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49

49.

大三上学期期末考一结束,学校就下了通知,必须在一周内到本院报道。搬宿舍实在是个大工程,幸好王俊凯有车,王源见他一路面无表情便故意逗他笑,可惜这人油盐不进,始终板着张脸。

在王俊凯和吕景宜帮助下,王源和成诚来到即将度过接下来五年半时间的地方。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成诚一看这住宿环境就不乐意了。

吕景宜率先发作:“这他妈是人住的地方?!”

这话掷地有声,刚进来的室友嫌恶地皱皱眉。王源看见了笑着打圆场,吕景宜瞅了眼那边的成诚说,给你个机会。

“什么啊。”

“现在跟我走。”

“你别闹了,赶紧走吧。”成诚一点面子都没给他。

吕景宜目光虚晃了下,一肚子话憋了回去,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王源送王俊凯下楼,宿舍楼后院种着棵松树,两人靠在树干上说了会儿话。

“有什么事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不。”

王源点点头。

“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饭。”

王源继续点头。

“洗完澡穿好衣服再出来。”

王源以为他担心自己感冒,笑着应了声。

结果王俊凯接着说道:“我刚看了下,你们寝室没有独立卫浴,公共浴室你可得给我捂严实点。”

王源:“……”

妈的,白感动了。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就没话要跟我讲么?”

“要讲什么?”王源装傻。

王俊凯暗暗咬牙,片刻后单手把他捞进怀里。

王源愣怔几秒,随即了然一笑。这人真是,舍不得直说就好嘛。

“比如,想我之类的。”他低声笑。

一个吻落在王俊凯颈侧,王源笑道:“嗯。想你。”

在他看来,短暂分开并非什么生离死别的憾事,也无需多么郑重地道别。当然,王俊凯也是明白这一点的,可是理解并不代表就能坦然接受。

“啊……”王俊凯长叹,“离得好远啊。”

“也就一个小时不到……”王源无奈。

“要不,在中间买个房子?我可以接送你上下学。”

“算了吧,这样多麻烦。”

“那你还不接下我的礼物。”王俊凯忽然用双手挤他的脸颊。

“我又没驾照,收了有什么用呀。”

“我都下单了。”王俊凯的嘟囔带着不忿,“送车不要,送房也不要。”

王源一脸惊讶:“你什么时候送房了?”

“刚不和你说在我俩学校中间买个房子嘛……”

“那怎么算……哎你别总想着送我东西啊,还那么贵。不是在做生意吗?你钱还够用哈?”

“糊了。”

“前阵子不是说谈妥了么?”王源诧异道。男朋友从一年多前就在筹备的生意,他是知道的,但也没多过问,只知道是和吕景宜等人鼓捣鼓捣的大买卖,具体是啥买卖他还真不晓得。再说,恋人之间还是保留一点距离感比较好。

他有个毛病,一闲下来,偶尔就会担心这担心那,比如,不小心被家人发现咋办?或者,亲密过度对这段感情腻了咋办?再或者,出现情敌什么的……最后这种情况几率还是蛮小的。王俊凯现在可乖了,走街上对各种帅哥美女完全目不斜视,倒是王源经常让他吃瘪。讲到这,得说说他另个臭毛病。王源还喜欢欣赏帅哥美女,无关性别,只是一种对美的追求。看见某个特别养眼的,还会拉着王俊凯讨论是不是整的,这么一通下来,就会把王俊凯惹毛。不过让王俊凯比较放心的是,就算放他一个人,王源对陌生人的搭讪态度均一视同仁的冷淡。

王源的担忧也不无道理,毕竟这也是异性恋经久不衰的命题,在这个快餐时代,最难求难守的便是一份真情实意,更何况是他们这样无法得到保障和维系的关系。

得找个机会和王俊凯谈谈这些问题,不然会憋死。王源也没钻牛角尖,心里是这么打算的,等闲下来便与他好好交代自己那些心事。

不止他忙,王俊凯也忙。王源是忙着学习,王俊凯是忙着……他也不知道他忙什么,反正王俊凯约会时也会接到电话,是那种一听语气就知道情况不太乐观的电话。

王俊凯还有半年就要毕业,正是要考虑读研还是工作的时候。他的导师有意劝他继续深造,不过王俊凯并未思考许久便给予了回复。

他当时是这么说的:“老师,感谢厚爱。不过这个机会还是留给别的更加需要的同学吧。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

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说来简单,但其实是个深奥的命题。王俊凯却正正是如此目标明确的人。与吕景宜合计的生意,因某高官落马至今停滞不前,这阵子吕景宜和他频频走关系,应酬酒宴不断。王俊凯却是有些厌烦这样的饭局,席间曾被那些个大佬往怀里塞人,第一次他没忍住摔门就走了。后来吕景宜跟他说,兄弟,逢场作戏你都做不到吗?他说做不到。

只是一种本能的抵触。

吕景宜听到这般斩钉截铁的言语也没生气,倒是笑了说:“你跟那个小孩儿,认真的啊?”

其实这话当真是疑问,他从小到大的审美都是大胸美女,再不济也得是个细腰长腿,简直比电线杆还直,所以是真的不明白王俊凯为何和一个男的走到一起这么久。一开始他只是惊讶而已,但也并未对此发表任何意见,在他看来这也只是一种选择。感情对他来说太陌生了,他完全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如今看他对这种事这么抵抗,当初那种好奇感越演越烈,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他叫王源。”

“哎,这我知道。”成诚的室友嘛,吕景宜还是知道名字的,四人一起出去玩过也不止三四次了怎会还不晓得人家姓名呢。

王俊凯默默点头,算是回答了。

吕景宜摸着下巴琢磨:“跟男人交往感觉这么好么?”

“你可以试试。”王俊凯开玩笑道。

“啧,别了吧。”想到跟男人上床他就恶寒。

“怎么。”

“男人硬邦邦的。”

“你不懂,也不全是硬的。”

吕景宜刚想说点啥,手机就响了,一看屏幕跳动的名字他……发愣了。

联系人,“小蜜蜂”。

——也不全是硬的。

王俊凯这话在他脑子里回响,跟屏幕上的名字和照片重叠在一起。

也……的确不全是硬的。怎么可能全是硬的?每个人的嘴唇都是软的,无论男女,不是么?吕景宜当然知道,因为他尝过。那是两年前的某个夜晚,成诚醉成烂泥被他抱回公寓,后来……后来不知道怎么就亲上了。那时候什么反应,肯定是惊讶的,比想象过的还要软。

回过神来,吕景宜换了个方式问:“和男人交往,什么感觉?”

“什么什么感觉。”

“会和女人一样么?”

“我怎么知道,不一样吧。”王俊凯不关心这个问题,也不想关心。

身边也不是没有这类人,吕景宜一般也就当看戏,但王俊凯这种情况就很少见,甚至还是第一次见。

王俊凯笑道:“你有试过看见某个男的就想亲他摸他么?大概是这种感觉。”

他这种说法太直观,但男人之间的感情其实很少存在太多弯弯绕绕的东西。虽然性向是弯的,相处模式倒是直来直去。当然,这是撇开吵架的时候来说的。总的来说,还是因人而异。

“可是我……”

“嗯?”

吕景宜深深皱眉:“也没有见到哪个女的就想亲想摸。”

王俊凯急促地一笑:“你在逗我吗?”

“认真的。”

“没开玩笑?”

“没有。”

“可你连儿子都有了啊。”

“解决生理需求用得着亲跟摸?”不就是一根棍子的事情……吕景宜想法或许有些粗暴,但就是如此简单。

王俊凯笑了笑,有点好玩。不会问下去就把成诚供出来了吧?

“不会是你从来没谈过恋爱吧。”

这问题最终石沉大海。

吕景宜带着未知的答案驱车离开。

然后这些应酬席上,吕景宜便有意给他转移视线。但这事儿没完,最沉重的打击来自吕景宜他大哥。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吕景宜并无意隐瞒。他是家里老小,还是最受宠那个。所以他们兄弟几人都不太亲近,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爸放任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他大哥就不会了。他大哥是公安部副部长,就几句话下去,把他好不容易建立的人脉毁于一旦。吕景宜不会告诉他爸,他在想着怎么给他哥一记狠的。

于是,会所的事,暂且搁置至今,那一撇也只是开了个头就被遗憾终止。

之前为了这事儿把手头上大部分产业都出售了,实习工作在银行和国企之间徘徊,但是无论哪种似乎都与他将来的路不太符合。

他爸前阵子给他下了死命令,让他别搞什么小动作。

好吧,王俊凯也料到了,估计使绊子的不止吕景宜大哥。

既然这样,那他将计就计好了。

 

两人依靠在树上接了个吻才分开,王源转身就撞见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不远处,那里正处于教职工宿舍门口。说是中年男人其实也不尽然,因为他长得很年轻,保养得当,穿着也很时髦。

也许是某个助教。王源心里估量着,正想打个招呼,男人反倒先笑了笑。笑容里夹杂某些他看不懂的东西,王源自知刚才与王俊凯亲热被陌生人发现,这个人还很可能是学校某个老师,所以回以微笑便内敛许多。倒也不是心虚,只是感觉被人撞破与恋人在公开场合做出亲密行为,换做异性恋也会是这样的正常反应。

他很快便把这件事忘记了,生活和学业繁忙,这种琐碎小事占据记忆库太浪费了。

基础医学阶段有三个学期,也是从这个新学期开始,王源才真正体会到师兄师姐们所说的“地狱模式”到底是个甚玩意。

他们这学期开始学习解剖学,班上的男生轮值搬运大体老师,和他分到一组的自然就是成诚。两人学号就挨着嘛,这小子一开始看着很淡定,但是一摸到实体就开始冒冷汗,倒是王源从头到尾镇定如常。

有趣的是,和王俊凯约会顺道久别打一炮,完事后王源摸着他的肋骨念念有词。王俊凯一开始还乐呵乐呵,到最后才发现他把自己当学习教材了,简直岂有此理……再来一遍教训教训他好了。

随着课程深入,每天都得学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寝室,洗完澡倒头就睡是经常有的事,于是王俊凯的消息便会到早上才回复。有时放学路上看见他们班某个女生让男友背着回宿舍,感觉还挺奇妙,王源就会假设如果王俊凯也在的话……简直异想天开。

某一天晚上,这个曾被自嘲的假设倒还成真了。

王源一出教学楼就看见门口王俊凯的车,顿时一喜。吕景宜叼着根烟走近,手上还拎着一袋吃的,扔给成诚说,探监来了。

拖着沉重的步伐挪到王俊凯身边,王源神情无辜地表示,宵夜呢?

他们专门挑今晚过来,就是因为他俩这个周六早上不需要开学习报告会。

王俊凯点点自己嘴唇,给亲一口再给吃。

王源瞪他好几眼才开了车门自个儿觅食,累瘫了直接进去就坐下,戴上透明手套开吃。王俊凯跟在后面坐进去,托着下巴看他吃得欢。

片刻后,他伸手摸摸他眼下:“越来越黑了啊。”

话音刚落,王源就打了个哈欠。

2秒后,王俊凯也打了个哈欠。

王源接着又打了个。

王俊凯:“……”

“要考试了嘛。”王源说。

“考试也不是这么拼命的。你不休息好怎么考?”

王源敷衍地嗯了两声,然后哈欠连天。

“睡会儿?”王俊凯搂住他的腰,自觉奉献出肩膀。

王源捏着个咬了一半的烧麦,脑袋歪倒在他肩上,嘴里还嘟囔好硬,边说边调整了姿势把剩下的吃完,又拿了个小笼包,一口含到嘴里,嚼着嚼着被自己制造的声音给催眠住,睡着了。

从这个角度看去,睫毛太长,王俊凯低头凝视半晌,抬起左手,动作轻柔地扫了扫他的眼睫。

痒痒的触感,又来了一下。

嘴角不自觉便弯起了笑意,王俊凯这才单手帮他脱掉了手套,又抽了纸巾给他擦手。期间王源居然也没被吵醒,看来真的太累了。

时间快要走向11点半,王俊凯把人背起来,在附近找了个酒店开房。王源迷迷糊糊地枕着他的肩膀,被他背着进了房间,这才发现自己睡着了。

“嗯?我睡着了?”

“醒了?这是附近一个酒店,睡吧,我明天叫你起来。”

“那你记得喊我,下午2点有个很重要的讲座,缺席扣学分的……”

话音渐低,王源说着就睡了过去。

有了这么一次经验,之后王俊凯对这事儿驾轻就熟了。

只是这样看着他睡觉也很满足。

他喜欢用指腹轻扫王源的睫毛,通常不会把人吵醒,但熟睡的王源似有所觉,好几次很精准地就抱住他的手臂,过程中也没醒。王俊凯倒还觉得挺有趣的,换另一只手默默骚扰。

早上醒来,人不知怎么就滚到自己怀里了,王俊凯偷着乐,趁机揉来摸去。王源的屁股手感特别好,不对,应该说他身上每个地方,王俊凯都能玩上半天不放手。

有时候他半夜才睡,王源比较早醒,会发现自己被他从后抱住,脖子的皮肤被温热的呼吸喷得燥热,连身体也很快苏醒。一来二去,王源不禁疑心,洗漱时就顺便照照镜子,结果发现颈后那颗痣周围起了一圈红红的吻痕……

对于男友不知何时养起的这样偷偷摸摸像是婴儿吸食母乳般含吮自己那颗痣的习惯,王源无可奈何,隐隐还有种甜蜜的担忧。

这个学期结束,王俊凯就大学毕业了。王源想着是时候跟他谈谈自己思虑的问题,但生活总是意外横生。

他们班在拍完毕业照那天晚上决定吃个散伙饭,王源白天下午抽空去了B大,王俊凯手上被学妹塞了两束花,穿着学士服一脸不耐地走到他身边。

大太阳晒得他桃花眼不觉眯了起来,眉头轻蹙,鬓发微湿,整个人透着股狂野的性感。

“操,热死老子了。”王俊凯把花往旁边的树下一扔,摘了学士帽扇风。

帽子太硬扇不太起风,穗子也会甩到脸,王俊凯嫌麻烦又把帽子扔了,捏着衣摆毫无形象地狂呼。

王源:“……”

王源无语,从包里掏出瓶水递给他。

谁知这人得寸进尺,拉长音说,没手,喂我。

“那你别喝了。”作势便要放回去。

“哎,别别别,我渴死了。”

王源看着他笑而不语。

“哎,行行行,求你,行了吧。快点快点,哥哥渴死了。”

王源这才拧开瓶盖,刚放到他嘴边。

王俊凯就说:“不是这么喝啊。”

王源满头问号。

“用嘴。”

“……爱喝不喝。”

两人玩闹一番,矿泉水飞溅。王俊凯终于乖乖喝了水,脸上挂着水珠在阳光下随意一站,日光太猛,照得他眼睛都睁不开,然而王俊凯还是在一圈圈光晕中定睛一看,仿佛透过镜头目光锁定了那个羞涩小学弟,凌冽有型的嘴唇微张,随即拉开一个嚣张的笑容。

那么浑然天成的气场,让王源一阵恍惚,过去那个初识的王俊凯和现在这个重叠在一起。

他笑了笑,按下快门,把照片发到朋友圈:

[学长,恭喜毕业。]


评论(254)
热度(3142)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