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56

隔得太久,卡了两个多月居然还能找回最初的感觉,自己都有惊讶。

好像打脸了还说一下写完结局再放,不过无所谓啦,开心最重要。


56.

通往实验楼的廊道,行色匆匆的王源,身着长款风衣,走路带起一阵风。一般人撑不起这款风衣,像他这种身量却是为衣服加分。

研究生一般有自己的教学楼和实验楼,因为本部扩招,王源这个专业却是与本科共用实验楼,排课还相当紧张,班上同学都暗暗自嘲临床就跟外边捡来的孩子似的。王源捏着一杯咖啡,走着走着就喝一口提神。偶尔有人给他打招呼,即便不认识,王源也会挂上礼貌的微笑道一声早。

这节解剖课在五楼,王源乘电梯上去,一开门看见外面的男人却是一愣。

林孝文彬彬有礼一笑。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便上回发现导师对自己有着不为人知的某种企图,王源也不可能在满是人的电梯门口对老师黑脸。鱼贯走出的学生纷纷朝这位儒雅的中年男人打招呼,平心而论,保养良好的教授气质相当吸引人,当然前提是王源不知他私下是怎样的人。

王源轻点下巴,音量适中地喊了句老师早,便状态自然地走出去,可林孝文却在他经过身边是轻轻挠了挠他的手腕。

“上回跟你说的事情,不用拒绝得那么快。”

王源脚步一顿,及时抽回手:“这事儿我是不会考虑的。”

“半点转弯余地都没有?”林孝文却并不意外得到这样的答案,话倒还在做着礼貌上的挣扎——我对你颇感兴趣所以理所应当表现得不依不饶一点。经过几年观察,他发觉虽是同类,但并不是同一种人。换做以前,自己该是敬而远之的人。但王源的脸和品性太合他胃口了,尽管遗憾,他也不打算来强的。

这种事情,你情我愿才有乐趣。

上回抛出一个略带威胁性质的暗示,也只不过是见不得人的恶趣味发作,便起了逗弄之心,看他慌不择路的背影真像只受惊的麋鹿。

看他依然坚持地摇头,林孝文摆摆手,弯起一个暧昧笑容。

“看来你很喜欢他。”

王源一愣,晓得他提的是王俊凯,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别紧张,老师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王源差点憋不住了,按他这样说这公私分明得也太不靠谱,那上回跟他说刊载名额的人又是哪位?老师明摆着睁眼说瞎话,但他也不可能直接戳破,给双方台阶下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林孝文话锋一转:“如果什么时候失恋了欢迎投入我的怀抱。”

王源干笑两声,借口上课时间已近便匆忙离开。怎地一个两个都认为自己跟王俊凯会分手呢?

谁知刚到拐角就发现某个靠在墙上偷听得津津有味的人,王源一头黑线,说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八卦。

“我以为自己一直表现得挺喜欢八卦的。”成诚抱着书一本正经说完,继而开始正业,“哇,真看不出来,我宝贝儿行情这么好哈!”

“谁是你宝贝儿。”王源好笑,瞥了他一眼,随即开玩笑,“我行情好不是公认的?”

“是是是,你不要跟王俊凯那家伙混久了连语气口吻都学足九成行吧。”成诚翻了个白眼,“没想到林教授居然,哎哟!”

王源耸耸肩,一副兴致缺缺的表情:“你没想到的事情可多着呢。”

“不过以前就听过传闻,林教授带男孩子上宾馆,居然还是真的啊。”成诚还在啧啧惊奇,“诶,你以后可别跟他独处,那多危险。”

王源投去一个“谢谢关心,你比我更危险”的眼神:“放心吧,刚刚说清了,教授似乎对我也只是表面上的兴趣。”

“哦?可是这男人吧,禽兽起来可真大炮都挡不住。”

“说得好像你不是男人似的。”进了实验室,王源放下书本,找了座位坐下,抽空对友人的劝慰稍作点评。

“就因为我是男人才这么说呐。”

“那你这意思是我不是男人?”王源佯作气笑。

“诶,你不要岔开话题嘛,反正大家都是男人,我就跟你提个醒。”

“我是不会给自己立flag的,他是我导师,总不可能余下课程都躲着他吧。而且就算独处那又怎样,说不定他又对别的男孩子感兴趣了呢?我觉得自己对他来说充其量就是一个就近的、新鲜的猎物,总该不会为一个拒绝过自己的猎物失态吧。”

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成诚点点头:“可是万一不是呢?”

“啊?”

“万一他真喜欢你呢?”

“真喜欢我也不会拿别的东西要挟我了。”虽然看起来非常刻意。

“哦。”

“再退一万步说,我也是男人,他要真对我干嘛,我也能够让他吃力不讨好。”

成诚歪歪脑袋,忽道:“你跟王俊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他在上面吧。”

王源一怔,随即扭过头,语气硬了不少。

“你问这个干嘛?”

两人认识也有些年头,成诚看来挺不着调,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但其实做人很有分寸,并且对待普通朋友和好朋友之间的界线拿捏的非常精准,他会让你感觉到自己处在他的哪个朋友圈子里面,所以他们才能如此投契。而王源清楚知道,成诚越来越把自己往最亲密那类朋友上拢去。就算如此,他也并未询问过类似“谁上谁下”这么隐私的问题。

“好奇啊。”成诚耸耸肩,“随你爱说不说。”

王源气定神闲地笑了笑,翻开了书本。

果然没几分钟某同桌沉不住气了:“靠,我就意思意思一下你还真敷衍了?!”

“不然呢?你要跟我讨论讨论哪个姿势比较舒服吗?”

“呃……”

“小处男?”

“老子才不是!”成诚说到一半卡壳了。

王源却敏锐捕捉到什么:“嗯?不是处男?”

声量大了点,前面同学回过头来戏谑一笑,调笑意味浓厚。

成诚明显不想再谈,收敛起浮夸神情,摆出我要专心听课的姿态。

这人呢,总是贪心的。得到一样东西,就会奢求再多一点。攻下身体,便想攻陷心。可若连自己都搞不清楚呢?成诚觉得自己对吕景宜不可能毫无感觉,但要说爱的死去活来非你不可像王俊凯和王源这般的典范,他又感觉底气不足。从小一起长大的友人,习惯成自然,好朋友当久了一下子变成床伴,等级瞬间跌倒了地底,只觉烦闷。如果可以的话,宁愿回到什么都没发生之前。再要计较是从何时开始的,成诚却倍感绝望。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从某个意外的、玩笑的、酒酣的吻开始,一切都乱了套。

那套为人处世的方法,在吕景宜这里,也从此失了分寸。

包厢飘着淡淡酒气与烟味,王源跟在后面夹着凉气进门,里面已经坐了两高个儿。

吕景宜岔开着双腿,仰靠在沙发背上,快活地吞云吐雾。

扫了一眼,往沙发另一端走去,人未到,腿先踢过去,王源见他从刚才就一直在看手机便不甘心。

王俊凯终于肯抬头:“……”

王源站在他跟前,单手插在兜里说,你干嘛呢。言下之意你找人约我来又不理我什么意思?

王俊凯握拳,轻咳,听起来不全像装的。

“感冒了?”

“站着干嘛,坐啊。”王俊凯伸手就拉他。

王源还要别扭躲闪那么一下才自己坐下,隔得不远不近,王俊凯刚好手够不到的位置。

“坐那么远干什么?过来一点。”王俊凯说着挪过去一点。

成诚一来就直奔点歌机,完全把其他仨人忘记了,没一会儿就开始充当麦霸。

坐在阴影角落的男人抽着烟,就这么看他忘我地唱歌。

这边王俊凯和王源一个进一个退,很快就到了豪华大包厢的中央,此时王俊凯大声问,这房里的监控是关了吧?吕景宜不耐烦回了一句,都说几遍关了关了。

王源听着发愣的瞬间被王俊凯一个迅猛动作困到怀里了,分隔已有些时日,彼此的身体分明是互相怀念与渴望的。从进入包间到这么你来我往几个回合的眼神交流,火星子跟烈焰里燃烧似的噼里啪啦,这下不止对视,连拥抱,肌肤相触,也带着烫人的温度。

“你刚那么问,别是想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吧。”王源嘲讽笑道。

王俊凯被他这般挤兑未见任何不悦,埋首的脸上挂着舒服的微笑,仿佛是在夏威夷度假。

“我就抱抱……”他轻声说。

王源一愣,不自知地纵容笑道:“那你抱吧。”

“是不是心情不好呢?”王俊凯揽着人坐起来,靠在沙发垫上,“我偷溜出来的,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说着上手捏住王源两颊,触感细腻嫩滑,王俊凯心里忽然就冒出个想法。怎的他的小情人从自己认识他到现在,十年都要过去了,皮肤却是一点没变。笑起来嘴角的绒毛在阳光下呈现的透明轻软的质地,王俊凯还记在心里。当下又念及自己居然过了这么久还记着刚识他的时候,好像那些细枝末节不经意封存在心底深处,低头一看便能触及。是否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也被妥帖安放,当他老到走不动牙都掉光,尚能记起身边这个小学弟,小情人,小宝宝,阴影下依然明亮的双眸。

王源与他这般对视,不久,像是行走多时的沙漠旅人突然卸下了重物,乖顺地软下一身炸毛。

“学业很忙么?”王俊凯心有灵犀道。

王源无力地点头:“不到十一点不回宿舍。”

“你这样不好,十点就该回去了。”王俊凯记得自己之前去接他都是十点左右的,“宁愿早起也别熬夜啊。”

“可是别人都在学,还有比我更晚的,早回去总觉得良心不安。”

王俊凯被他懊恼的神情逗笑:“那你晚上吃不吃宵夜?”

“饿就想吃。”

“是问你吃没吃,不是问想不想吃,傻子。”

王源埋怨地瞅了眼,不情不愿地说:“吃了。”

“吃了还不开心?”

“我哪有不开心。”

“你从进门脸上就差没挂上这几个大字。”

“你咋知道咯,不是一直低着头玩手机嘛。”

王俊凯挑挑眉,一副得逞坏笑:“所以是在怪我忽略了你。”

王源感觉自己是灵魂出窍了才会被他套出话来,失策。

“手给我。”王俊凯说。

“干嘛?”

见他一脸戒备,王俊凯直接抓过来,偏头,想要吻上柔嫩的指尖。

王源立刻开口:“我早上才上过解剖。”

动作一顿,但依旧固执碰了碰自己的唇,王俊凯毫不在意地亲上,据王源所言早上摸过大体的手指。

“你出门前,是不是喝咖啡了?”王俊凯了然道。

王源抽回手,心道你是不是这么神,闻一闻就晓得了?可他说的没错,王源的确临行前泡过咖啡。他不信,将手在鼻端嗅了嗅,只有洗衣液和沐浴露混合在一起的香气。

看他这般无辜的神态,王俊凯哼笑:“傻子,我又不是闻出来的。”

王源嘟囔:“什么……”

“用心感受的。”

王源失笑:“王俊凯你搞什么——”

话没说完,被凑至眼前的阴影打断。

这一刻,他猜想王俊凯是打算与他接吻,可他只猜中动机。

“因为我现在啊,”王俊凯放轻放慢了声音,歪着脑袋凑近到他下巴,“想喝咖啡了。”

点唱机刚好轮到一首医生的歌,王源对这首歌印象深刻是有一个过程的。初中时路过隔壁班,无意听到那班上的学生午休时播放,几乎是一晃而过,却品着那句“闭起双眼你最挂念谁”,仿佛已经历刻骨的想念,当岁月流转,王源不久前上街给爸妈买礼物,又在眼镜店听到这歌。这一次是从头听到了结尾,心里又是另一番滋味,望着广场外人来人往,似乎真如歌词描述的,闭起双眼时最挂念谁,睁开眼看见的却尽是陌生面孔。

王源对于想念和挂念的解读是有区别的,想是属于脑部活动,挂却是将其吊在心上。直至分不清究竟是主动还是被动,或是哪一个更多,从抗拒到认栽,这过程填满了削掉棱角的渣子。

彼时,丽苑广场新开张,街上贴着鲜艳的广告墙纸。王源沿着仿佛望不到尽头的街道,行至末段,想起某些事和某人,来来往往,触目全是陌生人。

忽然便希望,那人能在不远处的拐角出现。

而现在,心想的人就在眼前。

“你在想什么?”

恰好对方这么一问,王源当即笑了出来。

“没什么。”

“不肯告诉我是吧。”

“不想告诉你。”免得你又沾沾自喜了。王源忆起过去那个满身骄傲的王俊凯,不禁笑意渐深。

以为自己这般说辞,王俊凯定要讨个准确说法,不论是认真发问还是权当情趣,王源都乐意配合。但这回,王俊凯可能是生病了,怏怏不乐地埋首在他颈窝,呼气都是烫热的温度。

不免便伸手探他的额头,不是发烧,王源放下心:“还说我呢,自己都不会照顾自己。”

王俊凯发出意味不明的哼声。

“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叫像什么吗?”王源调笑。

王俊凯沉声轻哼,鼻音浓厚,圈在王源腰间的手收得更紧。

“像那种迷你猪。”王源说完自顾自笑起来,进屋后的阴霾一扫而空。

王俊凯龇牙:“猪会咬人么?”

话音还带着热气,扑到王源颈上,王俊凯张嘴咬住那白嫩脖颈上的一小块皮肉,疼得王源顿时抽了口冷气。听他呼痛,王俊凯便放轻了力度,改为用嘴唇轻轻含住,舌头坏心眼地打了几转,被唾液浸湿的皮肤像是薄嫩多汁的新鲜蜜桃肉。

“我看你不是猪你是狗吧。”王源被他亲得歪倒在沙发上,不甘示弱道。

“汪。”王俊凯相当配合。

没办法,只得左躲右闪,两个加起来都快50岁的人了,还在幼稚地玩你追我躲的游戏,一时间原本四人的豪华包厢,被他们弄得像二人世界。

成诚不时无奈地瞥过去几眼,见两人越发肆无忌惮旁若无人,就要出声提醒,喂喂,这里还有观众呢。结果后头不知何时多了个人,吕景宜及时盖住了麦克风,成诚这话差点就碰到他的手背了。

“打扰人家谈恋爱要被驴踢的。”吕景宜煞有其事。

成诚一惊:“贴这么近做什么,离我远点,跟你很熟吗?”

吕景宜根本没把这话当回事,顺势就把人抱住了。谁知成诚打了个激灵,麦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那边两人已经闹到原来王俊凯坐的位置了,均被这惊天动地的尖利声儿吓得张望,吕景宜一手捂住成诚的嘴,一手扬了扬,示意他们继续,不用管。

成诚就这么被带出门口,吕景宜相当识趣,留给他俩真正的二人世界。

率先回过神的是王源,他伸手扶住王俊凯的两颊,将他的脸扭过来,轻拍两下,明明处于下位,做起这样的动作又似居高临下。

“你居然……”王源欲言又止。

“嗯?”

“怎么不亲我呢?”

“我刚不是亲了。”王俊凯可能是病得脑筋短路了。

王源没好气,推着他的肩膀坐起来。

王俊凯单膝跪在沙发上,一腿还站着,这姿势让他足以看见掉在地上的东西。

那是王源的风衣里掉出来的。

“是什么?”

“礼物。”

“给我的?”

“不然呢?”

“怎么不第一时间给我。”王俊凯语气毫无责怪,目光更是瞬间就亮了起来,接过精心包裹的礼物,动作是慢悠悠的,神情却透着紧张,像是孩提时代等待圣诞节的父母偷偷在床尾放置礼物那般期待。但其实,他这种家庭出身的孩子,连极其普通的滋味都不曾尝过。

“因为来时路上我就在思考,那天你能不能跟我见面。概率似乎太小了点……”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么?”王俊凯轻声说,两三下就剥掉礼物纸了,顿时啧啧称奇,“送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王源挑了很久才选了一个精装硬皮笔记本和一支钢笔。

“可能那天没法见到面,生日快乐。”王源笑了笑,不知为何忽然有点羞涩。

“这是让我记账吗?”

“你爱拿来干嘛干嘛,都送你了,还问我。”

“我不信,你选这个肯定有别的含义。”王俊凯自认相当了解他,送这个必定是希望自己拿来做点……

他想着忽然一怔,低头瞅了几眼,王源还坐在沙发上,眼神有些游移却又故作镇定。

王俊凯觉得自己应该是捕捉到了,他希望自己做的事情。

王源近来爱上了写日记,这习惯其实一直存在,不过是从记在手机上,变成写在纸上。日常的丁点小事,感悟,烦恼,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所以内容从“今天在图书馆认识了一位高年级学长,其实早上就在走廊见过的”到“真的不太想承认自己想他”,逐渐填充完整一本空白的笔记本。

或许是长到一定岁数就会发觉时间过得比以前快,有时候来不及记住便匆匆忘记,他怕自己忘得越多,失去越多,便将它们记录下来,像少年时代那样。

还妄想等老了就收录到实体书里。

总觉得只有自己一人的笔记是不完整的,挑选礼物设想了一百种方案,无聊又煎熬地一一否决其余99种,最后夜幕降临才向自己妥协:认了吧,你就是想他跟你一样,写下那些连你都不知道的秘密。

不说他们都从别种途径稍微触及过彼此的内心,但若应许,谁不想更进一步,更加亲密。现实是,情侣之间需要张弛有度的相处,比起通过客观条件得知,不如心有灵犀来得美丽又撩人。

人一生中,需要几次冲动来填充老来遗憾。

王源日后回想,都庆幸自己的一时冲动。

“该不会是……”这下轮到他欲言又止。

王俊凯举着沉甸甸的笔记本,笑了。

“我好像猜到你想让我做什么了。”

王源挑眉:“哦,恭喜你哦。”

“你怎么这么……”话又说一半,王俊凯啧啧两声,像在感叹爱人快25岁仍像15岁那般可爱纯真,唇舌间辗转而过,自然而然弯起某个弧度。

看起来是喜欢的,而且还是非常喜欢。王源不由便忘了那点小扭捏。

想起某事,王俊凯忽然收起笑意,正色道:“对了,你那个导师,别和他私下往来。”

“啊?”王源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题弄得一愣,还以为王俊凯神通广大知道了林孝文对自己那点龌龊心思。

“听我的没错,乖。”

王源难得什么都没说,温顺地点头。

见状,王俊凯伸手罩住他的脸颊,缓慢地摩挲,带了点异样的味道。顷刻,情不自禁俯身,想亲下去,但临到最后想起自己还在感冒就刹住车。

谁料王源惦记这事儿许久,此时怎会让他如愿撤退,一下就按住了他的后脑勺,指尖禁不住揉弄柔软的毛发,心下感慨。

柔柔地碰了下唇,王源吐息:“我都不怕传染,你怕什么。”

“拿你没办法。”王俊凯轻叹,将东西放下,双手捧住了王源的脸和脖颈,另一条腿也搁在沙发上,从上往下地压住,深深吻下去。

点唱机播完最后一首歌便无人顾及。

只余两个人的大包厢,似乎过于空旷,但心里装着一个人,总不至于孤单。


评论(488)
热度(3706)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