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58-59

58.

不出所料,接下来一个多月,王俊凯不知在忙什么,消息回得也少。

王源没能再见到他一面。

九月末提交了中华医学会期刊的在读生版块论文进行评审,王源便带着礼品回家了,打算在G市呆个三四天就回去。父母听他这么说,略带责怪,好好的放个假就留那么几天,敢情把家里当成旅馆了呀。

王源当即卖口乖:“哪个旅馆能有手艺这么好的三餐供应啊?”

他妈妈嗔怪地瞅他一眼,面上要笑不笑的,显然被儿子一句话哄得开心了。

“你买这么些东西做什么用,我跟你妈又不缺,还不如留着自己买补品。”他爸边往瓷杯里倒茶边说,“来,尝尝爸爸手艺比得上这一日三餐不?”

“你都几岁了还吃醋!”他妈顿时乐了,完了又对儿子说,“对啊,你看你熬得黑眼圈都出来了,是不是读书太辛苦了。”

“读书哪有不辛苦的。”他爸淡淡道。

王源听着两老斗嘴还感觉怪好玩的,不忘安慰妈妈:“没事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他妈一脸心疼地进厨房煲龙骨汤去了。

王爸爸招招手,让他过来。王源便走进客厅,坐在他对面。

“钱够用吧。”

“够的。”

王源有几个学期都拿到了学校的奖学金,资金方面是完全够用的。

“你是不是快到实习期了?”

“还没有,明年九月才到。”

“那也快了。”

“还有一年呢。”

“一年很快就过去的了,我看你出生还像昨天发生的事情。”

王源点点头,低头浅酌一口西湖龙井,直觉他爸有话要说。

“能申请回来G市吧?”

“这……我也不确定,学校有安排的。”

“那你尽量跟老师说一下看能不能回这边实习吧。”

这个问题之前也有考虑过,说实话,往届学生挣破头都想到学校所属医院实习,不仅权威科学,还有名声在外,如无意外能顺利留在那边发展,可说是前途无量,而父母则希望他回到家这边来,自己开个小诊所也比远在北方要好。当地人都有这种思想,王源某个远亲表姐正是坚持要嫁到东北才和家人闹掰的。不过天下哪对父母不希望子女留在自己身边的呢?

可若要细究原因,倒不仅仅是因为亲人的意见,王源上回见到王俊凯就想问,但思来想去,谁可能特意从中央调到地方去,这不跟自降身价一样嘛。疑问最后还是吞回腹中,当时他还病着,唇色微微发白,王源不愿再为他平添烦恼。

如此两相拉扯,王源陷入艰难的抉择中。这学期末就要填意向表,还有2个多月。

也许他该与父母坦白,而不是制造出方才那样乖巧听话的假象。

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老爸要看抗战片,老妈钟爱肥皂剧,王源想回房去。

最后两老中和了一下,选了一个爱情谍战片。

王源一脸无聊地掀着眼皮,广告时间借尿遁,在房里躺了没几分钟,他妈又来敲房门,问他喝不喝糖水。

“不了,晚饭吃太撑。”他侧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开得明媚飘香的桂花。

门板发出轻声,王源起身回看,心情忽然飘上了阴霾。一想到爸妈露出失望难过的神情,他也跟着高兴不起来。如果可以他也想当一个只让他们骄傲的乖儿子,可惜冥冥中,王源不再是那个压抑自我的男孩。

坐在床尾,王源看着窗外的城市夜景发愣。

想听他的声音。

明明微信里就有他的语音消息,但王源偏偏就想听现在的王俊凯说说话,想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担心随便来电会打扰到他,握着手机犹豫不决,连自己都要嫌弃。

不知是否心灵相通,王俊凯紧接着就打来电话。王源不敢置信,这线路都连到心里去了难不成?盯着确认几秒号码才接通。

“回家了?”

王源应了声:“你最近很忙吧。”

“嗯。”王俊凯说,“什么时候回来呢?”

“可能六七号吧。”

“这么晚啊。”

“怎样,我早一点回去,王俊凯先生能抽空见一面么?”王源又倒了下去,继续侧躺的姿势。

王俊凯低笑:“抱歉,实在是太忙了。”

“你病好了吗?”王源没有多计较,明白他此时正处于上升期,很快转移了话题。

“你之前就问过我,已经好了。”

“哦,是么?”

“小迷糊精。”

“你肉不肉麻!”王源说着嫌弃的话,脸上漾开一个沉醉的笑,“怎么今天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想你想得慌。”

“我知道了,你打来就是想腻死我的吧。”王源放轻声音,语调懒洋洋的。

“我更想飞到你身边。”

“啊?”

王俊凯说了句荤话。

王源笑骂:“你真敢讲啊王俊凯。”

那边传来低沉笑声,王源想他笑起来的模样,眼角的细纹,脸肌的折痕,被勾起的情愫又沉静下来。

他坐了起来,望着窗外。

“你是不是有秘密要告诉我?”王源笑问。

“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很厉害。”

“嗯,你是很厉害。”王俊凯用着诱哄的语气说。

这时候刮进来一阵风,夹了几片白色花瓣飘入房中。那是楼上的人家养在阳台的兰花盆栽。从前在楼下经过时,王源都会仰头看看。下午到家,他也习惯性抬头看了,发现仙人掌旁边多了一盆兰花,心道仙人掌终于多了个玩伴儿。

王源走过去,伸出手指碾了碾桌面上的花瓣。

揉碎了,指尖便沾上了湿意。

“你肯定是闻到了兰花的香味。”他说。

王俊凯笑了笑:“晚上开窗小心感冒。”

“不会的。”

因为他的心在发热。

王源却说:“现在G市多少度啊,怎么会冷得感冒?王俊凯你傻不傻。”

“你才傻,想我还要拐弯抹角的,跟你谈恋爱得死多少脑细胞。”

这话里沁入多少甜蜜的香气,王源一听就笑得更开:“你能听明白不就好了。”

不是撒娇,胜似撒娇。

沉默数秒后,王俊凯说:“你几号回校?”

“怎么,你要来接我吗?”

那边说了句什么,王源却无暇顾及,一声轻响从身后传来。他呆了几秒,心想该不会是妈妈吧。

可他分明说过不吃糖水了。

王源转头,床头柜上果真摆着一个碗,里面装着深紫色的番薯糖水。

而房门大开,那里什么人都没有,王源却打了个冷颤。夜风是从外面吹进来的,不可能把这房门还弄得更开,只有一种可能是有人曾经进来,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才放下碗,然后出于某种原因,或许是心乱如麻,没有关上门就匆匆离开。

王俊凯“喂”了几声,又正儿八经喊他名字,王源才回过神。

“呃,没什么。”

接下来也没心情继续聊天,王源借口休息挂断电话。

王俊凯却知道刚刚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太了解王源了,接近两分钟的空白,尽管王源掩饰得挺好,但王俊凯还是察觉到前后语气微妙的不同。

不等他想通,王廷便打来电话:“你是觉得我不在国内就能任意妄为么。”

父亲久不联系,一来就兴师问罪。王俊凯依然气定神闲,这语气听着其实没有多生气,他父亲这样也不是第一次,倒像是狮王宣示领土的举动。

这种情况,是不知道他得到了什么消息。王俊凯思忖着,沉默等他下一句。

“跟你说过几遍,做事手脚干净点。”

王俊凯一听就懂,放下心回答:“我只是公事公办而已。”

“别跟我扯东扯西的,林敏都和我说了。”

“枕头风吹得很爽吧。”王俊凯嘲讽笑道,“你不早就料到我会查她,既然那时候不制止,别现在才来马后炮。你根本就不在乎那女人,更何况我都还没动她。”

手机那端沉默数秒,又传来父亲语气严肃的话:“你爷爷最近身体不好,多回去看看他。”

“你还是关心你自己吧,爷爷身体好得很。就别跟我玩这把戏,又不是小孩子。”

“那就给我乖乖结婚。”

“不要拿爷爷威胁我!我不结你还能在他面前拿枪指着我额头不成?”

王俊凯这几句话声音大了点,惊动了室内的同事。蔡女士探出头听了会儿倍觉不是滋味,上回给这小伙子介绍了自己那条件优秀的表妹,结果他是怎么说的?已经有爱人了?

一旁的小刘从一堆数据里抬头,往阳台看了眼:“听这语气,八成是他家人。”

“什么家人?”

“上回去看我姑妈,在那儿看到他从一处豪宅里出来,脸黑的哟那叫一个锅底。我就好奇多看了几眼,操,居然是那个王家!”

“啊?”蔡女士没反应过来。

“就那个诶,开国将军后代。”

“看着不像……平时也太低调了吧。”

“低调个锤子,进出都带三四个保镖比咱领导排场还大。”

室内几人都把焦点投到正在八卦的两人身上,不时还打量阳台上吹冷风的传说中的大人物后代,这不听到上面那句排场的又看过去了,正好听他低吼了句什么,冷不丁便打了个激灵。那语气,太吓人了点。

王俊凯面无表情地走回来,同事纷纷转过头装作全神贯注在工作上,看他在自己的位置落座,这才把刚才憋着的气悄悄呼了出来。

关于某协会的调查审计工作正在紧密锣鼓进行,上头催得紧,科室里的同事已经持续加班一个月了,并且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也还将继续热火朝天。好几人把换洗衣物以及被褥都带过来,直接在这里暂时安窝。

晚上十点多,王俊凯才结束一天的工作,在门口等待司机从地下停车场出来之际,路边一辆看似停泊已久的黑色轿车里走下一位贵妇。

王俊凯定睛,那是他的母亲叶子静。

日后想起这次谈话,王俊凯怎么也忘不了她的神情。

那是他不曾在母亲身上见过的祥和。

“你生日是不是快到了?”

当她这么问的时候,心里竟全无怨恨,王俊凯知道她不爱自己,从小就知道的。每年的生日礼物,都是林嫂以她的名义送的,这事实不是如何从期待到失望的小孩无意的发现,而是他打开那份礼物后,明白妈妈对他的含义,也仅仅是血缘之亲。

“我生日早过了。”他冷淡道。

咖啡厅焦糖色的灯光轻柔地撒下,叶子静闻言不见丝毫尴尬,反而温和一笑。

“从前我这般问你,你总是默不吭声。”

王俊凯盯着桌布,如她所说,并未作出回应。

“小时候你不爱亲近我。”她又说,“我给你什么,你都接受,以为你肯定要转身就丢掉的,结果还放在抽屉,只是都不曾碰过了。”

她是个气质出众的美人,眉眼低垂时自有一股我见犹怜,只可惜弯起的唇角仍带着高傲。

王俊凯看她一眼便转移了目光,投向窗外的车水马龙。秋天风凉,夜间更变得肆虐,路边的树被吹得枝叶张牙舞爪。

“连点小孩子常有的调皮捣蛋都看不见。”她抬头笑了笑。

王俊凯听到这儿,抬手揉鼻梁:“请体谅一个连续加班熬夜整整一周每天睡不到四小时的人实在没心情听你叙旧,如果你找我只是为了闲话家常唠嗑的话,那我建议改天等你我都没那么忙的时候吧。没别的事,我现在真的很想回去睡个好觉。”

语气不冷不热,话里意思很强硬。

他已经站了起来。

叶子静仰头看他:“你现在都多高了。”

“谢谢你和王廷的基因。”

听儿子提及前夫,叶子静神色如常:“我要移民了。”

“哪个国家?”

“反正你也不会来看我,告诉你又怎样。”

王俊凯点点头:“那我先走了。”

人都走出好几步了,叶子静忽然又说了一句,声音不大,但足够让他听清楚。

“小凯,你一直是我的骄傲。”

王俊凯顿了顿,留下一句“保重”便提步离去。

今天什么日子,他爸刚来电话,他妈就来找他,可真热闹。心里难免浮起嘲讽之意。

回到住处洗过澡反而精神了,躺了一会儿还不见困意,王俊凯给王源拨了个电话,没人接,估计已经睡了。

睡不着,总觉心烦意乱。

 

59.

隔天早晨,王源醒来看到未接来电想回拨,可他妈不知怎么回事,一大早就进来把他喊醒。在妈妈眼皮底下,王源心虚,没敢直接回。洗漱一番后陪老爸去逛花鸟市场,他爸在挑鹦鹉,王源躲在一边给王俊凯发消息。

问他昨晚有什么事,等了一会儿不见回复,料想他正在忙,王源收回手机。

回家时收获一只羽毛五颜六色的鹦鹉,背上是绿的,腹部有一道鲜艳似火的杂毛。王源帮忙提着,不时低头看。小家伙乖乖蹲着,十分趣致可爱。

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他们回来,跟王源说:“下午没什么事儿吧,你姨姨都说很久没见你了,一起去喝个下午茶吧。”

“你们姐妹相聚,我去来做什么?”

王源把笼子挂到阳台上,想着这些年春节长辈对于自己的感情着落总是问长问短,当然能躲就躲了。

“还有你那堆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也会来,有同龄人还怕闷啊?”

那些算啥子同龄人……王源心里不情不愿,妈妈那边的人平时节假日都会相聚,王源中学时候也被带着去过几次,可不管去了多少次,和亲戚家的小孩儿怎么也玩不熟。不知道是哪方的问题。三个姨姨有两个都嫁了外国人,剩下那个姨丈也是赚大钱的生意人,自己家庭算不上巨富但也过得去,但王源觉得自己和那些年轻一辈的价值观差太远,怎么也聊不到一块儿去,更别说人家早早出来打理家业,有些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他却还留在象牙塔里,中间那条沟就更大了。

说来也奇怪,按说王俊凯这样的背景比自己那些表亲要显赫许多,怎么自己就偏偏和他谈上了呢?

不愿意归不愿意,老妈都说到这份上了,王源只好跟去。他开的老爸的车前往聚会地点,老妈坐在副驾驶席一路上声儿都不吭一下。

这不对劲。

他妈虽然不算话唠,但平时他一回家都习惯问问他学校情况如何,和同学相处得怎么样,诸如此类。但今天怎么就一句话都不说呢?王源盯着前面,心里装了只秒表,一秒一秒数着过去,竟感觉无比煎熬。

该是昨夜听到自己和王俊凯讲电话了,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听的。

果然跟他预想的一样,一堆表亲围了一桌,王源显得格格不入。

大表哥最晚到的,三表姐不知为何一见他落座就立刻冷下脸,众人察觉气氛凝滞了,都有些尴尬,二表哥一直笑脸迎人企图把气氛炒热,所幸他努力没有白费。大表哥配合着给弟弟妹妹说生意上遇到的趣事,席间总算恢复其乐融融。几个混血儿夹在一堆长相出众的年轻人里,偶尔蹦出几句英文。

王源啧吧嘴听了一会儿,忽然敏锐发现安静了下来,旁边的混血小表妹用胳膊肘撞撞他。

“源哥哥,老邢喊你呢。”

大表哥姓邢,一脸笑眯眯:“小丫头叫我什么?我很老么?”见王源终于把注意力放到桌上便又对他说:“源仔怎么一直在玩手机啊,女朋友吗?”

“阿源又没女朋友。”这时候三表姐忽道,接着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

王源另一边就是她,自然听到了,诧异地往旁边看了眼。

“无不无聊,谁要听你讲啊。”

语气里全是嫌弃和鄙夷。

表姐与他对视,被听到也不见一点愧疚,继而靠近他一点,一副想讲八卦的样子,经过思想挣扎最后啥都没说。

王源被弄得一头雾水。

三表姐不像是会无缘无故对别人表现出敌意的人,尤其她小时候很黏大表哥。

食物端上来,谈话停了一阵又开始了新的话题。

王源叉了件奶油多,就着奶茶慢吞吞吃完,依然话不多,大表哥问他就意思意思回答一下。

二表哥得出个结论:“源仔还跟以前一样内向。”

“阿源哪是内向,人家现在是医学生,毕业就是博士呢,可出息了,哪像你们一个个的,满身铜臭味,谁要和你们同流合污。”

“哎,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啊,吃了炸药呐,火气那么大。”二表哥两手搁在桌上,笑容满面地反击。

过了一会儿,大表哥起身去了厕所。

王源低头看看手机,有条新微信,再看身边已经没人了,一问才知道三表姐也去了洗手间。于是他摸着手机也往后走,想着直接给王俊凯打过去。

经过逃生楼梯听到一把女声低声怒吼:“你当年追我死党是怎么说的?!”

王源脚步一顿,这明显是三表姐的声音。

“结婚时口口声声说会爱她一辈子!结果没几年初恋跑回来就巴巴凑上去,你他妈还是不是人?!”

“你小点儿声好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的那样,那是怎样?我亲眼看着你们进酒店还能是假的?”

一阵手机铃声响。

三表姐气急败坏道:“跟我们聚个会她也要查岗当自己正宫啊!你还想狡辩什么?”

半晌,大表哥才说:“给我点时间,我会处理好的。”

“你想怎么处理?”

“这个你别管。”

“我最恶心你家里放着一个,心里想着一个,外面还养着一个!”

“行了,你能别说了吗?你又知道什么。”

“邢哥……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她知道会多伤心啊……她还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后我怎么面对她……”

揉揉额角,怎么也料不到自己竟会听到这种秘密,这时候最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赶快离开最好……没成想王源刚转身,就见小表妹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少女紧皱着眉头,与他对视时皆有些心照不宣的复杂情绪。

王源竖着食指让她别出声,走在她之前回到包厢。小表妹各自看看,最后还是跟在他后面离开原地。

不久后,两人在微信里聊了起来。

小混血:“QAQ源哥哥……”

王源:“当没听到。”

小混血:“为什么邢哥会……”

大表哥在一群小辈心中,形象一直是高大的,这不仅包括外貌长得优越、生意头脑犀利,还包括为人处世方面,八面玲珑,待人真诚,经常会给他们买各种礼物,表弟表妹有什么烦恼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他。

王源有些烦躁,小表妹的三观可能要崩塌了,而自己恰巧要充当一回引导者。

小混血:“妈咪爹地一直跟我说,爱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最美难道不是唯一的吗?为什么邢哥可以分给别人,我现在搞不懂了。”

小姨与法国姨丈对儿女的教育,几乎灌注了全部的爱意,小表妹年龄小,个性纯真,这堆人里,王源是最喜欢与她交谈的。经常会被弄得哭笑不得,然而更多时候,小表妹天真可爱的回答常令他内心温暖。

王源:“爱的确是唯一,邢哥会出轨不是爱情丑陋,而是他在这过程里接收了错误的信息才做出这样的选择。这世界上除了爱,还有各种各样的诱惑,他或许就是被这些东西引诱了,那不能叫爱。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小混血:“那什么才是爱啊?”

这问题让他一阵窘迫,组织好语言才一字一词打到,写到最后竟连内心也动容,被自己感动到,接着想起了王俊凯。

王源:“爱是……让人变得温柔强大的东西。你可以为了他奋不顾身拥抱一个人,爱他的美好,也爱他的劣根。想到那个人,你会感到雀跃、幸福。爱不止是激情,还将是责任和生活、体贴和关怀。爱多有甜蜜,更有辛酸苦辣交杂。爱是藏不住的美妙绝伦的东西,偶尔旁人比你自己还早发现……”

小混血:“那邢哥爱大表嫂吗?”

王源:“小朋友,源哥哥跟他们接触不多,无法妄加判断。”

小混血:“哦,好吧。”

王源:“现在心情好点了么?”

小混血:“源哥哥你打了一大串,不会是从网上copy来的吧。”

王源一笑:“机灵鬼,被你发现了。”

小混血:“哼,你作弊。快告诉我,在你心里爱是什么?”

王源嘴唇微动,一字一顿打道:

“爱可以仅仅是一个人的名字。”

小混血不打字了,用那双轮廓比东方人要深的眼睛直盯着他,神态调皮。

“源哥哥肯定是有爱人了。”

王源轻咳,摸着鼻梁微微一笑:居然被小自己十岁的女孩套出话来,真真是大意了。

回程路上,他还沉浸在方才与小表妹的对话里,娘亲冷不丁扭过头。

王源:“……”

被看得莫名其妙,王源瞅了眼也不敢直视,还在开车呢。

等了一会儿,老妈终于正过脸,望着前方的路段温声道。

“你现在是在谈恋爱么。”她问。

这要怎么回答?说没有,那是欺骗;说有,必定要面临接下来的连串问题。也许会导致无法挽回的局面。

伸头是一刀,迟早要面对的。

王源最后还是点头承认。

“怎么你恋爱的对象让你连大声回答都不敢么?”老妈声线颤抖。

王源一愣,将车停在路边,再看妈妈。

她连眼角都憋红了。

心里一阵难受,害她难过伤心的正是他自己。

他伸手抽了张纸巾想给她擦泪,却被躲过,胸口顿时变得酸胀,眼泪瞬间就涌了上来。

“妈……我不是不敢承认,换了别的人问我,我都可以大声说出来,但是你跟爸爸……我……对不起。”

这话含着泪,艰难地从唇齿间挤出。王源看着她,这个养了自己24年的中年妇女,从眼里掉下一滴透明液体,砸在她的裙子上,晕开一片深色水渍。

嘴巴泛起咸涩感,仿佛尝到了眼泪的味道。

她抹了把脸,别过头去:“开车吧。”

王源无言地望着她的后脑勺。

“让我想想吧。”

“想什么……”

“想想还要不要认你这个儿子。”

王源嘴唇微张,表情有几秒凝滞着呆愣、无措。

他咬下唇,把纸巾塞进外套口袋里,接着才发动引擎、踩油门。

这一路都是泪眼朦胧的,他甚至只能看见一点模糊的前路,等到一个红绿灯前,眼泪实在憋不住,便不紧不慢抬手擦掉,大脑里始终有一个声音在说,妈妈对你失望透顶了。

他承认自己给小表妹诠释的爱是经过美化的。

爱本百态,也有迫不得已伤害至亲、苦不堪言的时候。



评论(297)
热度(3196)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