声低笑说,这里,接着把他作乱的手往中间一按,又笑,和这里。

王源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嗤笑,用脚趾头挠他脚板底,沿着凹陷的曲线来回蹭。

王俊凯却当他在调情,翻身压住又来了一回。

又有一次去超市买东西,王俊凯在导购员惊讶的目光下面不改色地挑KY,王源窘得就想拔腿就跑,频频用脚踢他,谁知这人毫无自觉还以为他在闹。

王源:“……”

王俊凯捏住他裸露的脚踝揉了揉。

彼时已是五月中旬,王源穿着军绿色修身七分裤,突出了下身几近完美的曲线,从王俊凯这个蹲下的角度看得更加赏心悦目。

那小腿,啧啧,可以玩一辈子。

“草莓味?”

“……”王源往旁边挪了挪,企图装作自己不认识他。

“苹果?菠萝?水蜜桃?”

王源咬牙,瞥见导购员小姐一脸空白地离开了原地才蹲下,嘟囔:“刚刚还有别人在呢……”

“那又怎样。她又不认识我们。”

虽然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这么公然讨论润滑剂要用什么味道还是太超过了……

王俊凯一脸笑意地晃了晃手上那管:“我们试试这个吧,水蜜桃的。”

王源瞅了眼,表情古怪:“啊……”

条件反射,看见就想到那个触感,黏黏的……噫,王源露出个嫌弃的表情。

“嗯?”

他看了看隔壁的那堆方盒子说:“要不要买点套套,每次清理都特别麻烦。”

“我麻烦又不是你麻烦。”王俊凯应了句,自顾自接道,“就这样,要草莓和水蜜桃吧。”

“……”

没救了!王源自暴自弃地跟在他后面付钱。

收银员小姐一脸淡定的笑意,目光温柔得让王源起了一手臂的鸡皮疙瘩。

这一年,王俊凯和吕景宜合计的生意开始划下第一撇;王源大一的成绩全优通过,好几个科目还是A+,成绩单着实喜人;成诚并无意与发小疏远关系,但相处的尺度更加小心。中学时代的好友一个接一个回国,王俊凯和王源见到了许久没见的黄宇森等人,一行人约好去露营。

真是应了那句歌词“任时光匆匆流去[1]”,时间留不住,王源的医学预科阶段将要落下帷幕开始新的征程,而王俊凯也的确是下一句歌词的真实写照,“我只在乎你[1]”——心里万般不舍,却也无计可施。

相处的时光更像偷来的,愈发珍惜。

 

注释:

[1]来自邓丽君-《我只在乎你》的歌词。


评论(267)
热度(3677)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