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50-51

50.

一张极其普通的照片,充满青春洋溢的构图感。

背后虚影往来、绿化带、树丛、教学楼、蓝天、烈日,勾勒出夏日明媚的背景,而只有这个笑容肆意的男人,仍是他目光所至。

六年晃眼而过,身边依然是阳光下的这个人,变的是,22岁的王俊凯,俨然有了男人的模样。

从前未曾参与王俊凯的那一次毕业,在那之前,王源几乎是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对未来毫无把握,害怕时间流逝,最难过的是钟情之人给予的痛楚;而这一次,他不再对未知的明天感到彷徨无助,在决心放手一搏之后,敞开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去拥抱和相信这个人。

他在成长,他也在长大。最庆幸的是,此刻他们互相陪伴,朝着被深切期待的、始终有你的未来一步一步前进,纵使前路泥泞万千,也不是什么值得惧怕的事物。

算起来,快要到那个传说中会痒的第七年了。

这么年轻就要经历七年之痒,王源心有惴惴,开始天马行空地幻想各种狗血电影的桥段。可惜的王俊凯魅力更胜从前,王源盯着单反里的预览图没一会儿,再看不远处的男人,便有些心猿意马。

什么七年之痒都抛到脑后了。

有几个女孩围上来,询问是否能与他合照。

王俊凯皱了皱眉说,不好意思,我们赶时间。

王源瞅着他大步流星往自己这边走来便问,其实合个照没什么啊,我又不会说什么。

王俊凯哼笑,抬手捏捏他的脸颊:“不会说什么,倒是会乱想。”

“就合个照我怎么会乱想哦……”

“还不了解你的脑补能力么。”王俊凯轻飘飘地扔过去一句。

说得我好像醋缸一样……王源朝他吐舌头,把东西收拾好了,捡起学士帽往他头上一盖。王俊凯顺势捞住他的手,躲到树后偷亲了几口。

“那我先回去了?”

“我会尽快结束。”王俊凯歪头亲亲他的脸。

晚上王俊凯还有班级聚餐,王源便决定先回学校看会儿书再去接他。隔天又是一个轮空的周六,明天过后,王源就要开启“人间地狱”绝望模式进入备考阶段了,因此晚上便是暑假前最后的放纵。

两人分开后,王源顶着大太阳打车,不远处有个男生,这么热的天还穿着黑色卫衣,让他多看了几眼。结果越看越眼熟,王源愣了愣,似乎在哪见过这人。招来的出租车也不管了,王源走到他身边,男生一看见他立即神色慌张地走了。

“喂!”王源没想起他的名字,情急之下喊了一声。

男生跑得更快了。

王源皱皱眉,心中狐疑,跑什么啊?

回到学校就收到成诚的微信,王源还在回忆男生的名字,心不在焉地点开消息就听成诚惊恐万分的声音喊救命。

王源一个激灵问他怎么了。

成诚过了好久才回,没事。

没事你喊什么救命?怎么今天人都怪怪的。不对啊,成诚刚和他一起去的B大,那他现在应该和吕景宜在一块儿才对,喊救命……是做了什么?

整个下午,心神不宁,总感觉那个男生很不对劲,王源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可是又想不起来。

一看时间,已经六点多,反正无心学习,王源便站起身,背后忽然一寒,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

转头看却没人,王源望着书架之间的缝隙,加快了动作收拾好书籍。这里是图书馆三楼最尽头的学习区,到了饭点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应该是错觉。王源打算吃了饭再去找王俊凯,刚刚那阵不怀好意的视线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可是又毫无办法,只能归结为最近神经绷得太紧。

往后每当想起这一天,王源手心都会冒出麻痹的刺痛感。也是从这天开始,他们的未来逐步脱轨,那么多不可控的因素致使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陷入绝望逆境,有苦难言。

吃过饭,王源便打车去往王俊凯聚餐的地点。他站在对街给王俊凯发了条消息,问他吃完没。等了好一会儿没有回复,这不应该,王俊凯从来没试过隔这么久还不回消息,王源心下疑虑,皱着眉思考几秒还是决定亲自过去找他。

红灯在倒数,王源左右瞧瞧,再扭头却是看见王俊凯脚步虚浮地从饭店门口走出来,刚想开口喊他,却见一个人动作迅猛地把王俊凯推着走进了小巷里。

王源一惊,大喊他的名字。

“王俊凯!”

没多久,这边戴着兜帽的可疑人物又把王俊凯推了出来,这回王源真真是吓到了。王俊凯穿着黑色T恤,可是腹部被染红的痕迹,隔着一段距离还是清晰可见。

“王俊凯!!”

王源大惊之下忙朝他走去,疾驰的车辆从他面前刷过,就差那么一点就要碰上,惊魂未定,晃眼就看到那个捅了王俊凯一刀的人正是下午形迹可疑的黑色卫衣男生。

顾不得那么多,王源分心看车、打急救电话,走走停停地走到了对面。王俊凯已经倒了,地上流了一滩血。

“王俊凯……”王源轻声喊他,周围的街景和所有颜色像是一瞬间褪去。他只听见自己颤抖的声线,可是无人应答。

三刀,那人捅了王俊凯三刀。一刀在腹部,一刀在背后,一刀在胸口,第三刀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情况影响太恶劣,警方介入后很快调查清楚,事实是王俊凯的杯子里涂有致幻剂,所以王源看见他出来时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疑犯才轻易得逞,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那一晚,王俊凯的小姨是最先赶到的。王源咬着手指站在走廊这头,看着她急匆匆走来。

“你是小凯的同学吗?”其实小姨早就见过他的照片,搭话却装作不知。

王源点点头,嗓音干涩道:“阿姨好。”

王家背景特殊,手术已经进行有一个小时。

萧岳铃让秘书办理住院手续,顺便打点一下其他的琐事,这才与王源交谈。

“是叫王源么?”

王源点头:“嗯,您是王俊凯的小姨吧。”

“是啊,看来你们挺熟的。”她意有所指地笑。

王源不知她知道多少,如果已知他们关系不一般那么抱有什么态度也很值得探究,便没有接话。

萧岳铃踩着高跟鞋走近一步,妆容端庄典雅,一点也不像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的年龄。

她打量着面前这个面容精致的青年,接着微微一笑,轻声说:“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闻言王源惊愕地抬眼:“哈?”

走廊那端传来脚步声,萧岳铃笑容更盛却没再说话,军靴踩踏地板的声响越发靠近,她回头瞥了眼,只见那堆人中带头的人穿着军装,嘴角叼着根烟,脚步缓慢地走来。

后面的护士小姐想出言相告却碍于他身后那些面容肃杀的男人而把话咽了下去,王煜人未到声势先至,等走到二人跟前才弯了弯嘴角。

“小姨。”

“臭小子,这么久没见长这么帅了啊。”

王煜瞅了王源一眼,问萧岳铃:“情况怎样。”

“发散抓人了,还没找到。”

他沉吟着,头也不转跟后面其中一个人说了几句话,那人收到命令转身沿着原路离开了。

“你在这边呆多久?”

“半个月左右。”王煜答了一句,又把目光移向一边盯着手术室的王源身上,这才问,“这是哪位?”

“我是王俊凯的高中同学,因为凑巧来这边正好碰见他。”王源说着又看向手术中几个字,心里惴惴不安,一眨眼就会想起王俊凯倒在血泊中的画面,莫名便会恐惧害怕,大脑拒绝思考,一片空白。

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太过异常,这里都是王俊凯的亲人,一旦被发现他们的事情,不知会作何反应。可是他就是忍不住害怕,同时不断进行自我安慰,告诉自己,王俊凯会没事的,他命硬,怎么可能会撑不过去……但即便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都无法想象,如果……

于是,神经绷到临界点,王源尽量放空大脑。

别想,什么都别想,相信他,会没事的。

他忽然疲惫地眨眨眼。

王煜默默将他的神色收进眼底,片刻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拉开一个张扬的笑容。好几年前曾与王俊凯有过一次谈话,他还没忘记自己那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弟弟,脸上居然出现深沉复杂的神情,似懊恼,似痛苦,王煜也无法准确解读,但知道这个弟弟应该是遇上了什么事,什么人。

现在看来,是后者。对象就是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的人,叫王源是么?王煜摸摸下巴,打量他一番,随即吩咐下属调查清楚他的背景。

2个多小时后,手术成功结束,王俊凯被转移到重症监护室。王源终于松了半口气,不料王煜一直暗暗观察着他,一看这反应便明白八分自家老弟和这小孩是什么关系。

说起来他这么一个于王俊凯而言属于“外人”范畴的,同学?还是朋友?王源找不准在他的家人面前,自己到底应该摆在哪个位置。他不想离开,希望陪着他度过危险期,可是作为同学或朋友而言,留下却显得关心过度了。

此时几人已经跟着王俊凯一同转移到监护室外面,萧岳铃看差不多了便要离开,王煜也是这个意思,反倒是王源,一言不发地坐在椅子上,毫无去意。

王煜留下一个下属守在监护室内,有任何情况便于随时通报。

临走时,他似笑非笑地问王源:“同学,不走啊?我捎你一程怎样?”

小姨闻言又转过头来,哼笑道:“就你事多,捎我好了。”

“你没开车来啊?”

“小姨许久没跟你聊天了,来趁机叙叙旧嘛。”

二人边说边走远了,留下王源和那个下属大眼瞪小眼。

他不知该如何称呼这个男孩,便喊他少爷。王源连忙摆手,还未见过如此做派的他当真受不起这称呼。

“你你别这么叫我。”

“那王少爷?”

“……”

“需要吃点什么吗?请尽管吩咐。”

王源十分不好意思,自己起身去买了点吃的,回来却看见监护室外站着好几个人,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西装革履。王源边走近边回想,接近几米之外的时候才猛然记起这是王俊凯的父亲。

糟了。这距离真是骑虎难下,继续走过去吧,他有些心虚,转身走掉吧,显得很可疑。

因为那伙人陆续把视线转了过来,尤其王廷锐利的目光一扫过来,王源感觉手臂上的寒毛都在乱舞。

这一刻多么希望王俊凯的小姨和大哥还未离开啊,这样他爸的注意就不会全部投在自己身上了。

王廷的眼神丝毫不见意外或是什么,打量的目光不带感情,仿佛只是在观察一尊雕塑。

王源当然不可能如死物般毫无反应。

他微微鞠了个躬,道了句伯父你好。

“你,是王俊凯的高中同学吧。”王廷也笑了笑,看起来挺和气。他记忆力很好,稍微一想就记起几年前曾在家中见过这个男孩,那时候他还是少年的模样,如今俨然有了成熟的面目,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思考和判断。

“嗯。”王源淡定地点点头,“他比我高一个年级。”

“你们经常见面么?”王廷问。

“会和其他朋友约一起吃个饭。”

“哦?看起来挺多姿多彩。”

王源弯了弯嘴角。

若有所思的眼神在他身上溜了一圈,王廷本就不是性格热络的人,接下来便没再说话。

王源细想之下还是决定先离开,隔天一早再来看他好了。

一夜过后,他没怎么睡大早上就去了医院。王俊凯转到普通病房,正戴着氧气罩睡觉。王源悄声进了单人病房,站在床边凝视许久他的睡颜,累了才坐下来。不到几分钟,他就坐不住,探身,将耳朵贴着他的胸口,听节奏整齐的心跳声自得其乐。

不一会儿,王源又坐下来,单手撑床沿托下巴,百无聊赖地伸着另一手轻轻来回扫着王俊凯浓黑纤长的眼睫。

自娱自乐玩了半个上午,王源开始打瞌睡,然后随意枕着床沿就睡着了。待他醒来时,王俊凯已经醒了,正躺在床上,虚弱地半睁着眼。

他们目光隔空碰撞,交缠,王源顿时呼吸一窒,忙按下呼叫器。

几个医护人员鱼贯进入病房,主治医生给他检查一番,确认并无大碍,接下来只需要仔细调养才退出去。

“你……”王源不知该说些什么。

当时失血过多,王俊凯依旧面色苍白。他抬手指指自己的脸,示意王源帮忙摘掉氧气罩。

王源皱眉道:“可以摘掉么?”

看他点头,他便如他所愿。

“什么时候来的?”王俊凯哑着嗓子,轻声问。

王源没回话,回想自己在车流中冲冲撞撞跑到他身边,忽然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曾以为自己选择了这个专业和领域,即是选择了大无畏情怀,须得学会从容面对生死,但直到那一刻,看见王俊凯倒下他才发觉自己太渺小了。

在这样灾难性的毁灭面前,他痛恨、无力到极点。

王俊凯见他发愣,伸手勾住他的尾指,拉着晃了晃。

“发什么呆呢。”

王源摇摇头,坐了下来。

“是不是遇到我爸了?”

将他咬唇的神情看在眼里,王俊凯思考片刻便得出结论:“他跟你说了什么。”

“不是这个。”王源却出言否认。

“那是什么,你怎么心神不宁的。”

王源张张嘴,抬眼与他对视,目光中潜藏的忧伤逐渐浮上水面。王俊凯挑眉,神色意外,难道是因为自己么?可是他都醒来了为什么还要这副表情呢?脆弱、柔软的神态,令他想立刻把人抱住。跟他说,别这样,我都醒了。

“我想通了一些事情。”王源忽然低声道。

“嗯?”

王源弯弯嘴角:“没什么。饿吗?要不要给你削个苹果?”

“来个吧。”王俊凯有些口干,看出他不想说就没再追问。

王源低着头,安静地削皮。王俊凯便只看着他,看他眉眼低垂,看他隐隐绷住嘴角,稍微领悟到他刚才失常的原因。

“疼么?”王源削了一小块,就指甲片那么大小,放在他嘴唇上划了划,问他当时的情况。

“还好。”王俊凯言简意赅。

那么惊险的经历就用两个字概括。

“别闹,我认真的。”

王俊凯笑了笑:“想听真话啊?亲我一下再告诉你。”

王源看他耍无赖,好气又好笑,当真俯身碰了碰他的嘴唇,极近距离下说,现在可以了吧。

“不疼,真不疼。”王俊凯维持原来的答案,只是稍微修饰了一下。

王源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觉得他敷衍自己。

“想到你就不疼了。”谁知他又补了一句。

这下彻底服气。

王源直接用苹果堵住他的嘴。

 

 

51.

王源离开医院的第一时间,给父母打了个电话。

爸妈问他什么时候放假,他沉默半晌后说:“快了。”

他爸接着说:“儿子,你还没交女朋友吧。”

“没有。”也不会有,他在心里补了一句,沉沉气。

“那就对了。你妈的大学同学有个女儿,叫小唐的,你还记得吧?你俩小时候还一起玩过呢。前些天你妈在街上碰到他们了,等你回家一起吃个便饭,都很久没见了。”

王源心下一沉,这一听就知道是变相的相亲。

“我不去。”

“你这孩子,怎么一上来就拒绝?又不是让你相亲,就是吃个饭,多个朋友也好啊。小唐学护理的,你们肯定很多话讲。年轻人多聊聊就熟了嘛。”

“我不去。”

“为什么呢?”

“爸,妈在你身边吧。”

“在啊,你要跟她说话么?”

“我有事跟你们说。”王源咬咬下唇,说。

“什么事?”

“我找到了想要过一辈子的人。”

“诶?!那你还说没女朋友,哈哈哈,臭小子,耍爸妈啊。好吧不去就不去了。”他爸乐坏了,那边传来说话的声音,显然是他在跟他妈交代这事儿。

那边换了他妈来说:“源源,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回来给爸妈看看啊?”

“妈。”王源语气严肃地唤了声。

“诶,咋了?”

“不是女朋友。”

“啊?”

“是男的。”

接着是长久的静默,王源心中有愧:“爸,妈,对不起。但我是认真的,不后悔。”

“你这孩子……是不是读书读懵了,怎么突然说这话?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啊!”他妈声音越来越高,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这就像是从天堂瞬间跌下地狱的感觉,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养了20多年的儿子突然有一天会告诉自己,他要与一个同性过一辈子。

然而王源的回答像一记耳光。

“我没开玩笑。”深呼一口气,王源忍痛说道。这个问题徘徊在他心底许久,今后要如何面对亲人和家庭是他和王俊凯在这段关系和感情中最难以抉择的问题。如果现在不说,他怕自己会一次次妥协,更别说当面对着他们要如何说出这样残忍的真相。

“那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知道。”王源回头看着某个窗口,一瞬间冷静下来,“妈你记得么?很小的时候,你问过我,喜不喜欢弹钢琴。”

“……”

“我当时的回答你记得么?‘喜欢,想要弹一辈子那么喜欢’。你们不断告诉我要做什么,怎样才是好的,可是你跟爸爸从来没问过我以后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告诉你们要读医的时候,你们才会这么惊讶不是吗?”

“可是,我们只是希望你以后的日子过得不那么辛苦。傻孩子,哪一个父母不是这么想的……”

“我长到这么大才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

“开心也好,艰难也好,都让我自己来承受。”王源抿抿唇,目光忽然沉静下来,“所以,我想告诉你们。就算以后难过,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

“我爱他。”

 

被考试折磨得焦头烂额的王源每天都会抽时间去医院,可惜呆不久就得走了。跟家里摊牌的事情,他一个字都没泄露,打算等王俊凯伤好了再告诉他,第三天出了医院大楼却碰见了王俊凯的母亲。王源已有许久没见到她,差点没认出。但气场不骗人,王源一看就感觉熟悉。

叶子静看起来脸色还不错,见着王源愣在原地也被吸引了目光,顿时就是一愣。

“好久没见。”

“伯母你好。”

王源心道可真热闹,这几天把王俊凯的家人都见了一遍。自从那次王俊凯说父母要离婚,王源便没再听说任何他们的消息,王俊凯该是不乐意提及这个问题的,他就更不可能主动询问令他不快。

一身贵妇打扮的叶子静弯着张扬的微笑:“你跟小凯感情还是那么好啊。”

“呃,还好。”

“他没什么大碍吧。”

“嗯,在恢复了。”

“那好吧,我就不上去了。”她说着叹了口气就要离去。

王源喊住她:“为什么不上去?”

“他应该不想看见我。”

“怎么会……”

“我跟他爸离婚了,这……他应该告诉你了。”

王源点头。

叶子静哼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我劝你,还是不要妄想以卵击石。”

“那人是控制狂,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想你肯定为此吃过苦头。”

王源默默回视,接着笑了笑,没说话。

吃苦头还算是轻的了,他都要赌上一辈子了,一点苦头算什么呢。而且,也不见得全都是苦的。

想着他的名字,心情悄悄变得柔软甜蜜,他想这就是王俊凯的神奇之处吧。

“我想说的是,他不会轻易就让你们在一起的。”叶子静耸耸肩。

“所以呢?”

“你还不明白么?你们迟早会受不住压力分手,何必还要多此一举?”

王源咧开一个笑:“谢谢你的好意。”

“你误会了,我这不是什么好意。”叶子静站了起来,戴上墨镜直接离开。

不管是不是好意,也无法替他做决定。

既然已经选了这条路,走到底才是对得起自己。

接下来几天,王源进入惨无人道的备考时期。王俊凯呆在医院无所事事,闲着无聊想骚扰他还是强忍着冲动。

那夜的记忆有些模糊,他只记得自己进了饭店,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身边是什么人都没注意。因为挂念着王源,所以只草草夹了几块东西,喝了杯酒就想找借口走了。到了后来头脑越来越昏沉,他暗暗意识到不寻常。他的酒量不至于差到一杯倒的程度,除非是杯子里被下了药。但那时的他显然无法维持清晰的思路分析来龙去脉,只能抓紧时间赶紧离开。

那个人穿着黑色衫,身材中等,比自己矮了一个头。

王俊凯只记得这些线索。

当时他想反抗,手脚却不听使唤,更加肯定了那杯酒里面有料。

伤他的人躲过几方势力的抓捕,竟主动找上王廷。

 

王俊凯没想到他爸居然会再次出现在他的病房里,而且还带了个女人。两父子无声的对视弄得像对峙。

“知道我为什么要来么?”王廷缓步走到他病床边。

窗外阳光穿过树叶枝桠斑驳洒落在病房一隅,王俊凯转过身,没有作答。他神色冷淡,仿佛面前的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父亲身后的女人安静地站在一边,五官不是特别出色,但打扮入时,身材也很好,看起来很年轻,理所应当地,气质也很抓人眼球。可是王俊凯没有给她正眼,尽管如此他也能猜到这是谁。

“我似乎,很久之前就教过你们,做事要有始有终,手脚利落点。”王廷说着一把拉过椅子,划过地板发出尖锐的声音。他坐了下来,目光冷冷地打量着自己的儿子,接着略一扬手。

身后的女人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夹,照片撒在病床上。王廷面无表情地盯着王俊凯,半晌后冷笑一声。

“四年前我可以让你放弃,今天依然可以。”

王俊凯盯着床上,自己和王源的照片,其实不过是很普通的照片,但从眼神和表情能够看出二人关系亲密,还有一俩张,在深夜街头牵手的偷拍。

“那孩子,看着挺好的,读的医科对吧,将来应该能有个好前途。”

听到这话,王俊凯目光倏然一冷,面上瞬间布满寒霜。

“你别动他。”

“你知道这些照片怎么来的么?”王廷忽然话锋一转。

“刺伤你的那个人找到我这里来了,怎么样?王俊凯,丢脸不?你不嫌丢脸我都替你脸红!

“原本你安安分分的,按着我给你铺的路往下走,大好前程都是你的。为什么要做无谓的挣扎?你是现在还小么,觉得反抗父母才能凸显自己的个人价值?

“你这些年,赚了不少钱哈?赚了这么多钱到头来还不是我给你收拾的烂摊子?差一点这些照片就要发到那孩子学校领导手上了,你看看你自己,害自己还不够,还要拖累别人。”

王俊凯移开视线:“我不,不需要靠你。”

“这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你觉得靠你自己要几年才走到我这个位置?”

“我为什么要走到你的位置?我不要走你的旧路。”王俊凯觉得父亲简直蛮不讲理,不可理喻。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女人开口说道:“我觉得,不如你们都冷静一下?听我说几句。”

王俊凯面无表情地盯着床单,王廷也停下来了。

她又说:“小凯觉得自己爱着这个男孩子,想要与他生活在一起对么?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的感情可能会带来什么后果?别人会用什么目光看待你们呢?这个社会看着是有进步了,但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开明。我相信你也许比我更加了解,你敢跟他在大街上手牵手甚至拥抱么?”

“我想你搞错了一点,我不跟他当众做这些亲密举动只是因为不需要,并不是害怕指指点点。”

过去他对这段关系和感情存有隐隐不安,也因为本身性格所致,喜欢他的心情想要宣告全世界,恨不得在他身上打上属于自己的标签。然而经过这些时日的沉淀,王俊凯逐渐在爱与自我之间找到了平衡。这是两人之间的事,亲密也好,争执也罢,都只属于他们。

无需刻意张扬或克制,坦荡,这便是他爱王源的方式。

“可是,你不能只顾自己啊?要是你们的事传出去了,不止你父亲的合作伙伴会怎么看他,还有那个王源的父母,他们会有什么反应,甚至他们的亲朋邻里会怎么看他们呢?”

“这关你什么事?请问你是谁?”

女人当即闭了嘴,一脸微笑地站到一边。王廷交叠着双腿,抬眼。

“你以后得喊她妈。”

有那么几秒,王俊凯的神情暴戾而残忍,但他很快就控制住自己,只是冷淡地瞅了那两人一眼便没有再说话。为何这一切都那么不可理喻?无法理解父亲所做的决定,都是为了什么?

这位林小姐始终淡定从容,面相生得年轻。

王俊凯嗤笑:“妈?她能比我大几岁?老头,你认真的么?”

“你以后最好安分点,离他远点。”

“凭什么。”

“你可以不考虑自己,甚至不考虑他的前途,但是他的父母呢?”王廷了然一笑,“你再这么玩下去,我就不客气了。”

王俊凯神情空白数秒,镇定荡然无存。

然而王廷与林小姐已先一步推门而出,徒留他一人面对床上的两人合照,丢失了声音。那口恶气再度汹涌而上,堵得他胸口发闷,王俊凯跌坐在床边,双手捂住了脸,鼻子和额头同时冒出酸涩感。要怎么做?他要怎么做才能保护王源的同时守护他们的爱情?

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方程式。

他发觉自己只能二选一。

 

想起黑色卫衣男生究竟是谁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王源却吃了大惊。那不是高三那个暑假,在音像店打工有过交集的男生么?叫什么刘什么冬?记得自己加了他的微信,王源翻了翻通讯录,终于找到他的联系方式。然而这样有什么用?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遭遇,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方做出这种事,只能交给法律制裁。

他转而找到Raymond,这位高材生如今在B市最大最权威的律师事务所就职,可谓前途无可限量。

Raymond听完他的叙述,给了他一点建议,告诉他故意伤害罪最多判几年,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把人抓到再说。

“嗯,对了,你们现在还好么?”

“挺好的。”王源笑了笑。

“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帮忙。看在认识的份上给你打八折。”Raymond笑着说。

“不该是免费么?”王源也笑。当然也明白亲兄弟明算账这个道理,跟他这么说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

“其实,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Raymond话锋一转,语带犹豫。

“什么?”

“我表哥曾经也有过一个同性恋人。后来他出轨了,我表哥就跟他分了手,那人最后染了病,自杀了。”

简单几句话道出一个曲折心酸的故事,王源感觉呼吸有些闷。

不过他没搞懂:“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有,只是想告诉你这个故事。”

“你喜欢他么?”王源忽然问。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瞎说,我随便猜的。”

“OKOK,我是喜欢过他,拜托你别戳我伤口了。”Raymond语调略苦闷,自嘲道。

“是你先主动提起的啊,我不过随口一说。这都能瞎猜中,我都佩服我自己了。”

两人开了会儿玩笑,王源才挂了电话。他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Raymond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个故事。别等到失去才后悔么?也许Raymond主动出击把人抢到手,最后可能改写已逝之人的结局?可是这个世界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即便万般后悔纠结,到头来还是得面对现实。

王源在这一刻,热血冲上大脑。

停在医院门口时,王俊凯适时给他拨打了电话,王源刚想跟他讲那个男生的事情。

“宝宝,你是不是快到了?”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王源笑着抬头,望见他就站在窗口。他挥了挥手,脸上挂着鲜明透澈的笑意。

王俊凯这时也见着他了,露出一个似笑非笑。

“我有事要跟你说。”

原本打算等王俊凯出院才告诉他,可是王源听了Raymond的故事便抑制不住体内的冲动了。他希望告诉王俊凯,自己的所有的心情,包括与他一同生活下去的决心,向父母坦白的勇气。

“你先听我说。”王俊凯沉声道,“王源,我们先分开一阵子吧。”

王源:“……”

“为什么?”

“是我没用。”

“我不接受,这算什么理由?!”王源低吼,很快便联想到他爸身上,“是不是因为你爸爸?”

“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你有对不起我么?”王源眼眶很快红了,“你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扛着,让我陪你面对不行么?”

“不,我不能冒这个险。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我也不能接受。”

“宝宝,我爱你。”

王源猛一下掩住嘴:“我也是……”

怎么可以就用这个终极咒语把他困住?王源在医院门口蹲了下来,望着深灰色的地面苦口无言。

在王俊凯那个角度可以清晰看到他蜷缩的身影,他以为他会立刻跑下来抱住自己,然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句句几乎令他站不起来的话。

你连看到我痛苦都没反应了。

“我知道。就是知道所以才有信心跟你说这话。你会等我的是么?”王俊凯满嘴苦涩,说着说着就闭了嘴。

“我不会。”王源摇摇头,“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我完全不敢保证。这样你还要跟我分开么?”

“你会的。”王俊凯轻声说。

“王俊凯。”

“嗯?”

“要不,我们私奔去吧。”

王俊凯失笑:“你在说什么傻话?念了这么久的医科,就这么算了么?就算退一万步说,学业可以放弃,那你爸妈呢?”

王源咬住下唇:“你别后悔。”

“宝宝,我……”

“不用道歉,我甩你一次,你甩我一次,这下公平了。谁也不欠谁,再见。”王源毫不犹豫挂断电话。

何尝不气,王源快气死了。他站起来,面对着烈日当空的阳光照射,晃眼得几乎就要倒下。胸口太闷了,王源快要忍受不住。

在他决定孤注一掷的时候,王俊凯选择急流勇退。

这无疑是最大的一个耳光。

王源感觉脸火辣辣的疼。

最疼的是心口,像是被揪住最软最脆弱的地方狠狠拧了一把,这连绵不绝的疼感传到脑仁,炸得他眼眶酸涩,视线模糊。

他回身,咬牙切齿地还给他一个中指。

然而眼圈红了,杀伤力大打折扣。

——这次你再来追,我肯定不那么轻易答应了。

他在心里恶狠狠地发誓。




这是全文剩下的倒数第二次吵架,剩下一次差不多就到结局了。

窗外下着雨想要通宵把后文全打出来,然而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同时写两个文的我要精分了。脚趾实力调节心情upup……

放心吧,这次很温和的,没有大招,不会很虐的

评论(423)
热度(3496)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