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娇气写手

爱无反顾64-65

64.

隔天王源去取明信片,在走廊碰见有过一面之缘的钟澜夏。

办公室隔音不好,但也没有差到能够听清一字一句的程度。王源只能稍微推测里面两个人正在吵架,具体更多的他就不知道了,也不想探究。

他跟钟澜夏扯别的,聊了没一会儿想离开,办公室门却打开了。钟老先生走出来,林孝文疾步上前想要扶被甩开了,接着两人才看见外面的王源和钟澜夏。

林孝文第一个反应过来,喊王源:“你来得正好……”

钟老先生用拐杖戳地板打断他的话,说:“你自己坏就算了,别把人也给带歪。”

两师徒怄气般对视片刻,钟老招呼一脸疑惑的王源,低声说了几句话。一旁林孝文只能干瞪眼。

正问到明年实习去向,不知谁电话响了,几人朝来源看去,钟澜夏尴尬地笑,接听了没一会儿面色变得凝重。

近来天气酷寒,王俊凯的爷爷今早开始发烧,家人一个没在,管家被挥退,直到临近中午前去询问发觉不对,打不通林孝文手机才联系到钟老这里来。

钟老拦住林孝文:“你不还有别的事儿么,老麟的病我来跟就行。”转头面对王源和颜悦色的,“小源是吧,陪我这老家伙走一趟吧。”

 

王俊凯赶回家,门口停着辆轿车,对方比他更早到,而管家刚告诉他,其余两位家庭医生目前都在国外。他以为那是林孝文的车,心里厌恶得很,于是看到人的时候——准确来说是里面三人中的其中一个,王俊凯的惊讶那么明显,让人难以忽略。

王源很快又低头,给王麟量血压,白大褂悄悄晃荡。

王俊凯缓步走来,不知刚下哪个场合,外套留在客厅沙发,只穿背心毛衫和衬衣,边走边打招呼,轮到王源身上,故作停顿,引得钟澜夏接茬主动给他介绍。王源在一旁暗暗翻白眼,抿着嘴角要笑不笑,笑他玩这种情趣,又不想让人发现,不由配合演这一出。

钟医生等他弄好了开始消毒,准备给王麟打消炎针。王源顺势退到一边,低声问一些问题。不知何时身边有人靠近,他侧眼瞅了瞅,和王俊凯对视了几秒,然后又默不作声地转过头来。

王俊凯离开了卧室,去一楼厨房煮咖啡。

没一会儿,传来脚步声。王源走到他身后拽了一把衣摆。王俊凯站在咖啡机前百无聊赖,反手将人搂怀里了。王源一个没注意,差点踉跄摔倒,好在后面的人将他稳稳揽住,王源被揽到前面便用手肘往后拐让他别闹吧,人压根没听,执意就要把嘴唇贴上他的耳朵颈侧。

王俊凯亲得用力,弄出好几个红印,后低声问他冷不冷。王源笑容带有几分嫌弃,几分得意。自己还穿着白大褂,身上沾着不知什么,他也敢直接抱过来就亲,王源说他不怕死,王俊凯就笑,要死也是你带给我的病毒。

闻言当即侧目,王源略皱眉:“放开我。”

他每次都用这种像是命令的语气说这种话,身体和表情却不是那么表现的,王俊凯压根就没怎么用力,随便一挣就脱了哪还用口头警告,分明是欲迎还拒。

王俊凯加重力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

“王源,生日快乐。”他没忘今天什么日子,说完就从口袋里掏出个丝绒礼盒,放到他面前说,“礼物。”

王源心里一跳,几乎就要命令自己拒绝接受这是戒指的暗示。在此之前,甚至不知道自己对婚姻有一丝一毫的幻想。并且直到现在,他仍然没有向往。如果有机会,他想自己应该不会抗拒不会抵触,但也不会急切渴望想要一个证明。

王俊凯把人放开,调了杯咖啡递给他:“加了牛奶,不是很苦,尝尝看。”

“这什么东西。”王源问他盒子里装了什么,摇了摇问。

王俊凯让他打开:“看你刚才反应,不会以为我要求婚吧。都说不会送你戒指,我像那种人么。”

这样反驳的王俊凯似乎要将过去撇得一干二净。

不知是谁试图用戒指和承诺虚张声势挽留,在伸出手那一瞬间又收回来。

他笑笑想是该揭过这一页了。

王源说:“那种人是哪种?”

“你先打开我再给你解释。”

门口一阵骚动,那是王廷。两人朝外看去均是一愣,王俊凯率先按住王源的肩膀让他在这儿呆着,走前把厨房门虚掩上了。王源留在原地无所事事,干脆偷偷掀开了小盒子。里面放着把钥匙。

这什么?看着不像房子钥匙,倒像是……

王源拉开一条门缝,客厅传来谈话声,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他把东西放口袋里,打算从厨房侧门离开。

这时,有人推门而入,见厨房还有别人顿时面露诧异。她带来一阵清新淡香,时下年轻女孩子喜欢的高档香水味,不刺鼻,倒挺衬这衣着肤色。

王源不自觉打量她几眼。

高中起就是大部分男生心中的女神,一看就记起来这是谁了,王源礼貌地扬扬嘴角,心念急转,很快想通为何萧婉颜会出现在这里。那是好久之前了,刚认识王俊凯那会儿,他们三人一起回家,王源听到萧婉颜说王俊凯的妈妈怎样怎样,具体记不得什么事件,反正从那开始知道萧婉颜家里和王俊凯一家有来往。

萧婉颜对他有点印象:“你是……隔壁班那个……”

“呃,不是,我是你们下一届的。”

闻言萧婉颜恍然:“哦。和王俊凯关系很好那个,小学弟呀。”说罢才注意这一身医护人员的服装,顿时了悟,“医生啊……好厉害。来给爷爷看病的么?”

“我还是学生呢,是跟着钟医生来的。”王源笑了笑。

萧婉颜又惊讶,钟医生?哪个钟医生?

于是王源给她讲了一遍来龙去脉,省掉了很多细节。

萧婉颜哦了声随口夸赞,顺手拿起那杯特调咖啡就要喝。

王源及时拦住:“这是我的。”

就一杯咖啡,看着也没喝过的样子,怎么就宝贝成这样了。萧小姐不解地放下杯子,似笑非笑说那我可以喝壶里的吧,见人没什么反应,觉得有点好玩。

“我刚做了指甲,你帮忙洗个杯子吧。”她笑着说,竖起手指示意。

王源刚在走神,这下瞪圆了眼,过没几秒当真脱掉白大褂,顺手放在小吧台,没注意口袋往下,钥匙跟礼盒掉了出来。

萧婉颜反应比他还快,弯腰就捡起来捏在手里把玩:“这怎么……原来他是送你的?”她认得这盒子,那天他们几个打高尔夫,会所里巧遇王俊凯,当时他手上就拿着这玩意儿。萧婉颜还以为这人要跟谁求婚,不由便开始设想那是怎样的女生能把王俊凯迷得七荤八素,接着又脑补他们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把自己雷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萧婉颜反思自己年轻时候为什么会喜欢王俊凯,没什么好的,对自己也不好,可能是猪油蒙心吧。

哦,原来不是戒指。萧婉颜细看学弟的模样,目光带上几分探究,忽然明白了什么,顿觉不可思议。难不成王俊凯喜欢男的?她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如今这么串联起来,过去不以为意的细节——王俊凯对小学弟温温柔柔地笑,举着参考书方便对方做习题,蹲下给他系好鞋带,相隔甚远也要盯着人看,校园里总是形影不离,到如今依旧联系密切……倒豆子似的落了一地。

没有在意她从惊讶再到震惊最后难以置信的神情,对她的话更是置若罔闻,王源伸着挽起衣袖的手臂自然而然接过东西,顺便道了谢。

王源问她,要加牛奶还是糖。萧婉颜拢了拢头发,沉吟答道,不用了,忽然又不想喝了。冲动从来都是突如其来却有迹可循的,她只是想看看这个年轻男人遭遇刁难是否会失态。毕竟她知道自己当时和王俊凯算是走得比较近的异性同学,心有芥蒂是人之常情。

可惜失望了吧。

王源从头到尾都没有表露一丝不耐烦,相当成熟大度。

萧婉颜便懊恼为何不早点,早到刚认识就察觉这个漂亮男孩的存在对王俊凯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换了个话题:“这么一数,我们都毕业好多年了。听说操场旁边那颗榕树被砍掉了,好可惜啊,夏天在那里乘凉特别舒服。”

王源尝了口黑咖啡,有点苦,遂点头:“是很久了,改天回去看看老师吧。”

“你们寒假回去么?”

“看王俊凯吧……”王源说到最后自觉消音,有点心虚的意思。

萧婉颜笑笑:“哦。你们关系太好了吧。”

“还行。”王源硬着头皮接道。

“见过家长了么。”

“见过。啊,不对,没有。”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呢?”萧婉颜笑意进到眼里,忽然觉得表情慌张的王源好可爱,像毛发柔软的小动物。

“我爸妈还没见过他……”

“喔这样。”萧婉颜发现自己无聊得很,“还有事,我先走了。你微信没换吧,改天再聊哦。”

临走还要甩个暴击:“祝你们白头到老。”

王源:“……”

女孩转身差点就撞上刚好进来的人,王俊凯往旁边让:“阿姨喊你。”

王家的厨房挺宽敞的,门口也足够两个成年人并肩而站,王俊凯却缩起肩膀,仿佛萧婉颜是什么病菌。她心里就不乐意了,敢情在小男友面前要撇得更干净是吧,虽然本来就没什么。她回头,只能从门缝窥见的迹象稍微推断,两个人活像粘了502胶水,12级台风都刮不开。

萧小姐甩头切了声,不愿承认心里是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无关对象,单身狗看到痴缠怨侣的正常心理而已。尤其她还是贵宾犬。

 

“所以刚和她聊了什么?”王俊凯夺过王源手里的杯子,“不是给你倒了一杯,怎么还自己动手了。”

“没什么,就随便聊了一下。我自己弄怎么了,你调得有点甜过头,味道不伦不类的。”

“那也不可以冬天沾水。”王俊凯边冲洗边说,完了补一句。

“你这双手,以后是要用来救死扶伤的。”

王源憋着笑点头称是:“嗯,说的很有道理。”

这小模样。王俊凯把沾水的手顺势盖在他脑袋上好像要揉乱头发,却又没动。王源一个抬眼都让他想凑过去索吻。

王源下来时间太久,着急回去忘了穿衣服。王俊凯顺势按住他的肩膀,将白大褂搭上去。

两人停顿对望,朝对方贴近,嘴唇轻轻一碰。

厨房灯光柔和撒下,厨房台面倒映着他们的影子。王俊凯捏捏他的耳垂说,东西你回去就能看到。王源眼珠转了转问什么东西。王俊凯笑笑不作声。

“配这个钥匙的?到底是什么?”

他的手沿着肩胛下滑,缓慢而有力。王源心里一突又一沉,怎么每回帮自己穿个衣服,那手法都更像某种暗示。

王俊凯低声调笑:“我把自己送给你怎么样。”又想起王源在床上的风情。王俊凯舔着唇心猿意马,料想他该耳朵泛红发嗲甩自己一记白眼。王源却反手掐住他的下巴:“那很好啊,什么时候侍寝?”

“……你就继续撩,别后悔。”

闻言王源轻拍他脸颊:“谁会后悔,指不定还爽死呢。”

眼神末尾挂着轻巧的小钩子,弯弯绕绕,最后拐进心里,落了户。

王俊凯的反击是一个忽然的吻。

几位大家长难得齐聚一堂,连王俊凯的大哥王煜也从大老远赶了回来看望王老爷子。王大哥跟在王父后脚进门,正巧视角能够看见厨房里面一对小情侣吻得难分难舍。他掩嘴干咳,招呼叔伯兄弟离开客厅。等十几分钟胞弟也上楼来了,嘴角看似被咬了口,王煜心里感觉好笑。

王俊凯被拍肩拍得一脸莫名:“干嘛?”

王大哥耸肩,直笑不语。

这边小动静惹来王爷爷注意,他把炮火对准了王俊凯:“正好大家都在,你给个准话,什么时候结婚?”

王俊凯淡定回答:“煜哥都没结呢,哪儿轮得到我。”

“玩个几年,30岁该定下来了。”

“行。”王俊凯满口应答,心道爷爷该是烧糊涂了,上回就谈过这个问题。再说他现在也没在玩,30岁还会是老样子。

“小煜呢?有钟意的姑娘没有?”

王煜木着张脸生硬道:“没有。”

“这怎么行!一个个心都在外头,什么时候收一收,不成家如何成事?”

王俊凯施施然火上烧油:“爷爷当心身体,别气着了。”

王煜不用看都知道他玩什么把戏,太极打得熟练,把王麟忽悠过去了。

萧婉颜送给王老爷子一个南红玛瑙吊坠,哄得老人家眉开眼笑。

王源进来时,卧室里众人相谈甚欢。王麟刚打了针吃了药,需要充分休息,钟老医生把探望的人都赶出去了。王煜站在门口指指王源笑王俊凯,想不到啊小弟。王廷听到这话,停下回头看了眼,再把目光放在小儿子身上,说生气也不像,可能是被王俊凯三番四次弄得没了脾气,刚刚王源出现他就没什么反应连眼皮都懒得抬。王煜自然察觉,心里琢磨这老头儿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家人都希望他能调回来,王煜自己却千不甘万不愿。有道是山高皇帝远,他老子太烦人了,王煜还想逍遥几年。

王廷扭着手腕下了二楼,王俊凯和王煜说了几句就不知去了哪里。王源出来外面已空无一人,跟钟医生打了个招呼就去找他。此时王俊凯在后花园,正和王廷的助理说着话。两人躲在暗处,声音压得很低。

天空又飘下雪。

“你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吧,趁我还在。”助理是个年轻孱弱的男人,嗓音冷静自持,目光也是冷的,仿佛沾染上那遮天蔽日的寒气。

王俊凯打量他几眼,摇头,说:“你手机刚一直在震。”

“他找我,先走了。”他看看手机,低声说完就离开了。

几分钟后,王俊凯踩着积雪回到屋里,问及才知道王源在找自己,肩上落雪还未扫掉又跑了出去,惊闻侧门传来刺耳刹车声。

刚才遍寻不获,王源看天气要坏便没多做纠缠。这个外套是没帽子的,落雪飘进脖子里融成冰水浸湿脖颈和发梢,王源将装衣服的袋子挂在手腕,双手插进口袋低头从侧门离开。正门几辆豪车蓄势待发,他不太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王宅侧门对外这一段斜坡路,是佣人和保安的通道,路两旁种满修剪齐整的灌木丛,底下生长着荆棘,隔一段距离栽一棵梧桐,树冠顶端的枝叶被雪团压得无精打采地垂落。

王源出门前接到电话,11月的G市活像艳阳天,妈妈问他首都是否降雪了,听到肯定答案就让儿子拍照,听着一点不情愿立刻假哭,多久没见儿子是肥是瘦都不知道。王源没辙,停在门口面向别墅橘红的墙,随手咔擦了一张,结果脑袋没入镜,只有一撮呆毛迎风招展。王源出了门,随手又一拍,将刚才的自拍一并发了过去,太过专注,没注意路口拐弯一辆轿车急速冲来。

听到声音下意识就往旁边闪避了,王源以为对方只是没看见自己,结果不是。他被什么东西绊了脚失足掉进灌木丛,卡宴还朝这边驶来。王源顾不着手疼,爬起来就跑,却并未如愿,后座车门打开拦住了去路。

黑色卡宴在身边刹车,这么一段小距离,碾出深深的雪痕。

王源跌坐在地,抬手拍掉脸上的细雪花。手被灌木扎出几条血痕,冰天雪地里仍能感觉出麻痹的疼痛。

皮鞋踩在雪地上嘎吱响。

 

65.

王廷停在他跟前,居高临下的目光充满压迫。这小孩儿的眼神有些无辜,却又澄澈干净,让他想起某个故人。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很久不曾提及,讳莫如深的名字。王廷觉得那人是活该,但又很烦别人提到,不想搭理那些说他坏话的人,更不想听别人对他的诋毁。当时部队里流言传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很快他就利用父亲的关系退役了。这事儿是掩不住的,父亲压抑了一阵终于爆发,说他不仁不义,和他大吵一架,俩父子在雪地里互殴。年轻时的王廷更加毫无顾忌,他的体格比父亲略胜一筹,占了上风,但重拳往下抡却想起被自己打得至今还没出ICU的人,于是就刹车了。可是王麟满脸不敢置信,怀疑他有严重暴力倾向,委婉建议儿子就医,王廷是一旦生气就控制不住破坏的欲望但并不觉得自己有病。

父亲太不可理喻了,他才有病。王廷固执己见,直接离家出走,去了别地发展,如今父子关系仍然不痛不痒的。

王源被他忽然变差的脸色吓了吓,很快镇定下来,撑着手想要站起来半路又跌回去。手腕发麻,找不到着力点,胳膊就软了。

王廷扯扯嘴角,没说什么,伸手揪住王源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忽然来这么一下,王源真不太适应,脑袋还是发懵状态,更被勒着脖子呼吸困难。

下一秒,王俊凯的拳头如约而至。

王源看得见他近乎神经质的表情,那是和西装革履、斯文笑容一样属于看不透的王俊凯。在回过神之前,王源伸出了手。他低声喊他的名字,手指攥得更紧,把人妄图施压的动作强行分解。王俊凯陷入几秒愣怔,扭头看了眼随即一声不吭反手握紧了,没再看躺在地上的父亲一眼,转身就走。脚步很重,明显被惹急了。

走出几步王源回头看,王廷已从地上爬起来坐进了车里。他便和王俊凯说你爸没追上来,结果不知怎么就捋了老虎须,手腕当即被攥得死紧。王俊凯没吭声,拉着他一路回到屋里。

那双手才被自己叮嘱别碰冰水,结果现在就破了表皮更被冻得通红。王俊凯说不清心里什么想法,将人按在单人沙发上,自己去拿药箱。旁边就是复古装潢的壁炉,一阵温暖热浪朝脸上、四肢百骸逼来。

见他保持沉默,王源笑着撩起王俊凯垂落的刘海。男人跪在羊毛地毯上给他料理手上的伤口,仿佛才回神,索性坐在王源脚边,抬一抬眼又低头整理东西。

王源说:“你就把我这么带回来是不是不打算让我走了。”

王俊凯闻言一笑,抬眼的神采特别动人。

“是,不想让你走了。”

尽管知道没有别的意思,王源还是听得心口颤动。或许是刚才经历过未知,神经也变得纤细许多。不该这样的,王俊凯何曾如此惊惶。

也可能是,他表情太让人心疼。

王源故作轻松:“那我饿了,你好好招待一下吧。”

招待。王俊凯低头闷笑,王源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何等让人遐想的话。这一笑表情没那么紧绷,仿佛心头大石终于落地。

“想吃什么,我给你煮。”

“你会做哦?”

“怎么,信不过?”

“没有,太想吃了。”王源看他表情卖乖附和,“你快去,我在这儿等你。”

王俊凯却让他上楼去自己房里,客厅人多口杂不方便,当然如果他想的话也可以留下。王源当然求之不得,蹬蹬就跑上去了。王俊凯看着那脚步跳脱的身影逐渐收起笑容,缓步走进厨房。这一撑住台面边缘整个人像脱力般弯了腰,王俊凯缓慢吐了口气,接着才开始做吃的。正往锅里下面,厨师进门来说王麟的参汤差不多炖好要端上去,王俊凯摆手示意不着急,自己会顺便拿过去,厨师便离开了。

王俊凯先把长寿面送到房里才把汤端到爷爷卧室。王麟靠着床头喝了几口,瞥了眼随即诧异问他还做了些什么。王俊凯没反应过来,那极欲离去的姿态让人不得不怀疑。爷爷指指托盘上面的两个碗痕。王俊凯默了一会儿,才说,是一个朋友。

是什么朋友能让你个大少爷亲自下厨还忙前忙后?王麟一脸“我就静静地看你怎么继续编”的表情。

“就朋友啊……”王俊凯说着自己都觉得站不住脚,便改口,“高中就认识的,关系很好。”

好到床上去了。心里补了句,王俊凯又说:“就是跟着钟老先生过来的那小孩儿……”

看爷爷若有所思的表情,他住了口,顿生懊恼,简直说多错多。

王麟哦了声:“看来关系是真好。”

王俊凯:“……”

“难怪不肯交女朋友。”王麟语气幽怨。

“…………”

他有那么一秒露出了慌张表情,很快恢复如常,没有默认,而是点头承认。王麟看孙子这副神态变化仿佛又看到当年跨过门槛向自己走来的小豆丁,眨眼就这么高这么大了。

“是不是觉得爷爷老了管不动才这么坦荡的?”

“不是。”王俊凯摇头,“因为爷爷是我的亲人,我想要让你知道我可以很幸福。”

王麟微挑眉的表情,几乎和王廷如出一辙。他们这一家子都有类似的气质,王俊凯挑眉时也是,两分轻佻,三分风流,和五分纯真。然而均不是想要表达的意思,那往往只是外貌传达给旁人的错误信息。

王俊凯将东西收拾好拿起托盘,说:“爷爷你好好休息。”

“是,我可要活久一点了。”王麟说着躺下,自己拉了被子盖住。

王俊凯回到卧室时,王源已经解决完一大碗长寿面,撑到打了个嗝,听得人直笑。王源撇撇嘴,毫不在意地傻笑,问他刚刚去哪里了。王俊凯如实相告,没什么不好解释的便直说了。王源听着露出如临大敌的表情,可能是被刚才那一出吓到,惊魂未定无法自控。王俊凯笑,捏住他的脸颊,被拍掉手才不紧不慢地解释,爷爷态度并不强硬,甚至看起来是同意的。

“你是说……”王源语带犹豫,实在不敢信,身在这样大家族的上位者发现小辈异于常人的性向会如此淡然接受。然而他没法更加理智仔细地思考,因为刚才雪地上的阴霾,察觉王俊凯心里还是介意的。他只是不说,不代表王源不知道。

王俊凯点头,把碗放在门口,去洗了个澡才回来。王源斜倚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双手自然放在大腿。王俊凯穿着睡袍坐在他身边,盯着地板出了会儿神才轻轻握住王源的手,不着力地捏。看他睡颜想刚才发生的事情,王俊凯懊恼得咬唇角。一点都不敢想如果自己晚到几分钟,王源会受到什么对待。

有一条新短信:

[他让我直接撞上去的,如果今天换了别个人,那位可能就凶多吉少了。所以你还在犹豫什么?]

王源被这动静闹醒,迷迷瞪瞪地喊王俊凯,声音像埋在糯米团里。王俊凯顺手把住王源后脖颈将人抱在怀里。

仿佛这才劫后余生。

窗外的大雪纷纷扬扬,裹住整个世界。

王俊凯弯弯嘴角。

“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礼物。”

王源像是不太理解,王俊凯为何忽然说这种……让自己不知如何回应的话。他很少会对他说如此柔软的情话,过去那些大多是粗暴和控制的,裹挟于情欲里,仿佛才能掩藏内心深处,关于爱情和失去的恐惧。王源也不需要整天你侬我侬、诗情画意,又不是男人和女人谈恋爱,“我爱你”说多了还腻。

但总归,听到这样的话,还是雀跃的,特别是自己成为对方眼中的整个世界,甚至抑不住嘴角上扬。

王源不想把气氛弄得过于煽情便开他玩笑,若是少年时期的王俊凯这么会说甜言蜜语,自己必定死心塌地毫无怨言。王俊凯闻言问他,现在还怨么?王源当然是摇头,怎么会,顶多就是……有点冤。

这下可把人逗乐了。

王俊凯笑道:“哦?怎么就冤了。”

“你看我妈生这么个大宝贝就被你拐跑了。”

王俊凯沉吟道:“有道理。我是该跟咱妈好好道谢。”

王源见他表情完全认真考虑甚至碎碎念放假回去买补品探访,这才好笑道:“什么咱妈,谁是你妈,乱叫什么。”

“你妈不就是我妈。”王俊凯顺势又把人抱住,下巴搁在王源肩上,眼神非常迷醉,“哎哟,妈怎么就生了个大宝贝给我呢?”

“啊啊啊王俊凯你好肉麻!!”王源搓着胳膊的鸡皮疙瘩蹦了起来。

闹过一阵,两人摩擦得火起,王俊凯压在他身上有点那个意思,但是看到王源的手又不想让他太辛苦。他知道王源要进入复习时期,不太敢放肆,就把人抱怀里乱摸。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王源忽然惊醒。旁边的王俊凯还在看资历。

“怎么了?”

“我……你说礼物……”

“是啊,你是我的礼物怎么了?”王俊凯将手放在他额头,“才一点,接着睡吧,明天早上我喊你起来。”

王源抓住他的手指问:“你不睡吗?”

“我看你睡着了再睡。”

“不是……礼物……我好像掉了。”

“啊?”

“你送我的礼物,那把钥匙!!我摔地上的时候好像从口袋里掉出来了……”他睡着之前还想着王俊凯那句话,带着微笑进入梦乡,结果魔怔一样忽然想起那把钥匙才惊醒的。

王源爬到床尾拿起外套和裤子翻找,果真一无所获。

“你在做什么?”

王俊凯看他要换衣服忙把东西放下,王源动作太快了,胡乱套上的外衣就要往外冲,被王俊凯及时截住。

“我去找钥匙!”

“外面什么天气你出去干嘛?”

王源愣了愣,看窗外依然大雪纷飞,表情还是慌乱。

“可是钥匙掉了啊。”

“掉了就掉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王俊凯面无表情道。

“对我来说很重要。”

气氛一时凝滞,良久,王俊凯叹气:“就一辆车而已,不值得你冒着大雪跑出去。”

“你以为我蠢到看不出那是车钥匙吗?”王源表情执拗,直直盯着他。

“那你还问我?”

“逗你玩儿。”

被这回答打败了,王俊凯失笑,接着把他刚换上的衣服脱掉才说:“我去找,你留着睡觉。”

“为什么你去找,是我弄丢的。”

“你明天还要上课不是吗?”

“你也要上班啊,再说多个人动作也快点。”

两个人无言对视数秒,各自包严实了才下楼。王俊凯低声骂骂咧咧,这么冷的天还下大雪让佣人去找好了,很不愿意王源跑出来受苦。声音虽然气急败坏但牵着王源的手非常用力。下楼梯时王源忽然跳上他的背,咬他耳朵温声诱哄,好咯,反正都醒了,就自己去找呗,别人不知道具体位置更浪费时间啊。

“再说,不觉得半夜出去玩雪很浪漫么?”

王俊凯用没戴手套的手探进去掐了一把王源的腰,他的身体虽然没有手脚发冷,但指尖还是有点凉的,这么来一下,惹得人嗷嗷叫,好了一点都不浪漫,冻死了。

王宅不是他的长居地,衣物自然不多,只有一双管家准备的羊毛手套,王俊凯又不知道平时那些东西摆在大房子的哪个角落,就跟王源一人一只,并且严令只准用戴手套的那只手挖积雪。

这一晚1个多小时过去,王源除了找回王俊凯送自己的生日礼物,还额外捧回一个小雪人。

“先借你家冰箱用用哦!”王源加快脚步。

王俊凯跟在后头一直笑他傻。

“我能理解南方人看见雪会有多激动,但你好歹在这里度过了几年冬天,怎么还这么傻。”

王源打着哈欠说:“多可爱,我要把它放到冰箱里留着,让它看看南方的春天。”

“难不成你还想带它回家。”王俊凯笑着,蹲下同他一起看冰箱底层的小雪人。眼睛是王源的杰作,手臂是王俊凯找回来的小枝杈。

王源一直念叨可爱可爱。

王俊凯扭头,将他鬓角的细雪拂去。

“是,很可爱。”

也不知道是说王源眼里的雪人还是指王源。


=====

将雪人带回家放冰箱里这种蠢萌行为本南方人是没做过的,同学干过【

评论(710)
热度(3824)

© 耦俱无猜 | Powered by LOFTER