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54-55

分成两章装作字很多的样子。


54.

VIP休息室里备有单人床,后半夜他俩在厕所简易清洗之后就在床上休息了。准确来说是王源率先陷入了昏睡,而王俊凯坐在床边一直到天蒙蒙亮才倒在他旁边。

接着没多久王源就醒了,这种状态是很让人烦躁的,明明累得要死,身体酸软得像散架重装过一样,眼皮也在打架,可他却诡异地再也没睡着。感觉到王俊凯朝着这边,伸着手臂搁在自己脖颈下面,王源放轻了呼吸,睁开眼盯着陌生的天花板。

他的睫毛真的很长。王源抬手碰了碰,有点想要把他吵醒的意思,但并未实行。

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呢?

王源嘴唇微动,叹了口气。王俊凯似乎并不打算告诉自己,他能理解却不能接受,怕有一天时间和距离把爱都消磨殆尽了。

在王俊凯外套口袋找到了门卡,王源临走前还留了张便签,顺便把他的手机揣兜里了。

纸上写着一句话,表面把主动权交到王俊凯手上,实质却是妄图将自己置身事外。

[手机我拿走了,想做的时候就来找我吧。]

打开门,王源就知道自己又被他耍了,门口根本没有什么保镖。将房卡往室内一扔,王源冷着脸离开。

林孝文给他打了几个电话,最后才发了条短信给他,问他去哪里了。王源有气无力地想回拨,却一时只想自己安静一会儿,便懊恼地放回了兜里。今日阳光猛烈,地面上浮起阵阵热浪,晒得他脚步漂浮。摸到王俊凯那部手机,王源坐在出租车上忍不住掏出来翻看。

开机密码是什么呢?

0921,不对……1108?不对。

哦……不是他的生日。王源盯着界面一阵出神,那是什么呢?王俊凯会用什么做密码呢?会是他们之间的某个纪念日么?第一次交往的日子?不就是他生日那天么?不对,难道那天他们是零点后才那什么的?试试0922……也不对。

到底是什么密码呢?

“会不会是你们的什么纪念日啊?”成诚趴在床上翻着杂志分心回了句。

分了导师后,寝室也分开了,王源的房间就在隔壁,回来洗过澡后就找隔壁房的成诚。他坐在转椅上无聊地转了几圈,想了想又把王俊凯的手机掏出来,想说要不你帮我还给他吧。这会儿又开始后悔自己草率写下那样的留言,甚至把他手机也拿走。

成诚这才把目光扫过去:“你……不疼啊?”

“啊?”王源一脸困惑,接着明白过来表情有些窘迫,“别闹,说正事呢。”

“哎,这不就在说着嘛。”成诚忽然叹了口气,“之前约你好几次都不答应,果然是死鸭子嘴硬。”

“那是意外,你以为我想啊?谁知道那是他的休息室。”王源一提起就恨得牙痒。

“证明你俩有缘分。”

王源一字一顿:“是、孽、缘。”

“行行行,你爱怎么定义都行吧。那现在呢?你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怎么处理后续事情呢。”成诚轻飘飘地瞥了眼,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成分。

“有后续再说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怕就怕你直不了。”成诚露出个坏笑,一语双关道。

王源闻言一笑,抬脚踢了他屁股一下。成诚嗷了声,表情痛苦地埋下脸。起初以为他在演戏,谁知好几分钟都没反应,王源凑过去一看,问他怎么了。成诚才抬起脸,眼睛都痛红了,慢吞吞地回了句,没事。

“你看起来很痛的样子……”王源狐疑地看着他,“受伤了?”

“呃,嗯。昨晚洗澡不小心摔了一跤,浴室太滑了。”成诚盯着杂志说。

王源还是觉得有些奇怪:“真的?”

“骗你干嘛?”

“我看看吧,万一有淤血还是用药酒按一下比较好。”

王源作势要掀衣服,成诚却伸手拦住他。

“不用不用,真不用。我自己看过了,没淤青。”

“可能是你的视线死角没见着吧。”看他那反应遮遮掩掩的,眼神闪躲,王源就觉着有猫腻,忍不住脑补该不会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吧?

“没事,真没事……”

两人推搡着,成诚不经意碰到他的侧腰,王源才从王俊凯床上下来,腰臀还酸麻着呢,这一下顿时软了,摔在成诚身上。房门在此时被推开,吕景宜戴着大墨镜出现在门口。

“你们在做什么?”他边走进来边问,摘了墨镜顺手一扔,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玩摔跤啊?”

王源挣扎着起来,说:“我找老板去了。你们慢慢聊。”

成诚还没来得及阻止他离场,人就窜出门了,一点也看不出昨晚刚做了激烈运动啊。

吕景宜走到床边,把他所有退路堵住。

“干嘛不接我电话?”一来就兴师问罪。

刚和王源玩闹,弄得衣服掀起不自知,成诚对着杂志撅撅嘴,心道我接你电话干嘛?

吕景宜盯着他的腰看,随即跨开腿骑上去。成诚被吓得一翻身,却被身上的男人单手压制住。

“操,坐我身上干嘛?”

吕景宜根本没往下坐,只是姿势看起来是那么回事。他似笑非笑地问,还疼么。

成诚立刻泄气了,挪开目光说不疼。

“那再来一次。”

“……什么?”

吕景宜不给他反抗的机会,几下就剥了他的裤子,顿时啧啧几声:“不穿内裤?”

成诚就穿了宽松舒适的睡裤,压根没想到这人渣一上来就扒裤子,傻眼了。

“吕景宜你有病啊!”

男人不说话,盯着他白嫩的屁股舔了舔下唇。那上面还有自己留下的指痕,红红的,看起来很可怜。

“喂,你不会真想再来吧?昨晚就是个意外……”说着说着自己也没了底气,成诚觉得头有点疼。这都是什么事,和自己兄弟上床了,自己还是下面那个,没想到另一位主人公隔天就找上门来,还说要再来一次。

“我发现我对男人也可以硬起来。”吕景宜忽然来了一句,眼睛直直盯着成诚说,“应该说……滋味比以前都要好。”

何止只是“比以前都要好”,简直是好太多了。他在心里补了一句,就这么坐在自己发小身上心跳就跟要爆炸一样。这种感觉太神奇,吕景宜从未尝试过。

“我管你滋味好不好!老子现在屁股还疼着呢!”成诚怒吼,用力挥开那只咸猪手。

“那我刚问你还说不疼。”吕景宜从他身上下来,坐在床边,胯间竖旗了也毫无尴尬之意,把手搁在成诚腰间揉了揉。

“哇你不是吧这都能硬?!去浴室解决一下啊坐这儿干嘛显摆自己很大吗?”

这明显恼羞成怒的反应让吕景宜笑了笑,随即扫到他手上的杂志,问:“你想买游艇?”

“啊,哦,不是。就看看。”

“你想要我给你买啊,再给我上一次就好。”

“上上上上你个头!整天就想着这回事。”成诚推了他一把,“给我滚出去,我要睡觉了。”

“你下午没课?”

“不去了,屁股疼。”

“我用口水给你治愈一下怎样?”吕景宜一脸坏笑。

“操……”

两人说着笑,准确来说是吕景宜在调笑,成诚在恼怒,不经意间又搂到了一起。吕景宜压着成诚,凑在他耳边说话。

“跟我在一起吧。”

成诚心里突地一沉,继而疯跳。他瞪着眼睛,不敢置信听到从吕景宜口里说出这种话。

“你不会睡了一晚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男人吧?”

“我没有睡一晚,我睡了你而已。”吕景宜声音压得低,嘴角挂着笑。

成诚脸色有些难看:“所以呢?睡了我觉得要负责还是怎样?”

“你什么时候见我睡了人要负责的?”吕景宜失笑。

成诚表情便更难看了。

糟了,大意之下把自己黑历史爆出来,吕景宜倒镇定,笑容依旧地亲在他耳侧。

“那你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你睡了我一晚就发觉自己喜欢我吧。”成诚一脸不屑道,却不敢直视好友。

吕景宜直直盯着他的神色,抿抿嘴角没回答。有过太多的女人和男人向他示好,他却从未认真对待,合则来不合则散是他对待感情的态度。可以这么说,吕景宜从来没有试过为一个人牵肠挂肚的滋味,而面前这个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死党、弟弟做到了。他以为这是十分寻常的事,因为他们从小就这么亲近,自然而然自己是要照顾这个弟弟的,可是认识了王俊凯这个朋友,他又发现这并不是兄弟该有的相处方式。就算王俊凯长再好看,吕景宜也没有想抱他亲他的冲动。所以,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放在过去,也没有试过这样,想亲成诚的冲动,在经过几年前那一晚之后,突然疯长起来,变得越来越无法压抑。他尝试找新女朋友,连男人都想试试,却还是没法缓解那股如饥似渴的欲望。

成诚见他沉默便误以为是自己想的那样,吕景宜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

“你出去一下吧,我想安静一会儿。”

“我就在这里,你睡吧。”

“我让你出去。”

吕景宜翘着腿歪头:“你怕什么,怕我等你睡着强奸你?”

成诚:“……”

吕景宜依然一脸嚣张:“放心,我要想奸也不用等你睡着。”

成诚:“…………”

跟这种人真的没话好说。

 

55.

吃过饭就去找了办公楼,教授对他昨晚突然失踪没有多问,像是在烦着别的事,王源坐在一边帮他整理文件。

“明天下午下了课你到医院一趟,我有个文件需要你帮忙送到医学会那边。”

“哦,好的。”

“上次你说的那个课题还有问题么?”

王源心不在焉地数着文件编号,点头又摇头:“呃,有我会问您的。”

林孝文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拉上了帘子。室内顿时暗了下来,王源抬手按了门边的按钮,肩上一沉。

教授冰凉的指尖点了点他的颈侧,王源浑身一颤,背后的寒毛都跳了起来。那带点指甲的食指轻轻往下一刮,王源被这阵触感弄得突兀抬眼,林孝文挑眉若有所思。

“你昨晚去哪了?”

去哪了?王源第一反应就想起了王俊凯,不禁咽了咽口水。不知为何有些心虚,教授莫不是看见了什么?自己脖子上有吻痕?应该是了,不然老师为何摸他那里呢?

王源忙笑着往旁边一躲:“在酒店里遇到了老同学,聊着聊着就去喝了杯,没想到喝多了……”

“然后有艳遇了?”林孝文在他身边坐下,笑容暧昧。

“啊?没啊。”王源挠挠脸,心里像被他那一坐砸中了,突突往下沉。

林教授沉吟着一笑,又一下搭住他的肩膀,凑过去轻声道:“你可能不记得了,刚开学那会儿,我见过你跟一个男人在树后。”

适时打住的话令王源瞬间想起来被遗忘的事实,这位教授看见过自己和王俊凯kiss,那可尴尬了,王源觉得在老师面前出柜感觉很不可思议。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林孝文居然伸手搂住他的肩膀。

王源这下才侧头看他一眼。林教授长相极具欺骗性,第一印象必定是教养良好、沉稳优雅的学术型男人,可是仅一眼,王源便不敢再看,面上勉强保持镇定,心中却被林孝文此时的神态所惊,突突地跳。

“你们现在还在一起么?你昨晚就是跟他走了吧?”林孝文轻松地搭着他的肩,语气笃定道。

王源抿抿唇,右手探进口袋里摸到王俊凯的手机。忽然一下福至心灵,密码难道是……他想通了某些东西,现在却无法验证,心里痒得跟被猫抓似的。

“老师你在说什么呢。”他装傻回了句。

“别装了。”林孝文笑道,“我会看不出一个刚搞完的同类么?”

王源暗暗皱眉:“什么?”

“唔,可以这么说,你知道昨晚那个饭局是为了什么吧。”

“算是知道吧。”

“小钟肯定告诉你了,昨晚他回座位还问你去哪里了。”林孝文说着撩开王源的袖子,摸了摸手腕上那道指痕说,“这么用劲儿,肯定不是女的。你也不像会乱搞的孩子,百分之九十就是送你来的那个男的吧。”

这话题东拉西扯,王源点点头:“很抱歉,我被一些事情拖住了没能回去。”

“没能回来,却连一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么?很明显你是在做着某些无法抽身打电话的事情,我猜的不错吧。”

王源保持沉默,搞不懂林孝文的意图。

“这么说吧,老师很欣赏你,各种方面的。”

这话一出,王源缓缓侧过头去,目光镇定地回望。

林孝文露出一个标准的斯文败类微笑:“上次跟你提过的医学报告刊载名额,你们班那个李青居然找到我这里来了。真有趣,你说我怎么可能放着自己的学生不要让他加到我的团队里呢,是吧?”

王源眨了眨眼,笑道:“我这种事情难道不是能者居之么?”

“哼,是啊。可是那孩子傻得很,知道我喜欢男孩子,还特地找到医院去,看到我穿白大褂的样子就跪在我面前想给我舔。哈哈哈,也太可爱了,只可惜脸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林孝文说着意有所指地瞥了王源一眼,用力捏捏他的肩膀,刚想往下滑。

手机响了,王源倏地站起,朝他点点头便出了办公室。

这悠长的铃声响彻整条走廊,他一出门就按掉了,这是他自己瞎按的,根本没人给他打电话。

王源快步走出办公楼,被太阳一晒,鬓角冒出了薄汗。

回头看了看这座高大冷硬的现代化建筑物,王源没有停留,快步回到寝室,洗过澡后往床上躺。这一连串的事情太令人意外,没想到他的导师是怀着这种心态,王源暗暗心惊,这今后得尽量避免与他独处了。怪不得之前感觉他经常对自己动手动脚,原来直觉没有出错,是林孝文的外表迷惑了他。

他边想边输入了密码,王俊凯的手机桌面终于重见天日。

……咋这么老土用最原始的桌面图?

王源吐槽了句,手机立刻嗡嗡嗡地震动,来电是个陌生号码。这谁?难道是王俊凯?没错还真是王俊凯。

“宝贝,你终于开机了啊。”王俊凯调笑道。

“哦,是啊。”

搞什么,这语气太亲密了好嘛。弄得自己对他很了解一样……虽然的确是,他猜出了王俊凯的手机密码心里还是挺乐意,挺舒畅的。

“你怎么猜到的?”他问。

“就……忽然之间猜到了啊。”

“假的吧。我觉得这密码好难诶,比你那个难多了。”

闻言,王源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王俊凯这手机还装着那个仓鼠APP,王源当初被他骗得装了这软件还在那上面记录自己的心情,登录的密码就是用的王俊凯的名字缩写和自己的生日组合的,因为那时候刚好王俊凯就在身边,王源懒得想就这么着了。谁知道他连这个都能看到……什么秘密都见光了好吧。

而王俊凯这个密码,倒也不难,不就是9217嘛,两个数字加起来就是自己的生日,王源刚刚突然灵光一闪想到的。

既然提到这茬,王源又不得不翻旧账。

“哦,你骗我那是怎么回事。”

“没骗你啊。”

“我在你面前什么隐私都没有了。”

“我是怕你受委屈,更怕令你委屈的人是我。”

王源心道你那时候有这么温柔体贴么,我才不信。

“我有个会要开,待会再打给你。”

刚想问他看到自己留的纸条没,就被挂断电话,王源一阵无语地盯着通话界面。妈的,才说了不到一分钟,赶着上路吗?!

他泄愤般翻他手机里的东西,坏心眼地想分开那么久真没跟别人搞暧昧么?记得读书那会儿,他还当着自己的面跟别的女生聊微信呢。现在这么安分还真不习惯啊……我靠,王俊凯你生活咋这么无聊,除了10086就是工作?哦,看到一个旧同学的……

……喂,要不要这么冷淡啊。人家约你聚会吃饭而已,你一句没空就给打发掉了,太酷了吧。

不到50条的短信一下就翻完了,王源这会儿觉得自己不太道德,但一想自己高中那时候被他耍那么惨,就点开了那个小仓鼠。熟悉的跑轮转啊转,界面显示出来,王源就发愣了。

这什么?

背景是一张手画图,圆珠笔涂涂画画而成。仓鼠先生穿着小西装,脖颈上绑了个小巧的bow tie,仿佛在呆呆地望着镜头,憨态可掬。右上角有一只手捏着颗葵花籽。

王源莫名其妙就觉得这是王俊凯画的自己的手。

这界面看着跟他之前那个差不太多啊……王源想了想,点开最底下的Secret,弹出来一个个像是对话框的玩意儿。

还是按更新时间排序的。

[外表看着像小兔子,性格却跟仓鼠一样难养,相处久了才发现是小野豹。]

[太可爱了。]

[怎么能这么可爱?]

[今天下雨了,没法打球,那就约他打游戏好了。]

[这种挠人的心情就是喜欢的话,那我认了吧。]

……

[一会儿不见就长这么漂亮,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又想把他绑在身边……不行吧,王俊凯你不能再跟以前那么混蛋了。]

[诶,你永远待在我身边好吗?]

这日期,真是他们第二次分手之后的时间……什、什么啊?王源手忙脚乱地按住手机屏幕,心跳加速之余,脸也变红了。喂,好歹23岁了吧,怎么还跟15岁少年一样?

全身像是泡在水里,忽然失去了力气。王源悄悄弯起一个甜蜜的笑,想笑又拼命压抑。恨不得立刻就给王俊凯拨过去,跟他说……说,说什么?

满腔热血被冷水浇得滋滋冒烟,还能说什么呢?是王俊凯把你推开的。

他咬着唇敲上一行字回应。

[那你别把我推开好吗?]

刚按下确定,王源就后悔了,我靠这不是证明我偷看他东西了?想删却没找到在哪里删除。

我靠啊啊啊为什么终端这么out?连删除都不行?

王源心情正处于暴走状态,王俊凯很默契地就来电了,瞬间就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你这么快开完会了?”

“小会而已。”王俊凯坐在椅子上,仰着头看天花板,忽笑道,“宝宝,你拿走我电话想干嘛?”

“你不是因为你爸不能联系我么?那你打给自己的电话,他总不会也要查吧。”

那边陷入了沉默。

王源便接道:“怎么?我自作多情了?你不想跟我联系?”

“他会怀疑的。我不能冒险。”

“哦,那好吧。”

“等等别挂!”

“什么啊,你不是说很危险吗?”

“就这么一会儿……”王俊凯眯了眯眼,“昨天晚上,好像忘了说。”

“说什么。”

“我好想你。”

长久的静默——

王俊凯问:“人呢?”

“还在。”

“干嘛不说话?”

“在想事情。”王源撅嘴说。

“想什么?我在跟你表白你居然走神?”

“……”

“还有,你留的便签什么意思?”

“就,字面意思啊。”王源看完他那些secrets再说这话就有些心虚了,难得停顿一下。

王俊凯哂笑:“字面意思?你要跟我当炮友?”

“……”王源低头揪着床单,太过用力,指尖发白。

“说话!”王俊凯瞬间拔高了声音,“王源你什么意思!是我想的这样么?!”

“……不是。”王源艰涩地开口。他只是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才留下那样的话,若是想要见他,就得约一个酒店房间里,这样偷偷摸摸,难道不更像偷情?其实认真追究,王源也搞不懂自己是否想要惩罚王俊凯一意孤行。

“那你是在试探我?”

王源下意识摇头否定。

“我不管你的初衷是什么,如果你还爱我,那就相信我。”

“我不信你昨晚也不会跟你上床了。”王源说着羞赧,幸好对面看不见。

“哈,是哦。”

提起这个,王源想到自己刚从林孝文办公室出来便心有余悸,一时没听到王俊凯说的什么。

“嗯?你刚说什么?”

“我说你最好避开一下中华医学会那伙人。”

“为什么?”

“上头怀疑他们油水太多。”

“啊……可是我导师就是里面的高层诶。我怎么躲也……”王源一想就觉得事情有点棘手。

“怎么了?”王俊凯问,“还有你最近出门发现有人跟着别怕,那是我让他们保护你的。”

“喔,你这样搞得我好像被你包养一样。”

“行啊,干脆你别读书了,住到我这里来,我好养你。”

“傻了吧你。”

王俊凯欲言又止,想说其实今天凌晨接近早上时,自己看了他的手机,觉得王源这导师有些奇怪。现在却不动声色,不想跟他提这个。

王源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王俊凯,导师想潜自己,可是又没证据,就算有证据,王俊凯又不是学校领导,能干嘛。

“那……你想我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约个地方见面?”王源提议。

“这不顶用,我现在就想见你啊。”

“……”

“算了。”这样也好,缓兵之计。王俊凯疲惫地叹气,“过几天再找你,不要再拒绝成诚的邀约好么?”

王源应了声,忽然想起什么便说:“对了,之前伤你的那个男生,你知道是谁么?”

“那女的去找你了?”

“找了。”王源只是刚好想起这茬才问的。

“你要原谅他么?”

“这好像是你的事情吧。他捅伤的人是你啊。”

“可是心疼的是你啊。”

“你怎么这么自信呐?”王源没好气笑道。

“难道你不心疼?你敢说你不心疼试试?”

“……”

“就一句话,原谅他么?”

“不。”

“行。”

“可是,我不想你手上染血啊……”

“知道,我爸给处理了。”

“处理……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把他打残卖到云南去了。”

“啊,卖那儿干嘛去……还能回来么?”

“我也不知道,回不来了吧。”

王源有一瞬间升起了恻隐之心,那女人哭得烟熏妆糊了一脸的样子在他脑中浮现。两姐弟相依为命,落得这样的结局似乎太可怜了。

“你同情他?”

“有一点吧……”但是他这么对王俊凯,王源一想到就把那点同情心收起来了。

王俊凯沉吟道:“我想想吧。”

“这种人应该扔到监狱里去才对。”

“嗯?”

“在监狱里孤独终老是最好的折磨。”

王俊凯托腮笑道:“是哦。”

“有些事……”王源迟疑道。

“什么?”王俊凯轻声问。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王俊凯瞧了眼,低下头去。几个同事边说边笑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其中一个30多岁的女人跟他搭腔,问他下了班有空不,一起吃个饭什么的。王俊凯刚想摆手拒绝,突然想到什么却应下了。

“没事了。”王源最后还是决定不告诉他林孝文的事情,这么点事用不着跟他报备。

“嗯……那我先挂了。”

两人于是幼稚地玩起“你挂啊”和“你先挂”的游戏。


评论(616)
热度(3787)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