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62

62.

临近万圣节,街道上部分商铺已挂上俏皮搞怪的装饰。这间日式料理餐厅布置充满了情调,灯光昏黄但不至于模糊,墙上挂着南瓜灯,空气里飘着淡香,每个桌子底下都放了小暖炉,客人只需穿着餐厅提供的消毒拖鞋用餐即可。

王俊凯和王源进门时还牵着手,在前台点的餐。服务员不时瞟几眼,面上依旧保持微笑。

“你想吃什么?”王俊凯问。

“我要那个万圣节推出的超大碗豚骨拉面。”

王俊凯闻言就笑:“你吃得完么?”

“我饿了一下午啊。”

“嗯,那还要什么?”

“应该够了吧。”

“别给我省钱啊。”

“喔,那我再要一份烤肉串、天妇罗和章鱼烧。”王源闻言心安理得加餐。

王俊凯看了他几眼,自己也点了一碗面。王源大眼睛滴溜溜转到他身上,问,你就吃这么点啊?

王俊凯说反正你肯定吃不完到最后还是要我来消灭剩下的东西。

“谁说,我肯定能吃完。”王源不服。

服务员将餐牌翻到最前面说:“不如两位尝一下我们新推出的情侣套餐,量多美味价格实惠。”

王源探头瞅了几眼,摇摇头:“没我想吃的东西。”

“那就要刚刚点的吧。”王俊凯掏钱包拍板。

结了账,两人选了个偏僻的位置,等待期间脱了拖鞋赤脚挠对方。餐厅里暖气开得很足,没一会儿就感觉到脸颊发热,王源解下围巾递过去又立即收了回来放在自己身边,接着脱掉外套,只穿着衬衫和毛衣。王俊凯便一下踩住他的脚,笑容意味不明。

“你这副打扮再配个眼镜就跟刚入学的新生一样嫩。”说着脚趾用力夹住王源的脚趾摩挲,像也在感叹他连脚板的皮肤都是白嫩的。

王源一听就哼笑:“瞎说什么啊。”

“吹了这么久冷风还像从牛奶里捞上来一样。”王俊凯伸手捏他的脸。

“那是我天生丽质吧。”王源拍掉他的手,仔细打量王俊凯几眼,“你最近还熬夜啊?”

王俊凯刚想说话张嘴就打了个哈欠,便点头。

“都有黑眼圈了。”王源将手搁在桌上,上身前倾,专注地看着对面脸色疲惫的男人。

“是么。”王俊凯摸摸眼下,遂笑道,“是不是没以前帅了。”

王源直笑不语。

面前这人不说,但他能感觉出来,王俊凯压力很大,不管是哪方面的,似乎都容不得他松懈半分。王源看他低头又打了个哈欠,心里怜惜又愧疚,原本这样的一日假期,王俊凯该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要不别吃了,你回去睡觉吧。”

王俊凯抱着手抬眼:“怎么了?不是很饿么?”

“你很累啊。”

“没关系,总得要吃饭啊。”

“那我们吃快点,你好早点回去睡。”

“没事,我们下午才上班。”王俊凯笑着安慰他。

王源想了想,试探着问:“你爸……还是那样吗?”

那样,就是强迫他做自己不想做、不喜欢的事情。王源问得委婉,仿佛这样可以尽量避免碰到王俊凯被压着脊骨的事实。他们这段日子,聚少离多,有很多东西没办法及时告知对方,即便是这日小聚片刻,也只想躲到一个二人世界里,亲吻也好,拥抱也好,只是安静呆着也好,什么不说也足够满足了。

但有些事,不是逃避或躲闪便能略过去,总有面对的那一天。如果可以,王源想要选择和王俊凯一起面对。可是换做他自己,却独自与父母坦白,不能说是被王俊凯影响了,但若说毫无关系,王源也说不过去。王俊凯从高三那年开始就选择自己一个人抗衡他的父亲,从来没有试过让他站出来,为此与他分过两次,王源说不清自己到底什么感受。

像是不甘心,像是心疼。

王俊凯神色未变:“一个人的性格不会说变就变,他一直都是那样控制欲强到变态的人,我可能也是遗传到他了。”

王源看着他自嘲一笑,莫名心口一紧。

“怪不得你那时候会讨厌我。”他说,“换我自己也做不到坦诚。”

“你知道自己一开始给我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么?”王源问。

“花心风流?大众情人?”王俊凯托腮自嘲,接着又来自卖自夸,“没办法,长得帅就是会被人误会的。”

“除了这点,其实还是让人轻易动情的人。”王源望着墙上的南瓜灯,从雕刻的笑脸缝隙看见的氤氲的灯光,眼神似乎也变得失去了落点,“就是你明明觉得那是不好的,但还是忍不住往下跳。”

“是飞蛾扑火的感觉么?”王俊凯摸下巴:“宝宝,你在变相夸我魅力很大。”

闻言,王源回过神笑着说:“幸亏是我,换了别人可能就要为你伤心死了。”

“哦,还顺带自夸一下。”

“我明明是在损你。”

因为爱人的话语,王俊凯笑着低头,烛光下眼睑微微低垂,长长的睫毛落下了温柔的阴翳,似一首沙哑的情歌,轻轻曼曼滑过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分明脸部轮廓已是男人成熟自持的模样,但笑起来依旧带着昔日少年嚣张的味道,唇角微翘时又最动人最深情。

王源像是陷入了回忆里,轻声嘟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对视一眼就记住了你。”

“可能是命中注定的。”王俊凯顺口回道。

“你还别说,我至今都记得。”

王俊凯挑挑眉:“什么。”

“你那么挑衅地对我笑。”

“我有么?”王俊凯脸上空白了一秒。

“你有,靠,我心道这人谁啊,不就是长得帅了点。”

“没有吧。”王俊凯皱着眉,对自我认知陷入了困惑质疑。

“你有。”王源斩钉截铁,“你惨了你,年纪轻轻记忆力这么差。”

“我觉得是你记错了。我明明是对你勾引地笑。”

王源一下绷不住,笑了出来。

“而且你还用那种很勾引的眼神回看,搞得我心痒死了,就跟被蚊子叮过一样。”

“不要随意把自己的主观意淫加注在别人的行为里面好么?”

“我在陈述客观事实啊。”

王源哼了声,扭过头去观察餐厅的装饰。

王俊凯就这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意有所指地问:“围巾不还我么?”

“给你洗了再还你。”

“那你记得手洗啊。”

王源一下瞪圆了眼正过脸来:“你是不是啊?一条围巾而已,这么冷的天你让我手洗。”

“这围巾可贵了。”王俊凯笑道。

王源便把围巾扔给他:“给你给你!”

王俊凯却和他闹,将他挡回去:“你说了帮我洗干净的啊。”

“我就戴了一会儿能脏到哪里去啊!”

见他托腮笑着不说话,王源才察觉自己被绕了进去,立马梗着脖子默不作声收回了手,将围巾仔细叠好放在旁边,完了,抬腿作势踢他。

王俊凯却早有所料,另一手伸到桌子下面捏住他的脚踝。手劲有点大,王源没抽回脚,便坐直了腰杆。眼见王俊凯将下巴搁在手背上,弓着腰,另一只手在桌下作乱,王源蹙眉,被他的目光看得脸更加发热。

“别闹了!”

抽不回来,王源干脆又踢了一脚,没想到这人竟然顺势见他的脚放到自己大腿上。余光瞄到有人来上菜了王源轻咳一声,让他快放开。

王俊凯揉了两把脚踝,这才放开了手。

服务员先把消毒热毛巾放上来,两人擦了擦手。东西逐一上桌,很快就被战斗力超群的王源解决掉一半,倒是王俊凯这连日熬夜的人吃得慢条斯理的,似乎并不在乎味道如何,只是在填充胃部而已。

“东西不合口味么?”王源很快就发现了便问。

“不是,没什么胃口。”

王源摸摸肚皮,放下筷子:“我吃饱啦。”

王俊凯夹了撮海草放嘴里嚼着:“你看,还说自己能吃完。”

“那你快帮我吃完吧。”王源笑嘻嘻看他。

怎会看不出他故意说吃饱了,王俊凯笑了笑,依旧慢吞吞地吃,仿佛在有条不紊地做着某项精细工作。

片刻后,两人走出餐厅,停在门口一侧。

“那你快回去睡觉吧。”王源低声说。

王俊凯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目光打了几个转,回到身上套着自己的围巾的王源脸上。

半晌,两人同时开口:

“要不……”

“不如……”

接着他们四目相对,仿佛在懊恼自己的犹豫不决,默契地露出了笑容。

乘电梯上楼时,王源跟他强调自己寝室如何如何乱,自己的床如何如何小。王俊凯倚在电梯厢墙壁上,听着他喋喋不休像是在掩饰紧张,不知为何有些好笑,原本他也没想做什么,王源这反应却像在让他做点什么坏事一样。

想着这事儿,王俊凯摸了摸鼻梁。

王源摸钥匙开门,莫名心里砰砰跳着,明明什么都还没发生,明明任何亲密行为都已发生,为何还会这样心跳砰然。

甚至握着钥匙的手,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这些只有自己能够体会的内心细微感受,被这一动作放大了十倍。

钥匙碰撞发出了轻响,王源感觉身后的男人已经察觉到自己在瞎紧张,便更加懊恼,推门的动作带了几分宣泄的味道。

王俊凯关上了铁门和木门,这才轻轻环上王源的肩膀。他正扶着鞋柜脱鞋,被这一下弄得回头看了一眼。

“我穿什么睡觉?”

“我有没拆开过的新内裤,睡衣的话,穿我的大码吧。”王源说着想起过去和他共枕而眠,大部分时候都是裸着的,胡搞乱搞一通倒头就睡,哪里还顾得上穿什么衣服睡觉。

还没到开暖气的日子,室内还有些冷,进屋后也没急着脱掉外套,王源收拾了几件衣物让他先洗,然后给成诚发短信问他今晚几点回来。

还好还好,成诚不回来。

可这一下,王源却更紧张了。

……到底在紧张什么啊。

王源决定看会儿书,但是王俊凯很快就出来了,湿着头发,穿着长裤短袖,大大咧咧走到床边坐下。王源缩了缩脚,扯着被子盖在他身上。

“幸好关着窗,不然风一吹就要感冒了。”

王俊凯打了个哈欠。

“我去洗了,你困就先睡哈。”

走到一半回过头叮嘱他一定要吹干头发再睡,王源不放心,最后还是找出吹风机亲自给他吹了再进浴室,等他洗完出来,王俊凯果真倒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了。

王源擦着头发的动作放轻了,走到床边站着低头打量。身上盖着被子,王俊凯微微侧着,一手横在腹部,脑袋也歪斜着,下颚贴着肩膀,姿势别扭地轻声呼吸,这样人畜无害的睡姿,将自己最柔软的一面毫无防备地展示出来。

房间里只开了台灯和床头灯,王源还不困,便披着毛毯缩在转椅上看书,读着读着回过头去,怕翻书的声音把他吵醒,见他还维持原来的动作才安心继续。

他有个习惯,看得太投入会不自觉念出来,不过是嘴唇动着,用的气音,不知是看到了哪一处,王源脑袋一点一点地慢慢垂下,再被自己的声音闹醒,打了个激灵。坐在窗边难免会吹到一些从缝隙里透进来的寒意,王源裹紧了薄毯。

再回头,王俊凯不知何时醒来,正坐在床尾睡眼朦胧地盯着他看。

“诶,我把你吵醒了?”

王俊凯抹了把脸,摇头:“这阵子的生物钟没调过来,睡个三四小时就会自然醒。”

王源简直难以想象他有多辛苦,自己睡得最少那段日子也就期末复习阶段,埋头苦读然后倒头呼呼大睡。可王俊凯这状态,看着睡得少,睡眠质量也不太好。

“以为自己在做梦。”他低着头笑,不知是感叹自己哪一方面的疯狂。

睡着时才九点多,现在已过零点,王俊凯赤着脚踩在冰凉的木质地板上走到他身边,抬手搭着他的肩膀,捏了捏。

“困了就睡吧。”

王源看书看得完全没察觉时间,也不知自己这过程里半梦半醒的,经过多少次反复。他话里说的以为自己在做梦,听得自己心酸。

何尝不是,回过头看他睡在那里,姿势安稳,仿佛眨眨眼下一秒就能走到天荒地老。

王俊凯又说:“我想抱着你睡。”

话说得委婉,给予对方宽松的选择权,但手已将他的书拿走放在桌上,关了台灯,不容拒绝地拉着他的胳膊,走回床边,将人推倒,抱住,王俊凯好像还陷在睡梦里,立即就闭上了眼,埋进王源的颈窝,呼吸轻轻又热热地喷在他沾着凉意的皮肤上。

王源便顺从地翻了身,侧着面对他,伸手回抱,抚着他温暖的后背。

“我想跟你说说话。”他轻声说。

隔了几秒,王俊凯才反应迟钝地睁眼,嗯?

讲什么呢?其实王源也不知道,他只是感觉如果就这么睡着,时间就这么溜走,那太亏了。

“你曾经跟我说,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告诉你。”

王俊凯听着点点头:“所以你有事要跟我说么。”

“原本是真不想告诉你,但是现在看来,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

“那你说。”

“我最近,遇到了点人际关系上的问题。”

“跟同学发生矛盾了?”

王源就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叙述了一遍,不过将林孝文对自己提出过的暗示省去了。

王俊凯不时点头:“嗯,继续。”

完了,王源补充道:“我今天中午在学校餐厅教训了他一顿,并且打算明天就到校长那里进行投诉。”

“他家庭背景不简单,你们校领导会受理么?”

“先试一下,再不行就卖成诚一个面子嘛。”

王俊凯听到这里手臂箍紧,哦了声后不再言语。

“怎么了?”王源察觉到他情绪一瞬间的紧绷,问。

“没什么。”王俊凯说着又闭上了眼,“还有什么,我很困。”

这语气就带上了点不耐了,王源怎会读不出,直觉他并不是不耐烦自己吵着他不让他睡觉,略一思忖,将刚才自己的话过了一遍,明白过来了,就改了口。

“我当然第一个想到你啊,不过你这段时间忙得都没时间睡觉了,我不忍心再为这种事烦你。”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回应,王源以为他睡着了,难免泄气,觉得自己使了半天劲儿全白费了。可下一秒就感觉脖子被触感温热的唇贴住,王俊凯低沉的声音像从胸口处发出。

“你知道我最受不了什么吗?”

“什么?”

“你不信任我,你委屈自己。”

“……”

“原本我在心里打赌有多少成几率你会跟我说这事儿,结果你却告诉我宁愿让别人帮你也不考虑一下我可以为你做到什么程度。”

“你怎么知道的……”

“这不是重点。”

“……”

“王源,你有想过我是你的什么人么?”

这话里明明怒气和硬气为多,王源却生生读出委屈和沮丧。禁不住手脚并用,整个人像树熊一样扒在王俊凯身上,王源紧紧抱住他,像在说着不知从何出口的抱歉。

“我不是怪你。”最后,他叹道。

“不,你就在怪我。”

“你可以更加依赖我的。”

“我知道。”

王俊凯沉默下来。

“我觉得自己就能处理,你看你刚刚吃饭都累成什么样子了,哈欠连天的,我怎么忍心让你再操心。”王源不想他误会,就开始解释。

“比起自己累一点,我更不愿你受委屈。”

“这种事委屈不了我。”

王俊凯往后一靠,从他颈窝里抬起脑袋,目光懒懒的望着王源。

“我没那么脆弱,真的。”王源强调。

他便微笑:“我知道。”

王源被他看得不自在,用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往下压。

肩膀处便传来了闷闷的低笑声,呼出的温热的气息全都喷洒在皮肤上,王源不自觉摸着他的头发摩挲,柔顺的发丝在指缝里滑过。

“还有,我跟爸妈说了。”

王俊凯笑着一顿:“嗯?”

“其实之前就说过了,他们不信,因为那时候我们分手了,我没心情解释就由得他们去了,放假回去也会被押着相亲,真的特别难熬吧,感觉看见的东西都是灰暗一片。最快乐的时间竟然是埋头读书的时候,明明累得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王源的表情像在回忆着某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冷淡的,压抑的,缩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不为人知的痛苦不闻不问。

被他的话和眼神刺痛,手顺着摸上来,停在他的脸上,王俊凯暗暗做着深呼吸。

“然后呢?”

“然后就是,国庆回家,我跟你讲电话的时候,我妈进来了,不过当时什么都没说,是隔天在外面问我的,我坦白了。她很失望很难过,从来不曾对我说过一句重话,那天连看都不想看我,还说不想承认我是她儿子。她真的失望透顶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跟她道歉,妈妈肯定不要我道歉。”

说着眼泪在昏暗中掉了下来,王源将脸埋进枕头,枕巾很快湿了一片。

王俊凯抱紧他:“没关系,没关系的。”

一瞬间,王源肩膀颤抖着整个人缩成一团,脸死死藏起来,在枕头和王俊凯的侧脸里,似濒临死亡的动物痉挛发抖。

“如果他们最后都不原谅我……”

“不会的。”王俊凯打断了他的假设,“不会的,别吓自己。”

王源瓮声瓮气,哽咽道:“王俊凯……”

“没关系,我不看。”

王俊凯双手紧紧抱着他,感到肩膀处湿了,便放轻了力度,将吻落在他的头顶,听他痛苦的小声呜咽,吻着吻着胸口闷得难以承受,缓缓做深呼吸。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怀里的人点点头。

“从前有只鬼放了个屁。”

“……”

“死了。”

王源打了个嗝:“我有点冷。”

“那我抱紧点。”王俊凯说着伸出手,将被子拉上来一点。

两人深深埋在被堆,抱在一起取暖。

王源抬头,与他对视,这才回味过来刚才那个冷到极点的笑话,兀自笑出声。

“又哭又笑的,像个傻子。”王俊凯自己说完也跟着笑。

对他的嘲笑毫不在意,王源憋着嘴将自己缩在王俊凯怀里,过了几秒又想到那个笑话,呵呵呵地笑。

“我们睡觉吧。”王源闭上眼,笑完就说。

王俊凯却歪着脑袋,低头轻轻含住他的嘴唇,堵着他的笑声,含进嘴里咀嚼。两人紧紧相拥,身体紧密贴合,嘴唇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

吻着对方身上的累累伤痕,吻住彼此内心的苦涩和柔情。


评论(336)
热度(3665)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