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63

63.

天气渐寒,王宅早早开了暖气。王老爷子前阵子从藏书室爬梯上摔下来,检查过后没多久就患上了感冒,这病来得凶猛,老人家身体大不如往,就这么病倒在床上。家里只剩管家和佣人,王俊凯便暂时搬进来好照顾爷爷。

这夜,王俊凯从梦中惊醒。爷爷的房间就在隔壁,王俊凯隐约听见咳嗽声,压抑的,像是不愿让人发现。

王麟靠坐在床头,卧室里就点着两盏床头灯。王俊凯敲门而进,爷孙俩对视一眼。王俊凯给他倒了杯温水,顺道打了个哈欠。

“爷爷睡不着么?”

“唉,人老了,身体也不好了。”

王俊凯披着黑色睡袍,转了身背对着坐下,又打了个哈欠。

“你老实告诉爷爷,最近都在干什么呢。”王麟喝了一口就把杯子放下,手在昏黄灯光下骨节分明、皱纹明显。

“我能干什么,不就是例行公事。”王俊凯从口袋里扒出个打火机,不知什么时候放进去的。这两个月,神经处于高度紧绷状态,艰难入睡也会轻易醒来,想来想去,似乎是前几天,王俊凯半梦半醒念及追查的事宜,半夜就起来了,没成想小区停电,害怕那一闪而过的念头消失,来不及找蜡烛,就随手拿了这打火机照明。

应该是那时候放进睡袍口袋里的。

王俊凯想清楚来龙去脉,才没那么难受,吧嗒吧嗒玩起打火机,火苗窜起又熄灭。

“你这孩子,心事重,也不知道学谁的。”

“爷爷一把年纪了就别想这些事儿了。”

“我怎能不想啊,劳碌半辈子不就是希望子孙吃喝不愁、日子安稳么。可是你看你,一整天都是愁眉苦脸的,爷爷看着都不舒心了。”王麟说着以拳掩唇,轻咳几声。

闻言,王俊凯微微摇头,接着扭过脖子,轻轻拉起嘴角,露出一个不算牵强,但也并不轻快的笑容。

“你爸那性子,都随我的,又倔又烂,爷爷人老了不代表眼瞎,你这么不开心,是不是你老爸逼你了?你不要不说话也不要撒谎,爷爷心里明白。”

“爷爷现在还病着,别说了。”

“你爸啊,唉,就是头倔驴,当年在部队闹出事,不听我劝,非要和你妈结婚,这都耽误多少人了啊,现在日子算稳定下来了,又不安生,让你哥当兵去,还跑东北那么老远的军区,家里想照应一下都困难。诶,我肯定知道,他能插手你哥的人生,又怎么会放过你呢?凯凯,爷爷一直在等你跟我讲,可都多久了呀,你怎么一个字都不告诉我?”

说完这么长一段话,老爷子喉咙痒得不行,忙拿起杯子喝了几口润喉。

王俊凯从抽屉里拿出盒润喉糖给他含着,还坐在床边低头玩着那个打火机。

老人家仰头靠在床头,呼吸轻缓得,几乎快要睡着。

“爷爷精力不好了,趁现在还有力气管,你就说吧。”

“我自己会解决的。”王俊凯握了握他的手。

王麟却忽然睁开了眼,目光泛泪:“你能解决,你想要怎么解决呀?凯凯,那到底是你亲爸,不念亲情也要念在他养你这么多年份上啊。”

嘴唇微张,却不知该如何回答,王俊凯一瞬间犹豫起来。

“如果他不那么对我,我也不会……”

他的手被爷爷紧紧捏住,话就卡住了。王俊凯手腕一抖,抬眼,触及老人复杂的眼神,目光更加坚定。

“他做的坏事,足够他在牢里度过下辈子了。我不狠一点,那我剩下这半世,要怎么过?你告诉我,我要怎么过?”王俊凯猛一下抽出手站了起来,床头灯光照着他表情更加狰狞,他的声音变得嘶哑,“爷爷你不知道,从高中毕业那个暑假开始,隔一段时间我就要做噩梦,我怕他连做梦都不放过我。按他说的,我考上那间大学,这不够,好,我又按他说的,走上这条路,这还不够,是不是我剩下的人生,都要按照他设定的模式进行呢?!我要放弃自己爱的人,再跟一个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结婚生子,进入权力核心,让他得到最大的利益,赚更多的钱!是吗!”

到最后,近乎低声的咆哮。

“你别劝我。”王俊凯揉着额角轻声说。

王麟被这番话震得哑然,片刻后才回过神:“他,他那样逼你么?”

“很多事,你根本不用知道。”

“老、老子……”气得胸口被堵住,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王麟剧烈深喘,几秒后才平复下来,“这畜生,他这是想做什么!”

“爷爷,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不会放弃,他会得到报应。”王俊凯将兑了安眠药的温水递到他嘴边,“喝口水,先睡吧,等几天后,他从国外回来,一切就差不多该收尾了。”

“你们这些年轻人,一个比一个厉害……”王爷爷睡下前说了这么一句。

等过了几日,B市降下第一场雪,那天刚好距离王源生日还有两天。林教授才从外地归来,当时他正好下了实验课。

下午时分,楼外还飘着细雪,王源来不及打伞,直接走到林孝文车前。

“林老师。”

林孝文坐在驾驶席,抬头,摇下车窗:“先上车再说。”

车内开着暖气,王源拍了拍肩上的落雪才上了车,侧头去看。林孝文专心看着手机,似乎正在忙碌。

“这几天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吧。”

“我有事,想问问。”

“你问。”

“老师,我的论文怎么回事。”

林孝文扭了扭脖子,呼了口气:“我很抱歉,你身为我的学生,理应是拥有优先权。”

“不,不是这个。老师就别说暗话了,李青做过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才对。我不要什么优先权,我只是想要一个交代。论文章质量,我不比他差,论学科专业性,我自认也没有比不上他,为什么连给我送审的机会都剥夺了?”王源露出一脸倔强。

“你先冷静一下。”林孝文叹着气收了手机,扭过头打量着自己的学生,“老师晚上有个很重要的饭局,想带你一起过去,路上跟你慢慢说。”

车辆很快发动,林孝文扬着嘴角笑了笑。

“实习去向想好了么?”

王源沉默着点头。

“是打算留在这边吧,那老师就先帮你打好关系了。”

“不需要。”

“你现在还想跟老师怄气啊?”林孝文看他面无表情的,便笑,“是觉得老师偏帮别的学生,觉得自己被不公平对待、受委屈了?”

“这是两码子事情。老师以为这样是给我补偿么?”

“你先冷静一下,听老师几句话。”

“……”

“他家说大不大,但也不是我们这种毫无背景的普通老百姓能够随便抗衡的。”

“……”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不公平,明明与他不相伯仲,甚至是略胜一筹,为何你的被刷下来,他就选上了。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子的,很多事你连理解都做不到却要被逼迫接受现实。”

林孝文打着方向盘,车辆拐过一个角,旁边这小孩儿一直没说话,但他也不担心,因为他知道王源是个通透的人,说明白点,就是聪明人,在得失方面,能用平常心对待,或者是因为年轻,才在这本性里添了点心高气傲。

“在这里失去一点东西,也许在别的地方就能收获更大的成果,未必是坏事。”

“老师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

“本来这事儿,是等你实习差不多结束再好给你介绍的,不过提前一点也无所谓。医学会需要新血,现在让你稍微接触,对你将来的医学事业也有好处。”

闻言,王源侧头一瞥,深知林孝文通常都习惯保持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那把温润嗓子顺势说些让人拒绝不了的话,看似很有道理,实质细究不得。

听这话,他以为又像上回那样,饭局是和医学会高层见面,但没想到落座片刻后等来的居然是意想不到的人。

王廷携林小姐推门而入,王俊凯紧随其后。

几人寒暄一番,林敏半月未见自家哥哥,细声细气地撒起了娇来。王源一脸诧异,猝不及防与王俊凯对视一眼,露出惊慌神色。

这是什么意思?林孝文是林敏的亲哥,若王廷将来与林敏完婚那便成了王廷的大舅子、王俊凯的舅舅,这饭局摆明是变相的家庭聚会,那他带自己过来打的什么算盘?

王俊凯进门也是暗暗皱眉,闹不明白这林孝文玩的什么把戏,但脸上还是一派沉静。

广粤地区待久了,免不了在外吃饭先洗碗筷,王廷也养成了这习惯,但都是身边的人代劳。林小姐动作娴熟地边与林孝文闲谈边给他洗杯子。王廷气定神闲地打量对面的王源,见他抬头便笑。

“都安排好了?”他问林孝文。

见他摇头,王廷摆手让他打住:“今天先不说这事儿,明天你把对方的要求整理好送过来,我再斟酌斟酌。”

“明天我还得飞S市,让我徒弟给你送过去吧。”

中年男人神色不变,目光在王源身上转了几圈,沉默着点点头。

被点名的人眉心一跳,洗着筷子,禁不住用手握的那端在桌上轻轻写了个问号。粉色桌布上显出不太明显的图案,林孝文察觉到了,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疑问。

贵客临门,酒店经理亲自来点菜。王俊凯双手插在兜里,盯着玻璃转盘一动不动的,林敏问他想吃什么,王俊凯说随便,他爸沉声让他快别浪费大家时间。

“是谁非让我来的?”

王廷转过脸对林孝文道:“他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我儿子,王俊凯。看这臭脾气。”

林小姐笑了笑:“臭脾气,还不是随你的。”

“一表人才啊。”

“叫舅舅。”王廷转过头来对王俊凯说。

从昨天开始就憋了一肚子气没地儿撒,这会儿见着王源坐在那个男人旁边心里更加不舒服,王俊凯暗暗咬着唇肉不说话。

“让你叫舅舅。”王廷又重复一遍。

“小孩子,还没长大,就随他吧。”林孝文笑着替他解围,话里有话说他孩子气。

王廷摇着头,跟经理点了个菜:“这小子爱吃这个。”

“他不喜欢吃南瓜。”

包间里一下安静下来,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王源身上。

“他不爱熟的甜食,叔叔不知道么。”王源又补了一句。

王俊凯神色放松了些,坐直腰,目光轻轻地扫视,落在王源身上,也没有刻意停留,但分明看见他脖子上戴着自己那条围巾,心情莫名就高涨起来。

看着他神态变化,王源暗暗发笑,在这方面,王俊凯的确还保留着孩子心性。

王廷面无表情的,仿佛没有听见王源的话,接着又点了好几个菜,珍馐海味和农家小菜一应俱全。林敏笑他点这么多,才这么几个人哪里吃得完,林孝文也随之附和,席上氛围才不至于尴尬。

坐了一会儿有点热,王源解下围巾,瞥见对面那人不时扫过来的目光,不经意撞上了,两人四目相对便很难再移开视线。

王俊凯忽然低头摸摸鼻梁,再抬头时仍然面无表情的,那神态跟旁边的王廷如出一辙,但又有点区别。王廷是严肃的不怒而威,王俊凯却是单纯的强装冷淡。

菜盘陆续端上来了,几人提筷进食,气氛居然还算不错。王源甚至产生错觉,仿佛其他人都不存在了,只剩下对面的王俊凯。

若是如此,他该带着一脸温暖笑意才对。

一个没注意,王源把杯子撞跌,瓷杯摔了个破烂。王俊凯第一时间站起来走到门口喊服务员清理残骸,自己给王源拿了个新的。

王廷瞅着这一幕,面色更加难看了。

“这么殷勤。”

刚坐下就听到这么句话,王俊凯斜睨了一眼,慢悠悠地夹了块鸡腿放到王源碗里。

“你这什么意思,当着我的面都不顾忌了?!”王廷当即大怒。

“你在说什么?他是我学弟,我给他夹个鸡腿也能惹到你。”

“学弟,呵,你他妈真敢说!”

“哎,你别这么骂,我妈不就是你前妻,这样不厚道。”

林敏沉默着挽住王廷的胳膊,顺着毛捋。

“小凯,少说两句。”

“关你什么事,我们家务事跟你什么关系。”

“反了你!”王廷再也忍不住,猛地站起身,抬手想打他。

王俊凯却也站了起来,与父亲齐高,甚至比他更加笔挺的身材,气势完全不输。

“别以为你是我老子,我就不敢还手。你有种就打下去。”王俊凯面容沉静,一手还插在裤兜里。

他今日穿着长款西装外套出门的,进屋就脱了外套只剩衬衫和毛衣,领带一头夹在里面,修身正装衬托着出落得更加完美的外貌,像是从小在这片土地长大、天不怕地不怕的太子爷。

王源还坐着,微微仰头看这样的男人,像是看见昔日那个骄傲的王俊凯,回来了。心脏顿时砰然跳动起来。

他就知道,就知道,王俊凯哪有那么轻易低头弯腰。即便是跪倒了,也要挺直腰背的人,没那么容易就认输的。

不懂这样的信心从何而来,但王源就是愿意相信王俊凯,无条件信任他能够拥有一个最好的人生。

这才是他爱的王俊凯。

 

这顿饭吃到一半就散了。

那巴掌最终没有落下去,王廷脸色难看地瞅了王源好几眼,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林敏只能匆匆收拾东西跟上去。林孝文从头到尾都在安安稳稳地吃着东西,似乎完全不在意刚才发生的冲突。

片刻后,王俊凯从衣架上取下外套,绕到王源身边,将手递到他面前。

“走吧。”

王源毫不犹豫握住他的手,站起来拿上外套和围巾。

林孝文终于有反应:“你想把我的学生带去哪里?”

王俊凯低头打量,附在王源耳边让他先出门等着。王源看他一眼,依言出门候着了。

转眼只剩两人的包间里,林孝文停了筷子,动作温吞地擦擦嘴。

“我警告你,别让他碰那些东西,不然你会死得很惨。”语带威胁,眼神狠戾,王俊凯咬牙说完抬步离开。

“这么说,最近查我的,真是你呀。”

王俊凯在门口停住。

“你可要当心,王源还在我门下,你爸还跟我合作,我这艘小船翻了你是爽快,但你家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林孝文不知道,王俊凯的决心能够狠到什么程度。他也低估了王源在王俊凯心里的位置,才会误以为略作提醒就能让他罢手。

刚出酒店大门才发现又下起细雪,王俊凯麻利穿上了外套。王源方才等候的时候就穿戴整齐了,这会儿见他领子没弄好,便顺手给他整理。

冰凉的指尖触及王俊凯脖颈温暖的皮肤,两人皆一怔,仿佛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碰面。这歪打正着的,让他们都有点意想不到。

王俊凯当即拉住他的手,语气责备道:“这么冷,怎么不戴手套出门?”

“走太急,落教室里了。”王源被他抓着手,要笑不笑的,瞥几眼,“还说我呢,现在是谁穿那么潇洒啊。”

王俊凯低笑,就这么牵住王源的手,往外走去。

王源低呼:“哎,不坐车么?”他认出王俊凯的车就停在不远处,被拉着走还条件反射回头看。王俊凯脚步迈得大又快,长版黑色西装外套,衣摆被冷风吹起,随着急促的步伐在冬夜里扬起又落下。

这脚步,越走越快,越走越急。王源好不容易跟上他的节奏,嘴里不罢休,一直问着这是要去哪里呢。最后被带着跑了起来,王源气不打一处来,却又挣不开手。

明明这人抓得又不是很用力,为什么就抽不出手呢?大概是不愿意的,此时此刻,无法拒绝王俊凯任何要求,尽管这一路上不曾开口,但王源乐意纵容他这样沉默深处的要求。

“王俊凯你慢点啊,下着雪路滑!”王源见他好像疯了一样禁不住扬声提醒。

沿着大道一直跑到另一条街道,人少了很多,稀稀拉拉的路人走过他们身边,这样寒冷无声的冬夜,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无法察觉这一对情侣停在树下平复呼吸。

“你……你……疯了……靠,跑那么久,我半条命都要跑没了……”王源弯腰喘气,肺部要燃烧一样发疼发灼。

王俊凯也在喘息,但还是抬手拍他的背给他缓气。

过了几分钟,缓过来了,两人又牵起手,慢慢在街上散步。

“这样就不冷了。”王俊凯笑道。

“我还以为你要做什么,突然跑起来,一点预告都不给我,真是。”王源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王俊凯看着他笑,不说话。

王源停在原地:“我喉咙疼,想喝水,都怪你。”

前面就有一间7-11,王俊凯一路面带笑意,干脆圈着他的脖子走进便利店。两人买完东西还在斗嘴,正确来说是王源在讲,王俊凯半句没还嘴。

“干嘛一直不说话呀。”王源一手捏着已经变凉的水,一手被王俊凯握着,遂问,“你要喝么?”

接过水瓶,王俊凯仰头灌了一口,喉结上下翻滚。

“我们现在去哪里啊?”王源又问。

闻言,王俊凯停住脚步,侧头看他。

“如果明天林孝文找你,你千万别去。”

“怎么了?”

“听我的,别理他。”

“是不是,有什么……”

王俊凯没回答,转移了话题:“论文那事儿你处理了么?”

王源低头盯着地板,没作答。

“不说话就是还没咯。”

手中一紧,王源看两人交握的双手,抬头,两人目光撞个正着。

“你啊,什么时候才肯依赖我一次。”

“我现在觉得,你的事比我的重要。”

“一码归一码,你的事是你的,我的事是我的,各自处理妥当就好了。如果你解决不了,那我就帮你,这明明很简单,不用弄这么复杂的。”

王俊凯拉着他的手小幅度晃了晃,再度迈开脚步。

他们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尽头。

“那你要怎么做呢?”王源轻声问。

前几天早上去过行政办公楼,校方对这件事态度明显敷衍,想必李青提早打过招呼。原本这些天都在想办法,但今天发生这事儿,和王俊凯碰面了,王源又觉得自己的事都是小事儿。

“你这么问,就是同意了?”

“好像我同不同意,不是很重要吧。”

王俊凯一笑,伸手捏他的脸颊:“你的同意当然重要,这样我才好下狠手。”

“你……要下什么狠手啊……”王源听这话心里惴惴的,深怕王俊凯一时想不开做出无法挽回的错事。

“你在乱想什么?你男人什么本事啊,一个李青而已,犯得着把自己搭进去吗?”

“哦……不对,什么‘你男人’……”王源眼神古怪地露出怪笑,“你手好冷哦,是不是冻着了。”

“还好。”

王源不顾他话里的凑合,单手径直解下围巾再套到他脖子上。

“洗干净了的。”完了还要嘴硬反击一句。

王俊凯便顺手绕了一圈,忽然将人搂到怀里,用围巾将两人圈在一起。

“你做什么啊这是……”王源被这一出弄得哭笑不得。

最后的话音却被堵在嘴里。

王俊凯快速亲了他一口。

唇上的温热还未散尽,又落下新的温度。

深夜里,这街口只剩他们二人,抱在一起,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

“如果……”

良久,王俊凯声音沙哑地打破沉默。

“嗯?”

“如果我做的事,让你觉得我很残忍……”

话里带话,欲言又止。

王源嘴唇微动,察觉他似乎是想与自己坦白这些时日在做什么打算。

“无论你想做什么,都记着。”

王俊凯屏气等着他下一句。

“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无条件?”

“无原则。”

王俊凯缓慢扬起一个微笑:“我也是。”

“王源。”

“……”

“我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做了会有什么后果。”王俊凯一顿,接道,“以前不懂的,现在都懂了。是你教我的。”

自我感觉并非良善之辈,被逼急了,反咬的力度只会更狠更重,本性遗传于家族的狠绝和铁血在温情匮乏的成长经历里被打磨得越发锋锐,王俊凯庆幸自己遇到的是王源,是这样柔软坚强、温良宽容的人教会他爱,和如何爱。

雪不知何时停了,风不时吹拂而过,撩动了路边的绿化带和枝叶,他的外套下摆和他的柔软的发梢。心口在这寒夜轰然烧起一团火,灼热灼热的,王俊凯抬头看夜空,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但一低头,就能看见天空落下的星星,原是被王源藏进了眼里。

王俊凯解掉围巾,将它套回王源脖颈上,牵着他的手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这……该是你自己想的啊。”

“是么。”

“不是么,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那是你想要送给我的东西,不是我想要什么东西。”

王俊凯轻笑:“这可是你说的,我送什么你都得收下的。”

“你有种给我送个戒指啊,我都收得下。”王源说着自己先笑起来。

“那么老土,我怎么会送戒指。”王俊凯若有所指地笑了笑,目光移开没几秒又回到他脸上,“我说认真的啊,到时候别反悔。”

“反悔的是猪,行了吧。”

“嗯,差不多。”

“装什么神秘啊。”王源小声嘟囔。

“实习决定去哪里了?”王俊凯问。

王源点头:“嗯,留在这里吧。还有小半年呢,你就惦记上了,这么怕我跑到别的地方去啊。”

他说着这话,神色自然地侧头,没半点扭捏或不甘愿,眉眼弯弯地扬起微笑,一副伶牙俐齿的机灵样儿,轻易就让人心痒痒的。

“小混蛋。”王俊凯柔声说,盯着他的脸状似出神。

王源莫名其妙地瞅一眼:“干嘛忽然骂我。”

“你就是小混蛋。”王俊凯小幅度摇晃他的手。

就是小混蛋啊,藏起星星的捣蛋鬼。

将他心跳偷走的调皮蛋。


评论(453)
热度(3870)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