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60-61

60.

国庆长假结束后,论文评审结果隔了半个月就公布了。

这之前,同学都揶揄他,源哥请大伙儿吃饭打算去哪个五星酒店啊?

他们都以为这是王源稳拿的项目,连他自己也有90%的信心。

王源没能在家待够六天,不到三日他就启程回校了,一落地就感受到了南北方的温差,地面传来的凉气绕在裸露的脚踝处打转,上机时穿的短袖T恤和七分裤,走在一堆装备完整的人群里,不可谓不潇洒。王俊凯没能兑现承诺,他完全没法抽身,最后是成诚开了车来接的。

王源上车就在后座缩成一团,抱着手无精打采的。成诚把副驾的外套往后扔问,宝贝儿你咋了哈?

王源挑眉反问,我咋了?

脸色有点憔悴,该不会是这几天夜夜笙歌吧。成诚一脸坏笑。

瞎说,开你的车。王源扯了扯嘴角,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没怎么啊,不过是伤害了亲妈遭到语言冷暴力而已……可能不止是冷暴力。回想那一刻她的神情,分明透着痛苦。或许到最后,她真的会不认他。

王源做深呼吸,像是呼出一口压在体内的浊气。

可惜这根本于事无补,心里还是闷闷的。

刚下机想给爸妈打个电话报平安,可是王源想起妈妈决绝的表情和话语,一下就失去了力气,思来想去最后还是编辑短信发了过去。

这日一早,校园宣传栏、BBS喜讯通报,都换上了论文评审通过的名单喜报。

王源咬着维他奶慢条斯理挪过去,其实还是有点紧张的。

扫了一遍,纸上没有他的名字。

王源松开吸管,挠挠脸颊。

啊,居然没选上。

他是有些意外的,面对同学朋友的调侃都谦虚以待,但心里是认为十拿九稳的,想想结果一天没出都有落选的可能,他也就按下雀跃的心情,做了点心理准备,如今这点不算十分稳固的假设成真后,竟会感觉落差如此之大。

可能是自己技不如人。

不都说一山还有一山高么?王源心里安慰自己,但总归是不甘心的,便又仔细查看一遍,还是没有自己的名字。

就3个人,怎么可能看漏。

王源撅撅嘴,算吧,应该是自己写得没有这三位出色。

虽然这么自我安慰,当晚回去,王源却打开了协会期刊栏目,点到对应位置,想要下载自己的筛选报告,结果找了一通都没有。

怎么回事……

王源坐直腰,给负责人拨了电话。

成诚不知去哪里浪了,现在才回寝室,进屋就看王源表情不太对,等他挂断便问发生了什么事。他知道今天是论文刊登结果公布的日子,按理说王源不该是这副凝重的神情啊。

他没做声。

“诶,谁欺负我宝贝儿了?”

成诚把东西都放好了,还不见他回答,便歪歪头看他在做什么。坐在床上离得有些远没看清,心下疑惑掏出手机点开各种通讯软件,班上好几个同学同时给他发了微信,成诚一看,懂了。

“操。”低咒一句,退出界面就给校领导打电话,他问王源的论文怎么回事,结果差点被对方气死,居然说敷衍了事就挂了自己电话。

王源坐在转椅上盯着那几个名字目不转睛,因为实体期刊隔天才出版,所以论文内容暂时还属于保密资料,没法查阅这几篇将他挤下来的论文。 

“这到底怎么回事?”

王源沉默着摇头。

成诚皱紧眉头:“你知道什么就说,不要自己憋着。”

“我也不清楚。”

“可是……”

王源却笑了:“应该是我没写好。”

成诚嗖一下窜到转椅上,发出好大一声响。他像树熊一样抱着椅背,眼巴巴望着人又不说话。

被看得一身不自在,王源转过身去,接着成诚哼唧哼唧挪到他面前。没法,王源嘴唇微动,低声问,干嘛。

“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

“想哭就哭嘛,哥哥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成诚张开双臂高呼。

王源干笑:“呵呵我为什么要哭。”

“要不给你老公打个电话也行。”

“什么?”他刚说什么?王源不可思议地瞪大眼。

“喔?”成诚又摸出手机,“我看看我有没存他手机号码哦。”

“诶,诶,你打住。干嘛呢你?”王源伸手就要去抢,被他躲过了,顿时紧张起来,“你住手,别告诉他!”

……靠,一个心急间接承认了出自某人嘴里的某个称呼。

王源无表情:“你刚叫他什么来着?我什么?”

“哈?”成诚像失忆一样,表情空白了几秒,随即乐道,“哎哟我这不是无意说漏嘴了嘛,sorry sorry嘿嘿。”

“嘿你个头……”

“好凶。”

王源趁他不备一把夺过手机扔到抽屉里锁上。

“……我开玩笑的,把手机还我啊乖。”

“你别跟他说。”

“我怎么跟他说啊连他手机号都没有。”

“你就扯吧,刚开始是谁给他通风报信的。”

成诚瘪嘴望天:“哦。”

王源把手机拿出来给他:“我认真的,这事儿别告诉他。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一次论文刊载而已。”

“这医学期刊可跟别的那些杂七杂八杂志不一样诶,光分量就够重了……OK行行行,没问题。”成诚说到一半被他瞪得改了口忙拍胸口打包票,“我要告诉他我就不姓程行吧。”

王源一脸狐疑。

“我这不是担心你不开心还憋住不说吗?不跟我讲那至少告诉王俊凯起码说出来心情会好很多。”成诚解释道,“还有,你不会觉得自己落选这事儿很单纯吧。”

如果说这一小点的疑虑刚才还在心头萦绕,被别人道出后,那就像是滚雪球一样翻滚作乱,重重压在心底。

那三人里面,其中一个叫李青啊。

王源一开始没注意这个名字,后来多看几遍终于发现,这不是去找过自己导师的脑外科方向的同学么?

林孝文还说过,李青对他有意思。

并非第一次遭遇这种不公平,不过从前自己是不公平待遇的另一方而已。他从小就品学兼优,听话懂事,尽管骨子里潜藏着叛逆,表面还是一副乖巧模样。王源想起小学二年级那么久远的记忆,有一个特别调皮捣蛋的小孩儿不知因为什么与他起了小争执,被他一拳揍翻在地。小小的王源第一次尝试打架的滋味,尽管自己的手也疼了,但内心觉得自己打赢了非常愉悦。

当时的老师第一反应就是那个调皮蛋的错,因为对方也令王源挂了彩,就在脸上,王源揍他都是打身上的部位,不明显,所以被自动归为受害一方。他爸听到消息来接他,回家喂他吃了顿藤条焖猪肉。

王源的手臂上都是红痕,却仍憋着不掉泪,不然他爸定要打得更狠的。

他爸骂他,为什么要打架?我教你的都喂了狗是吧?!

那么文雅稳重的男人嘴里吐出粗俗字眼,看来确实气得够呛。

王源回忆起往事,头疼地枕在椅背上,若真如推测那般,自己是被不正当手段挤下来的,那他怎么也没法心服口服。

横竖过不了心里那关,王源咬牙给林教授拨了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鼓了一腮帮被这无影无踪的一招戳得瘪下来。

隔天早上八点整,外科医学期刊出版登陆各大书店和报亭。王源咬着土司买了一份,到了教室没好意思在同学面前看便塞到包里打算午休回寝室再细读。OK,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即便只是装的,也要装得像一点。

可现实总是在你计划妥当之后横插一手。

当时王源和成诚相对而坐吃着各自的食物,除了偶尔成诚会偷偷夹他盘子里的肉,一切都很完美,直到身后那桌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批,其中一人说话像大喇叭。

“那小子,以为自己美成天仙吧,还勾引教授?”

按理说餐厅里人这么多,吵吵闹闹的,王源也不可能专心偷听。但他们讨论声音太大了,还有上面这一句话的主人,嗓音略微尖锐,让人听着很不舒服,王源便侧头仔细听了听。

“是的吧。”另一人附和道,“不过还是阿青厉害,竟然能让教授另眼相看。”

“哼,要我说那谁真不是个东西,不就是个医学期刊吗?居然为了上位不择手段,还好林教授临危不乱。”尖嗓子打抱不平道。

“傻逼,你用错成语了。”那人嘲笑他。

“不要在意细节!请和我一起骂他。”

“骂他有意义吗?到最后还不是阿青凭实力争取到了。”

“我就很气愤啊!气的不是这结果是他的这种行为,怎么有人这么不要脸啊?”

王源听到这儿一愣,脸色顿时沉下来。对面成诚正从他的汤里夹肉块,不经意抬个眼见着他眉头紧皱便拿筷子在他眼前晃了晃,问他怎么了,吃东西噎到了么?

这时,一把温吞声音不紧不慢接道:“长得是帅,身材也好,怪不得有那个自信。”

“可惜没实力啊,还没品,脸再好看有什么用。”

这话一落,几人都笑起来,是夹着嘲讽的不怀好意的低笑,大声说小声笑,似乎想要让别人都听到,但餐厅里没几个人注意到他们。李青翘着腿要笑不笑的,对这结果显然很满意,可是极欲表现得高傲,对比起另两个笑得比较张扬的男人,一副自命清高、圣洁如天山雪莲的矜持姿态。

“不过你为什么不让我发到网上啊?让人知道他到底什么面目啊。”

“不为什么,我乐意而已。”

另两人皆是一头雾水。

李青补充道:“这一爆出来会把林教授牵扯进来,我不希望打扰到他。”

“说的也是,你考虑得真周到。”

这桌两人听到这里,成诚略一思忖便推测出个大概。他知道王源是什么人,那几个人口中的“事实”十有八九被那位“阿青”颠倒黑白了,这么一想顿时气得跳起来,差点就要捏着拳头上了却被王源一把按住。

“你不气啊?”成诚横眉竖目的。

“气啊,所以放着我来。”他说着笑了笑。

王源站起来把好友按在座位上,将自己的玉米排骨汤推到他面前,略带嫌弃地说你口水都沾到我汤里了,咱俩就换一下吧。说罢端着他那碗酸辣汤,王源转了身,往一侧歪歪身子打量数秒,确定了目标,抬手不带犹豫,将汤碗倒扣在李青头上。

成诚正好奇着呢,喝着汤看戏,被王源这一下弄得直接喷了出来,随后边咳边笑边跺脚,脸都红了,擦着嘴巴站了起来还在笑差点站不稳。

这边几人纷纷被这一幕搞蒙了。

李青紧闭着眼一身狼狈,尝到这是酸辣汤更不敢睁眼,只是循着方向转过身去,怒问是谁。

王源弯弯嘴唇:“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

那两个都是别的专业的人,根本没见过王源,但朋友被这样明摆着针对,他们都站了起来。

这一小片区域气氛顿时紧张起来,火药味浓厚。

“你他妈什么意思?!找茬啊!”

“兄弟,大家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手搞这么难看呢?”

“跟他废话这么多干嘛,这人明摆着想搞阿青。”

王源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等等,他这种货色,我会想搞那我肯定是眼睛脱窗了。”

周围几桌的人都转过来看戏,有人认出这是王源便在朋友堆里传开,更有人早在王源“淋汤”那一秒就打开了手机录制。

“喂,嘴巴放干净。”

“妈的,这货就是那……”

话没说完,脸上被砸了一块沾着汤汁的玉米,尖嗓儿傻眼了。

成诚吮了吮筷子,毫无诚意地道歉:“不好意思,手滑。”

见状,王源想笑却又要保持非常严肃的表情,憋得很辛苦,只能往李青肩上重重一按。

“听说,令尊是B市警局局长?”

成诚一听“哦?”了声,意味深长。

他老爸可比警局局长什么的来头要大多了,每逢这些时候,成诚都很享受以大欺小的快感。

李青知道王源什么背景,就是个普通工薪家庭出身的普通学生,所以下手也毫不留情,完事还要补一刀地抹黑他享受心理快感。他却不知道成诚什么身份。成诚平时太低调,校内很少人知道他父亲是国安局局长,可一旦抛出这名头,那可是响当当的震慑力。

王源收回手,感觉自己跟他们较劲儿有点没意思,不过起码出了口恶气。自认平日与人为善,待人温良,但若被踩到头上,王源是不会白白受气的。

“事实真相到底如何,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还是你觉得我吃瘪还被踩一脚也会选择息事宁人、忍气吞声?”王源音量不高说完,松开了手。

朋友给他递了纸巾,李青擦了眼睛看身后果然是王源,一下心虚了,但他此时仗着自己父亲的身份,站起来挺直腰,认为王源怎样也奈何不了自己。

“你觉得有人会在乎真相么?他们看到的只是‘我的文章被贴在国内一流医学期刊上’这一事实,而你依然是籍籍无名的普通学生,谁愿意听你的声音。”李青说的只有两人能听清。

王源不怒反笑,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并不会被对方的话牵着走。

他说:“那我们拭目以待,看到底是你掩埋真相、污蔑我人格品德的速度快,还是我比较快?”

“呵,期刊都出版了!你还能干嘛?”李青笑得肩膀一抖一抖。

王源歪头,并不反驳。

他转过头,跟成诚说,走吧。

“这就完了?”成诚追上前搭住王源的肩膀。

“没完。”

“诶嘿,宝贝儿你刚刚那一下太得劲儿了!”

王源笑了笑:“哦,谢谢。”

两人将身后的闹剧迅速抛在身后,逐步走出餐厅。

成诚说:“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啊。”

“反正我不说你也打算插手了。”

“你可以不要直接戳穿吗?能不能稍微装作欣喜若狂的样子表达对本大爷的感恩之心呢?”

王源被他逗得展眉一笑。

“好的,谢谢大爷,感谢大爷。”

成诚:“……”

 

注:文中“李青”首次出现的章节在52章。

 

61.

署长进门,额角青筋直跳。办公室内资料堆在了各个角落,每人桌面上喝过咖啡的杯子、面包袋,桌下堆积的一次性食用盒、胶杯,黏在墙上的口香糖,散落在地的睡袋里露出的被子和枕头,日光灯下无所遁形。

他把人都喊过来训了一顿,对上年轻英俊的男人,想要尽量和颜悦色地关心下属情况,但又因为怒火过甚,表情反而变得不伦不类。

王俊凯没什么表情地简短回答过,后直说:“大伙儿已经连续加班近两个月,换成机器也该出现零件劳损的情况了。署长,不如放一天假让大家回家好好睡一觉,养好精神事倍功半不是么?”

署长巡视一圈,的确每个人的黑眼圈和眼袋都可媲美国宝了,这样下去迟早会出现因为过度疲劳而晕倒的事件,略一思忖,便应了他的建议。

“收拾干净再离开啊。”他说完这句头也不回地走了。

于是等领导巡视完,顺便带来一天假期后,审计室里爆发出一阵热烈欢呼。

小刘第一时间摸出手机看八卦,刚校友群里分享了一个链接,是某论坛上刚建的帖子。

帖子里是个视频,看着看着觉得不太对劲,他忙拽住正在收拾的蔡女士。

“诶,你看,这不是你儿子吗?”

两人嘀嘀咕咕边聊边看。

王俊凯端着咖啡杯清洗完毕回来,经过他俩身后无意瞅了眼,没成想竟看到屏幕上正是王源的脸。

“这什么?”他皱眉问。

蔡女士一脸不忿:“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我儿子吃饭吃得好好的他突然就往人家头上泼汤,还有没有家教了,真是。”

王俊凯让小刘从头放一遍,视频录制者离得远,收音也是模模糊糊的,并没有听清楚到底在说什么。

但王俊凯绝不相信王源是会无缘无故找茬的人。

退一万步说,就算王源故意找麻烦,王俊凯也会站在他身边。

于是他冷声道:“在没有了解事情真相之前对别人的教养妄加评判,我看你家教也不怎么样。”心里补了一句,怪不得养出会被王源泼汤的儿子。

这内心想法完全偏袒王源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王俊凯却偏得心安理得、理所当然,毫无羞愧之意。

中年女人被噎了一下,瞅他几眼,嘀咕着继续收拾去了。

在小刘看来王俊凯完全一副护食的姿态,他便问:“这人你认识啊?”

王俊凯瞥了他一眼,点头,走到自己的位置放下杯子,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是你朋友?”

“不只是朋友。”

“关系很好吧。”

王俊凯站直,笑着歪歪脑袋:“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了。”

“哇靠,好成这样,不会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吧。”

他又笑:“比这还要好。”

王俊凯给王源打了电话,约见一面,再搜那个帖,已经被删了。

可是王源上完下午第一节课后,去了约定地点却没有等到他。

半小时后,王俊凯来电:“我有点事,得处理一下。”

“我能问是什么事么?”

“晚点再跟你说。”

王俊凯匆匆挂断电话,车辆驶进王家,经过庭院,停在大宅木门前,旁边还停了几辆黑色轿车,都是王家的私人医生。王老爷子不慎从爬梯摔下来,胸口磕到了檀木桌角,当即晕了过去,幸好恰巧佣人正在打扫藏书室外的走廊,听到了声响发现不对才及时将人救了回来。

83岁高龄老人年轻时军功显赫,如今年迈仍不服老,时常爬高爬低,前阵子还去登山攀岩,挑战极限运动。儿女后辈虽都已习惯,但仍要为他捏一把汗。

王俊凯来到老人家主卧,管家就在门外候着,便替他敲门。

好几个医生围在床边,进行身体检查,听到声响便回头。王俊凯脚步没有停顿,像是没有看见林孝文的存在。

“爷爷。”

老人家睁开眼笑了笑:“来了。”

“您没事吧。”

“都说了没事,岳铃非要把人都喊来,劳师动众也不嫌麻烦。”他呵呵笑着想坐起来,被医生按下,顿时横眉竖目,“我好久没见我孙子了,就起来看两眼不行吗?!”

王俊凯走到床边:“爷爷别起来了,我靠近点就是。”

“人老了就是这么不中用,摔一下就头晕胸闷的。”

林孝文笑道:“您哪是单纯摔一下啊,还磕到了心口。手术才做没多久呢。”

“你别在这儿妖言惑众的吓唬凯凯,那手术都好几百年前做的了。我没事,要真有事我还能跟你们聊天啊?”

王俊凯点点头:“是,爷爷身体好得很,一定长命百岁。”

王麟朝他招招手:“再过来点,坐这里,爷爷好好看看你。我的小乖孙,工作很辛苦吧,脸色这么憔悴的。”

王俊凯被那双皱巴巴的手握住,安静坐在一边听老人家念叨。

听着听着觉出些异样的滋味。

“你看你这么辛苦都没口汤水滋润一下,以后找老婆一定要挑会做饭的知道吗?会炖汤那就更好了,吃得好身体保持良好状态……诶不过,有爱情的滋润恐怕会相得益彰,嘿嘿。”

王俊凯额头滑下黑线,不慌不忙道:“这事儿不急,老婆本都没攒够。”

“钱是个啥问题啊,咱王家还养不起一个闲人吗?尽管找了回来,爷爷给你做主!”

王俊凯:“我喜欢亲力亲为。”

“那先不结,谈一谈总行了吧。”

“我还年轻啊,真不急。”

“不年轻了,你有个堂弟前几个月就领小红本了。看你,都25了连个对象都没有。”

“我觉得自己条件不差。”

“凯凯你老实说,是不是想着在外面多玩几年啊?”

“您放心吧,这事儿我有分寸。”

王麟便改口:“那你哥呢?他有么?”

“他整天呆在部队里,我也不清楚。”

“那等他不忙的时候帮我喊他回来,我都多久没见他了,说句不好听的万一明天腿一伸就去了呢?你不忙的时候也是,多回来看看。这么大一个家,儿孙都往外跑了,就剩我一个孤寡老人呆在这儿。”王麟语气凄凉,仿佛想要挤出几滴鳄鱼泪。

一看爷爷这神情就知道是在演,但王俊凯还是一一应了。

王麟身体并无大碍,王俊凯便离开了,小姨还想留他吃饭,他却急着想见王源直接拒绝。萧岳铃怎会看不出来,调侃几句你也不怕廷先生发现又把你们拆散。

王俊凯没回应,只笑着走了。他知道小姨不是嚼舌根的女人,甚至这么多长辈里,就属她最疼后辈。

上车就给王源打电话,却是关机,王俊凯又给成诚打过去,对方说王源至今未归。王俊凯沉下脸,找不到人很烦躁。

司机问去哪里,王俊凯望着窗外接连后退的街景夜色沉声说,随便逛逛。

这笨蛋去哪里了?为什么手机关机了?

心里越想越烦乱,他还惦记着中午在审计室看到的视频,直觉王源是受了委屈,而他居然不告诉自己。王俊凯咬着牙想问成诚,但下一秒就打消了念头。

在市里绕了几圈,在一个广场外,王俊凯让司机回家,自己开着车无头苍蝇一样寻找王源的身影。

而王源在咖啡馆坐了一下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发着呆看落地窗外,车水马龙,人潮汹涌,天空逐渐染上深色。王源一边自嘲矫情一边维持不动,倒宁愿回寝室看书学习,也比在这儿浪费时间要好。

最后还是选择结账离去,王源披上呢外套走在街上,漫无目的瞎转。要不去看个电影算了,他想着。

今天风大,就算把手塞在口袋里,也难免沾染到寒气,王源搓搓指尖回想这附近哪里有影院。这条街上都是行色匆匆的人群,如他这般忽然停下不动的,着实突兀,但他浑然不觉,更不会发现身后朝自己走来的男人。

王俊凯走到他身后,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凝视他因低头而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那皮肤上有一颗黑痣,似乎在冷风中被冻结了感知。他解下自己的围巾,缓慢挂到王源脖子上。这人当然是吓了一跳,侧头看时,眼眸从茫然变得发亮,用不到一秒的时间。王俊凯顺势伸长了手绕过一圈,套住他裸露的脖子,替他整理好衣物。

“傻站着做什么。”王俊凯轻声问,顺便弯了弯嘴角。

“我刚想去看个电影……”

“手机没电了你知道么?”

“啊……”王源困惑地摸出一看,还真是。他现在出门都带王俊凯的手机,深怕他给自己打电话没接到。

“你一直在外面?”

“呃,嗯。是啊,想着好久没放松了就没回寝室。”他说着低头嗅了嗅围巾上全是王俊凯的气息,偷偷弯起的唇角像被一点一点地舔吻。

“就这么逛了几个小时?”王俊凯抬头看看周围,看有没有什么封闭空间,看见不远处有间酒店,想拉王源的手,发现这里是大街上就又收回手,犹豫那几秒记得王源的手脚冬天总是发冷,伸出又收回。

这两个回合不过两三秒,王源正低头当然是看见了。

“你忙完了?”

“我爷爷病了。”

“啊,那你不陪着老人家。”

“不是什么大病,还有几个家庭医生都在待命。”王俊凯说着想起林孝文,神色变得古怪。

王源问:“怎么了?”

“没什么。饿了没,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嗯,去吃什么?”

“天这么冷,拉面怎么样?”

“好啊好啊,我要超大碗的。”王源笑容洋溢,率先往前走了几步。

王俊凯目光深沉,眉头轻蹙。

他回头,脸上还挂着温暖的笑意:“发什么呆,快走啊。我饿死了。”

不断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被一成不变的生活折磨得表情冷漠机械,王俊凯看着王源的手从口袋里掏出,大拇指挂在边缘。

难免叹了口气,王俊凯连日来被折腾得几乎劳损的大脑松懈下来竟变得迟钝。

居然会望着王源的手走起了神,他走上前自然地捏住那截手腕,轻柔拽下,再用手掌包住他的手背。

“我就知道。”

王源低头看看两人牵在一起的手。

“你手肯定冻僵了。”

“哪有这么夸张。”王源嘟囔着,反手用指节插进他的指缝间,手心对着手心,这空隙灌入了冷风却抵不过迅速温热的叠加的气息。

“看,行动自如好吧。”他用实际行动反驳道。

王俊凯抿唇,抓得更紧了,拉着他一言不发往拉面馆走去。

王源快走几步赶到并肩的位置,神秘兮兮地说,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在公众场合牵手诶。

“去那间怎么样?”王俊凯扬下巴示意他看前方,忽然发觉不知何时王源整个人像贴在自己身上一样便回过头面无表情道,“宝宝,你再这样就别吃东西了。”

“不行不行,要吃,我肚子都饿憋了。”

“那你给我站直一点。”

“啊,饿得没力气走路了。”王源将额头抵在他肩上,瓮声瓮气的,“你表情好严肃,是不是工作不顺利?脸色也不太好,睡眠不足吧。”

王俊凯闻言探手,抚摸他的侧脸,力道渐深,从摩挲变成揉搓。

“你再撒娇我就先把你吃了。”

王源侧脸不知是被他的话撩的还是被他的手揉的,变得微红,像染上了桃花。

“快走。”他说着弯起膝盖撞他的腿。

王俊凯牵着他继续走:“你知道你这样是什么吗?”

“什么啊?”

“你这是在对我性骚扰。”

“靠,你真有脸讲哈!”王源实力不服吧,这人平时的段数比他高多少段位啊,自己是做了什么被他反咬一口?

王俊凯笑着松开他的手,将人一把搂到怀里,低声轻笑,桃花眼里眸光流动着温柔和专注,又有点小坏小得意。

“更正,就算不在我眼前你也在大脑里性骚扰我。”

王源于是全程碎碎念王俊凯如何不要脸。


评论(274)
热度(3308)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