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53

53.

此情此景有些尴尬。

王源躲在阳台进退两难,大气也不敢喘一口。而室内,王俊凯进来后就坐在了单人沙发上,仰靠着闭目养神。

今日那位林小姐偏要他来赴约,王俊凯对她耐心极度有限,无奈他爸明令让他必须出席。因为吕叔叔也来了,带着吕景宜和大儿子一同出行,还有萧婉颜这外甥女,毕业后没找到顺心工作,来投靠吕韦匡。舅舅知她心系高中男神身上,还打了个死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便做个顺水人情。

王俊凯履历太光鲜,在校时就曾拿过国际大奖,如今在审计署工作,凭他家的背景和后台,倘若今后安安分分必定平步青云,前途不可限量。吕韦匡没有女儿,吕夫人生的全是男孩,他姐姐嫁去萧家,起初诊断出不孕症,后来好不容易怀孕了,生了一个男孩,然后过了快十年才再度怀孕,那就是萧婉颜,所以若是两家能够结为姻亲,亲上加亲就更好了。

可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王俊凯这么久都对她冷冷淡淡的,就算长辈开口让他们多亲近一点他也照样我行我素。像今天,他到了就坐到吕景宜旁边,完全把萧婉颜身边两个空位置无视了。

阳台上,王源无聊地靠着围栏。屋内的情况是,王俊凯坐在的那张单人沙发斜对着他的方向,然后王俊凯斜后方还摆了个椭圆形镜子,可以照见阳台,只要王源探出一点上身就能看见镜中的自己。

当然他没那么脑残故意探出上身让王俊凯发现自己的存在,他正愁着如何抽身。爬阳台?不不不,这里可是四楼,打死王源也不敢爬。唯一办法就是等王俊凯离开他再走,但是看他那架势一点也没有要走的趋势啊!来休息室就是要休息吧,王源只能等他睡着了……前提是他得真的睡觉。

在第三次偷看他之后,王源手机突然响了!第一时间调静音,再看来电是老板,现在也不能接听,只能装没看见,王源心里悄悄地升起了一点点愧疚,继而又一次偷看室内。谁知王俊凯手机也响了,他接不了,王俊凯能接。

“什么时候?”

“哦,好。要我去接你么?”

“诶不是,你回G市对么?我哪有什么暑假,我们都不是学生了大哥。”

“阿卓呢?行吧,我给你们接风。”

“他……”

阳台门只开了一半,王源听到某些关键字,猜测电话是黄宇森打来的。想到这个名字,心里就要触及高中时代的回忆,莫名就酸酸涨涨的。

王俊凯看上去,过得很不错的样子。还有保镖了,多神气啊。王源酸溜溜地想,没了自己在身边,似乎对他来说没差。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走到亮光处,让室内的男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想看他会有什么反应。惊讶?欣喜?还是冷淡?或是一脸若无其事仿佛见到旧友?

可是最后他也只是想想,直到王俊凯挂断电话,闭上眼睛像是陷入了睡眠,王源才动了动麻木的小腿。

长时间维持一个动作,他的肌肉都麻了。暗暗抽了几口冷气,王源偷偷往里看。

又过了十几分钟,王俊凯仍然靠在椅背上,一动不动,应该是熟睡了。

趁现在吧,他刚走了一步,就瞅见王俊凯肩膀动一下,继而揉着额头睁开了眼睛。王源屏住呼吸赶紧缩回去,好险好险。

……话说为什么他要这么害怕呢?王源自己也无法理清内心的想法,只是出于下意识就躲起来。

要不就这么出去吧,光明正大走出这间房?反正王俊凯也不可能拿他怎么办,是吧。唉……是什么是啊!王源纠结地抓了抓头毛,表情委屈地盯着阳台另一端的角落,那里摆着个爬山虎盆栽。这片绿意盎然在黑暗中失却了原有色泽。

王源蹲了下来,将脸埋在双臂间,入目一片昏黑。突然就清楚自己为何害怕出现在他面前,若是王俊凯把他当做陌生人或者只是旧朋友,那他该怎么办?这么优柔寡断,就像遇见了过去的自己。是了,为什么在关于王俊凯的事情上,他总是这般不中用。

想不通。

出去。

继续躲着。

出……

躲着……

………………

王源经过软绵绵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发现了某些不对劲之处。

有隐隐约约的烟味儿……

他小幅度地抬起了头,用眼角盯梢般瞅了瞅。

王源:“……”

王俊凯立在拉门之间,手指夹着根香烟。点点星火烧灼着光影交界处的线,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姿态高傲地微仰着头,然而眼梢余光刁钻地往下斜着,狠狠抓住角落里蜷缩成一团的人影。

表情淡漠而随性,眼神却执着地定在一个落点,看上去似乎在出神,随着王源抬眼偷看的动作,王俊凯也动了动。他举手吸了口烟,再深深吐出,烟雾模糊了英俊的面目,也柔化了他的目光。

王源于是恍惚地完全抬起了头,眨着眼像是不敢置信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居然是他。可是除了他还能是谁呢?

进门时脱了外套,王俊凯上身只着一件白色衬衫和一条黑色领带,最上面的纽扣一丝不苟地箍住他的脖颈,修身西装裤包裹着大长腿,勾勒出精瘦有力的腰部线条,仿佛能窥见凹陷的人鱼线。

……总觉得他的双眸噼里啪啦跳动着火种。王源觉得自己太甜了,居然会担心王俊凯见到自己无动于衷。这目光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也惦记着自己。

一旦意识到这点,心跳就开始狂跳。

仿佛昭示着将要发生点少儿不宜的事。

“你在这里做什么。”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王俊凯,他声音放得极轻,似乎在测量自己最大的忍耐力。

“我先进来的……不知道这是你的休息室。”王源讷讷地回道,继而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脚,顿时低不可闻地倒吸一口凉气。

王俊凯没注意他的异状,目光大幅度快速上下扫视王源全身,接道:“谁问你这个……”

“那不然呢……”王源看了他一眼,低头,过了几秒又看他一眼,如此这般几个来回,不是心虚的闪躲,而是带着羞怯的游移。

“你蹲地上干嘛,起来啊。”

这话几乎是用喉音挤出来的,经过口腔和空气过滤变得有些含糊。

王源咬咬牙:“那你站那儿干嘛,快走啊。”

“这我地盘,你让我走?”王俊凯稍稍拔高了音调,被他逗乐了,嘴角不自觉上扬。

王源懊恼地瘪瘪嘴,一时想不到反驳的话。

搞什么,为何有种自己成了耍杂技小丑的错觉?

“起来啊。”王俊凯又说了一遍。

王源表情很不乐意地说:“腿麻了。”

这下真的把王俊凯逗笑了。他咧开一个张扬的笑,把烟扔掉,长腿一跨就到了他跟前,伸手就抓住他的胳膊把人往上一拉。王源没料到他会突然发作,猛一下站起来头有些晕,腿有些软,然而这还不是最要紧的。王俊凯一声不吭地绷紧了嘴角,表情有几分凶悍,目光里是沉甸甸的分量。把人拉起来再推到阳台门上按住的动作异常流畅、迅猛、急不可耐,王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照脸吻下来。

于是腿更软了。

王俊凯把他可怜的惊呼吞进肚子,一条大腿迅速插进王源双腿间,膝盖轻轻一顶。王源几乎就站不稳了,被他用手兜住了后腰,整个人不堪重负倒在阳台门上。胸口更是在猛一瞬间急跳,心尖上仿佛吊着一个秤砣,一上一下地折磨着搏动的节奏。

“唔……”王源一时想说许多话,却是在他攻势之下只发出模糊的单音。

王俊凯动作蛮横专制却又隐隐压抑,这便惊人地更显爱怜疼惜。刚刚他只是想要到阳台抽根烟松口气,结果却见一个人影抱膝蹲在黑暗里。王俊凯一眼就认出是谁,怎么可能会认不出呢?他惦念那么久,放在心里称了重量却依然无法得出确切答案的人,如今突然出现在视线范围内。明明是想把人拖过来蹂躏一番的,看他这些时日过得如何,是否按时吃饭了,然而诸多繁杂思绪在内心打转,碰撞,沉淀,令他没能挪动脚步。王俊凯就这么点了根烟,站在半开的阳台门中间,走起了神。

可能剪头发了,那截脖颈裸露在初夏的夜里,像是染上一层淡墨,王俊凯不时转动眼珠子,看着看着就有些口干舌燥。

而真正上手时,他怀疑自己犯了皮肤饥渴症。

王俊凯用双手将人往怀里紧紧按住,伸着舌头钻到他嘴里翻搅舔弄,嘴唇发力嘬着他的唇舌,尝到了些微的酒味,还有一点苦涩的滋味,后者应是来源于他自己的,刚才慌不择路吸取的香烟在体内发散艰涩的味道。这样王俊凯便再难以控制力度,双手在王源颈间、背后和腰臀游移搓弄。王源感觉皮肤被他掐的火辣的疼,却无法呼痛。两人呼吸相继变得急促湿热,四肢呈现纠缠之态,像拧在一起的麻花。

好一会儿,王源无法感知时间的流逝,只能依稀辨认出他们吻了挺久。王俊凯终于稍稍退开,掐了掐他的腰肢说,怎么瘦了这么多?

逆着光,看不清表情,却隐约窥见嘴唇被自己舔得盈润水亮,王俊凯右手又开始不安分地探入王源衣内。

“你……等等,别、别摸了啊……”最后一个字是用气音叫出来的,王源呼吸尚未平复便要躲着他的手,实在恼人得很。

不得已吼了出来:“王俊凯!”

几乎是恼羞成怒的低吼,听得王俊凯挑高了眉。

“嗯?干嘛?”

“干嘛?你问我干嘛?我才要问你呢……”

意味不明的目光上下扫视,王俊凯微微低头,盯着他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说了我先进来的。”王源蹙紧眉头,想要掰开他的手指但并未成功,“你放开我。”

“谁问你这个,我说你来这里做什么。”不自觉地,随着他的表情而皱了眉,王俊凯歪歪头,凑近到两人贴合的状态,呼吸间喷出干净的气息,“王源,想我么?”

他愣了几秒,眼刀不断朝他飞过去。

“谁想你。”

王源续完劲儿用力推开面前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怒火中夹杂太多难以明辨的情绪,沉沉地压在胸口,挤压着剩余的氧气。

他有什么资格问这话呢?说分开就分开,连丝毫商量余地都不留,如今不过是一次偶遇,张口就来想我么。

想不想你又与你何干反正你也不care,问这种问题其实你也没有放在心里吧……王源越想越怄气,走到房中便猛一回头,抬脚就想踢他吧,结果这人好整以暇地倚在阳台门上,根本没追过来。他咬了咬唇,觉得自己被他拿捏得太狠,方寸大乱,好不容易平缓下来的呼吸再度攀升到一个峰值,急促慌乱。

王俊凯歪头靠在门上,眼缝微微眯了起来,那双深邃的桃花眼仿佛浸了三生三世的潭水,这般情状看似盈满泪水,那里飘着一个人,原本张牙舞爪的神情在自己的注视下逐渐恢复平静。

忽然便想起很久之前,与他一同游泳,两人比赛憋气,水中睁眼入目,从他的瞳孔里看见自己的影像。王源记得自己的心跳像疯了似的,一定是因为记起这些纯粹珍贵的回忆,现在才会感觉胸口处砰砰直跳的心脏快蹦到嗓子眼。

那好像是他发现自己无法忽略对这人心动的瞬间。

王俊凯抿抿唇,声音很低:“你走吧。”

让他走?王源一愣,怎么也没想到王俊凯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前一刻才问自己想不想他,换做以前肯定要连番追问直至得到满意答案为止。可是现在呢?他移开了视线,逃避与自己的直视。

“王俊凯,我想问你一句话。”

“嗯?”王俊凯又抬头,直直地看了过去。

“你这一年,过得好么?”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随便你。”王源顿了顿,立刻道,“算了,我不想知道了。”

他回过头,鼻子一酸,眼泪哗啦涌上来,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更不能让身后的男人发现,忙几步跨到门前,拧了几下门把没开成功。

王俊凯一步步走过来。

“你走啊,你快走。”

“……”第一滴眼泪掉下来的时候,王源震惊地盯着门把。靠,怎么回事?为什么开不了?!

“还不走?不走就来不及了。”王俊凯缓缓吸气,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他抬手慢条斯理地解开领带,刷一下抽了出来,扯着脖子的皮肤有些疼,但他丝毫不觉。

盯着王源白皙修长的脖颈,王俊凯舔了舔下唇,接着开始解衬衫纽扣。

“走啊。”

王源扫了几眼,说:“门卡,给我刷一下,门锁了我出不去。”

“自己找啊,我又没拦着你。”王俊凯哼笑,说完双手抚上王源的脖子和肩膀,“再问一遍,想我么?”

那指尖太凉,掌心却温热,摸得他生生打了个寒颤。

这回不等他说话,王俊凯就把人抱住,咬着他的耳朵说:“我不问了,你别哭好不好?”

“没哭。”王源闷声反驳。

王俊凯沉吟着把他缓缓推到门板上,继而开始给他脱衣服。

“你摸我做什么……”

“我想你了啊。”

“……”

“一见你就硬了。”

王源无语数秒,避开这个敏感话题尝试让他放弃:“你先冷静一下,我们这是要做什么啊?”

“爱啊。”王俊凯被他推开了手,锲而不舍,改道从裤子边缘钻进去,重重捏他的屁股。

“……操,你是不是从一进来就知道我在这里面啊??为什么门会锁着的?!”王源边反抗边回过神来忙道,可是身后顶着自己的男人完全没听他讲话,惹得他要抓狂了,“王俊凯你能听我说一下吗?!!”

“嗯,我听着……”王俊凯分心回了一句,十分敷衍。

“……”

男人精虫上脑是很恐怖的,其实他刚刚被顶在阳台门上狂亲的时候就有些反应了,被他多看几眼腿就发软,说着这些话心里也有点虚。可是他不愿不明不白就这样又跟他搞到一起,王源试图跟他讲道理,但王俊凯一心只想把他衣服撕掉,于是王源怒气和火气憋了一肚子。

在裤子就要被扒掉前,王源终于找回主场的感觉,怒吼:“王俊凯!!!”

王俊凯:“……”

吸了口冷气,耳朵被震得嗡嗡响,王俊凯龇牙揉了几下耳朵,回了个代表疑问的单音。这期间他已经揩了无数遍王源屁股的油,可是这样还是不满足。

“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么?”

“哦,我今晚跟吕景宜和他爸他们一起来这里吃饭。”

“……谁问你这个啊?”王源发现今晚他俩都在鸡同鸭讲,脑电波完全没对上的感觉。

“那不然呢?哦,你想问萧婉颜为什么在这里么?她妈是吕叔叔姐姐啊,就是一起吃个饭而已。”

王源肩膀耸拉下来,这完全没法沟通。

见他表情不对,王俊凯才暂时停下动作,欺身上前压着他的背部,胯间昂扬的部位嚣张地顶住前面挺翘的臀部。

“你相信我吗?我在努力。”他边说边使劲磨了一下缓和欲火。

侧着脸,眼角余光扫到他低垂的眼眸,王源心软了些,不软也不行啊,腿都开始站不稳了。

王俊凯笑了笑,低声在他耳边说了我爱你。





素食者别点吧

评论(737)
热度(3569)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